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春禧宫谋

第十三章 执手相看

春禧宫谋 玉江山 2689 2020-05-10 02:13:14

  夜半更深,永琰只觉口渴难耐。

  “水……”

  一直默默守护在床边的璟婳闻声而醒,听及永琰要水,立刻紧声吩咐外室伺候的香罗,“香罗,水,快点儿!”

  未敢怠慢,香罗倒了杯水,走向璟婳,“主子,水!”

  璟婳脸上微红,难掩羞涩,几乎是深呼吸一口气,斗着胆子,“王爷,水。”

  永琰脑袋昏沉,好不容易撑起身子,忽的听到软软细语,不觉抽了醉意,脑海嗡嗡作响,昏沉中睁了眼睛。

  入眼的便是一头垂顺柔亮的青丝倾斜披在肩上,穿着一件玉色长裙,眉眼尽是婉约的璟婳。

  只见璟婳羞赫垂首,喃喃低问,“王爷看什么呢?”

  永琰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一般呢,这女子——这女子可不就是自己暗暗思忆的人吗?如今这般……

  “爷,您今天高兴,喝得有点多,福晋嘱咐奴才今日乃是大喜之日,便搀了您来婳福晋这里了。”四宝扬声禀道。

  “婳福晋?”永琰未开口,脑子里过了一遍才想起来原来是新来的侧福晋钮钴禄·璟婳。

  说起来,这可真是有些可笑了。皇阿玛没有询问过他的意见,直接就赐给了他两位妾室,让永琰一度怀疑是皇阿玛安排的亲信。于是,内务府送来的画像他连看都没看,反正也是要进府的,便没关注过,谁能料到皇阿玛所赐正是他上心的女子啊。

  “璟婳?”永琰接了茶,饶有兴致地看着她,正巧碰到了璟婳的指尖,羞的她赶紧一缩,又垂下了头。

  “王爷,正是妾身。”璟婳语气氲氲,双手紧握,回他。

  “你可还曾记得我?”永琰喝了水,语气都带着清润的感觉。

  可曾记得?这怎么会忘呢,因而,璟婳从未像现在一样尽显小女子的温柔入微。

  可她终归是女孩子,大家闺秀教导下的女孩子,舍不得下脸面说出这句话,永琰的火辣辣眼神像春风细雨那般绵绵入骨,促的她如坐针毡。

  只好羞答站起,背对着永琰绞着手帕道,“妾身莫不敢忘!”

  四宝和香罗还有两个丫鬟见状,默然含笑退下,登时,这袅袅香气弥漫的内室里就只有他们二人了。

  永琰得了心中欢喜,已然是春风得意,这才想起璟婳照顾了他半晌,心动不已,遂起身,依依在璟婳身后,下巴抵住璟婳的头,一股淡淡的幽香缕缕娆娆袭来侵入鼻息,让他平静已久的心头不由悸动。

  沉沉的声音就从头顶上方传来,永琰略带沙哑的声音低声道,“三年时间,我说一直记你在心间,你可相信?”

  璟婳铸就的心防就在永琰的这句话里顷刻轰塌,一心只求此后余生两人安好便是最美。

  “王爷说的话,妾身相信。妾身也是……”璟婳声低如蚊。可还是被永琰结结实实清清脆脆听到了心里,嘴角不自觉上扬起来,眼睛几乎要看穿璟婳。

  四目相对,璟婳一点一点陷进了永琰浓浓化不开的柔情眼神里。

  几乎要站立不住的晕眩。

  “婳儿,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爱新觉罗·永琰的侧福晋,我要你永远陪在我身边,与我执守看江山,携手度此生。”永琰牵起璟婳的话,用自己的温度覆暖着璟婳略凉的手,酝着笑说道。

  “执守看江山?携手度此生?”这话是她曾经设想遇见良人的模样,可知道嫁与王爷之后,她万不敢奢望会得到如此恩宠,可王爷一番深情她又怎能辜负?眼泪不自觉温温柔就流了下来。

  “璟婳何德何能,此生能得到王爷垂爱。”

  永琰伸手轻轻拭去了璟婳脸上的泪痕,羞红的脸色一如桃花儿瓣似的,惹人垂怜。

  默不作声,两人的心意早已互通。犹如燃烧的烛火温暖而明媚。

  在永琰拥她入怀的时候,璟婳婉转动听念道,“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多情的夜晚,总是如此短暂。这方情意绵绵互诉衷肠的时候,窗外已经泛白。虽是大喜之日,永琰也多番疼惜她,让她多睡一会儿,可总归是侧室福晋,不得狂妄乱了分寸。璟婳依依不舍伺候永琰起了床,自己便让香罗快快为自己梳妆打扮,只着了件杏色的常服,戴了额娘给自己准备的嫁妆玉镯,配了白玉耳坠,插了金花缠丝青玉簪,香罗给璟婳披了件雪缎提花貂毛大氅,疾步去了福晋苑邸请安。

  说起来也快是年节了,虽没下雪,倒也寒冷,不由得裹了裹披风。

  香罗心疼自家主子,实在是不忍心,“主子,奴婢给你取个暖手炉吧?”

  璟婳制止,回她,“不可,今日乃是我第一次给福晋请安,且不说福晋是否温良,万一有其他妾室在,看见了我如此娇贵,哪就冷了我一个人了?还不得惹一身冷眼。初到府中,还是谨慎的好些。”

  香罗深以为意,便不再多言,仔细扶着璟婳前行。

  朗娟苑邸还是乾隆爷亲赐的匾名:朗慧苑。

  大抵是希望福晋能够与王爷日月同辉、聪颖相伴的意思吧。

  未进朗慧苑,已闻梅花香。这朗慧苑栽了许多梅花树,枝桠已经长了挺高,院墙外都能看到开着粉色花朵,招招摇摇满含生机的梅花枝条。

  流萤刚指挥小丫鬟们整理了庭院,就看见了打从门外进来的一主一仆。昨日的热闹景象那可是传遍了整个府邸,福晋的哀叹与眉角的愁绪已是让流萤气闷全身,更别提王爷喜笑颜开,三步一回头的留恋于新晋侧福晋,于是,未曾见面就认定此次王府里必是来了一位狐媚主子,心没好气,面儿嘴上都能看得出来。

  香罗已被璟婳提前教导,深知低调做人于她们而言是护身符,便走至流萤身边,恭和道,“流萤姐姐辛劳,请姐姐通传一声婳福晋前来请安!”

  流萤淡漠看了香罗一眼,对着璟婳潦草的行了礼,咧着不走心的笑,懒懒道,“哦,福晋还未起,就请婳福晋耐心等候一下吧!”

  再怎么说璟婳都是主子,流萤的样子不免有些过分。

  香罗心有不甘,欲与她理论,被璟婳扯了下手,只见璟婳依旧颜悦,也不生气,“既然姐姐未起,那是我来早了,理应等候。”

  也就等了约莫一刻钟的样子,门外施施然来了若初与彩云。

  璟婳正纳闷这是谁的时候,彩云先行恭谨叩首,“奴婢彩云参见婳福晋!恭祝婳福晋如意吉祥!”

  得了彩云的提醒,若初自然是知礼之人,退了半步行礼,谦逊平和道,“王佳·若初给姐姐请安,愿姐姐喜乐长安!”

  璟婳方才明白原来是昨日与她同进王府的王佳氏。若初穿了一件浅蓝色暗绣鲁冰花簇的长裙,披了件湖蓝色素色斗篷。一如她的语气一般,不卑不亢,不喜不争,真真有一种玉洁冰清的感觉。

  对,玉洁冰清,璟婳的脑海中忽的闪出了这个词,对,就是这个词,也只有这个词形容若初是最适合不过了。

  “妹妹不必拘礼,你我同为王爷侍妾,也是一种缘分。”璟婳看着她笑着说道。

  若初浅笑,便再无言,依依附于璟婳后侧而站。

  这时,刚巧绣檀出来,打眼看见两位主子瑟瑟立于寒风之中,心头陡的一惊,急忙隐在帘子后面,掀了一边,压着声音喊过正在修剪树枝的素九,“素九,素九,过来!”

  素九找了一遍,方看见绣檀,“绣檀姑姑。”

  进了屋。

  绣檀侧眼,“外面这是什么情况?”

  素九自然清楚绣檀所指,有些怯缩为难,“姑姑,这事……”

  绣檀急斥,“到底是什么情况,这般吞吞吐吐的?”

  “是流萤姑娘,说福晋还未起,让侧福晋和格格稍等——”素九再不敢遮掩,垂首答道。

  “这个流萤——”绣檀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声。

  转身后,绣檀紧步进了内室。

  “福晋,婳福晋和格格在门外候着呢,说是要给您请安!”

  朗娟正看书不禁蹙眉,“是谁让她们站在外面呢?还不赶紧请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