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穿越之拐个帅哥回家

第九十二章星星

穿越之拐个帅哥回家 就爱宅在家 4106 2019-05-16 10:00:00

  赵瑾萱想到那晚老太太带来的十几个丫鬟婆子还有自己没有看到的家仆于是点点头附和说;是呀,家里添了十几口人,人多事情自然就多了。

  齐诺明眼睛看着河水没有再说话,赵瑾萱猜他是累到了便也没说话静静的坐在一旁陪伴。

  又小坐片刻齐诺明看看天色,不舍的站起身说;瑾萱,走吧我送你回去,我也要走了还有一些事情要办不能多留了。

  好,公事要紧,下次你来我给你做饭吃。

  真的,瑾萱亲手给我做吗?齐诺明脸上浮现出赵瑾萱熟悉温和的笑容

  是,我做饭的手艺也是不错的。赵瑾萱欢快的举起娟帕说,看它都干了,还给你吧。

  齐诺明接过帕子,丝绸,轻薄柔软的质地很容易干的,他细心地叠好贴身和那条链子一起放好。

  看齐诺明细心的折帕子,赵瑾萱有些脸红,自己是太不讲究了。

  回去的路上齐诺明再次说了,要是住不惯接赵瑾萱会去的话,在她再三解说自己过得很好后齐诺明才叹息一声结束这个话题。

  到荷花家,一进院子夜魅和荷花迎出来,荷花娘带着竹节惶恐的站在灶间门口,见他俩进院子,急忙施礼

  将军,小姐回来了。

  夜魅恭喜你呀。赵瑾萱笑着说,刚才将军都告诉我。

  夜魅红了脸一阵后才说;谢谢小姐。

  你要对腊梅好不能欺负她,要是你欺负她,我让将军不饶你的

  夜魅连连回答;是,是,不敢,不敢的,

  你是说将军不敢责罚你?赵瑾萱故意说

  不是,不是,是我不敢欺负她。夜魅慌忙摆手说完这话脸更是涨得通红。

  好了,我也不逗你了,将军还有事要办,路上你要小心伺候。

  是,,是,知道了。夜魅连连说

  转过身才想起齐诺明来了还没有喝一口水,就说;荷花有没有泡好的茶水给将军拿一盏,夜魅也渴了吧,来到这还能让你们一口水都喝不上就走?

  夜魅忙推辞;刚才我喝过了。

  那就给将军上一盏茶,赵瑾萱侧过脸含着笑问;将军,喝口茶的功夫还是有吧。

  齐诺明点头;那就耽误一杯茶的时间吧

  荷花早捧着茶水过来,赶忙倒了一杯,又怕将军嫌弃便解释说;将军,这是小姐常用的杯子极干净的。

  齐诺明伸出的手一迟疑还是接过杯子,轻呷一口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他觉着的除了茶香另有一股清香在舌尖缠绕。

  荷花笑着说;将军这茶可有府里的香甜?

  齐诺明脸色微微一变古怪的说;和府中一样。说完便一口将茶饮尽,和赵瑾萱告辞。

  直到送齐诺明带着夜魅走远,荷花娘回到灶间做饭竹节去后院看小鸡,荷花见只剩她们二人时一脸纳闷的说;桃花将军是怎么了,我也没说什么将军怎么像是恼了?

  是你多心,我怎么没看出他恼了。

  我就是问问用这井水沏的茶水可比府里用泉水沏的茶水甘甜我看将军脸好像红了一下过后倒像是恼了神色不太好。

  你多想了,他是最近有些累,神色自然不太好

  那倒是平日里将军公事就繁忙,老太太这一来自然平添许多事情。荷花低头

  俩人踏进灶间荷花娘把饭早已摆上桌,吃过饭赵瑾萱表示自己累了下午就不跟着上山,她想补补觉。荷花自然同意,因为下午的日头强,她也怕把赵瑾萱嗮黑。

  桃花,以后你还是不要上山,夜魅刚才带话来说腊梅姐说了,让我不要带着小姐你乱跑。

  其实夜魅带来的原话是;知道你性子野在家时必不会好好呆在家了,自己乱跑就不说了要是敢带着小姐跑,嗮黑了皮肤弄粗的手看不拔下你一层油皮。

  赵瑾萱坐在窗前的椅子上等着荷花给自己铺床;没关系,天高皇帝远腊梅看不见的

  可是腊梅姐还让夜魅带了包袱来,有我以前没有做完的活,还给小姐带了两方帕子,说让你带着我在家绣花。还说等咱们回去让我至少做出五双鞋面来。

  赵瑾萱接过荷花递过来的两方素白的帕子疑惑的问:”腊梅的意思让我要绣出两块帕子?可我哪会绣花。

  腊梅姐知道你不会所以让我暂时教教你,等你回府里我要亲自教你。说完这话荷花又仰天长叹;五双鞋面就我龟爬的速度估计一年都绣不完。

  腊梅绣一双鞋面要多久?

  她呀,五天能绣一双鞋面。

  赵瑾萱笑笑这还真是没法比不过她想到,腊梅这样做一定是为了把荷花留在家里不能带着自己乱跑。所以她看着耷拉脸还撅着嘴的荷花不由摇摇头。

  荷花虽不高兴但是还是很听腊梅的话,自那以后她不让赵瑾萱上山,自己也不再上山,每日除了做家务以外倒是拉着赵瑾萱老实的坐在房中绣鞋面。赵瑾萱哪里会什么女红,不过好奇心的驱使下还是选了一个简单的花样,准备尝试一下。

  这一段时间赵瑾萱过得很惬意,白天绣花,累了去河边转转,逗逗鸡摇摇秋千,晚上龙呈傲带着她将附近逛了一个遍,一次还进城看了龙呈傲以前说过的松涛,确实如他说过的那样很是壮观,见她喜欢龙呈傲又带着去过几次。后来她被龙呈傲拉着尝遍各个酒楼的美食,对于赵瑾萱的想法,只要她提出或是龙呈傲猜出,他都设法帮着实现,所以在路过一家妓院时赵瑾萱对妓院好奇的驻足观望,让心细如发的龙呈傲察觉后还带着女扮男装的她在妓院逛了一次,将她见识了一下真正的灯红酒绿,这样的生活既充实又新奇,让赵瑾萱连连惊呼没有白来这一遭。

  这日赵瑾萱穿着轻薄的纱裙往后院去,她是想看荷花在后院喂好小猪没有。

  猪是邻村有集市那一天五婶的娘家哥哥一大早送过来的,一共两只,五婶的娘家哥知道荷花家的家境所以特意挑了两只公猪。他抹着汗说;我特意给你挑的公猪,母猪你们伺候不了,还是每年买小猪养这样省事,这公猪只要你喂得好却是肯长膘,养到过年买了倒是能赚一些银钱的。

  荷花娘自是千恩万谢,再三留饭,不过五婶的娘家哥还要去集市卖剩下的小猪仔急着走,荷花娘赶忙付过银子后又问了一些养猪要注意的事项后才欢天喜地的送走五婶的娘家哥。送走五婶的娘家哥,荷花娘看着筐中两只活蹦乱跳的的小猪仔才想到猪窝还没有垒,忙又去了张婶子家,说好等张婶子家几个儿子下地回来帮着垒猪窝,可在回家的路上遇到刘老伯的儿子,那刘家哥哥一听之下说自己今日无事,于是跟着荷花娘过来帮着把猪窝垒好。竹节是去山上割猪草了,赵瑾萱不方便见陌生男子,于是在屋里绣花,荷花娘在灶间做饭,打下手的事就留给荷花,赵瑾萱的后窗大开着,猪窝搭在荷花房屋的后窗下,(赵瑾萱曾问过荷花为什么要把猪圈搭在这里,荷花解释,放在窗下一是方便照顾,二是万一有人来偷屋里的人立刻就能发现)所以当荷花来回取工具或是搬石头时赵瑾萱能看见,当赵瑾萱看着荷花脸色未变,时不时的和那刘家哥哥说话也随意,便知道荷花是彻底放下那一段的情愫。

  因为小猪的到来,闹腾了一天本还想着带着赵瑾萱逛去逛集市的念头便作罢了,在得知这次有大戏时荷花更是歉意了。晚上,荷花伺候赵瑾萱洗澡抱歉的说;桃花,今天没能带你去集市。

  看戏可没有小猪仔重要,以后会有机会的。

  见赵瑾萱并不介意荷花立刻堆上笑脸说;就是,等我们回了府,可以让将军请了戏班来家里唱。

  赵瑾萱是不打算去将军府了,她觉着住这里比在将军府好一百倍,因为这里有一个人给她百般宠爱,让她恣意的生活。在那一刻她忘记以往,只愿身边有这么一人便是足矣。所以在一晚龙呈傲带着赵瑾萱坐在屋后的河边时,赵瑾萱靠在他的肩头满足的叹息;傲,真希望永远我们都在一起。

  我会让你任何愿望都能实现。龙呈傲低头把玩着手掌心中那一只柔诺无骨的小手时匪匪的笑着低声说

  我任何愿望你都能实现?赵瑾萱挑挑眉问

  那是自然。

  要是我想要天边的星星呢?

  赵瑾萱抬头指着远处一闪一闪亮晶晶的星星问

  我自然要摘下给你。龙呈傲用下颚蹭蹭赵瑾萱的额角肯定的回答

  虽然赵瑾萱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但是也很高兴。傲,你对我太好了。

  你值得我对你的好。龙呈傲在她额头轻轻一吻又挨着她的耳边轻声说到

  我不想回家了,我想留在这,留在你身边。赵瑾萱再次叹息

  放心不论你家事如何我定不负你。龙呈傲的语气坚定

  这是誓言吗?赵瑾萱心里甜甜想你一个土匪头子还要嫌弃我吗?于是说;你会一辈子待我像现在这么好吗?

  你会发现我对你的好与日俱增。

  赵瑾萱嬉笑一声在他身上推了一把说;你呀,怎么就会说好听的话,还记得最初见你,你说话可是很刻薄的

  龙呈傲想起以前的事也笑起来反问;你又何曾不是那样?

  所以说人和人之间还是要接触才能了解,不能用外表看待一个人的好坏。

  你的意思那时的我像个坏人吗?龙呈傲将赵瑾萱的手收紧。

  轻点手疼,赵瑾萱用另一只手在他手上拍去,结果两只手都被龙呈傲收在掌心。

  我长得像个坏人?龙呈傲追问

  赵瑾萱抬头看着龙呈傲侧过来俊俏的脸笑着说;不是,你这么帅一看面相就是好人。

  龙呈傲低声笑着说;萱萱长得也好看,所以咱们是天生一对。

  臭美!赵瑾萱撇撇嘴。突然她抽出被他紧握手心的右手指着眼前小声惊呼;傲,你看那颗星星飞过来了。

  傻瓜,那是一只萤火虫。

  赵瑾萱生在城市,虽然也去过乡下玩,但也只限于农家乐的形式,所以萤火虫只是听说过,电视上看过倒真的没有真正的见过。

  你坐这里等着,我去给你摘天边的星星去。龙呈傲坏坏的一笑,起身。

  月光下龙呈傲像一只蛟龙,在半空中飞跃,突得轻舒猿臂,左一抓,右一探,月光下只见他一袭长袍翩翩,犹如神话中的人物,只看得赵瑾萱心脏处怦怦狂跳,真是感谢这次的意外穿越让自己遇到如此出色的他。

  给,龙呈傲将自己握着的拳头伸给赵瑾萱。

  赵瑾萱伏过身瞪着眼睛从他微微露出一丝缝隙看去,只见他拳头处隐隐露出光芒。

  你真厉害,萤火虫都还活着呢。赵瑾萱夸赞

  特意给你抓活的,死了就不会亮了。

  一会回去我把它们放在我的帐子里,哈,躺在床上我也能看见亮晶晶的星星了。赵瑾萱兴奋的说

  这有何难,我在给你抓几只来。

  赵瑾萱一把拽住他的长袍一角说;这几只就够看了,等明天我就把它们放掉,等晚上你在给我抓几只,这样我每晚都有星星看,而它们也不必总是被囚禁。

  好,听你的。龙呈傲在赵瑾萱身边坐下眼中一片温柔

  那一晚,赵瑾萱就是在点点星光中睡去。

  从那天以后,只要龙呈傲来总是给赵瑾萱捉一些萤火虫放在帐子里,其实龙呈傲是有送赵瑾萱一些礼物,可是赵瑾萱都不是很感兴趣这让他摸不准赵瑾萱到底喜欢什么?不是说女人喜欢华丽的首饰,漂亮的衣服吗可是送这些都被赵瑾萱拒绝,他琢磨很久也问过陆剑飞,可陆剑飞摸着脑袋说;大哥,我家是有媳妇,不过都是家里做主娶得,对这方面我也不懂呀,不过她要是不喜欢这些,你就带她出去多玩玩,说不定就能看出她喜欢什么了。

  于是龙呈傲转了心思带赵瑾萱进城玩,带她吃各种美食,果然赵瑾萱对这些极有兴趣,好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人看见什么都要惊讶一番,带动着他对平日里看着很普通的事情也生出几分兴趣来。

  于是他更加频繁的带她出门玩,想把自己吃过的玩过的觉得好的,一一带她品尝一便,游玩一遍,观赏一遍,他喜欢看她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那惊奇的瞪的圆溜溜的眼让他在睡梦中都能笑醒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