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春禧宫谋

第十六章 党羽林立

春禧宫谋 玉江山 2012 2020-05-12 01:33:33

  “对了,银两还够吗?”璟婳忽然想起来这事儿,开口问道。

  不说差点儿忘了,香罗眉上一蹙,感叹道,“多亏了汪大人时常托人送来的银两了,不然,打赏起来怎会这么轻便。”

  “是啊,义父仁义,体察王府人情世故繁多,现在我刚进府还未站稳脚跟,只能以后再孝敬他老人家了……”璟婳几乎是把他当作父亲般敬仰,尤其是在这高墙大院里,有了义父的支持,便安心多了。

  “是啊,要不是汪大人人前人后的打点,这些见钱眼开的奴才哪会这么俯首帖耳的恭敬着。你看哪一位下人不是三天两头的来蹭点赏赐,若是给了还好,不说你是非坏话,若是不给,背地里难听的话传的哪儿哪儿都有!”别看没来几天,香罗可是把这些人的德行摸了个一清二楚。

  “咱们自己知道就算了,可不敢到处说。额娘说了,王府里是非多,咱们能躲就躲。”璟婳不是怕事,是不想惹事,她想在王爷心里留下最好的模样。

  “奴婢明白。”

  摊开宣纸,蘸上笔墨,璟婳来来回回写“永琰”两个字,每写一笔,心里就甜蜜一片,嘴角的笑意真是融化了冰霜,让人看见就不免也开心起来。

  冬日里,寒风是刺骨的,哪怕只是站在廊下,都能让你片刻之间,冷到彻骨。此时,书房大门紧闭,四宝在外面把守,里面的声音半点儿都传不出来。

  “王爷,如今万岁爷还是十分重视和中堂的,此时动了哈丰,恐有不妥吧?再说,戈雅主子还……”赛冲阿岂能不知王爷心思,只是,这孰轻孰重,他总要分得清的。

  永琰勃然变色,气急难消,一股怒火无处宣泄,“砰!”的一声,手里的茶杯应声而碎,满地的碎片也未能瓦解了他的气焰,厉声喝道,“哈丰也太胆大包天!竟然敢纵容下人滥杀朝廷命官!我若是还包庇他,就怕他要成为随时捅我的刀子了!”

  赛冲阿浑身一凛,头皮发麻,他为王爷办事这么久,还没见过他发这么大的火,看来,是真的不悦了。

  赛冲阿上前一步,谆谆劝慰道,“哈丰贵为侧福晋之父,就算略有出格,寻常百姓自是不敢有所怨言的。如今他闹出这等命案,还被告到通政使司,确实有些棘手。不过,和中堂已经按下此事,想必一时半会儿不会闹出太大问题。”

  赛冲阿的话真是像一棵毒刺似的扎进了永琰的心里,让他难忍却又不得不忍。

  “我实在是想不通皇阿玛如此通透贤明的人怎么就这么重视和珅呢?他和珅,那就是一个只会一味讨皇阿玛欢心的蛀虫,这大清朝廷里的百官中,少不了他的走狗党羽。作奸犯科,营私舞弊,哪一项他不沾手?如今又想拿哈丰之事讨好我,真是可恨可恶至极!”气愤归气氛,可自己终归要听从皇阿玛安排,一想到和珅那副嘴脸还要匡扶他,永琰就忧愤不已。

  “和中堂固然可恨,可万岁爷看中他!再说了,自小受宠的十公主又嫁与了丰绅殷德——王爷还是先放宽心吧……”赛冲阿的暗暗重音倒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是啊,他只顾头疼和珅了,怎么忘了十公主清玮了,那可是皇阿玛最喜欢的女儿,甚至都逾越祖制封的固伦公主,宠爱程度,可见一斑。虽然自己也十分喜欢这个妹妹,只是……

  “王爷不必着急上火的,下官一定好生暗地提醒了哈丰,让他日后收敛些……”怎么说也是丈父,永琰总要给哈丰留这个薄面的,此时说的委婉一点。

  赛冲阿看出了永琰无奈的厌烦,先行退下了。

  永琰抚额叹息,只觉得太阳穴疼的厉害。

  瑚筝姑姑轻脚进来,看着一地碎片,什么也没说,一点一点捡了起来。

  “嘶~~”茶片锋利,瑚筝姑姑一个没注意割到了手。

  永琰适才抬头,望见瑚筝,眸子一深,眼波流动,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他们之间横档,时而觉得远远的,时而又觉得近近的……

  永琰按住桌边,要起身询问的时候,瑚筝姑姑赶紧说道,“奴婢笨拙,惊扰了王爷!”

  看着伏地的瑚筝,永琰生生把担忧压了下去,“没事吧?”

  “有劳王爷挂心,无碍。”瑚筝表情淡然,浅浅的笑像隔了一层纱,看的一点都不真切。

  “起来吧!没事就好~”确认无碍,永琰又重新闭眼陷入了沉思。

  窸窸窣窣间,熟悉的味道点点渐入鼻息。

  永琰未睁眼也未说话。

  柔软的指腹轻轻地按压在太阳穴处,力度不轻不重。

  到底是贴身侍婢……

  “王爷似乎有忧心的事情?”瑚筝的声音传进耳中,虽声音不重,却让人感觉踏实了许多,明明只是问问而已。

  “你听到了?”永琰沉沉的声音散开,颇有一种抓不住攥不紧的无奈感。

  “奴婢只管伺候主子,耳朵、眼睛也都是为了伺候主子而存在。若是能替王爷分忧,也是奴婢的荣幸。”瑚筝真是连说话都这么分寸把握。

  永琰闭着眼睛,没人知道他想什么。

  良久。

  只听得门外有低低呜咽声传来,永琰懒懒皱眉,“什么声音?”

  一侍女紧步出门查看,方回屋禀告,“王爷,外面有一只猫,听说前阵子幼猫贪玩掉进水渠淹死了,可能是寻子心切,方才低低呜咽,侍卫们已经处置了。”

  永琰嗤之以鼻,说道,“看来子不教父之过这句话放在畜生身上也适合。”

  泠泠夜色,多暖的心都被浸的水凉。丝丝凉意,沁人心脾,只消得愈发难以入睡。

  永琰把自己锁在书房,不准别人进去。窗户上投上的影子显得那般的憔悴不堪,苍凉悲壮……

  瑚筝看着天上弯弯的月牙儿,总觉得有一层水雾遮挡,迷朦摇曳,碎碎招招,恍若那年孤冷的天……

  回房披上素黑的长长风衣,踏着月光朝着寂冷长街走去,王爷的安心她愿守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