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黑月光女友

第40章 稻田

我的黑月光女友 吉祥夜 1024 2019-03-30 08:00:00

  辛净亭想起这茬又开始头疼,“这事儿交给我吧,我来处理。”他其实想过是不是岳父买房子?但男人的自尊让他实在对柳意开不了这个口,心里想的,还是回去求爸妈……

  他安抚好柳意后当晚就回去了,结果二老早早睡了,没人搭理他,女儿房间却亮着灯,他敲了敲门,走进去,看见女儿在练习画画。

  小小的姑娘,在画布上涂抹颜色,已经有些模样。

  走近了,发现画面有些熟,是稻田?

  细看,确认是稻田没错了,画架上还夹着她作为模板的稻田照片,是三年前他带着一家人在南方的古村度假时拍的。

  他看着照片,心里又酸又涩的难言滋味窜来窜去。

  他是画家的儿子,从小也是有基本功的,也曾被称为才子,只是,数年商海的沉浮给他的才气蒙上了一层铜臭味。

  他上前拿过女儿的画笔,在她的画上涂涂添添的,一会儿把画笔再交还给她,“你再看看。”他到底多年功底,指点女儿还是可以的。

  辛绾却抿着小嘴,沾了颜料,在他涂改过的地方重新覆盖了色彩上去,又改回她自己原来画的样子。

  真是倔强……

  像一颗小核桃。

  也像……文音玮。

  他心里感叹,问她,“为什么觉得爸爸画的不好?”

  辛绾根本就没看他,始终盯着画布,一点点在着色,“奶奶说,每个人看见的美不一样,你觉得美的,我不觉得美,你觉得不美的,不一定就不美。奶奶说,不管是画画还是做人,都要有自己的坚持。”

  “……”辛净亭觉得自己是有心魔了吧?为什么每个人的话在他听来都有第二重意思?再说,小小的人儿,才二年级,懂得什么叫坚持?他多心了吧。

  本想和女儿谈谈今晚发生的事,瞧这情形也无法开口了,但又想和女儿聊聊天,想到女儿居然喜欢和父亲一起制色,觉得自己也是学过这门手艺的,就从这里聊起。

  他笑了笑,“绾绾,怎么会喜欢制色呢?不怕辛苦吗?”

  辛绾还是一点一点在画着她的稻田,一双杏核似的眼睛,和文音玮一模一样,瞳孔里倒影着画布上的颜色,斑斓却清透,尖尖的小下巴微微上翘,鼻尖也翘翘的,再加上她又长又翘的睫毛,原本该是个娇俏稚嫩的小姑娘,然而,整张粉嫩的小脸紧绷,有着与她年龄不符合的倔强和清冷。

  连气质都和她妈妈一样……

  她给春天的稻田着上绿色,字字清脆而清楚,“稻田春天是绿色的,到了秋天就变得金黄,爷爷说,时间会改变一切,只有颜色,哪怕一千年以后,绿还是绿,黄还是黄。”

  辛净亭有种想要落荒而逃的冲动。

  如果他还听不明白女儿言下之意是什么他就是彻头彻尾的傻子了!可是,这是二年级小孩能说出来的话吗?不知道父母是怎么教她的!

  房间里灯光太明亮,无处遁形的尴尬让他待不下去了,作为父亲的尊严也在这一刻被碾为齑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4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