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春禧宫谋

第十四章 姐妹情深

春禧宫谋 玉江山 3719 2020-05-10 10:13:30

  流萤刚刚灌好了汤婆子,欲递给福晋,一听福晋追问,不忿念道:“是奴婢擅自作主说的,这婳福晋刚来王府就得宠,一大早奴婢听说王爷赏了好些东西,连皇上御赐的东海紫珍珠都尽数赏了婳福晋,由此可见王爷有多垂爱,若是您再不端谨些,保不齐府里会有人说三道四的。再说了,您是福晋,等一等也是无妨的。”

  朗娟未开口,绣檀接话,“流萤说的虽不假,到底是新进府的主子,我们还是赶紧先请进来吧,免得受了风寒,那是奴婢们吃罪不起的。”

  饶是再想训斥流萤,便也只能先听绣檀的,心中不免觉得流萤还是太年轻,终究还是沉不住气。

  兰心这才轻悄出了门,恭敬行了礼:“婳福晋吉祥!若格格吉祥!辛苦两位主子了,福晋有请!”

  打帘进屋。

  久违的暖意扑面而来,身上的寒意不禁让人打了个冷颤。

  璟婳在前,若初在后。

  齐齐跪下,叩首请安,“钮钴禄·璟婳,王佳·若初给福晋请安!恭祝福晋万事顺意,年华永驻!”

  “兰心,快快扶婳福晋起来,刚刚在外面冷着了吧?都是丫鬟不懂事,也不备个汤婆子请进屋里暖着,姐姐这心里怎么过意得去啊……”朗娟说着说着就起了身,满满的关切询问。

  璟婳受宠若惊的回话,“姐姐快别这么说,妹妹只顾着想早早给姐姐请安了,一时着急了些。”

  “妹妹快坐,快坐!”朗娟招呼着璟婳坐下。

  坐定之后,朗娟才看见璟婳后面一直浅笑却一言不发的若初,遂问道,“若初妹妹刚刚进府,可还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

  冷不丁被关心,若初施礼柔缓答道,“多谢福晋关心,若初一切皆好,未有不适之处。”

  礼数有加,距离有加。

  若初的不冷不热也泼熄了朗娟的关心,胡乱一句“那就好”便再也不曾和她说过话了。恩宠情谊,那都是凭借福分的,这王佳氏冷冰冰的性格或许也注定了以后的路,因而,朗娟不再说她,全身心看着璟婳。

  流萤这边已经灌好了两个汤婆子。绣檀再三示意,她才不情不愿的走至跟前,吊着脸子说道,“天寒地冻,两位主子暖暖手御寒。”

  璟婳和若初赶紧起身福了一福,“多谢福晋体恤!”

  握着汤婆子,虽有暖流,却如坐针毡似的,两人依旧拘泥的很。

  不一会儿,惠苒,戈雅,茗蕊就陆陆续续也来了朗慧苑。

  朗娟望着几位花儿似的女子谈笑风生,不免感叹了下韶华易逝,又联想起早晨兰心给她梳头的时候悄悄拔去的白发,不说透也不过是自己始终不愿相信自己老了吧,顿时心有惆怅。

  “姐姐可是嫌妹妹们聒噪了?”惠苒瞧见朗娟的失神,歉意笑着喊她。

  朗娟一愣,旋即开笑,“这是哪儿的话,我呀,巴不得你们天天来呢,也好说说笑笑打发打发日子。”

  惠苒颔首微笑,“那便再好不过了,今日一来,我瞧着璟婳妹妹温温柔柔的,若初妹妹清清静静的,都是一等一的可人儿呢。”

  朗娟点了点头,,“可不是!想当年你们进府的时候也是这般年纪呢,关佳氏福薄,长女早逝自己也未能从悲痛中养好身体随她而去。长子也是早夭,苦了惠苒。欣慰的是惠苒,茗蕊都有了女儿承欢膝下,现在璟婳和若初也进了府,你们更应该多多关心王爷,早点为皇家开枝散叶才好。”

  众人纷纷站起,齐声道,“福晋教诲的是,妾身谨记在心!”

  身为侧福晋,一般除了陪嫁丫鬟以外都有府里指过去的大丫鬟一位和二等丫鬟两位及三等丫鬟三位。格格自然次之,二等丫鬟一位,三等丫鬟两位,倘若赶上府里缺人或主子不受重视,也会略有减少。比如若初,只有凭年资熬进二等丫鬟末端的彩云伺候。不过,即使一人,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应该妥帖伺候。当然,也有例外,或多或少皆凭事务繁忙程度和恩宠状态等等。

  这种恩赐便是显露皇家尊贵和正室身份的象征,朗娟端然一笑,开口道,“我瞧着璟婳只带了一个陪嫁丫鬟是吗?”

  璟婳回道,“是的,姐姐。香罗正是妾身的陪嫁丫鬟,王府里的人伺候的十分周到,妹妹也想效仿姐姐勤俭以养德,事必躬亲也未尝不可,便没有让别丫鬟跟来。”

  朗娟思了一下,亲亲切切地柔缓道,“妹妹有心了,只是,一个贴身丫鬟,这倒是有些少了。我听惠苒说只指派了三等丫鬟和二等丫鬟,怕不和你心意,没做主拨贴身侍婢。今日看你是个喜欢安静的人,我就做主把疏桐赐给你,她也是懂事知礼的人,想必做事稳妥些。”

  璟婳赶紧盈盈站起,福身谢恩:“多谢福晋体恤!”

  而后,便也顺带着给若初赏了一名丫鬟,伺候她起居。若初目前住在戈雅的昀致苑西厢房,除去打打扫扫,两名丫鬟也够了。只是,虽然若初笑着谢恩,璟婳依旧觉得那笑很冷……

  快到年节关口,宫里的赏赐一茬接一茬,朗娟自是挑了最好的留用。

  “眼下快到年节了,宫里送来了一批首饰,我想着正好今日赏了你们。”朗娟一抹灿笑,众人也都跟着喜颜悦色。

  “还是姐姐待我们好,有什么好物件儿都想着咱们。”惠苒接话笑说。

  “那可不,姐姐一向是宽厚待人的胸襟呢!”戈雅提了杯茶,吹着香气也说了一嘴。

  朗娟只笑不语,待兰心与流萤各自端呈着首饰,才出声,“这些首饰都是上等选料制作的,任哪一件都可谓是独具匠心。”

  “这支祥鸢畔月坠珠流苏步摇出自江南制造局,原是敬献后宫的,王爷看着十分喜爱,便求了过来。我素来不喜戴繁琐首饰,放置在那儿怪可惜的。惠苒肤莹玉润的,戴起来再合适不过,我就转赐给你了,也好成全了王爷的赏识。”朗娟伸手,流萤便会意,独独接过步摇呈给惠苒说,“惠福晋,您且受累,奴婢给你戴起来吧!”

  惠苒绵绵笑意任凭流萤给她插上步摇,摸了摸流苏,起身谢恩,“姐姐容华自在,不用这些首饰也是冠压群芳,妹妹自知俗身,便谢谢姐姐的步摇修颜了。”

  “起来起来,万不用这么客气!”朗娟笑容可掬的抬手。

  惠苒在锦儿的搀扶下起了身,抓着锦儿的手不由得一紧。若不是锦儿使尽力气,怕是惠苒腿软的举动就漏了馅儿。

  不动声色的把主子扶到椅子上,离手的时候才看见手上带了一丝血迹,心中一凛。

  朗娟一向是被称为最贤惠善良的福晋,岂能只赏一人。

  兰心上前一步端着首饰盘子稳稳站着。

  “那对鎏金缠丝花纹红宝石手镯最为罕见,是福建总督进献的珍品。只是,我与惠苒年岁带不出红色的活泼俏丽,便赏给戈雅和璟婳了。若初沉静,带着珐琅彩绘如意簪添些俏色。”

  三人齐齐说道:“谢谢福晋垂爱!”

  在落座的时候,只见戈雅尤为谨慎,铃歌小心翼翼的扶着生怕有什么闪失。

  都明显到如此地步,朗娟和惠苒自然都看见了。

  “戈雅可曾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朗娟看着她说道。

  “妾身没事,只是,有喜了而已~”虽然嘴上说着没事,那眼角眉梢儿难掩的兴奋已经出卖了她。

  “有喜?太医可曾看过?”朗娟欢喜不已。

  “嗯,已经看过,确定喜脉,已经月余。”戈雅含喜的抚了抚还未隆起的小腹,一脸的春风得意。

  “极好!极好!绣檀,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王爷,咱们府里自茗蕊的五格格出生之后已经有七年没有子嗣降临了,如今,戈雅刚刚进府一年便怀有身孕,必定是我大清祖宗保佑!一定要好生照拂起来,以后每天的请安不必都来,惠苒啊,你再拨几个得意丫鬟伺候戈雅,咱们一定要平平安安迎接皇孙出世!”朗娟高兴的很,站起来热络的执着戈雅的手嘱咐道,另一边还不忘安排惠苒。

  “真是恭喜妹妹了,我这就去调拨些人手进昀致苑!”惠苒声音含笑说道。

  茗蕊平时就是为戈雅马首是瞻,更何况戈雅是现在这般春风得意的时候。早已妹妹长妹妹短的亲昵了。

  璟婳和若初也只是依礼祝贺而已,面对她们的熟络热情,实在是插不上话,多不上嘴。

  隆冬时节,天色早就渐变黑了,仿若是有一张巨大的网笼罩起来天地万物,分不清天与地的分界线,更让人不觉害怕起来,总觉得下一秒就会被夜色吞没进去,了意无痕。

  因着戈雅大喜,大家都早早的散去了。可能是刚进府还有王爷隆宠的缘故,戈雅的有喜并没有让璟婳有太多不适之感,只是微微的羡慕,不知道轮到自己做母亲的时候会不会也是这么开心幸福?

  “主子,奴婢在小厨房给您做了几道小菜,您尝尝吧?”香罗侧着头询问托腮凝眸远望的璟婳。

  “没有胃口……”璟婳懒懒回道。

  香罗以为主子因为戈雅侧福晋有了身孕心有失落,便苦口婆心劝她,“主子,别这么灰心失望的,您这么得王爷宠爱,想必也会很快有身孕的!”

  初入王府,又怕自己言行有失,便指派疏桐做些闲事,里外敬着。

  所以,只有香罗近身所侍,自在的趴在窗前,说话也随性多了。

  “那是要看缘分的,我不强求。我是想王爷今天应该不会来了吧?”语气淡淡的吐露,不知是问香罗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香罗更是不知如何回话,只好泡了杯武夷水仙茶,托着杯子打开杯盖,朝着璟婳吹了吹缕缕茶香,笑说,“小姐,这是王爷赏赐的上好水仙茶,听四宝说王爷最喜欢了,您尝尝?”

  璟婳闻着便觉得甚好,一听是王爷喜爱的,才来了精神,就着香罗的手浅浅啜了一口,赞赏道:“汤水入口感觉甘甜润滑,清凉回甘,饮后精神为之一振,如洗身心,比较清心,是好茶!”

  “啧啧!”香罗真觉得小姐变了,以前还觉得小姐沉稳不喜形于色,谁能料到还有这面小女儿家的心思呢,忍不住吐槽她,“小姐对王爷这是一见倾心,见什么见什么都是好的……”

  璟婳羞笑,怒她,“就你看出来了,哼!”

  一番说笑才算有点儿感觉饿,刚刚做到桌边,便听到有人进来。

  四宝打了个千儿,道:“王爷吩咐奴才给婳福晋带个话儿,说等他一起用膳。稍后就到!”

  “劳烦四宝公公了!”等四宝出了门,璟婳赶紧捂住心口,咬着嘴唇,眼睛晶晶亮的摸摸头发,理理衣服,问香罗,“香罗,我这样行不行?”

  “行行行!我的大小姐,你最美了!”香罗趁着璟婳整理仪容的时候,巴巴望了几眼,急急的泡了壶茶,收拾了软垫等着王爷。

  墙角的一盆翠竹已抽了绿芽,嫩嫩的,舒展着,就像此时璟婳的心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