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春禧宫谋

第十章 佳人如斯

春禧宫谋 玉江山 2304 2020-05-08 03:46:19

  钮钴禄府中,一派热闹景象。

  之前略显破败的朱红色大门已然换成了亮堂的花梨木门,连同门匾都换成了烫金匾额。这还不算什么,族里的富庶子弟三番四次来请他们到紫禁城脚下的阔宅居住被恭阿拉拒绝了,人啊,最要分清自己的处境,不骄不躁,不卑不亢方能成大事。

  至于府内的丫鬟仆人,装饰内景更是一应俱全,就像和世泰说的一样,“我们是做了个梦吧……”

  当然,这梦需由璟婳来支撑。

  璟婳此时在府里的长廊上闲坐,脑子里乱乱的,不知所云的看向远方。

  倏地,一飞石划过,水花飞溅起来。

  璟婳方才缓过神儿来。

  挪眼回头,发现是和世泰。小子斜斜的倚着栏杆,看着怔怔出神的长姐。

  “长姐……”

  璟婳宽心的看着他笑了一下。

  和世泰走了过来,与璟婳分边而坐,歪着头充满不舍道,“长姐,嫁进王府算是最好的选择了,都说王爷勤勉恭谨,待人和善,想必长姐也受不了委屈的。”

  璟婳看着年岁尚小的弟弟,忽然觉得他长大了,会安慰别人关心别人了,心中一暖,不觉含笑,“看来我们家的世泰真的长大了,都知道安慰姐姐了。”

  略略提神,说道,“放心吧,身为八旗女子,我自然清楚婚事由不得自己。只是,我没想到要进皇家,还是称颂贤德仁厚的王爷。姐姐高兴,这下额娘的病也得治了。”

  和世泰就知道姐姐一心想着家里,心中酸涩,“长姐事事为我们考虑,以后不能常常见面更要照顾好自己。”

  璟婳微微一笑,抚了下和世泰的肩,重重的点了点头。

  这一月,府里浓浓的舒心气息,比历年的年节之喜都要多。

  从王府里来的管事姑姑也十分热心,宫中礼仪,王府事务均顷之授受。

  眨眼间,一月时间就到了。

  因着明日进府,佑兰实在是放心不下,遣了翡翠扶她来了璟婳房间。

  本就有些伤感的璟婳看到额娘,想到日后不能常在身边尽孝,便跪在地上,“女儿不孝,不能常侍您左右,还望额娘多多珍重身体……”

  佑兰哪里禁得住这等感动,还没等璟婳说完,就揽她进了怀,“快起来,婳儿,额娘也放心不下你啊!你还这样小,又没有额娘在身边,怎么能习惯呢?”

  在她眼里,女儿就是女儿,别说是嫁人的十六岁,就是含饴弄孙的六十岁,在她面前也是孩子,始终放心不下。

  璟婳知道额娘忧心,不愿让她难过,便收起绵绵忧愁,巧笑如嫣,“额娘是还拿我当孩子呢?婳儿不小了,额娘像我这么大的时候,都有了哥哥呢,再说了,此去香罗也跟着呢,她办事素来利落干练,又是与我一起长大,万不会觉得苦闷难过的。”

  听得女儿笑答,佑兰才摇头叹道,“额娘果真是操心惯了,确实如此啊,你大了,我也总不能跟你一辈子。只是——”

  “只是什么?”璟婳拉着额娘的手,想用她的暖意驱散额娘心中的凉蹙。

  “只是,王府便是皇家,帝王家岂有事事顺心之时啊,额娘要嘱托你,进了王府一定要恪守谨慎,不可任性,不可置气,不可较强更不可生非。万事皆以和善为基,不得欢心时刻懂得自保便可,若是荣宠傍身更是骄不得。”佑兰知道有太多女子进了王府或者皇宫之后的凄苦境遇,得了恩宠还好,若是没有恩宠,那便是地狱一般的牢笼。

  “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我要你记住:不管是什么时候,都不能放弃自己。我要你答应额娘!”佑兰非要这么一句话,不过是想要女儿知道,人生漫漫,荣辱常常,倘若经不起等待,也许进了帝王之家就是错误。

  璟婳不知道前面等待她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可她想要保持那份期待,她期待与自己白发齐眉的郎君可以相互扶持,她期待母亲的担忧只是多虑。

  为娘的最怕不被需要,璟婳故此拉着额娘的手,摇着乞着,撒娇道:“额娘,婳儿今天不想一个人睡了,额娘能陪着婳儿吗?”

  在往常,璟婳一向是懂礼数,知规矩的,万不会如此任性,可在佑兰看来却十分开心,就像小的时候她搂着额娘的脖子央求陪陪她一个心情。

  瞬间,佑兰就满心的欢喜和感动了。

  璟婳就这么抱着额娘睡了一夜,哦,不,与其说睡了一夜,倒不如听额娘说了一夜成家以后的注意事项一夜更为妥帖。

  连璟姀都说长姐这一夜像个小孩子。

  可这样的回忆怕不只是佑兰终生难忘吧,对于璟婳而言,一定也是刻骨铭心。

  嘉亲王府,张灯结彩。

  王府同时进了两位主子,喜悦之意自是难掩。礼部也在这一个月内,忙忙碌碌马不停蹄。

  喜轿来的时候,璟婳已经等候多时,心头砰砰直跳,好一番长长呼吸才算平复。香罗一会儿看看小姐的衣装,一会儿又瞅瞅随身的嫁妆,一会儿又问问今日需要注意的事项,生怕哪一点做的失了分寸,被人当了笑柄。

  璟姀和佑兰均是女眷,不可太过抛头露面,却也抑不住高兴,时不时就问问璟婳渴不渴饿不饿,缺不缺什么。

  惹得璟婳紧张兮兮的。

  “姀儿,你别一惊一乍的,我的心都快被你折腾的跳了出来!”璟婳坐着对着铜镜里的妹妹说道。

  此时,璟婳面如桃花,月眼清清,隽秀双眉如黛似柳,滟滟红唇,明媚到骨子里。

  好一副天姿国色的佳人模样。

  姐姐嫁进王府,岂能低调?而且,这还不是选秀进的,而且当今圣上钦点的,更要张扬给所有人看,她钮钴禄璟姀如今也是皇亲国戚,那些曾看她不起的人以后连跟她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我的好长姐,你还不许妹妹替你高兴高兴了?我这姐夫那是人中之龙,天之骄子,万里还不挑一呢。就得这么高兴高兴,让那些看不起我们的人看看什么叫皇恩眷顾!”璟姀说着说着几乎要蹦出火来,她的心今天一定是最烫的。

  接亲的礼仪仪仗队款款而来,负责接亲的姑姑和香罗一起把她扶了上轿。

  喜乐响起,轿子离地。

  领路太监嘹亮一声:“起——轿!”

  随后,这晃眼的仪仗队就长长的通过了长街,走向王府。

  大约有一个时辰,璟婳紧张的心慢慢平复过来了。

  香罗就在轿窗外同行。

  浅浅听到香罗声音,“小姐,我们这会儿就快到了,您也做好准备!”

  红色盖头下的璟婳微微眨了眨眼睛,忽闪忽闪的睫毛无不在说明主人的紧张与不安。

  就在璟婳调整心绪的时候,只听香罗轻轻又惊讶的一声,“啊!”

  璟婳还没出声,就遥遥的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干净又温暖,“婳儿,今后必会一切安好!”

  这不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