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春禧宫谋

第十八章 娇纵跋扈

春禧宫谋 玉江山 2156 2020-05-13 05:30:54

  “妹妹,这丫头是该罚,可……伤脸是不是……”茗蕊平日里仗着戈雅兴风作浪,不可一世,对待下人更是要打就打要骂就骂。可纵使再乖张,她尤记得规矩:不得伤脸。所以,委婉提醒了一下戈雅。

  “怎么,你想替她受罚?”戈雅秀眉一拧,语气有点儿不善。

  再怎么想提醒,茗蕊也得懂适可而止。俗话说人各有命,她既然劝不得那就抽身而退,免得烧到自己,殃及无辜。“是姐姐多嘴了。”茗蕊讪笑道了一句。

  悻悻退到一边的茗蕊只待好戏登台了,她着实不理解往常还算智商在线的戈雅现在怎么如此无礼取闹、任性妄为,思前想后,也只想到了可能是怀有身孕以致性情改变的缘故了。

  “若是只有毁了你这张脸我才能消气呢?”戈雅低头玩味的看着若初,嘴角似有若无的微挑。

  “咯噔”一声,若初仿若听到心头漏了一拍,她不过是求个安身之所,并无他想,可上苍为什么对她这么不公平?

  想想自己的一生真是可笑至极,就算这么活着又有什么用?既然王府里容不下她,那她便了结了自己,但愿下一世能够托成男子,不再受难言的情爱之苦……

  对生命都淡然的人怎会怕死呢?

  若初轻轻抬起头,不再看不可一世的戈雅,语气像是解脱了一样,似是从遥遥的山谷传来,飘渺虚无般说道:“悉听尊便。”

  戈雅被她这样慷慨赴死的样子吓了一跳,这世上应该没有一个女人不在乎自己的容颜吧,她原想着以此让若初乖乖就范,向她示弱,谁知若初只说了一句软话,便全然不顾后果了,竟把她置到了如此境地,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丫鬟仆人都在屏息凝神的静静看着。

  戈雅此刻一点儿退路没有,凭她的性格来说,示弱退避是不可能的,而若初似有若无的嘴角上扬蹭的一下勾起了戈雅心底的无名之火,死到临头,竟还如此狂妄!

  她的金护甲一点点贴近若初,狠厉渐浓。

  “你嘲笑我?”戈雅俯身凑近她,捏起若初的下巴,眼冒怒火。

  被捏的生疼的若初忽然觉得这个狂妄如此的嘉亲王爷侧福晋其实也可悲的很,她一门心思的争宠,毫无自我的片刻时间,无端的猜忌,佯装的幸福与得宠在若初眼里是那么的可笑,是那么的虚伪……

  若初仍然不说话,她累了,无所谓了,是与不是又如何,争个一时高下又怎样?罢了……

  戈雅从没被人如此的“玩弄”,心里一急,什么都顾不得了,猛的一甩手,若初就被摔倒到地上。

  “给我打,我倒要看看她能狂妄到什么地步?”

  戈雅的一声令下,几个仆人面露难色,不敢动手,结结巴巴为难道:“侧福晋,这——这格格再——怎么说也是主子啊,奴才们——奴才们不敢啊~~”

  戈雅一腔愤懑正没处宣泄,逮着刚刚出声儿的侍从冷言道:“那你倒真要认认谁是主子,否则,走出这花园,我就不清楚谁是忠仆谁为敌了?”

  都是当差谋生的人,谁这么不开窍,愿意为了若初得罪戈雅呢,几人心有戚戚的看了眼若初,嘟嘟囔囔:“不敢不敢……”

  “不敢就给我打!”戈雅猛的一喝,连同手里的茶杯也应声摔碎在地,只是,没料到杯子碎成的渣滓怎么那么不巧,正正嘣在了若初脸上,“啊——”的一声惨痛,殷红的鲜血顺着鼻子脸庞流了下来。

  大家还没缓过神儿来,就看见彩云惊恐着紧跑了过来,“格格,格格……”她看着自家主子捂着脸,血液沾染的袖口全是,心底直呼完了完了,甚至都不知道从哪下手按住伤口。

  璟婳也是第一次见到这般的情景,眉头蹙紧,不敢置信的看着戈雅一眼,还是强耐心头凉薄寒意,行了个平礼,说道:“姐姐消消气,若初妹妹刚进府,想来是不懂得规矩冒犯了姐姐,只是,如今姐姐身怀子嗣,切不可如此劳累,再说,王爷这段日子为了朝中之事焦虑难眠,若是知晓了此事,怕会影响姐姐贤良之名。”

  突然出现的彩云和璟婳让戈雅有点不悦,但也只是不悦而已,她对刚进府的两个丫头都不满意,首先,她觉得这个璟婳太过狐媚,刚刚进府就能勾搭王爷流连几日,再个,不仅不坦坦荡荡,还一副得了便宜卖乖的样子,好似就她自己了解王爷似的。总归说下来,也气自己,她怎么就没想到彩云去找人了呢,不过,就算找到了璟婳又怎样,一个刚进府没几天的丫头有什么可怕的?

  “我该怎么做,还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别以为王爷高看了你几眼,你就能狂妄起来!”戈雅大概是累了也有点儿碍于璟婳身份,说到底和她平级,话里话外少了点教训若初的咄咄逼人。

  璟婳哪里是这样想的,好言好语她不听就不能怪别人实话实说了:“狂妄?姐姐可真会说笑,妹妹哪里敢触碰这两个字?若初妹妹再卑微也是王爷娶回来的女子,如今,她被姐姐伤了脸,恐怕王爷或者福晋知道了,不会说妹妹狂妄了。”

  璟婳字字刚劲,说的戈雅撇过头难咽这口气:“你放肆!别说若初这个丫头,就是你,我也没放在眼里!”这个璟婳从进府,她就打听的一清二楚,朝中并无势力,不足为患,这深宅大院里多的是得宠的女子,她钮钴禄璟婳不是第一个自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能不能笑到最后,看的可不是一腔热血,年轻气盛。

  凑近璟婳,戈雅故意含笑声音对她说道:“听说尊父是骁骑副参领钮钴禄恭阿拉,妹妹这么得宠,不知道王爷有没有告诉你,你的好阿玛疏于职守,恐怕不久之后就要调离京师啊?”

  声音虽小,可字字如同重石,敲打着璟婳的心。

  她竟一点消息没有听到?

  阿玛额娘这么瞒她!

  王爷也这般瞒她!

  ……

  脑中只有轰隆隆的声音,碾压了璟婳所有的分寸。

  “怎么?气焰这么快就灭了?你不是挺威风的吗?你不是要拿王爷福晋压我吗?”戈雅看着呆滞一般,眼眶里泪花打转,死命的忍着看她的璟婳,不觉好笑。

  戈雅正洋洋得意,只听身后传来一句颇为不满的声音:“她是管不了你,怕是这王府的人都管不了你了!!!”

玉江山

(ง•̀_•́)ง感谢没有人跟我的名字一样;訫動的那①颏;HV587;杜绝天地;十粒麦子;一抹青墨等宝贝的推荐票票   感谢银烛饮泪的打赏   有你们的支持,玉儿一定会越来越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