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春禧宫谋

第十二章 新人喜悲

春禧宫谋 玉江山 2306 2020-05-09 05:56:38

  香罗泛着泪光,使劲的点头证实了璟婳的猜测。

  “这是那天的——王爷!”终于,璟婳还是遇着他了。

  三年了,她总是会时不时的想起那位风度翩翩的王爷,是他在难以忘记的羞辱中替自己保存了颜面,是他在自己几乎要昏厥的时候给了自己活下去的希望,是他不问不究让自己在那段晦暗的日子里支撑了下去,即使过了三年,这种暖心一直都在。

  嘴角不自觉的微笑渐渐上扬,璟婳也曾偷偷惦念过那位公子,可知道自己在落选之前万不能动了心思,终把思恋磨成了最深处的记忆。

  没想到,没想到命运竟给她开了一个是如此大的玩笑,曾经的公子如今竟是自己的枕边人,这怎么能是一句幸运概括。

  “没想到,三年前救我们的竟是王爷!”香罗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笑着说道。

  看着呼吸略重、眉头紧蹙、轮廓硬挺的王爷,璟婳心底像是开了一片悠悠的花海,抑不住的香意缕缕升腾起,她轻启染着丹蔻的玉指,试探的放在永琰皱起的眉间,抚了抚,心里不免已经开始忧思王爷为什么如此的愁思浓重。

  四宝这边刚走进厨房,就想起来了对香罗似曾相识的缘由,一拍脑门,只恨自己有眼无珠,寻了那么久,可不就是三年前让王爷记挂的那位小姐和丫鬟吗?

  等不及的四宝,端着醒酒汤走的飞快,他真想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爷,省的他攥着那玉簪失神。

  紧赶慢赶,四宝走至这苑邸外,就看见门窗紧闭,香罗姑娘站立门外候着了。

  “香罗姑娘,这汤——”四宝领人端着汤,笑颜问道。

  香罗怕四宝打扰屋里的主子,便下了台阶,接过醒酒汤,扭头看了一眼屋里,说道:“等会儿吧,我送进去。”

  “看姑娘脸熟的很,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三年前她们不辞而别,或许是有苦衷,如今贵为主子,万事不可太莽撞,四宝试探性的望了一眼香罗问道。

  看着小心翼翼地四宝开口,香罗眼中尽是赞许之意,低声细语,“原想着过去了这么久,公公会忘记了呢……”

  既已知悉,两人都不觉亲近了些,默契的是两人都没有再提及那件事情,茔茔而立,会心不语。

  夜里微凉,红色的灯笼高高飘扬,透出的光芒都显得格外明亮。

  屋内璟婳的心一如灯笼一样,温暖而明媚……

  轻脚进屋,此时,王爷被扶到了床上,香罗就看见璟婳侧着头微笑着看着王爷,好像画儿一般。不禁压低声音,“主子,醒酒汤好了。”走进璟婳,把醒酒汤放在旁边的桌子上,静等。

  璟婳端起醒酒汤摸了摸温度,“我来喂吧。”

  香罗便给王爷垫高了一点头,随后,退后一步,静静侍立。

  拿起勺子,吹了吹,才喂到永琰的嘴里。

  喂一点,璟婳赶紧拿手帕轻轻擦拭一下永琰的嘴角,这般细心呵护,真是难得。

  与璟婳这苑邸的你侬我侬,情愫暗生不同的是另一处,清冷清冷。

  眼睛含波,柳叶弯眉微挑,面若桃花的雪肌上看不出有什么波澜,王佳·若初就这么安坐在桌旁,表情是那般的自若,丝毫没有悲伤或者哀怨,只是眼神空洞的看着窗户上的剪纸喜字。

  “格格,北院的灯都灭了,王爷已经在那边歇息了,奴婢也伺候您早点歇着吧?”丫鬟彩云不止看了一遍,反复确认过之后,一脸不情愿的回来对若初说道。

  见若初动也不动,彩云走进了一步,略提高了点声音,“格格?”

  恍惚了一下的若初迟缓的“哦”了一声,算是回应。

  彩云气结,憋闷着摔着脸子嘟囔道,“出身不好还不懂得争宠处事,早晚被你拖累!”

  若初什么都听见了,只是,那又如何?她不想争宠,如此而已。

  踢打着出了门,彩云忍不住回头啐了一口,谁让自己没钱没势,分给了福薄恩弱的格格做丫鬟,恐怕自己今后都不可能有出路了。

  “怎么了?这么大火气?”侍卫高平蹑手蹑脚走进彩云背后,冷不丁吓她道。

  “哎呀!——”彩云不防备,吓得一抖,正要开口骂道,便被高平扯住了手,只见高平塞给她一支金丝素钗。

  彩云紧张的抽了抽手,可大不过高平的力气。

  只好左顾右盼,随他去了假山后面,眼见四下无人,才娇嗔开口,“你拉我做甚?如今我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潦草度日,要你这簪子有什么用?”

  高平自知没帮上彩云争取到好去处理亏,便好言悔道,“好姐姐,你可别打我脸了,是我没本事,让你受委屈了。你且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等到攒了钱,你也到了出府的年纪,我们就成亲,我绝不会让你受一丝委屈!”

  看着发誓庄谨的高平,彩云之前的愁云惨雾消散一空,如今,高平可是她的全部希望,就算没有好差事,只要高平对她真心,便够了。

  眼见彩云沉默不语,芳心暗许,高平攥着她的手更紧了,把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前,承诺道,“彩云,我会好好待你的!”

  彩云心头感动,眼睛都湿润了。对着高平眷眷开口,“我知道了!”突然想起什么事,拉着高平,道,“你在这稍等一下!”

  只是,彩云走得快没看到的是高平眼里的得意之笑。

  大概有一柱香左右,彩云气喘吁吁的跑回来,递给高平一个新秀的荷包,目测所装银两怕是彩云省吃简用几个月的,缓了口气,道,“这个你拿着,平时应酬用,可不能再酗酒喽!”

  高平满口答应,作势推诿不要,被彩云斥了一声,“行了,别矫情了,拿着吧,这格格只有我一人服侍,还得赶紧回去呢。”

  “呃,嗯……”低眉哀叹道:“彩云,我是个大男人,以后我是要养活你的,你让我怎么说好……”

  “行了,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快走吧!”彩云心尖一动,柔了不少。

  王府戒备森严,即使是侍卫也不能长久逗留,高平这是换了班才有时间找的彩云。心意笃定之后,两人依依不舍的拥抱了下,告别了。

  回身进屋的时候,彩云叹了口气,她又何尝不像若初格格的处境呢,自己家境贫寒,出身不好,又有个不争气的哥哥,倘若自己再不努力,这辈子恐怕都翻不了身了。如今有了高平,她只能全凭这个指望了,为了她们的未来,她必须要想办法离开这里了!

  若初简单的洗漱之后,就上床就寝了。莲花水波纹帷帐缓缓垂下,好像只有她困在了这方寸之间。

  闭上眼片刻,她几乎都能数得清楚心跳了多少下,甚至彩云进来了几次……

  这日子以后都得如此吗?

  此想法一出,连自己都苦笑了,她关心这个吗?不,她只想知道那人在干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