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春禧宫谋

第二十四章 物归原主

春禧宫谋 玉江山 3384 2020-05-15 06:53:25

  凝舒苑里此时,温情脉脉。

  璟婳让疏桐熬了金丝燕窝,等到快中午了,想着若初应该补足了精神,才吩咐疏桐给送过去。

  “她怎么样?”疏桐刚刚回来,探了几回身子的璟婳赶紧问道。

  疏桐就知道主子盼着她回话呢,“若初主子看起来有些气色了,本来非要亲自过来谢您的心意,奴婢给劝下了,只是,还是有一点让人心酸。”

  “是担心额头上的伤吗?”疏桐还没说出口,璟婳就猜了出来。

  疏桐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谁说不是呢,女子的容颜怎是小事,若初主子不是个攀权附势的人,也只是一心期盼能够在王府有个小小容身之处。她连王爷的面儿都还没见呢,现在又出了这事,只怕需要些时间调节情绪呢。”

  说着,给璟婳的茶杯里续了水。

  “额头……那天,你不是陪着嘛,伤的深吗?”越是卑心,璟婳还越想帮帮她。

  仔细的回忆了一下,疏桐说道:“嗯……好像是碎片渣子,倒不是很大,不过,有点儿深!”

  “这段时间你多去看看有什么需要的没,我去的多了,若初又要费神,先让她休息休息……”璟婳提点疏桐道。

  “主子,吃饭吧?”香罗一上午都没有进来服侍璟婳,这不,接着传膳的由头算是开了口。

  毕竟璟婳也不是真罚她,给点儿冷脸就算了,“把菜端过来吧……”

  如同大赦一般的香罗瞬间就展露了笑意,连连点头:“嗯嗯!主子不生奴婢的气了吧?”

  佯装生气的下了软塌,撇着嘴说道:“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动不动就生气?”

  香罗就差跪下求罪了,巴巴抹蜜似的,“哎呀,是奴婢嘴拙,主子是谁啊,宅心仁厚,宽容大度,聪慧过人,美丽大方……”

  这一通夸的话总算让她们之间的微微嫌隙随风而去了。

  “你啊,是这王府里我最信任的人,你说,我做的事情你都不支持,我怎能不难过呢?”丫鬟去传菜,疏桐静默不语,璟婳对香罗的语气也开诚布公起来。

  忽的,听到主子把自己抬到了那么高的位置,心有惶恐的感激道:“主子快别这么说,是奴婢目光狭隘,看事情的角度太片面,以后,奴婢一定努力服侍主子,照顾主子,绝不让主子失望!”

  “行了,你明白就好。”

  刚刚心情大好,饭菜也上来了,正打算动筷的时候,忽听门外响起:“王爷吉祥!”

  “我赶的是不是时候啊?没错过饭点吧?”朗声传来,一点点荡开了璟婳的心,撩拨的她心花怒放,娇意滋生。

  站起,迎上,行礼:“王爷吉祥!”

  永琰打进门看见她的时候就伸出了双手,柔情似水的四目相对,几乎都要融化进看不见的温柔里了。

  都说小别胜新婚,果真不假。

  “王爷这会子怎么赶来了?我以为您在姐姐那儿吃了饭呢,做的饭菜可不够丰盛,怕是要委屈王爷了……”略略有些撒娇意味的璟婳也伸手回应王爷。

  手指相握,肌肤相触,两个人的温度都不自觉在上升。

  抚着璟婳的手,王爷宠溺的看着她说道:“我这不是想见你嘛,就直接过来了。只要是和你一起吃饭,什么饭菜都是佳肴,何来委屈?”

  半月多没见王爷了,璟婳真想扑到他怀里,亲亲昵昵告诉他她的思念。可满眼里涌进了王爷憔悴的容颜后,她就泛起了泪花儿,心疼不已,“王爷越来越会哄妾身了!怎么瘦了?是不是都没照顾好自己?”

  璟婳轻轻抬手抚上王爷的脸庞,先前觉着的委屈不满统统都烟消云散了……

  “你又开始操心了,我身边那么多伺候的人,怎么会照顾不好自己呢?倒是你,这眼睛微红的,怕是没少费神吧?”王爷拉着璟婳缓缓走至桌前坐下,语气不是一般的温柔。

  莞尔一笑,璟婳的不语比什么都能说明一切,有王爷这句话就足够了。

  “好了好了,先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先吃饭吧!”璟婳依着王爷的目光说道。

  香罗立在桌边,拿起汤碗,准备给王爷舀汤,被璟婳给停住了,“给我吧,我来!”

  笑意盈盈的香罗点点头退下了。

  简单的饭菜一点都不特别,可两个人都感觉比什么饭都吃得香。

  饭毕,一杯雪顶鲜茶最能解腻清心,温温热热,酸酸甘甜,就像是此刻璟婳的心情。

  该说的还是要说,该做的还是要做。

  “王爷,若初的事您都知道了吧?”璟婳打量着王爷的神情。

  “嗯,去福晋那儿也问了情况,此事是戈雅有错,不过,她怀着身孕,此时,也只能禁足,罚了她半年例银。说来,这事要赏你,倘若不是你,恐怕还会有更严重的后果,只是,说到底,难为了若初。”永琰半歪着身子,推心置腹说道。

  她懂,怎么不懂,身在皇家,最重要的不就是子嗣吗?她只是感慨,公与不公原来不是那么容易取舍的。

  “都是姐妹,妾身怎么白白看她受辱,况且,我也只是想着解决了问题,王爷能少操心!”璟婳轻轻捏着永琰的腿,时不时望望他,这种场景是她喜欢的,烟火气的生活。

  “你能这么想,我很欣慰!为了奖励你,赏你个东西可好?你有什么想要的?”永琰坐正,看着璟婳,眼神深遂。

  璟婳没想到王爷突然要送她东西,“只要是王爷的心意,什么都是好的。”

  “那你闭上眼睛!”越是故弄玄虚,璟婳的这颗心啊越是期待。

  闭上眼睛。

  永琰轻轻掏出礼物,摆到璟婳眼前,充满磁性的声音悠悠席卷了璟婳的心,“睁开眼睛吧!”

  绞着丝绢,璟婳慢慢睁开眼睛。从模糊到清晰,从期待到惊喜,璟婳简直无法相信,惊讶的捂着嘴,她生怕自己会哭出来。

  那是一个她朝思暮想的礼物,是她愧疚里带着几分心酸的礼物,是她这辈子都忘不掉的礼物……

  是那支丢失多年的凤头玉簪,她知道是三年前被贺图为难时不见的,那是外祖母曾给母亲的陪嫁,母亲又把它转给了自己,谁料想会丢失呢,她曾找遍那天去过的所有地方都没发现,还以为,此生会再也见不到了,没想到被王爷捡到了。

  若说不是缘,万千人群里怎么唯独王爷遇见了她,若说不是缘,三年之后怎么兜兜转转她又嫁给王爷,若说不是缘,萍水相逢一面之缘之后王爷怎会精心收起玉簪保留至今?

  “这——这——”璟婳接过玉簪,久违的熟悉感蔓延开来。

  “那天你匆匆离开,我在地上发现了这个摔成两截的玉簪。之后,我找了内务府里的人修缮了好久,才把它弄好,原想着见不到你了留作个念想,谁知道老天眷顾,让我们又遇到了。我这也算【物归原主】了……”永琰看璟婳满脸笑容就知道这礼物她喜欢了。

  “多谢王爷,我找了这玉簪好久好久,这是额娘送给我的第一件礼物,被我弄丢了之后每每想起都觉得难过,没想到被王爷给捡着了。”璟婳爱不释手的看了又看,连那连接处的金丝造型都格外的精致。

  永琰给她戴好,拥着她肩膀,说道:“答应我,以后戴着它,也算是我们缘分的见证。”

  璟婳重重的点了点头,此刻她感到无比的幸福。

  趁着王爷心情不错,璟婳几番挣扎,还是小心翼翼问出了口:“王爷,妾身听说我阿玛犯了错?”

  永琰眸子闪过一丝涟漪,复又平静回她:“朝堂之事我自有安排,你就放心吧!”一句话噎回了璟婳,她就不好再说了,总是还没定下的事情,多的是机会。

  回身走了几步的永琰还是一如既往的笑着看她。

  “嗯……对了,听福晋说,若初现在在你这儿?”

  “我让疏桐收拾了偏殿让她住。一会儿妾身陪您去看看她?”璟婳问道。

  “好。”永琰一字简洁回答。

  璟婳提前让疏桐告诉了彩云。

  彩云喜不自胜的赶紧回去禀告了主子。

  “主子主子,王爷——王爷说待会儿回到咱这儿来看您!”彩云片刻没敢耽误,一路小跑进屋。

  若初正在发呆,听到彩云的话之后愣了一下。真是讽刺,她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丈夫居然还是受伤的时候……

  倒没有预先担心的紧张不安,听璟婳说过王爷待人真诚,性情温和,她只觉得心思凝重。自从进了王府,每隔一段时间,家里都会来信问她侍寝情况,她也如是相告,说的多了,信就少了。人情冷暖这件事,体现的淋漓尽致!

  “主子,您好歹打扮一下啊!咱们可要指着这一次机会翻身呢!”彩云急的不得了,若初却不为所动。

  “他若是喜欢就是喜欢,他若是不喜欢怎么都不会喜欢。况且,我现在这个样子能争得什么?”若初冷笑一声,淡泊说道。

  “欸……”彩云几乎要被主子的性子急死了,算了算了。

  “若初!”话音刚落,璟婳声音响起。

  “姐姐~”她也就对璟婳上心些了。

  璟婳赶紧去执她的手,方觉得比先前确实气色好些了。笑着替她捋平发丝,对她说:“王爷说要看你呢,还这么素静?”

  “姐姐知道我向来如此,不过,要让王爷见我这丑样子了。”璟婳是没见过这般气定的女子,还是比她年龄小的女子,如此看来,或许她经历过的事情太多吧。

  “怎么会。”璟婳出自内心的喜欢若初,之前是可怜她受苦,现在倒有些欣赏了。

  只见璟婳微微抬头,王爷便在香罗的打帘下信步进来。

  “是王爷!”璟婳悄悄提醒若初,免得她失礼。

  “参见王爷,若初祈愿王爷如意吉祥!”若初压根儿就没看清便依依垂首行礼。

  永琰还以为若初年龄小应该是天真烂漫的少女娇羞呢,没想到听到的声音清清淡淡,似是潺潺流水一般让人舒服,心静。

  “起来吧!”不自觉的,永琰也语气轻轻的。

  抬头,相视。

  若初在微笑,永琰却心里怔了一下,好像……

玉江山

欢迎小主们收藏评论转发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