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废物皇子的下午茶

第二章 因为赌约而产生的婚约

废物皇子的下午茶 殳锦 2669 2019-02-12 01:08:20

  “茶茶……”

  “伯父当初和君上打赌输了,允了你和我的婚约,你知不知道伯父提了什么要求?”

  鹿倾睫毛轻轻颤了颤,有些不安的咽了一口口水。

  “让我父亲永远只能是一个副将。”

  “茶茶,你听我说……”

  鹿倾伸手想要抓住夏茶茶的手臂,但是夏茶茶后退了一步,冷漠的看着他。

  “这件事想必鹿少爷是知道的了,不如我再说件鹿少爷不知道的。当初伯父立了大功,君上赐了云中仙宝匣。”

  说到这儿,夏茶茶沉默了很久,鹿倾看着她眼中润了又干。

  “怎么就没人问过我父亲,为何断了一条手臂?”

  “我父亲不贪荣华富贵,不代表我也不贪。但我夏茶茶,是即墨贤亲自认定的天选之女。

  伯父为了打压我父亲不惜反对君上定的你我的婚约,就说明对他来讲权力比其他任何东西都重要。

  包括你。”

  鹿倾冷静得很快,一双澄净的眸子看不出一点波澜。

  也是,鹿倾自幼就生活在无声的战争里,对于情绪的控制自然是擅长的。

  夏茶茶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推开窗户,窗前的木桌上还放着一瓶干花,在阳光下微微闪光。

  “月光樱。”

  鹿倾看着在阳光下微微闪光的银色小花瓣,有些失神。

  那年尚且年幼,君上暗访鹿家,父亲提出那个要求的时候,他都没想到君上会答应。

  那时候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君上宁愿放弃一员大将也要让父亲答应自己和夏茶茶的婚约。

  后来在他十三岁生辰上,他看到了那个和自己有婚约的小姑娘。

  捧着一束新鲜的银色月光樱,戴着一顶浅黄色的圆帽,和她母亲一样有着雾霾蓝的微卷的短发温柔的刚好垂落到锁骨的位置。

  虽然比自己小一岁,在气场上却不输在场的任何人。

  那是一股与生俱来的傲气。

  “父亲,我答应你。”

  原本一直以来违背父亲意愿的鹿倾,第一次对自己的父亲说出这句话。

  “鹿倾?”

  鹿倾回过神,小姑娘已经长大,知道了自己一直害怕被她知道的事,她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她依然喜欢银色月光樱,只是不再是属于他的茶茶了。

  原本她也……

  夏茶茶深深地看了一眼鹿倾,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把钥匙放到了桌上,和鹿倾擦肩而过走向了门口。

  ……原本她也从来没有属于过自己。

  单人寝室和其他寝室是隔开的,也有侧门可以出去,只是鹿倾习惯了每次找夏茶茶都要翻墙。

  他喜欢看到夏茶茶为他担心的样子,只是这种机会太少了。

  当年父亲和君上到底打了什么赌呢?

  鹿倾伸手小心翼翼的碰了碰被做成了干花的银色月光樱。

  大概也已经…不重要了。

  夏茶茶一边走一边深呼吸,随后拿出手机给私家司机闪了个电话。

  坐到车上以后,想了一下,还是又给鹿倾发了条信息。

  “活动赞助的事我会负责到底,那个叫金成易的人留着也没什么用,事情结束以后我会主动提交辞职申请。”

  鹿倾这时正坐在桌前闭着眼睛晒太阳,微微皱着眉,听到特殊关心提示音也没力气看。

  从来没想过没有夏茶茶的未来要怎么过,现在他脑子里一团乱。

  夏茶茶到达中央大楼楼下的时候,君上刚开完顶层会议,坐在办公室里捏着眉心神伤。

  与此同时,鹿倾拨通了他父亲的电话。

  “父亲,我要和夏茶茶解除婚约。”

  “怎么回事?”

  “我不爱她。”

  鹿倾声音喑哑。

  “老子问的是这个吗??”

  话筒那头传来凳子倒地的声音,鹿倾知道他父亲又发火了。

  “我知道您想要夏家的龙虎印,但是夏茶茶什么都不知道,对您的计划没有任何帮助。”

  “只要有这个婚约在,君上就会遵守承诺!!还差两年夏家的百年之约就到期了,我管她夏茶茶知不知道??”

  男人暴跳如雷,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不停的按着太阳穴,双眼仿佛能喷出火来。

  “……您当初,是故意输的。”

  鹿倾犹豫着说出了这个判断。

  他很希望父亲会否认。

  可是那个男人只是沉默了几秒,继而阴恻恻的笑了出来。

  “你知道就好。”

  电话里传出忙音,鹿倾知道,接下来父亲会尽可能减少自己利益上的损失。

  但他没想到的是,他的父亲能有那么狠毒。

  中央大楼的前台认识夏茶茶,帮她接通了君上办公室秘书的电话,之后接引的人带着夏茶茶坐电梯上到了六楼。

  夏茶茶进到办公室的时候,君上刚挂了电话。

  “君上。”

  “茶茶啊,坐。”

  “我想和您谈谈我和鹿倾的婚约的事。”

  秘书端来一杯茶,杯底上下漂浮着几颗纯白的小花朵,浅绿色的茶水面上浮着些热气。

  “……茶茶,你考虑清楚。”

  君上斟酌半晌,最终还是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有什么话,还请君上您明说。”

  夏茶茶捧着茶杯却不喝,只是有些焦虑的轻轻转动着茶杯。

  “……”君上喝了一口茶,深邃的眼眸看不出情绪。

  君上的办公桌上放着夏茶茶小时候送给他的手工时钟,上了深红的漆,嵌了碎金和祖母绿。

  可他的办公室整体用了雪木装饰。

  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一点点抽走了茶水的热度,夏茶茶感受到手机震动,拿出来看了一眼。

  鹿倾:茶茶,你父亲出事了

  夏茶茶手一抖,茶水洒出来了一点。

  “君上??”

  面对充满疑问和些许愤怒的夏茶茶,君上暗自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得不作出一些解释。

  “你父亲私卖军火是事实,但因为百年之约,目前只会暂时免去你父亲的官职。”

  想质问过去那个赌约的事,想质问关于自己婚约的事,这一刻都不重要了。

  “既然如此,解除婚约的事,就拜托君上了。”

  夏茶茶的表情比来时更冷了。

  看着女生转身走出去,君上眼底闪过一些不忍。

  如果不是当年尚卿卿看上夏垣,我也不会答应鹿子辰这种荒唐要求。

  一边是有凤凰令的尚家,一边是有龙虎印的夏家。

  我不得不防啊…茶茶。

  君上轻轻摩挲着那个手工时钟。

  当年尚家反对尚卿卿和夏垣,根本不是因为夏垣的职位…而是因为他们害怕。

  可是凭他们再怎么小心翼翼,也安抚不了君上想要削弱他们的心。

  夏茶茶本人还没反应过来,她的一切就已经被夺走了。

  甚至连夏家被抄家这个消息都是在传遍了琥珀大陆掀起了无数舆论以后,夏茶茶才坐在自家空空荡荡的客厅里,缓慢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夏垣原本只是被免去职位,鹿子辰使了些手段,让夏垣入了狱。

  尚卿卿伤心过度昏倒,尚家派人把尚卿卿接回了尚家。

  夏茶茶看着雕刻着百花的天花板,总结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处境。

  从前我是夏茶茶。

  现在我是一无所有的夏茶茶。

  手机铃声欢快的响了起来,是鹿倾。

  “茶茶,我们的婚约先暂时不取消,好不好?”

  “为什么?”

  “现在那些舆论……”

  “鹿倾,你说,为什么你父亲就这么忌惮我家呢?”

  “茶茶,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没有君上的默认,你父亲也做不了这么顺手的事吧。”

  “茶茶。”

  “鹿倾,我们斗不过你父亲的。我母亲还有尚家护着,你在鹿家怎么办。”

  “……”

  夏茶茶的那句“你在鹿家怎么办”好像一把利剑,分明是关心,却在鹿倾的心上狠狠地划开了一个伤口。

  “不要再管我。”

  夏茶茶说这句话的时候,眼泪已经溢出来了。

  正是因为从小备受宠爱,她才更清楚自己的一无是处。

  她有用的时候,就捏捏她的脸,夸夸她可爱,给她好吃好喝。

  她没用的时候,不过是一个人人避之不及的扫把星。

  鹿倾听着忙音有些出神。

  也许这一次,才是真的要和那个自己好喜欢好喜欢的小姑娘说再见的时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