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春禧宫谋

第三章 明争暗斗

春禧宫谋 玉江山 2229 2020-05-03 15:31:30

  嘉亲王府,如意厅内只简单的装饰了一下。

  本来这事张罗了一个月了准备大办,只是,早上王爷走的时候,特意嘱咐了惠苒,宫里有事,王府此时就低调些总是对的,又怕福晋多心,让瑚筝特意解释了一下。

  王爷不在,福晋便是主位。

  朗娟微笑着穿了一身兰色带百合花底纹裹金丝边华服,斜插祥云流珠金钗,面色温润的端坐,惠苒领着一干人等笑意盈盈的款款而站。

  只见惠苒眼神微挑,大家便一同站起行礼又同声祝福道,“给福晋贺喜,祝福晋如意吉祥,喜乐安康!”

  朗娟一向亲善随和,最是不重这些繁琐规矩的。就连平日里,侍妾们请安都是能免则免,这会子怪不自在了。

  抬手笑着说道,“都赶紧坐着吧,别拘礼了。”

  惠苒就坐在朗娟的左侧,这府里唯独她的恩宠可以和朗娟相比,不过,因着惠苒为人不娇不亢,懂得分寸,会左右逢源,连朗娟都甚少对她有意见。

  “今天可是姐姐的好日子,我们啊,都等不及想向姐姐恭贺呢。您可得赏了我们脸面,让我们表表心意呢。”惠苒一语三笑,声音宛转动听,只让人陶醉。

  朗娟故意说她,“瞧瞧这张利嘴,我哪能说得过你。”

  “姐姐平日最疼惜我们,总是替我们张罗好了一切,您说平日里大家也没什么机会说说心里话,这好不容易到了您的寿诞,就让我们多说说嘛。”惠苒言及情深,眼眶里都有了水雾。

  朗娟也被惠苒说的话感动了,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惠苒姐姐说的对,福晋贤淑恩惠是我们的福气。今天是个好日子,可不能掉下金珠子呦。”戈雅性格爽朗,一语说的朗娟和惠苒破涕出笑。

  “你看我,哎呀!戈雅妹妹此话对极了。锦儿,把礼物给福晋呈上去。”惠苒轻捻手绢擦了下眼角,转头吩咐丫鬟。

  锦儿恭谨的端着盒子走向了朗娟面前。惠苒看着礼物道,“这是妹妹亲自去万宝寺祈过平安的福禧双翼同心结玉佩。”

  众人的眼睛早就盯着那礼物了,都想看看这位几乎要与福晋受重视的侧福晋准备的什么惊喜。

  “额……”流萤和兰心都在福晋身后侍立。看到礼物的时候,流萤眉头一紧,心里的想法赤裸裸的显在了脸上,忍不住小声嘟囔,“送人玉佩哪有送半个的,惠福晋也太小家子气了!”

  兰心拉她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朗娟也看着了,只是,脸上笑意不减反增,直夸“妹妹有心了,这玉可是上乘的佳品呢,有这个心便够了,何苦破费呢。”

  “姐姐快些收下吧,怎么着也是妹妹的心意嘛,妹妹就祝姐姐容颜永驻,荣祥永存。”惠苒郑重的起身行礼道。

  还未等朗娟再说什么,戈雅倒一眼瞧了出来,“呦,我说惠姐姐,您送的玉佩怎么是半只呢,这有什么说头吗?”

  “是啊,人人都祈求团圆和美之意,您这半只玉佩之礼若是被有心人知晓了,还不得误会您的心意,说您对福晋不敬吗?”格格沈佳氏茗蕊兰花指轻翘,娇艳艳的脸上溢满了惊讶,平日里听着似百灵鸟的声音今日如此的刺耳。

  经过茗蕊的一番言论,朗娟倒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了。

  惠苒刚起身,听到戈雅的话正欲解释就听到了茗蕊说的,慌忙复又跪下,恭声道,“怪妹妹没说清楚,这玉佩原就是一对,我本想着王爷今日也会来给姐姐贺寿,就把另一半给王爷带在了身上,妹妹是想表达姐姐与王爷伉俪之情会像这同心玉佩一般恒久流长,没想到闹出了这么一个误会,还请姐姐原谅妹妹的无心之举。”

  一番伉俪情深让朗娟真正的喜笑颜开,心有万般好了,笑着起身扶起惠苒,小心宽慰她道,“是你有心了,都是姐妹,咱们啊最大的事那就是伺候好王爷,你我同一天入府,这十几年来论起做事最稳妥,让王爷最安心的就是你了,怎么能说什么原谅不原谅的话呢。”

  本来还想着看笑话的茗蕊此刻被惠苒堵的心口憋闷,福晋与她姐妹情长的样子,生生的打了她的脸嘛。

  戈雅依旧微笑喝着自己的茶,咽下去时苦涩极了。心里只骂茗蕊这个蠢货,这是什么场合,惠苒那么周全的一个人岂能留有这么不长眼的把柄。这下好了,有了这么一段伉俪之愿,她们的礼物倒都显不出什么了,白白的成全了惠苒。

  大家都送好贺礼之后,正言笑着喝茶,就听见下人来报,“启禀福晋,王爷到了。”

  一时之间,大家雀跃不已,都暗暗的整衣理发,想给王爷留个好印象。

  四宝打帘,王爷进入如意厅,身后还跟着瑚筝姑娘。瑚筝乃是包衣奴才,自小就在王府伺候王爷,聪慧谨言,和四宝一样是王爷心腹之人。

  众人起身,行礼。

  “妾身参见王爷。”

  永琰直直的走向朗娟,扶起她,遂覆在朗娟的手上,格外柔情,“快起来,今日你才是主角儿。”

  众人起身落座,望向福晋的眼神里满是艳羡。

  四宝紧跟着就说道,“王爷紧赶慢赶,就怕错过给福晋过生辰呢。”

  朗娟脸上一红,难掩喜悦之色。

  “王爷那是挂着姐姐呢,妾身看着怎么就那么羡慕呢……”惠苒素来如此,这么一说,真真就惹来了王爷的目光了。

  永琰笑嘲她,“说这话也不怕别人笑话你,好歹也是一府侧福晋。”

  “王爷惯会嘲笑妾身的,我这是替姐姐高兴。”惠苒娇笑。

  有王爷在此,大家的话总是少了点儿,永琰自然看的出来。

  “瑚筝,把我给福晋准备的礼物呈上来。”

  听到吩咐,瑚筝上前一步,展开了锦盒。

  那是一支金色六瓣骨莲穿如意玉蕊坠九颗镂金翠珠步摇,只是一眼略过就再难移目了,着实亮眼。

  “这可是我精心设计的款式,找苏州织造局打造的,只此一件,福晋可还喜欢?”永琰看着朗娟,好一出情意深重。

  “妾身何德何能,竟有如此大的福分,得到王爷这般的眷赏。”朗娟难以抑制心中满满的深情,复跪下谢恩。

  “你当得起,来,我给你带上。”扶起朗娟又亲手给她带上,那含笑的眼角流露的果真就是大家嘴里的举案齐眉。

  待一番深情后,永琰倒没再坐下了。

  走下台阶,朗声道:“我在这儿,你们姐妹间总是拘谨得很,今天是福晋的好日子,你们好好叙叙吧,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说完,永琰便走出了如意厅。

  “恭送王爷~~”齐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