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最红锦鲤

第六十四章 期末考试

最红锦鲤 银川雪 2022 2019-04-15 19:46:43

  “多谢。”

  吉菊扶着禾白站起来,瞧见对方脖子的勒痕,惊讶道:“谁这么厉害?竟然把你脖子弄伤?!”

  闻言,禾白神色莫名地看了吉菊一眼,吉菊不明所以,一双真诚的大眼睛看着对方。

  “以后别去魔界,危险。”禾白转移话题。

  吉菊低头,知道这一次是自己鲁莽,呐呐地应了声。

  临近期末,学校比平时都要安静,哪里都能看见背书的人,吉菊这种学美术的,也闲不下来,厚厚一本的美术简史,一百多页的艺术概论……背得令人怀疑人生。

  花柔走进吉菊的房间,看见一张脸皮苍白的人皮,双眼无神地趴在书桌上,只剩最后的一口气,嘴里吐着重复的话。

  “菊菊你怎么了?!”

  慌忙把手里的托盘放在一边的桌子,花柔看着这样的吉菊大惊失色,跑过去,查看吉菊的情况。

  吉菊艰难地抬起脑袋,看了一眼,发现是花柔,又继续垂头看着枕在手臂下的书本,嘴巴喃喃着艺术的概念。

  “菊菊不要念了!再念下去你就变傻子了!”

  花柔一把抢过吉菊的书,吉菊伸出一只苍白无力的手,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把所有的书和笔记全都锁起来,花柔把吉菊扯出房间,拖到落满阳光的阳台摇椅上,将绿豆汤塞进吉菊手里,逼着吉菊吃。

  吉菊机械地一口一口地喝着,双眼失去高光,看着远方的楼房。

  一碗绿汤下肚,总算是恢复了一点精神,马不停蹄地,趁着花柔洗碗的空荡,吉菊偷了钥匙,反锁房门。

  经历十四天的魔鬼复习周,一个星期的考试,终于,解放了!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那是平时不努力临时抱佛脚的感激!

  最后一科结束,赵月找到吉菊,收拾画室,暑假很多东西要整理。

  “暑假你要回家吗?”赵月把画架摆好。

  摇了摇头,吉菊把画纸层层叠好,严密封存。

  “一个暑假都不回家?”

  “嗯……看情况,师姐你呢?”

  赵月的手顿了顿,“忙,没时间。”

  把东西收拾好,已经华灯初上,踏着一地的夕阳,赵月向吉菊挥手,转身没入人流之中。

  转身,吉菊也回自己的家。

  好不容易,终于每个学期最难打的仗胜利,心里既高兴又失落,兴奋之余有种茫然,小失落。

  踩着落叶,吉菊抬起头一辆车停了下来,黑色的车窗摇下来,是沈穆。

  “回家?我搭你一程。”

  吉菊想要走回家,美妙的假期刚开始,吉菊想要慢慢地度过每一秒。

  摇了摇头,吉菊婉谢沈穆的邀请。沈穆却从车里走下来,和吉菊并肩走在路上。

  “你……”吉菊一脸疑惑,抬头看着旁边的人。

  “忽然想散步。”沈穆脸色正经,说得十分坦荡。

  “可你的车?”

  “有司机。”

  主人都不着急,作为外人的吉菊还能说什么?看着被遗忘在身后的黑色轿车,吉菊仿佛听见哭泣的声音。

  街灯一盏盏点亮,两个影子交叠在身后,拉得老长老长。

  两个人见过的面屈指可数,一路上基本没说话,气氛沉默但不尴尬,反而有种岁月安好的静谧。

  过了前面的路口,就是地铁站。

  红灯,下班人流有点多,吉菊不小心被人冲撞了一下,沈穆拉了一把,才没有跌倒。

  宽大的手牵着娇小的手,吉菊挣了一下,没挣开,人多,也不好有大动作,只能默默任由对方牵着,耳尖却忍不住红了,小心翼翼地用眼尾扫了对方,瞅见对方一本正经的神色,心底有点小小的懊恼。

  沈穆一脸淡定,心尖却微微蜷缩着,止不住的颤抖,没有人知道,为了这一刻,他等了多少时间。

  红灯很快就过去,绿灯亮起,随着人流,两个人从这边走到对面,最后一刻的时候。

  “吉菊。”

  吉菊转过头,看着人群里的沈穆,金色的夕阳为他镶上一层光。

  “你走吧。”

  黑色的轿车在沈穆身后停下。

  “嗯。”

  吉菊向着对方微微一笑,转身没入人流。

  一直看不到人影,沈穆才转身上车离去。

  无论你去到哪里,我都会找到的。

  最后的话,留在心底,没有说出来。

  因为期末的原因,吉菊几乎一个月没有上游戏,而门徒大赛也接近了尾声,吉菊的排名一如所料不上不下,禾白没有任何意外地排在前面,进入到最后的决赛。

  决赛那天,花柔和天飞雪他们一起来了,坐在场边和吉菊一起为沈穆加油打气。让吉菊意外的是,禾白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有自己的后援团。

  粉色写着“禾白禾白神霄第一”的横幅,以及和真人尺寸的立牌,吉菊捧着爆米花的手差点就拿不稳,洒了一地。

  还是一川花月在吉菊面前挥了挥手,才把吉菊的魂招了回来。

  “怎么?看见禾白这么受欢迎,吃醋了?”

  吉菊白了对方一眼,拉着花柔入座。

  决赛总是要比一般的比赛要热闹的,半座山大的练武场,人头耸动,座无虚席,连围墙上都挤满了其他宗门的弟子。没办法,剑修是《轮回》里攻击力最高,打架也最有看头的一个。

  开场没有多余的话,掌门说了句开始,整个大会就开始开打起来。

  禾白是第三个上场的,日头来到正中间,白金的阳光如帷幕,跟在禾白的身后,还未拔剑,剑气就已经驰骋全场。后援团的粉丝更是激动得癫狂,甚至有人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吉菊也不吃爆米花了,把东西放在一边,用手帕擦干嘴角,聚精会神地看着场中间拿到白色身影,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只怕错过什么精彩片段。

  对手是个红衣的小菇凉,吉菊仔细看了看,吃了一惊,竟然是之前和自己打过手那个可爱的小妹妹!?

  不过,对方不是和自己一样的金丹期吗?怎么会是禾白的对手?!

  一肚子疑问,忽然看见对面观众台上,一个灰白色的娇小身影不断地向自己招手,吉菊恍然大悟,原来是双胞胎。

银川雪

抱歉停更两天,身体不舒服,心也累,最近心情糟糕,作业也很多,更新会不稳定,提前说句(其实看的人也没几个来着伤心,写得不好也是啦,ε=(´ο`*)))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