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春禧宫谋

第十一章 望你出嫁

春禧宫谋 玉江山 2376 2020-05-09 05:55:58

  这不是长卿哥哥吗?

  他怎么会在这里?哦,你瞧她这脑子,怎会忘了,长卿哥哥是礼部侍郎呢。只是,长卿哥哥……

  她不是不知他的心意,多年以来,长卿借故三天两头去府里,明面儿是教授和世泰读书,实则总会经意不经意的去找璟婳,从小到大,也多亏长卿的开导与陪伴,自己藏在心里的苦楚才能多多少少排解一些,她把长卿当成兄长,能够托付所有完全相信的兄长。

  一晃神儿,璟婳赶紧轻轻甩了甩头,不可乱了心思。

  这会子璟婳坐在轿子里,纵使心里乱的厉害也只有全全压下,今日是什么时候,此刻是什么场合,她是嘉亲王府的侧福晋,说话做事都需循规蹈矩,分寸有余,切不可掉以轻心,失去礼数。

  轿外,汪长卿吉服加身,着领礼仪官员随侍左右。也因着是皇家喜事,礼部着手督办,他又是礼部侍郎全权负责此事,才能靠进轿撵,为璟婳“送与祝福”。

  从今以后,他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称她一句婳儿妹妹了。

  王府门前,丫鬟婆子一溜烟儿的妥帖等待,要迎接他们这两位主子。

  璟婳之前就打听了一下,知晓同时进府的还有个王佳氏,父亲为举人,朝中并无实职,是个绝色美人,想来能以此条件进府应该是才貌双全的女子了。

  不管怎么说,总是一同进府的缘分,以后希望可以好好相处。也不仅仅是她,所有人,璟婳都希望好好相处,从小额娘教导女子和善可亲为美,她自然也想让额娘安心。

  双喜临门,喜乐欢响,有那么一刻,璟婳仿若置身于幻境当中,只觉虚化飘渺。

  由于都是侧室,不能从正门通过,璟婳便由掌事姑姑搀扶下来领入侧门。

  微风吹拂,凉意袭来。

  就在璟婳刚走两步的时候,一阵风卷起了盖头下的流苏坠边。

  斜斜洒洒,翘起一角。

  远远的,恍惚的,璟婳好像看到了一个人影,长卿哥哥……

  他是那么遗世而独立的萧然,纵使喜乐环绕,都好像浸不穿他的淡淡蹙眉。看到璟婳的时候,长卿好像笑了一下,浅浅的,暖暖的,犹如春日和煦的阳光一样明媚,让人不得不怀疑刚刚的忧思是否是真的。

  也就只是一秒的时间便消失了影子,璟婳甚至都来不及回应一下长卿。不过,繁琐又多变的规矩已经让她举止拘束僵硬,便是心有余也来不及再费心思想别的了。

  时光流逝,回忆留存。管你是帝王将相还是贩夫走卒,只会在它面前黯然垂首。

  正如憧憬着美好的未来的璟婳此刻就坐在房间里,脑子里不断的浮现刚刚白天的每一幕,每一刻。璟婳都不知道刚刚自己是怎么过来的,紧张而迷乱。丝毫没有想象中的美好与快乐。

  思及至此,竟有些失落,原来,嫁与良人便是如此为开始。

  不过,现在她来不及懊悔什么了,因为天要将歇,福晋特遣人叮嘱准备好迎接伺候王爷。她心里满满的忐忑,不知道王爷是个什么样的人,街头巷尾热议纷纷的贤主究竟是何模样……

  香罗就在门廊下守着,远远的听见了一男子踉跄走路的声音,似乎身后还有人仔细小心伺候着:“爷,小心些,前面就到婳福晋的苑邸了。”

  只听到这些,香罗就慌忙行至屋内,来不及行礼,虚掩门后,抑制不住兴奋道,“主子,王爷到了!”

  “咯噔……”璟婳的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儿,不自觉绞着衣角,手心都冒出汗来了。

  像是噎住了似的,除了发出“呃唔!”一声外,便紧张地说不出话来了,今夜,她将成为嘉亲王爷永琰的侧福晋了……

  永琰醉意阑珊,四宝扶着都站不牢稳,说来也是太过热闹,这但凡是亲贵皆来贺喜了,原本迎娶侧室不应大肆张扬,只是,满朝文武都能从乾隆的倚重中揣度出了储君之选,纵使永琰多年周旋朝堂,也耐不住一番聒噪之音,还未散席就借口喝醉,在一片恭祝声中退出。

  “爷,慢点儿……”永琰几乎是整个身子都挂在了四宝身上,便是体力再好,四宝也不敢走的太快。

  眼见前面两步就是婳福晋的苑邸了,四宝正要通传,香罗打眼就小跑了过来。看着醉的低着头的王爷,急忙行礼。

  四宝顾不得寒暄什么,直接对她说:“劳烦姑娘告知婳福晋一声,爷喝的有点多,婳福晋受累了,奴才这就去备着醒酒汤。”

  香罗诺诺应着,可心里却出了神,这人,这人她认识!

  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四宝的香罗几乎心都要跳出来了,她张着嘴,心头一颤,泪水几乎要流出来。

  四宝诧异极了,容不得香罗开口,就晃了晃她的眼睛,“姑娘,姑娘!”

  香罗长出一口气,喜极而泣回道,“哎,我这就通知侧福晋!”

  已经等了片刻的璟婳被突然开门的香罗吓了一跳。

  “主子,王爷来了……”似乎香罗还有话未曾说明,璟婳从她语气里透出来的惊喜听了出来。

  随后,四宝就搀着王爷进了屋。

  酒气袭来,满屋里点燃的熏香顷刻就被淹没了。

  由于璟婳头上还盖着盖头,她只能从男子沉沉的呼吸中猜测他。

  “我没醉!再来一杯……”永琰甩开四宝,一下瘫坐在桌子上,嘴里不停念叨着再来一杯。

  四宝细汗密布,强笑道,“婳福晋受累,王爷醉了,奴才这就去取醒酒汤。”然后,看了香罗一下,示意她照顾着,转身就走了。

  这刚刚在外面看了一眼,不太实切,只觉福晋身边丫鬟有着怪异。如今看的真切之后,反而有着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眼下王爷醉着,他心思难以集中,便压下心底的疑问去厨房了。

  璟婳绞着衣服的手在听到王爷的声音的时候就怔住了,好像是……

  几位掌事姑姑原先就预备好了礼仪器具,可看着醉的不省人事的王爷,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出声。

  实在是无奈,孙姑姑应着头皮开口道,“侧福晋,王爷现在这样,接下来的环节恐怕……”

  璟婳自然知道孙姑姑所指何事,禁不住神伤了一下,没想到新婚之夜王爷竟酩酊大醉,盖头都……

  “你们下去吧~~”璟婳淡淡说道,因为看不见表情,孙姑姑她们难以猜到新主子的脾性,应答着退下了。

  “你们也都退下吧,这里留香罗一人伺候便是。”璟婳柔柔的开口,随侍屋里的丫鬟垂手退出。

  纤纤玉指捏住盖头垂下的坠珠流苏,入眼的就看见了满脸喜悦的香罗和趴在桌子上的——王爷。

  “主子~~”香罗唤了一声璟婳,眼神瞟向了王爷。

  香罗紧步走来扶住璟婳,环佩叮当之间,她渐渐走近了这个要依附一辈子的男人。

  永琰穿了一身暗红色喜服,大概是真的累了,呼吸渐渐均匀,只是眉头依旧紧锁。

  第一眼……

  “这……”璟婳心口惊跳,右手不自觉的按住胸口,吃惊的看着香罗呓语。

  第二眼……

  第三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