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最红锦鲤

第三十五章 一川花月

最红锦鲤 银川雪 2669 2019-03-15 01:00:00

  四人到张家时,已经是饭点,张老师和她老公做了一大桌子的菜,正等着他们回来吃。盛情难却,吉菊和赵月俩厚着脸皮坐下。

  吉菊夹了一块酸甜排骨,番茄微酸的清爽和炸排骨的酥软恰到好处地结合在一起,甜中带酸,酥而不腻,这是吉菊吃过最好吃的糖醋排骨,没有之一。

  吉菊好吃得眼中放光,张老师笑着说:“好吃就多吃点,我家老张可是有‘当代易牙’之称的大厨,虽然现在退休了,但手艺还是在的。”

  “啊?师公这么厉害的?!”吉菊张大了嘴,嘴里还含着半口饭,看上去傻乎乎的,一旁的赵月抬手把吉菊的嘴巴合上,顺便夹了块蜜汁叉烧放她碗里,吉菊埋头扒饭才没有继续丢人现眼。

  “哈哈哈,喜欢吃,以后和赵月常来,我做给你们吃。你们的师兄师姐平时都不着家,你们能来,家里能热闹一下,我和你张老师都开心。”

  张师公一点都不介意,大笑起来,圆圆的脸皱起几条皱纹,就像一个尼罗佛,和蔼可亲。

  饭后,张师公还弄了个丰盛的果盘,有削成掉小兔子一样的苹果,有摆成凤凰一样的芒果的,还有堆成花一样的橙子,漂亮又好吃。

  一向食量不多的吉菊,忍不住多吃了几口,吃得肚子涨涨的,被张舒玉偷袭摸了一下,戏谑道这都有三个月了。吉菊红了脸,躲在赵月的身后,赵月伸手挡住张舒玉,没有说话只是往张舒玉的肚子瞄了瞄。

  张舒玉穿的是修身长裙,腰那里很细,吃了东西,肚子难免突出来。张舒玉尴尬一笑,把魔手伸向自家老爸圆滚滚的肚子。

  “哎哟,老爸,你这可是都有七八个月大了,啥时候生啊?”

  张师公笑起来,笑声洪亮,笑得肚皮一颤一颤的,“哈哈,你都没生,老爸我怎么敢在你前面先生?”

  一旁的张老师微笑着看屋子里打闹的孩子们,也不出声阻止,时间差不多了才带着吉菊和赵月去画室谈正事。

  三人都是志同道合的人,谈得尽兴,一下就忘记了时间,如果不是张师公进来提醒,三人都能一直谈到明天早上。

  和张老师他们告别,吉菊和赵月带着从张老师那里的资料,坐张成玉的车回去。

  “回来啦?怎么这么晚?”花柔帮吉菊开门,抱怨了一句,“回来这么晚,也不知道发个信息,人家会担心的。”

  “抱歉啊,聊得欢,一时忘记了。”吉菊知道这里理亏,乖乖道歉。

  “这次就原谅你了,但没有下一次。”

  “知道了,知道了,花妈妈。”

  吉菊朝花柔扮了个鬼脸,说完立马逃回房间,等花柔想追时,人早就不见,只能在原地干跺脚,气成一只河豚。

  洗完澡,吉菊上了游戏,呼叫花柔,却发现她人在副本,不能接受信息。想了想,吉菊决定自己悄悄去干一件大事。

  一直以来,禾白都特别照顾吉菊。或许这些对禾白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但对于吉菊来说这都是很大的恩情,不太习惯身上背债的吉菊,决定为禾白做点什么。

  做点什么好呢?禾白那么厉害,而且什么也不缺的样子,连那种RMB镶嵌的空间戒指都可以随手送,这么厉害又壕的人,会缺什么呢?

  吉菊皱起眉头,第一次为送别人什么礼物而绞尽脑汁。

  要说剑修没有的,就自己的“玉兔辉•捣药”技能,翻了翻以前在一个老鼠洞掏到的《千药巫方》,里面记载了许多丹药的制作方子,但上面的药材都千奇百怪的,往往一个丹方包含的药材分散在天南地北,甚至有些吉菊在系统的百科都搜不到。

  看了看,按着冰系丹药的目录,吉菊终于找到一个自己能够做,也比较稀缺的“冰魄魂珠”,它能够在人心神受到震荡时,护住神魂,保住心魂不散,同时能够加速佩戴者能对冰灵气的吸收,有提升修炼速度的功效,还能增幅威力。

  厉害确实是厉害,但制作不简单,需要的材料很是难找,而且有一味还是在魔界里才有。

  御剑兜了修真界几圈,花了半天时间,吉菊几乎把材料都找到。福铃镯这一次终于发挥了它的作用,基本上吉菊去到地点,很容易就能找到。

  在《轮回之境》里,现实性很强,材料的采摘只知道大概的位置,但具体的位置玩家是不知道的,找不找得到全看玩家的人品。不过,毕竟这是游戏,太过坑爹,玩家也不会买账,所以玩家的气运可以用功德来提升,也就是说平时多做善事,就会有福报。

  最后缺少的是只有在魔界才有的“聚魂草”。

  去到人魔两界的交界处,吉菊鼓起勇气踏出一布,半只脚过了界线,然后下一步就迈了回来,转身,还是决定叫上天飞雪,比较保险。

  【密聊】你对天飞雪:飞雪,我想找你陪我去魔界,可以吗?

  【密聊】天飞雪:可以是可以,但我正准备结丹,不能去太久。

  【密聊】你对天飞雪:没事,等你结丹后,我们一起去。

  【密聊】天飞雪:OK,你先在紫阳宗的大殿等我,我结完丹,就去找你。

  【密聊】你对天飞雪:好的。

  来到紫阳宗,吉菊被宏伟的建筑所震撼。

  这是吉菊第一次来紫阳宗,和神霄派雪山连绵不同,紫阳宗位于城市之间,居于繁华之处,红墙金像,气势恢宏,其中信男善女,来来往往,香火鼎盛,谓之“当处繁世,舍身度人”。

  紫阳宗建筑庞大,楼阁矗立,飞檐栈道,繁复如迷宫,原本就看不太懂地图的吉菊,进大门没几步就迷路了。

  不知道怎么地,吉菊走到了一处很偏僻的小院落。这里远离人群,人迹了无,很安静。院落里长着一棵菩提树,树下是一个小花圃,花圃绿油油的还没有开花。

  走过去,吉菊才发现树上原来是有人的。

  绿色的枝叶掩映下,一个穿着红色袈裟的和尚,侧卧在树上,过长的衣袍垂下来。和尚原本在睡觉,听见脚步声,睁开眼,一双丹凤眼用红色的胭脂描边,细碎的阳光落在上面,极其艳丽蛊惑,根本不像一个出家人,倒像一个勾人魂魄的妖精。

  “师姐?!”吉菊惊讶叫出声。

  “呵呵,原来是你这个小丫头啊。”张舒玉从树上跳下来,衣领滑到肩上,露出大半的锁骨,也没有管,斜斜靠着树干站着,姿势很不正经,活像调戏良家妇女的浪荡子,“哟,你怎么一眼就知道是我而不是我哥?怎么说我现在用的是男身,你怎么看出来的?”

  “眼睛和气质,师兄才没有师姐这么不正经。”

  “嗯哼,现在已经敢当着师姐的面说师姐的坏话,看来小师妹长进不小啊。”

  张舒玉微微笑着走过,一双魅惑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吉菊,吉菊默默往后退。

  “怕什么呢?师姐又不会吃了你。”张舒玉做出一副受伤的模样,“你这样可真是伤师姐的心呐。”

  吉菊对张舒玉露出一个假笑,信她才有鬼。

  最后吉菊还是被张舒玉抱着怀里蹂躏了一番,才从魔爪里脱身出来。

  等天飞雪来到吉菊说的地方,看见的就是衣服不整一脸通红的吉菊和一脸邪笑的张舒玉的画面。

  并且,更不幸的是,这个情况不止被天飞雪看到了,还被一个意外路过的路人看到了,然后第二天“八一八妖僧一川花月这次竟把魔爪伸向了神霄派的小剑修”、“八一八妖僧一川花月竟敢以一己之力单挑神霄派一门”……各种八一八的帖子挂满了整个论坛。

  然而,当事的主角,不,应该是只有吉菊是不知道的,而一川花月则是早已习惯这种围观,并不觉得有何不妥,甚至觉得这不是很有意思吗?

  一川花月对着吉菊勾唇一笑,吉菊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追上前面的天飞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