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暗中独活

听课新生

暗中独活 离山放鹤 2018 2019-03-16 13:27:27

  沈晚清差不多整个上午是含含糊糊过来的,对于这个早上她没有任何的记忆,毕竟一早上的语文数学课交替,让她早已心如死灰。

  中午上课前二十分钟她刚刚踏进教室就听见一群女生叽叽喳喳的说着,好奇是女生的天性,她假装不经意凑过去仔细听了听。

  “听说今天下午有个新生要来我们班听课诶。”

  “是嘛?为什么要来我们班听课啊?”

  “我们班是重点班级嘛,那个新生没能考上我们班级跟三楼205班,所以来我们班听课啊。”

  “听什么课啊?如果是数学的话我可能一节课都听不进去诶。”

  “语文我也听不进去。”

  “不是语文课啦,是音乐课。”

  沈晚清扭了扭眉头,音乐课?音乐课不是老早就不上了吗?心中一团团的疑问挠得心头直痒痒,不过下一秒就被人提出来了。

  “这个星期例外啊,那个转校生身份可大了。”

  “那还来听音乐课?音乐课有什么好听的,听我们唱一节课的歌啊?”

  “哈哈哈哈……”

  几个女生笑做一团,沈晚清也勾了勾嘴角。

  “你可真别说,他就是要来听我们唱歌。”

  沈晚清没兴趣继续听下去,于是向着自己的位置走去,尹倾冉不在,沈晚清看了看手腕上的钟差不多也要到上课的时间了。

  正当沈晚清寻思着尹倾冉去哪里的时候明璐与数学老师两个人叫叫嚷嚷的来到了教室,而尹倾冉就一脸无奈地跟在她俩身后。

  沈晚清知道她们俩是为了这第一节课上什么所以争吵,以明璐的性子,音乐课的机会没了,她肯定得找节课来给她们做试卷。

  尹倾冉绕过她俩走了进来在沈晚清旁边坐下,“呼~”她叹了一口气,沈晚清问道:“怎么了。”尹倾冉指了指门外依旧在叫嚷着的两个人。沈晚清笑了笑:“真烦。”

  最终两个人都没有要到,变成了英语课。

  而其中的渊源,全班人都不知道。沈晚清的英语老师十分年轻,人也温柔,受很多学生的欢迎,虽然沈晚清最近成绩直线下降,但英语却依旧稳居第一。

  “上课。”

  “起立。”

  “老师好。”

  “请坐。”

  每节课都要喊那么一次,却也不觉得烦。沈晚清听着英语老师顾立白喊着翻到几页几页。尹倾冉耸耸肩,转头对着沈晚清悄悄问道:“下节什么课?”

  “语文。”沈晚清顿了顿,想起了什么,小声重说道:“音乐。那个听课生要来。”

  “哦,那节课啊。”

  沈晚清点点头,尹倾冉若有所思了起来,顾立白敲了敲黑板,沈晚清抬头对上顾立白的视线,温和而令人放松。

  “仔细听哦,接下来这里是考试重点。”顾立白朝全班都笑了笑。

  全班鸦雀无声,几个男生除外,他们在下面窃窃私语着,被顾立白抓了个现行,顾立白轻轻开口:“认真听讲哦,有什么悄悄话下课再讲好吗?现在先认真听课。”

  “好的老师!”几个男生反应过来迅速坐直身子去,滑稽的模样逗笑了全班的人。顾立白被勾起了好奇心,也可能是随口一问,反正很自然地问了一句:“你们在说什么呢?”

  身材矮小的一个男生迅速站起,指着后面的男生一脸狗腿地说道:“顾老师他说你是立白洗衣液!”

  “卧槽你瞎说什么?”后面的男生全然没想到队友会出卖自己,委屈巴巴地对着顾立白说道:“顾老师我没有……是他自己说的。”

  全班一场哄笑,沈晚清嘴角平摊,从容地看着这几个男生,只想着他们别再扰乱课堂纪律了,眼看着还有二十几分钟时间,这样下去该讲不完了。

  沈晚清扭头看着尹倾冉,她用手杵着头,看好戏似的等着顾立白怎么收拾他们。

  “好了好了,继续上课吧。”顾立白无奈地抬抬眉,转身向讲台走去,继续讲课。同学们停止了嬉笑,沈晚清倒是心满意足了。

  秒针转着滴答滴答的声音绕完一圈又一圈,终于在最后一次转动滴答停止时下课铃声响起,同学们奔涌而出,向着操场奔去,吴依栗无精打采地在走廊上观望着,望见小卖部里进去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眼里有了亮光,向着楼下跑去。

  “姚一临!”吴依栗对着前面走着的两个男生喊道,其中一个转回了头,但并不是吴依栗想要看到的面容。吴依栗微微皱眉,再喊了一声:“姚一临?”

  转回头的男生满脸问号,轻轻啊了一声。身旁的男生转回了头,俊俏的面容让吴依栗喜出望外。“姚一临,我喊你你怎么不转回来答应我?”

  男生微微尴尬,拉了一拉旁边满是疑惑的另一个男生,示意他不要说话。他微微开口:“是你啊。”

  吴依栗笑的像一朵开在花海里的罂粟,最是娇艳,最是让人沉迷,男生表示要回避一下,吴依栗点了点头后,男生便拉着身旁已经疑惑到怀疑人生的另一个男生走向一旁。

  “陆柏,你干了什么?”满脸疑惑的姚一临被拉过来后甩开陆柏的手,陆柏尴尬地笑笑,对着姚一临挤眉弄眼。姚一临看着远处笑得鲜艳的吴依栗,问陆柏道:“这么好看的女生都不要?还报我名字?”

  “呀,被你知道了。”陆柏呆呆地笑笑,轻声对着姚一临说:“可是我不喜欢这种类型的女生啊。”

  “没出息。”姚一临白了陆柏一眼,向着吴依栗走去,陆柏轻声对着姚一临喊道:“我就不过去啦~帮帮忙。”

  姚一临内心嫌弃,但是他对着吴依栗挤出了一个笑容,“那什么,我们班待会有个新生要来,要去政教处拿他的学生证,就先走了啊。”

  吴依栗温柔地点点头,目光一直盯着陆柏,内心暗暗发喜。

  “是害羞了吗?都不敢过来。”吴依栗笑得灿烂,心想着下节课就是音乐课了,好像有个新生要来听课,也差不多该上去做准备了,便向着楼上教室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