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春禧宫谋

第二十三章 恩宠眷顾

春禧宫谋 玉江山 2747 2020-05-15 01:03:00

  四宝提前打发小厮去禀告了福晋,又让身边的人悄悄去回了婳福晋,就说王爷去了福晋那儿。

  香罗听到王爷直接去了福晋那里,面儿上就不甚喜悦了。她觉得自家主子一向承蒙盛宠,如今王爷回府都避之不进凝舒苑,少不了是因为若初格格的缘故。

  “凭白不给我们带来殊荣眷顾,倒让王爷对我们避之不及了,我看啊,这若主子留在凝舒苑并非好事。”香罗边整理璟婳看过的书籍,边心绪难疏的不满说道。

  璟婳手执一本佛经,听到香罗的话还是不免心烦意乱:“她留不留下不是你我能决定的事情,再者,既然若初住在这里,我们就必得好生照顾,要不然和那些落井下石之人有何区别!至于王爷,这更怪不得若初,王爷回府理应先回福晋那儿,或许也是先去了解一下情况。只要我们做的事情问心无愧就好,别的,强求不来,我也不愿徒增烦恼。”

  “主子心胸宽阔,自是想的长远,是奴婢失言了!”香罗满心都是自保,难免眼光局促了些,被璟婳说了一番,强装无恙,喉头哽咽地说完便低着头做事了。

  “好了,你出去吧!让疏桐伺候就行了……”璟婳知道香罗是为她着想,也知道香罗这样的处事态度正是母亲放心她伺候的原因。可是,这有的时候,璟婳还是难免有些郁结。

  平时夸得再多,香罗毕竟只是一个和璟婳差不多年岁的姑娘。没有见过大世面,做事力求安稳不过是因为以前在府里,家境处地造就的性格。被主子这么一说,香罗脸上一热,羞煞的厉害。

  找到给花浇水的疏桐,沉着音道:“主子喊你进入伺候!”

  也不等疏桐回应,说完自顾自去了小厨房。

  一头雾水的疏桐虽心有疑惑,还是谨小慎微的进了内室伺候。

  “主子,来喝一杯枸杞老姜茶吧?”疏桐一边观察着璟婳蹙起的眉头,一边端了茶说着。

  璟婳一听就摇头,“不要不要,我不喜欢老姜的味道。”似乎是想起了老姜味道,嘴角的嫌弃是表露无遗。

  看着璟婳这小女子的娇态,疏桐心间一笑:“主子好歹试一试呢,对您的手脚冰凉有好处!”

  “唔……”听到轻嗯一声,疏桐赶紧递了过去。

  看着茶汤,是透亮的姜红色,里面上下浮沉着红色和淡淡的颗粒,端至眼前,竟然闻到了一股桂花香儿。浅浅的尝了一口,入口是甜的,有枸杞的微微酸味,桂花的淡香,除此之余,才是不易察觉的辛辣味,“这是桂花儿?”璟婳心有惊喜的看着疏桐。

  “奴婢知道主子不喜欢姜味,可是老姜虽然味道辛辣,却是补血活络的佳品。所以,我把老姜晒干研磨成粉冲成茶汤,加了枸杞,桂花,还有红糖进行调和,应该就不容易品出姜味儿了。”疏桐看着主子愿意喝,心里高兴着呢。

  没想到疏桐这么用心,璟婳十分满意,笑着看她,“你用心了,这些劳什子可不少费功夫。”接着,又喝了一杯。

  “是奴婢应该做的。”疏桐收拾了茶杯,站在一旁伺候。

  疏桐细心,做事缜密,平时不声不语,关键时候会提醒她需要注意的分寸,比如在若初出事的时候,对所有下人“树立威严”。原本璟婳打算带着若初就那么直直的去见王爷,诉说冤屈,力求惩戒戈雅。只是,气愤之余,想的难免有些简单,疏桐附道她耳边就说了一句小不忍则乱大谋,拉回了她的理性。

  香罗虽然也是细心认真,却做事瞻前顾后患得患失,太过于担心。

  这边璟婳心烦着琐事,王爷在朗娟那里的气氛也没有轻松多少。

  永琰和朗娟并排而坐,永琰正襟危坐,满脸阴郁的脸上折射的每一个目光都让人心颤。朗娟几乎是只坐了椅子的三分之一,总想要侧身对王爷说些什么,可是,他那个样子,似乎什么都不想听。

  “我不在王府的这段日子,听说出了事?”永琰一般甚少管这些事的,若不是牵扯出若初这样的事情,他也不会这么急着直接过来了。

  朗娟就知道王爷会询问,虽然不是她做的错事,可是,仍然觉得脸上热辣辣的,好像是自己的过错一样,开口就是认错:“是妾身没能好好管教各位妹妹,才致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行了!”永琰本就没有责怪她的意思,索性打断朗娟的“认错”,接着说:“我在皇阿玛那儿倦极了,但也知道你在家也不会轻松哪儿去的,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事情发生的情况,你毋需这么揽责。”

  被王爷这么推心置腹的体谅一番,朗娟几乎要感动的落泪,她看不得王爷难过,一点点失落都不行。“戈雅怀有身孕,说若初对她不敬,原是想简单惩戒一下,没料到发生了意外,这才使若初受了伤。”一个从进府到现在都没召见过的格格怎么会让王爷如此劳心的刚回府来不及休息就关心呢,朗娟想着可能是因为有璟婳牵扯其中的原因,于是,三言两语总结完经过,朗娟特意说了一句:“当时婳福晋也在为若初求情,我想着先安抚好若初为主,便让她搬离了昀致苑,暂时先和婳福晋住一起。至于戈雅福晋,子嗣为重,只是暂时禁了足。”

  永琰一直在听,直待朗娟说完,像是气极了似的,恨铁不成钢的挤出几个字:“她这惹是生非的性子怎的越发厉害!”

  “戈雅是骄纵了些,不过本性不坏,再说,她现在还怀着身孕呢,王爷说说也就算了,不可动怒伤了子嗣。”朗娟知道王府子嗣单薄,自己又无法再为王爷添个一儿半女的,才越发的看重戈雅这一胎。连戈雅做下此等错事也未曾真正处罚了她。不过,怜惜归怜惜,她戈雅犯了错终是要自己承担的,如此一说,王爷定会认为她以和为重,这可就把注意力转移到戈雅了,一举两得也不为过。

  永琰看了一眼朗娟,点了点头,“福晋说的是,子嗣为重……”

  “那若初要怎么处理?眼下快要过年,总要安定王府里的闲言碎语。臣妾也去探望过她,只是,看着还未缓过来。”对于一个没重视过的格格,怎么安抚,朗娟也有些犹豫,她绵柔不决的望着永琰。

  “这个你别管了,我去看看!”

  “对了,最近绵宁怎么样?”永琰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除了必要的事情他不怎么喜欢和福晋长时间呆在一块了,总觉得寡淡无味。

  朗娟娴娴静静的看着王爷,听到他问儿女情况,心里便柔成了一汪蜜塘,嘴角含笑道:“绵宁越发大了,总说要替王爷分忧解难呢!”

  “绵宁一向稳重踏实,虽然天资聪颖,也没有过骄过躁。能够心怀孝道,心存国家必是敦厚贤德之人,是你教导的好!”一提及孩子,永琰眼里充满赞许。

  如此夸赞,听的朗娟心头喜悦,只是,面儿上仍云淡风轻,贴心说道:“让他多受点儿历练是好的,以后王爷也能省点儿心……”

  流萤正巧端着刚做好的杏花酪进来,扫了一眼兰心,只见兰心冲她轻轻点点头头,应该是王爷心情略略舒缓了些。便温温和和说道:“爷,这是福晋一大早就吩咐奴婢做的杏花酥,说是吃了之后,不自觉就心情舒畅呢,您且尝一口。”

  “是吗?要是真有这功效,你是第一功臣!”趁着流萤的话儿,永琰拿了一块儿杏花酪,清香甘甜,回味有咸,颇有一种生津润喉的感觉,忍不住点头赞道:“嗯,确实不错!”

  流萤喜孜孜的看着王爷,又凑到福晋身旁讨巧卖乖道:“都是福晋的心意呢……”

  总算看到王爷有些笑颜,朗娟紧绷的心才算展开了一点。

  没待多久,永琰就起身走了,连午饭都没吃,流萤本来要说一嘴挽留王爷,被朗娟一个眼神挡回去了。算了,都到中午了,若是他想在这吃,还会走吗?

  如何挽留?

  不必挽留。

  就像是雨后的彩虹,你只能期盼,猜不透,看不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