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春禧宫谋

第二十九章 低眉顺眼

春禧宫谋 玉江山 2087 2020-05-17 21:04:34

  转眼之间,就到了年节。

  里里外外,好不热闹。

  各苑寝殿均装扮一新,图一个新年新气象。

  福晋下令各苑主子务必要参加合欢宴,除了还在禁足期间的戈雅,不得有缺。

  新年伊始,凝舒苑可有个喜事,王爷赐予春字给若初,被唤为春格格。要说亲王宠幸侍妾,抬其地位的也不在少数,可像王爷这般花了心思赐予称号又天天陪伴,关键若初是朝中无人,容颜有损,这在大清朝可是独一份儿。

  如今若初的风头可是盖过了伺候王爷多年的几位姐姐了。连茗蕊都阴阳怪气的说若初不是受罪是因祸得福。

  福晋虽没有势利待人,倒是在以前真的对她像是小透明儿。当下看到王爷宠她入骨,便也打着安抚她的由头,妥妥帖帖赏了一大堆东西,快要赶上当初赏璟婳的排面了。连丫鬟都重新指派了几位,还向王爷讨了恩旨要赐她独立的苑邸,均被若初回绝了。危难之中,彩云护她已是情谊。虽然彩云一开始有些不大搭理她,说话也不太好听,可这出了事才发现忠心无二。

  最重要的是她一心认定了璟婳,这个众人踩低捧高的王府里唯一真心对她的人。跟着璟婳在凝舒苑,她过的更舒坦,王爷也喜欢她和璟婳交好,所以,便由了她的性子。

  大家步履匆匆,含笑轻语的在忙碌着。偏偏禁足的戈雅是那么喜爱热闹,看着年节的欢喜氛围,心里憋闷的很。但事情出了就是出了,这已是从轻发落,她也不好再让阿玛为此事费心劳神。

  “都是废物!滚!都滚!”一小宫女在为她梳妆时扯痛了头发,一气之下,戈雅动手打了她。之后,又嫌个个儿碍手碍脚对她不敬,歇斯底里的不依不饶惩治丫鬟随从解恨呢。

  反观凝舒苑,亲亲和和廖胜从前的沉寂,这才有过年的喜庆。

  春主子锦绣雪缎配四季海棠端庄又清妙的去给璟婳请安。刚进正殿,香罗就笑着迎了上去,“香罗给春主子请安,祝春主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万事呈祥!”

  相处久了,香罗自然知晓了春主子的性情和对自家主子的情谊,说话处世也就悄无意识的亲近了些。只要为主子好,她就愿意真心待你。

  “姐姐呢?”若初心情极好,虽然年龄不大,倒真没有恋家难舒,也不似十四五岁的纯粹天真,一派端敏作风。

  “主子,春主子来了。”香罗引着若初进入内室,疏桐正在拿衣服让璟婳挑选。

  “正好正好,若初,你帮我看看,哪个好看些?”毕竟是阖府家宴,璟婳作为侧福晋还是非常重视的,最重要的是她想让王爷看到她最美的样子。因此,若初刚刚探了头,璟婳就迫不及待的拉着她让她出谋划策,挑选“战袍”。

  “姐姐穿什么都是极美的。王爷必定欢喜!”若初一点儿都没有争艳的淡淡姿态倒是让璟婳挺诧异的,“就你嘴甜!不过,今天是阖府家宴,也是你我进府后的第一个年日,你这装扮是不是太素静了些?”

  若初微微一笑,眼神润亮,走至镜子旁,方才诚诚开口:“姐姐也知道妹妹素来不喜穿戴聒噪之色,这性子又不爱讨好人,也只有姐姐不胜其烦多多伴我。如今这场合,我只盼安安静静坐着,都把我看不进眼里才好呢。”

  “主子,这件怎么样?”疏桐临时被璟婳指派选身衣服,可巧看了那么多精致奢华的衣服,偏偏选了件水杏色暗织银丝缎面常服。

  正在和若初覆手说话的璟婳刚刚抬起眼未曾开口,临近疏桐的香罗便开了口:“今天好歹也是主子进府的第一个年节家宴,不说夺冠群芳,怎么也要华丽大气些吧?怎能如此随便呢?”

  本来香罗就是贴身侍婢,说话做事比着疏桐她们都硬气点儿,而忽然替代自己处理如此重要的事情更是让她心有微漾。

  “奴婢不敢有怠慢主子之心,还请主子恕罪!”疏桐惶恐的叩地垂首,应声向着璟婳乞罪。

  “我让她挑的,你若觉得不合适,大可另选一件,不必吓她。”璟婳懒懒扭头,依旧和颜,只是语气有点儿劝诫意味。

  “奴婢想着怎么也要配得上您的身份,这王府里多得是看人下菜碟儿的人,若是穿的低调,知道的是主子您不喜奢华,不知道的指不定背地里怎么编排人呢!”香罗秀眉略挑,一副大敌在前不可小觑的样子。

  “香罗姑娘这话说的倒也没错……”若初凝神听了一耳,端了杯疏桐递过来的茶,品了一口,借着缕缕的茶香热气说了一嘴。

  “你且挑挑看看。”璟婳不再看她。

  香罗得了璟婳的准令之后,心下的底气更足了,喜色的转身查看一排排华服。

  也就是话音落地不久,香罗便喜孜孜的禀报了一声:“主子,您看这件怎么样?”香罗的视线几乎是定在了衣服上,每一个图案每一条纹路她都满意的不得了。

  璟婳看了一眼,没有说话。疏桐跟在璟婳后面,看见衣服后,也只是笑了一下。

  “若初,你觉得怎么样?”带着护甲的璟婳轻轻划过这云锦料子,丝帛声声跃起,只让人心头颤颤。

  接过香罗刚挑选好的梅紫色缀花锦绣团云衣服,深深入了一眼,淡笑:“这苏州进贡的云锦真真是上乘的料子,王爷疼惜姐姐赏了最喜爱的两段,这王府里可不是人人都有这般的福气呢……”

  香罗听了若初的话,更是得了意,巴巴的等着主子赞赏。

  岂料璟婳眼神一变,忙挥手让香罗拿开:“这衣服收起来吧!”

  “怎么了,主子?挺好的啊!”香罗不明所以,忍不住想问。

  璟婳知她忠心,沉了一口气,未曾发怒:“怎么了?这满府上上下下,都知道一个道理,昔日得宠的如今也能失宠。我毕竟入府的时间不长,岂能越过福晋以及几位姐姐穿这么招摇的衣服,越是王爷宠爱,我越不能表现的那么明显,否则,还不等于给自己树敌,如何算好?”

  要不是若初“提醒”,璟婳怕是真会穿着去了,那——后果……

  细思极恐!

玉江山

感谢各位亲亲的支持!玉儿都收到了,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