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黑月光女友

第62章 不是哭包

我的黑月光女友 吉祥夜 1023 2019-04-10 07:00:00

  她看着他,目光如早春的水,淙然清澈,却透着些微的寒。

  那副可命名为《暮春与少年》的画里,少年的凝视被她的微寒目光所惊,笑容绽放,倒是比门前的碧桃更绚烂。

  不得不承认,即将三十岁的男人,生得艳若桃花,竟然真的还有少年气。

  他这样的性格,大抵永远都是长不大的,不知道以后他到了知天命花甲年,是不是还这样不着调?

  他将手里的洋牡丹递给她,“送给你的,我一进花店就看中它了,跟你很配。”

  深紫色层层团簇的花朵,灰色裸色相叠包花纸。

  这花束还真是颇得她的心。

  他这自来熟的性子,也不管她收不收,自己找了个陶罐,灌上水,帮她把花插上了,一边说着,“店员包的花,本来我想用粉红和天蓝色包花纸的……店员不听我的,真是自作主张!”

  她闭了闭眼,求你做个好人,还是让店员自作主张吧……

  他十分嫌弃地直接将包装纸扔了,把新插的花放在了窗口的桌上,木质的旧窗,便多了缱绻雅致。

  他踱啊踱地打量着这工作间,感慨,“真好,十年时间,北京变得我都快认不出来了,这里却一点儿也没变。”

  没人理他……

  他毫无自知之明,踱到她身边,看她装了两盒颜料,跃跃欲试,“妞,我来帮你吧?”

  她抿紧了唇。

  他这张嘴真是十分随意了!“妞”和“妞妞”一字之差,意义可以千差万别!

  她负了气,“都长大了,妞妞这些小名就别叫了吧!”

  给点阳光就灿烂的某人见人终于理他了,顿时就心花怒放了,呵呵笑着,“咱们谁跟谁?私下里叫叫还不行?外人面前不就叫行了!”

  辛绾的唇抿得更紧了。没人跟你谁跟谁!我们之间难道不是外人?是你自己亲口说的:你又不是我什么人!凭什么管我!我不要你管!

  他见她不开口,还以为她不乐意他叫妞妞,低下头,靠近她,自以为做出了妥协,“大不了私下里你还叫我哭包呗!”

  “……”原来他是记得的,记得他叫哭包,那可记得他们之间早已划清界限,永不来往?

  她横眉静静瞥了他一眼。

  他却冲她眨眨眼,阳光那么好,他这么一眨,还真眨出个电光四射的感觉,“这么看我干什么?不认识我?”

  她手下不停,已换了朱砂色标签,“的确不认识。”

  这不是哭包,哭包会在她生病的时候让她抱着他胳膊睡觉,哭包会在她不见了的时候满世界寻找,哭包会在她被欺负的时候站出来给她撑腰……

  她的小哭包,在高中那年凌京涵转回北京上学时就离开了她,再也没有回来……

  “哎!我说!妞妞,你这可就不够哥们了啊!”他不高兴了。

  她索性又不理他了,往盒子里灌朱砂色粉。

  他继续看着她装,又不敢轻易动手,看了好一会儿,忍不住道,“我说妞……不,绾绾,你这样手工装多麻烦?现在都是机械化全自动化了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4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