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春禧宫谋

第八章 有女为凤

春禧宫谋 玉江山 3184 2020-05-06 06:59:04

  “恭保老弟啊,这是怎么了?”朗声一道,迎面而来的汪时斋更像个仙风道骨的智者了。

  说是到汪时斋,恭阿拉一家最是感激,如今的汪时斋贵为一品大臣兵部尚书,手握重权,最喜结交朋友,是个忠义之人。早年间恭阿拉赋闲时所遇,汪时斋尤其喜欢恭阿拉直爽敦厚的性格,互为忘年之交。这么多年,多亏了汪时斋的接济,他们一家的日子才安然度过,就连现在住的房子都是汪时斋的宅院。再者汪时斋子女缘薄,知命之年才有了一个儿子,一向喜欢热闹的他便认了恭阿拉的五个孩子为义子义女,让他们一道和儿子读书知礼。只是恭阿拉觉得麻烦汪时斋太多,不肯让他们事事找人家帮忙,要不然也不会因为一架古筝闹成这个样子。

  恭阿拉赶紧拱拳相迎:“哎呀,汪兄来了,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再回头看自己“一家”跪的跪,哭的哭,低落的低落,还被老友看个正着,恭阿拉惭愧的老脸都没了,好在汪时斋不算外人。

  “这是……”汪时斋一时语塞,看向恭阿拉。

  “哎,说来惭愧!”恭阿拉的摇头叹息更验证了汪时斋的猜测,这恭阿拉一家十有难处九是因为钱财闹的。他今日来就是为这事来的。

  “什么也别说了,都先起来吧。”恭阿拉一声令下,佑兰带着璟婳她们赶紧立好汪时斋打招呼。

  “婳儿拜见义父!”

  “姀儿拜见义父!”

  “世泰拜见义父!”

  三人依次开口,也因着汪时斋的到来,似乎一切都风轻云淡了些。

  “都是好孩子,起来起来!”汪时斋看着三个人眼睛里都是笑意。

  只有——

  撇过头问恭阿拉道,“武泰还没回来?”

  恭阿拉摇头,汪时斋自知那孩子的情况,为免弟妹难过,他就没再问下去了。

  “璟儿呢?”最小的孩子总是成为大人的心头肉,即使看几眼心里都是快乐的。

  “璟儿此刻应是跟着下人出去玩了,那孩子,喜欢出去跑,自小也是管不住。”小女儿的性格应该最是像自己的,恭阿拉嘴上嫌弃,心里喜欢的不得了。

  “那才是咱们的掌上明珠呢,开朗些没什么不好!”汪时斋笑他。

  “汪大人,喝茶!”待汪时斋和恭阿拉坐定之后,香罗端了两杯茶呈上。

  “恭保,我就直话直说了,这几个孩子眼见都大了,该各自为他们打算打算了。”

  “兄长说的是!”恭阿拉点头应着。

  “我也知道你不是个会为了权势利益阿谀奉承的人,孩子们也随你忠厚孝义皆备。我斗胆有几个想法,这才过来想和你商量商量是否可行?”汪时斋说话严谨细致,既诚恳万分,又给足了恭阿拉面子。

  一听如此,恭阿拉感激涕零,忙拱手谢道,“兄长说的哪里话,您为孩子们操了多少心,我比谁都清楚,如今您还想着他们的以后,我和佑兰真是太感谢了!”

  原本要退下的佑兰和三个孩子也都留了下来。汪时斋把左右禀退,这谦毅堂只留了香罗伺候。

  适才开口道,“武泰如今越发大了,性子也烈了,需好生看管,若是放心愚兄,我想让他去军营历练一番。”

  说实话,五个儿女,武泰才是恭阿拉夫妇的心头大石,恭阿拉自知武泰作为禁军不甚合格,正愁着他的去处,如今汪时斋算是解决了他最大的心事了。

  “武泰能有您的照应自然是好,我就怕那孩子给您添麻烦。”实话实说,恭阿拉一语中的。

  汪时斋摆摆手,宽慰他:“怎么说我也是孩子们的义父,没什么麻烦不麻烦,再说我是看着武泰长大的,那孩子心地不坏,只要稍加引导,一定没事的,不要说这客气话了。”

  看到恭阿拉长松一口气,汪时斋心头一暖,继续道:“世泰虽小,却从小喜文善武心思细腻,若是能够博取功名或者蒙恩进宫做侍卫自然是好的,若是不想,我也交代了长卿,日后可让世泰跟着他做事。”

  汪时斋膝下只有汪长卿一独子,虽是老来得子却并不娇纵,通晓史理、善做文章,尤其是一手的好画尽得汪时斋的真传,乾隆皇帝尤其喜爱,现在在礼部仪制清吏司为礼部侍郎。年纪轻轻即为正三品,前途那是不可限量,也因此,恭阿拉经常对两个儿子提及长卿。

  “我愿意跟着长卿哥哥做事!”

  恭阿拉还没有出声,世泰自己就表明了态度,他从小崇拜长卿哥哥,无论是为人还是处事都以他为榜样,如今有这样的机会,他怎么能错过。

  “你这孩子!”恭阿拉甚觉不好意思。

  “哈哈哈~~好好好,义父没看错你!”汪时斋却喜欢的爽声大笑。

  一时间恭阿拉、佑兰以及和世泰都喜言悦色的,璟姀按耐不住了,大哥二哥都有了着落,她可不能让义父忽略了她,着急的小脸微红,秀眉紧蹙:“义父义父,您可不能偏心,我呢,我呢?”

  佑兰拉她衣角,小声制止,“姀儿,不可放肆~”

  “哎呦呦,义父怎么能忘了你呢?”汪时斋尤其喜欢璟姀,这小丫头机灵,聪颖,看着她就是好心情呢。

  “兄长,见谅见谅啊,姀儿太不懂事了!”恭阿拉一时脸上挂不住,要呵斥璟姀,被汪时斋伸手制止了。

  “严重了严重了,我就是喜欢咱们的姀儿呢,做我亲女儿才好呢!”汪时斋笑言。

  只见璟姀小脸羞红一片,小声自己嘟囔着:“哪有做女儿的,都是做——”

  “真是越大越不懂规矩了~~”佑兰又好气又好笑道。

  “无妨无妨,咱们钮祜禄家二小姐可不能怠慢去做乐师了,我请了师傅教你琴棋书画,明年一过,义父做主,咱们挑个好亲事。”一言掷出,笑声一片,有了他做主,璟姀的婚事那真是锦上添花不会差了。

  只剩璟婳了。

  如今也是十七的年岁了,是该提起姻缘的事情了。只是,恭阿拉还没接到可以自主婚配的通知,年前也问过此事,说是今年应该会有信儿。

  正在汪时斋喝了杯茶,准备和恭阿拉好好提提璟婳和长卿的事情的时候,门外,乔叔敲门了。

  “老爷,夫人,宫里来人了!”乔叔激动地两手有点儿哆嗦。

  “哪儿?”恭阿拉怕一时没听清,复问道。

  “宫里!”

  几人还没从天大的惊慌中缓过来,一众人等就过来了。

  带头公公声音高亮:“钮钴禄.恭阿拉听旨!”

  “噗通!”沉沉的跪倒一片,个个伏首贴耳,战战兢兢。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钮钴禄氏恭阿拉之女璟婳慧聪敏静,德行昭示,实为佳人,特指婚于嘉亲王永琰,是为侧福晋。钦此!”

  ……

  恭阿拉只顾紧张了,还是在汪时斋的提醒下才谢恩领旨。

  “大人,成婚之日定在一个月后,这段时间可务必要勤加教导。咱家这要恭喜您了!”公公一脸的亲和。

  恭阿拉不停感谢,还是汪时斋懂得规矩,从随从那拿了一包银两交给了领头公公,“辛苦公公了,拿去喝茶吧!”

  那公公也是好眼力,寒暄起来,“这不是汪大人吗,让您破费了。稍后会有专人来教导小姐,咱家就先回宫复命了。”

  犹如做梦一般,恭阿拉使劲掐了下自己才相信。

  除了璟婳,一家人置在天降的喜悦里,欢呼雀跃。

  汪时斋此时一阵唏嘘,幸亏没说。如今看来,这一生,他们是没缘了……

  刚刚宣旨不到一刻钟的功夫,钮钴禄一族长者及权势人物都聚集到了平时看都懒得看的恭阿拉家,说着璟婳入府的注意事项,好像是自己的孩子似的,事无巨细。

  此一时彼一时的对比,恭阿拉不禁感叹:人性呐……

  只有旗务都统九爷一言不发,似乎在想着什么事。

  众人散去,恭阿拉在九爷将要站起的时候紧步上前,恭敬道:“九爷,可否借一步说话?”

  九爷年轻时可是镶黄旗中有名的勇士,虽上了年纪,依然有种英眉烈气的风采,见恭阿拉如此说,便开口亲切说道:“恭保啊,以后我可要倚仗你啦?”

  恭阿拉哪能如此不知高低,遂走着说着:“恭保知道,璟婳之事,九爷一定没少上心呐。不然,钮钴禄一族女子众多,哪里非得轮到璟婳入府做侧福晋啊。在这里请九爷先受恭保一拜!”

  说着就深举一躬,九爷不免受用的很,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这不是你一个人的荣幸,乃是我镶黄旗的荣幸,也是钮钴禄一族的荣幸。年前女子初选,我就十分喜欢璟婳,清丽脱俗,知礼善为,不卑不亢,不疾不徐,处事十分的有分寸,是侧福晋优选之人。再者一说,如今我镶黄旗中虽有几多姿色出众女子,可难耐她们父辈不争气,出身不够有竞争优势。这进的是王府,或许以后还会有更好地荣华,只能选择我们有把握的人。说起来,也是你教女有方啊……”

  恭保知道九爷说的是实情,可也绝不仅仅只有璟婳符合条件,单他知晓的就有九爷嫡亲孙女,还有同宗之女,所以说,这种事少不了九爷的托赖。

  “恭保惭愧,九爷费心了!”恭保一语表心。

  宫外再多姿多彩,宫里仍旧是尔虞我诈的地方。

  养心殿,偏殿,暖阁。

  皇帝颤颤巍巍拿出了个紫檀木盒,他还清晰的记得盒子里装的信上的一句话:我钮钴禄一族,有女为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