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春禧宫谋

第二章 荣辱更替

春禧宫谋 玉江山 2057 2020-05-03 15:29:29

  谈论后宫?

  这可一直是皇阿玛的忌讳,往常,不管是大臣还是儿女,乾隆一应告诫少些掺合进去。今儿个是怎么了?皇阿玛如此推心置腹,倒让他不知如何开口了。

  永琰的默不作声一点点进了乾隆的眼。果不其然,儿子活得小心谨慎竟到了如此地步。自己一生豁达果敢,纵观一生,也少有这样低服之态。难道真的是自己平日里对他太过严苛了?

  乾隆多疑,却不会给自己平添思虑。儿子这么多年,一直都是中规中矩,谈不上多出色,倒也不是难堪大用。最起码比那几个儿子让他放心多了。

  “你可知道愉妃殁了?”乾隆提一杯茶,语气淡漠的好似这个愉妃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儿臣也是刚刚知晓。”

  乾隆复又说道,“前几日颖妃生事,打碎了永琪留给愉妃的玉佩。愉妃别的心思也没有,偏对永琪的执念深中,加上年岁也高了,这一气之下,竟缓不过来了,昨天夜里说是梦见永琪了,大概是积念成结,连天亮都没挺过来。”

  语气依旧寡薄,只是略略多了点叹息而已,愉妃一辈子都葬在了这里,对她而言的丈夫却仅有些许叹息……

  “愉娘娘与世无争,平日里诵经念佛也是为皇阿玛祈福。这么多年,身体也是因为想念早逝的五哥越来越虚,颖娘娘的举动大概是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吧……”永琰最后一句话倒是让乾隆惊讶,少有的立场分明。

  “是啊,愉妃虽拙,到底是伴了朕一辈子,颖妃不过是依仗朝中蒙古各部的力量有所加重才如此放肆。我动怒就是要让她知道,别说是她,就是蒙古各部,那也是因着皇恩才有的殊荣。只有如此,他们才不会恣意妄为,把自己的手伸的太长!”乾隆呷了口茶,脸上的皱纹越发的衬托他的运筹帷幄之专权与平衡臣子之道。

  “皇阿玛圣明!”

  “朕终归是年纪渐高,这朝中的事物以后必然是交付于你手中——”乾隆话及至此,永琰惶恐的跪地伏首,“皇阿玛万寿无疆,儿臣万不敢有如此悖逆之心!”

  “行了,起来吧,别动不动就跪的。朕既然这么说,自然是想好了所有事情。朕心里明白的很,你是众皇子里最适合继承大统的,如今皇阿玛也快到了这八十的年岁,朕曾明旨断不会在位时间超过圣祖爷。所以,从今日起,朕会慢慢教导你如何为君,这朝中之事尚可对你细微处置,不过,关于女人扎推儿的后宫,皇阿玛就不能样样替你操持了。你可懂皇阿玛意思?”乾隆一番恳切之言,让永琰五脏翻腾,心里似有万马奔腾又好似有千金之石重压,好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重重沉沉跪地,声音发颤,全凭意志力提气醒神道,“儿臣天资愚笨,既得皇阿玛教导,儿臣一定恪勤匪懈,不愧对列祖列宗。至于皇阿玛的忧虑,儿臣也自知妻妾里没有像孝贤纯皇后那般的贤内,好在福晋喜塔腊氏虽出身平微,倒也是个通情达理之人。府中事物料理的也算规整,儿臣必会谨记皇阿玛教诲。”

  “出身平微并非全是劣势,最起码能够避免外戚擅权的忧虑。喜塔腊氏,朕倒也挺满意,除了不善言谈之外,并没有大瑕疵。不过,做一府王妃和做一国皇后可不一样,通情达理做妻是福,做皇后可就是优柔寡断了。你既然觉得不错,朕就不再多言,希望她能担当的了。”

  永琰一时语塞,朗娟到底是为他生了一子一女,皇阿玛所指让永琰后背一凉。

  见永琰不语,乾隆又道,“朕看你府里好久没有添过新人了吧,也是时候该添些新人了,总要多多为大清开枝散叶才好。”

  永琰只觉口干咽燥,面红耳赤,“一切听凭皇阿玛吩咐!”

  “稍后我让苏之龄给你送一份花名册,皇阿玛替你选了几位得意之女。皇阿玛想要你记住你心里留有的情分或者心有所属之事,对一个王爷乃至平民来说是好事,对一个皇帝来说却是禁忌,愿不愿意其实并不重要,可不可以才是首要考虑的问题……”

  乾隆半坐起来,看着永琰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着,他还记得,这些话还是他的皇阿玛告诫他的,起初,他并不以为意,只是时间越长,这些话响彻在脑海里越久。

  殿内燃烧的龙幽香渐浓起来,乾隆的话就像这香雾一般撩拨着永琰的心,不知过去了多久,他竟还在回味着皇阿玛的话。

  殿外,苏之龄听的一清二楚,此时,他的心里五味杂陈起来,这天下又该上演着另一批人的生死荣辱了……

  苏之龄悄悄的出了养心殿,看到四宝就站在台阶下面。此时,微风和煦,他看着四宝就像看见了四十年前的自己,不由得心头一酸。

  四宝正焦急呢,一看苏公公出来了,一个箭步跑了过去,“苏公公,万岁爷找王爷什么事啊,您说万岁爷动怒了,不会牵扯到王爷身上吧?”

  “啪”苏公公一把拂尘敲在了四宝的脑袋上,环顾一下侍卫们,拉着四宝的手走下了长阶,低声训道,“不要命了,这是哪儿,说这等放肆的话,小心你这颗脑袋呦!”

  经过苏公公的“点拨”,四宝慌得行礼,“奴才一时着急失了分寸,多谢苏公公提点!”

  “以后在宫里啊,多个心眼儿,少说多看。要不,有几条命也不够你丢的!”

  “是是是,您教训的是,四宝一定谨记心中!”也正因为这些话,四宝对苏之龄那是充满了感激与感动,多少年了,没人这么像长者一样教导他了。

  “行了,知道就好了。咱们啊没子没孙的,能相互帮衬点儿就帮了。你也不必担心,王爷一切安好。”苏之龄道。

  正巧,天放晴了,阳光一点一点的给整个皇宫洒上了金色的光辉,从这个方向往下看去,金辉闪闪,灼灼其华。

  “晴了!”四宝笑说。

  苏之龄禁不住动情起来,“是啊,放晴了,是该放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