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春禧宫谋

春禧宫谋

玉江山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0-05-04上架
  • 388521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皇权君侧

春禧宫谋 玉江山 3154 2020-05-03 08:47:11

  乾隆五十八年,深秋之际,微寒。

  京城里叠翠流金的银杏裹挟着料峭之意,不疾不徐的蕴漫开来。

  嘉亲王府门前素来庄谨威严,尽管别处已有寒蝉萧索之像,这里依旧天朗气清,一派祥和。遥遥望去,嵌着祥瑞团纹图案的烫金匾如同一双巨眸,掠览着天子脚下的风云变幻,罩笼着每一位进进出出王府之人的百味人生,不悲不喜,翩翩浮梦。

  天际刚泛鱼肚白,打从王府外匆匆走来几人抬着软轿,步履急急。

  坐在轿里的苏之龄右执拂尘,眉头紧锁。

  快走到王府门口的时候,一小太监紧跑几步叩门,开声:“开门!快开门!”

  王府值守侍卫刚打开门发现苏之龄,便恭敬的请了进去,另派一人去禀告王爷。

  “咣当……”有个丫鬟不小心打翻了花盆,四宝正巧伺候王爷在门外当值,看见如此,便离了房间几步,提声斥道:“这大清早儿的,怎么如此慌张?若是聒醒了爷,小心自个儿领板子!”

  “四宝公公恕罪,奴婢不敢了。”小丫鬟哆哆嗦嗦俯首求饶。

  看她那样儿,四宝到底是不忍心再斥责,摆摆手让她退下去了。

  四宝是自小在宫里受训,直接赏赐给永琰的太监。虽为太监,倒也是跟着永琰耳濡目染略通文理,再加上习武多年,与永琰年纪相仿,一直是永琰的近身侍从。说话自然比一般仆人底气硬点儿。

  侍卫行至四宝面前,拱手禀到:“四宝公公,宫里苏公公到了,说是有事要找王爷。”

  “苏公公?”苏之龄乃是万岁爷身边的首领太监,一般像是传召进宫等事早就不亲自前往了,今日是怎么了,如此重视?

  莫非是?四宝没敢往下揣摩。

  立在潜邸内院侧福晋惠苒的门外,四宝顿了一下,轻脚打帘进去,止步在屏风处轻声道:“爷,宫里来人急着传您进宫呢。”

  隔着蚕丝银纱帐,隐隐约约间,听到了起床的动静。

  四宝扬一扬脸,早就伺候在门外的丫鬟婆子端着洗漱用具顺序进入。

  惠苒生的肤凝玉脂,眼含碧波,一头秀发垂顺铺开来,尤其是脸上的一对浅浅的酒窝最是美妙,每次笑起来都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都说皇家的女人青春短暂,可这位侧福晋愣是让人佩服的很。

  年过三十的年纪,连瑾玥公主都十二岁了,还这么娇态百媚,又加上性格热络,和这府里的侍妾们素来和谐,甚至是下人都十分喜欢这位侧福晋,她又不似福晋那般拘谨只道规矩,而且,就算恩宠极盛也从不仗势失了分寸,怪不得王爷多年宠她如常。

  “王爷,妾身伺候您用了早膳再去吧?”惠苒侧卧着,手肘略略撑着头,看着丫鬟锦儿服侍王爷更衣,虽是眼睛里还有些倦态,嘴上眉梢儿却含了笑。

  “别麻烦了,皇阿玛这个时候传我进宫,怕是急事,我就不吃了,你也躺下再好好歇息吧。”王爷瞟了一眼惠苒,曼妙玲珑的曲线悠悠的就进了眼,惹得人心神意乱的。不过,这可不是情动的好时机,眼跟前儿,弄清楚宫里发生什么事了才是要务。

  永琰向来性子温润细腻,从小见惯了宫里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在自己府里自有一套处事方法。

  惠苒还是起了身,整理了下王爷的衣冠,软语笑着说:“王爷惯会打趣妾身,今日是姐姐的生辰之日,我还要早早为姐姐准备贺礼,张罗事务呢。”

  永琰顿了一下,才道,“这事就辛苦你了,有你掌事我就放心了。今日进宫既不知何事也不知去多久,若是我没能赶回来,替我好好言语一声儿。”

  话语至此,惠苒多聪明的女子啊,接过锦儿递过来的披风,披上,转到前面,给王爷系好,柔情道,“为姐姐过生辰我自是欢喜不已,你且安心。”

  出了内室,永琰转身对身后紧跟的四宝交代,“为福晋准备的礼物怎么样了?”

  四宝妥贴回道,“回禀爷,已经备好,奴才交代了瑚筝姑姑,一准儿让福晋满意。”

  “嗯,对了,苏公公有没有说皇阿玛召我什么事?”

  刚刚还笑意盈盈的四宝一时间冷噤不已,悄摸低声附耳,“怕是永和宫的愉妃娘娘出事了……”

  “噔……”永琰的心跳倏的漏了一拍,他记得自从五哥去世一直不善言语,多年以来住在宝华殿诵经礼佛的娘娘,小时候见的那么多的宫斗之事,唯独这位愉妃娘娘没有掺合过。而且,对待母亲早逝的他也是十分亲善,也因此,永琰敬她。

  行至大厅,苏之龄早已垂首恭候着呢,见了王爷,即叩首行礼,不疾不徐道,“奴才参见王爷!”

  永琰没等他说完就伸手去扶,这可是万岁爷身边的亲信,任凭他是王爷,也需得给了三分薄面。苏之龄面儿上感激不已,提起正事,不由得为难起来,“万岁爷那儿着急了,眼瞅着动了肝火,谁都劝降不住,奴才这才斗胆来找王爷。”

  “哦?”永琰犯起了嘀咕,什么事能让皇阿玛如此动怒?

  苏之龄面露难色的撒了侍卫丫鬟一眼,永琰就明白了意思。

  “都下去吧!”回头屏退左右,大厅里只有了四宝随侍。

  苏之龄这才叹了一声,道,“永和宫的愉妃娘娘——殁了——”

  登时,永琰就沉不住了,“我前几日还听说愉妃娘娘在宝华殿安好,怎么这么快……”

  不问还好,一问,苏之龄更是如鲠在喉了。

  “王爷,还是——先进宫吧……”苏之龄避开话题的行为才是让永琰最不解的。难道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而且,他想弄明白的是皇阿玛动怒和愉妃娘娘殁了又是否有关系。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形容宫里的是非殊荣再合适不过了。可是,众人皆知的道理下,还是有那么多人争破了脑袋想体验呐……

  永琰坐在软轿里,朝着倾洒日光的方向走去。那是紫禁城所在之地,他既觉得沉重又觉得颇具吸引力的地方。

  从宫门处下了软轿,苏之龄脚步紧速,永琰也跟着走快了些。

  一路无语,只有乌鸦低低的在头顶上方鸣叫、盘旋。

  走过长街,到了养心殿门口,永琰莫名的感到压抑,局促,不由得立定深呼吸一口气才在苏之龄的引导下快速进入。

  大概是万岁爷刚生完气的缘故,整个养心殿安安静静的。连之前提趣儿的鹦鹉也戚戚然的站在鸟笼横架上,一动不动。若是不知晓的话,还真以为是假物呢。

  此时,乾隆皇帝正躺在逍遥椅上,盖着金丝细绒锦毯。呼哧呼哧皱着眉头喘气,一头银白色头发趁着这拧劲儿的表情,越发的显得他脾气古怪,难以伺候。

  “儿臣给皇阿玛请安!祝皇阿玛龙体康健,如意顺遂!”永琰佯装不知发生何事,跪道行礼,照着往常的态度请安。

  “哼!”乾隆似乎是从鼻孔里发出的冷笑。

  缓缓睁开眼,已经有些浑浊的眸子散发的一瞥,依旧能让人感到他年轻时的雷厉风行,天之骄子的傲意。这一点,正是永琰缺少的,皇帝总嫌他性格太过绵软。

  “苏之龄胆子越来越大了,这大清早儿的把你都给喊来了!”皇帝余光看向苏之龄,吓得苏之龄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一副无可奈何的忠态的样子,“万岁爷,奴才在您面前永远都是忠心耿耿的,去找王爷也是怕万岁爷伤了身子啊,要是万岁爷有什么闪失,奴才万死难辞其咎,只要爷能消气,奴才甘愿领罪受罚!”

  乾隆哪里舍得赐死苏之龄呢,他可是跟了乾隆五十多年,都六十多的人了,也算是伺候了他一辈子了。

  “都起来吧……”乾隆抬了抬手,语气颇有些叹息。

  乾隆手肘刚放到椅子的扶手上,苏之龄就眼疾手快的扶着了。

  “都知道了?”显然,乾隆看向永琰。

  “儿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想来让皇阿玛生气的事情也不必知晓,苏公公也未曾告诉儿臣什么,只是说担心皇阿玛气坏了身子才找的儿臣。儿臣只求皇阿玛保重龙体,社稷为重。”永琰恭顺垂首说道。

  乾隆不喜别人在他面前弄权,哪怕是他儿子们也不行,这一点永琰早就明白,苏之龄也是明白人,所以,永琰说的自然恳切,乾隆心中跟明镜儿似的。

  走了几步,拄着拐棍的手就有些酸了,苏之龄搀着又坐在了暖阁的榻上。

  扬扬手,苏之龄会意,“都下去吧!”

  现在,暖阁里只有他们俩了。

  “永琰,过来……”乾隆招招手,阳光映射下的他真的——老了。

  乾隆待永琰坐好之后,目光深远,意味深长的问道:“永琰啊,为一国之君,你知道最难的地方是什么吗?”

  想了一会儿,永琰始终确定不了皇阿玛说这话的心思,只得硬着头皮回道:“皇阿玛恕儿臣愚笨,儿臣不知……”

  ……

  “这最难的倒不是国事啊……”乾隆又看着墙上的画失了神。

  那是一副女子肖像,永琰看不出来是谁,大概就是随手挂的吧。

  “那是?”永琰有点儿懵了,皇阿玛一向教导他们,天下之大,万民为尊。天子之道,勤政为本,怎么今天又不一样了?

  乾隆看出了儿子的疑惑,似笑似叹道:“是这个温柔总待天恩赐,心扉难辨真与假的后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