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春禧宫谋

第三十五章 失子自保

春禧宫谋 玉江山 2414 2020-05-22 20:29:21

  若初与璟婳正是在王爷的右侧,从左侧进入如意厅的铃歌清清晰晰的进了两人的眼中。

  “她怎么?”璟婳有些愕然,小声嘀咕一下,随即看向若初。

  果不其然,先前还云淡风轻的若初一看见铃歌瞬间脸色冷了起来,既有丝丝微颤又觉嫌弃之意。她倒不是睚眦必报的人,可是,这整个昀致苑不是都被王爷禁足了吗?

  两人的目光紧紧而随。

  铃歌只是悄悄伺在门口,眼神儿追着四宝看他走向王爷。

  只见四宝在王爷耳边耳语一番,原本悦然兴致的永琰渐渐紧锁眉头,脸色暗了下来。

  “什么?”永琰低沉的声音透露着凝重。

  “怎么了,王爷?”朗娟看他这么忧心,心里也咯噔咯噔的跟着紧张。

  “戈雅身孕有恙,你同我去看看情况吧。”说完,永琰就起了身,手里摩挲起了翠玉扳指。

  缺了王爷和福晋,这宴会还有什看头,寥寥无趣的众人也在他们离开之后自行结束了。

  不过,因着听说王爷福晋是因为戈雅福晋胎相不稳而离席的,都窃窃私语起来。

  而得知消息的茗蕊愣了好久,她怔怔的望着面前的酒杯,脑海中浮现出了下午看到孙太医去的场景,明明那时候戈雅说一切安好啊?

  可是,转念一想,孙太医当时的脸色着实有些不太对劲。只是,她出来的早,至于发生了什么还真的不清楚。

  准备两月余,耗费了那么多的财力精力物力,如今还未看完便只能提早结束了……

  不由得让人感叹,这个年宴可真的不平静。

  “姐姐,我们也去看看吧?”璟婳怕若初心里难过,正吩咐香罗准备回去凝舒苑,没有料到若初率先开口,在出了如意厅之后,立了脚步。

  璟婳心里一直心系王爷,不免担忧此事,脚步自然快了一些。这雪夜寒风之中,耳边呼呼的风声夹带着若初的声音疾去,听到若初叫她,璟婳才扶着香罗回头看她,垂了下眼睑,复又抬起对着若初柔柔说道:“我看还是不要去了吧,我怕你再见到她伤心。”

  廊下的风是何等的肆虐,直吹的人脸生疼,手中握着的暖炉所产生的热气都极快的消散,只是眨眨眼,都看见了……

  而璟婳暖心的话语恰如一盏热茶,缓缓的流进了若初的心里,一直暖到心头指尖,让她顿时暖流涌起,不觉含笑,“姐姐待我好妹妹知道,只是,这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我若是就这么躲着避着,岂不是更让人嚼舌,说不定风波也会更多。如今是她被禁足,自有了惩罚。为阖家永睦之道也好,讲礼数尊卑之序也罢,我也都应该去看看她。”

  若初虽年幼,眼睛清清亮亮的闪动着光泽看着璟婳,一番与年龄实不相符的“老练”又让璟婳惊奇了一下,有时候,璟婳甚至觉得若初才是姐姐。

  “妹妹心中有沟壑,懂得顾全大局,姐姐实在是佩服。不过,可不要难为了自己哦。”璟婳真心赞她,也真心心疼她,若不是从小看惯人情冷暖,应该也不会处事如此淡然吧。

  若初伸手去握她的手,似乎这样更能心安,“只因姐姐在,妹妹才敢如此说的。”

  其他人都为了“避祸”能躲多远躲多远,岂会自找麻烦。

  即便寒冷如此,昀致苑却灯火通明,进进出出的人都摒神静气,不敢多说一字,因为,戈雅的哀嚎此时响彻了整个王府,撕扯着每一个摇摇欲坠的心。

  “王爷,您要为我们未出世的孩儿做主啊,他还没来得及见阿玛额娘呢,就惨遭暗害了……”戈雅先是素颜仰面躺在床上,如墨的秀发弯弯而绕,正如现在她的心情一样百愁又无力,她空洞的眼神潸潸垂泪,梨花带雨的模样像是已经抽了她的三魂七魄。

  王爷这边刚进来,丫鬟婆子还有太医纷纷跪倒一地。

  永琰直接走向戈雅床边,看到她的那一刻,之前再大的气也开始消融了。即使戈雅再跋扈任性,她肚子里的终归是他的血肉,如今,忽然出现流产的状况,他也就难以把气持续撒在戈雅身上了,忍不住心头一软,“侧福晋怎么样了?”

  孙太医最先回话,惶恐又战战兢兢道:“回禀王爷,侧福晋,侧福晋本就身体虚弱,又因喝了滑胎的药,实在是回天无术啊!”

  “滑胎药?侧福晋每天喝的不是安胎药吗?”朗娟喝他一里,声音掩不住的疑惑。

  “奴婢端的就是安胎药啊,不是滑胎药,不是滑胎药……”杏儿哆嗦着已经瘫软在地,嘴里嘀嘀直念不是她。

  “拉出去,斩了!”王府几年了都没有子嗣诞生了,好不容易在今年有喜,再加上皇阿玛说来年要立他为太子,永琰从心底里高兴,自然也认为这孩子是自带吉祥之人,虽然不喜哈丰戈雅做大,心里也想着日后再为孩子安排归宿,谁料年节大喜之日,竟出现了这种事情,可谓是扰了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安心,而牵扯这事情的人也然也就没有好下场。

  侍卫正要上前,杏儿一听,顿觉生无指望,心口一紧,怔怔晕了过去。

  “且慢,王爷再气,总要先弄明白事情原由。先看看戈雅怎么样吧?”朗娟摆摆手让侍卫先抬下去。

  永琰阴沉着脸不说话,沉着步子走向床前。

  “主子,王爷来了。”铃歌脸上垂泪,轻轻唤了戈雅一声。

  戈雅啜泣连连,知晓王爷过来了,更是眼泪汪汪未语先流了,眼睛哭的都肿起来了,任谁看都是心疼又无助的样子。

  “王爷~~”她强撑着身子由铃歌扶着半侧身子,略带哭腔喊了永琰一声。

  只消一声,永琰就心软了,紧上前两步握着了她的手,安慰道:“快躺下,本王在这儿,不走。”

  可怜了戈雅,与平日里那个张扬跋扈、伶牙俐齿不饶人的侧福晋完全不同了,紧紧抓着永琰的手哭着说道:“王爷,你定要为咱们未出世的孩儿做主啊,他还那么小,连阿玛额娘都没见过呢……”

  “戈雅,你先别激动,孩子,会再有的……”永琰不记得这话说了几次,他永琰的长子还有两个长女先后夭折,不惑之年了,膝下才只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在这王室当中,真真是算不得枝繁叶茂。连他自己都觉得这话有些无力。

  “臣妾不想孩儿枉死,求王爷给我们母子做主!”

  戈雅越说越激动,越说越伤心,挣扎做起来就要磕头,到最后,连呼吸都孱弱了起来,浑身软了下来。

  铃歌一发现主子不对劲,赶紧喊道:“主子,主子……”

  永琰提声叫了一声:“太医!过来看看侧福晋!要是她出了什么事,你就真的提头谢罪吧!”

  孙太医脚下一软,跪着挪到了戈雅床边,下巴上的胡子都变得沧桑起来,抖着声音应道:“臣定当全力以赴。”

  永琰吩咐太医好生照顾戈雅,踱步来到正殿。

  朗娟已经稳稳坐好,杏儿在下面瘫坐着,昀致苑的其他丫鬟仆人也都跪在堂下,头垂的都能触到地了。

  “说,到底什么情况?”永琰压制着声音极慢的抚着玉扳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