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五月渔郎相依否

将军府

五月渔郎相依否 冬夜啤酒鱼 965 2019-02-11 15:49:49

  我被缠得喜红的轿辗抬着去拜别了父皇母后,父皇未发一言,母后泣声训诫。我被红红的盖头盖的严实,他人亦不知我已然哭成个泪人儿。

  我越过重重宫门,穿行过最热闹的集市,笙箫和铃铙的声音不绝于耳。

  看热闹的百姓在路边拥挤、交谈张望,仿佛是赞叹、又或是惊羡。他们可知我是如何心情,又是否知晓我可曾有片刻欣悦呢。

  我被抬到了大将军府,安置在了一个很宽的床塌上安坐。不停有小厮向我报告桓奕的情况。

  “殿下,将军已经回城了。”

  “殿下,将军卸甲进宫领旨了。”

  “殿下,将军换了喜服启程回府了”

  “殿下,将军进府了。”

  喜娘和一众丫头含着喜气退了下去,我才稍稍感到放松些,呆坐了一天,是浑身酸痛不已,恨不得现在往后一仰便就睡下。

  门吱丫一声,我立刻提了精神屏息安坐。听着脚步声,那人越来越近。我手里攥着的帕子被我捏的抽了丝。

  那人似是并没有向我走过来,隐隐绰绰的安坐在了屋中桌台旁。

  过了许久许久,夜已深沉,十分安静,我抿了抿嘴想说些什么,却先听见了低沉嘶哑的男声。

  “公主殿下,臣不敢逾越,明日军中还有要事,自请去书房过夜,请公主见谅。”

  ……我还没等说些出什么,那人便就爽快利落得走了。好似我如同妖魔怪兽。

  我也不知为何,并没有气他无礼,反而松了口气,这春宵于我来讲,也是无奈至极。

  我扯开那闷了我一天的喜帕,扶着床头,瘸拐到了妆镜前,拆下了一个个金玉簪子和那足有十斤的头冠。

  四顾打量着这寝殿,装饰摆设倒是和我的寝殿十分相似,只是更显简洁大气。果然是将军府,底子便就有军营之气。

  此间以后,就是我余生安住的地方了。我睡得一夜安稳,足到日上三竿。没了秋嬷嬷的催命,日子莫名缺了些什么。

  我在妆台前被海棠装点着,挽了一个官妇常梳的发髻,可惜我刚及笄不过半年,脸上稍显稚嫩,不然也定是能显出美艳的。

  我挑着与发髻相称的耳环,心下想着这桓奕新婚却在书房安歇,若是被别人看见乱嚼口舌可怎么好。

  我用过早饭,想在庭院内走一走,发现这将军府地界十分大,虽是不如宫内楼宇众多,但是景致却别致得很,依山傍水,若是夏季,定有溪流鱼池。而且我发现,这偌大将军府除了我带来的些许女侍,全部都是小厮侍卫,不要说侍妾,便就连个厨娘也不见。

  午后之时,一个白面长须,看起来有半百的高瘦身影向我行礼。

  “管家刘邑人见过主母公主殿下。”

  “刘管家有礼了,快请起。”

  “多谢殿下。”

  我准备好赏赐下人的金瓜子,吩咐海棠赏给刘管家。

  没想到那刘邑人却后退了半步,又跪了下去。

  “殿下,恕老奴无礼,未有将军同意,将军府上下不可收任何人赏赐。”

  海棠面露怒色“大胆,我们公主赏赐东西还要你们将军束着不成。”

  我忽得想起三哥哥叮嘱的话,连忙打断海棠,看向刘管家,笑意端庄。

  “海棠,不得无礼,这将军府若是这样的规矩,既嫁了进来便该服从。”

  我略用眼色将海棠唤回身边。

  “刘管家快快请起。那我同你了解些将军府的事可好?”

  刘管家点了点头“殿下是否要问将军府为何没有女侍。”

  我点了点头“正是。”心下想着,连将军府自个儿人都觉得这规矩有异,看来并不是我思虑多了。

  “回殿下,将军常年在军营,这将军府内多半时间空着,府内没有女侍是因为府内用不了这么多人,并且将军不习惯丫头服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