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春禧宫谋

第三十章 谋划在心

春禧宫谋 玉江山 2039 2020-05-17 21:08:12

  噗通一声,香罗沉沉的跪了下去,她只顾着让主子有脸面了,竟然没有考虑到这方面,一时间,羞愧不已,跪地不住的磕头认错,“奴婢万死……”

  “起来吧,别动不动就万死的,有多少条命都不够了。你是我的陪嫁丫头,我自然是知道你的忠心的,只是,王府不是咱们钮祜禄府,需要注意的规矩忌讳也多些,你倒是细心,只是经验不多罢了,以后多想着点儿就好了。”璟婳语重心长的看着香罗,丝毫没有因为此事而斥责她,反而更多的是安慰。

  “多谢主子,奴婢谨记在心!以后凡事必定勤思善虑,不负主子信任。”香罗眼眶微涩,既有酸楚亦有感动。

  “奴婢原想着让您可以风光出彩,竟没有思虑周全。还好,主子谨慎,往后的日子里可得小心处事。”香罗有感而发。

  “既然是家宴,我又初来不久,不争风头不抢荣华便是最安全的。”璟婳低语与若初呢喃。

  “姐姐温厚纯良,乃是王爷之福。”若初好似一幅浅浅淡淡模样,一点没有所谓的争风吃醋,这——全然没有一个妾室该有的——心思。

  越是如此,璟婳越对若初好奇,她一定是个有故事的女子。

  “那今日就穿疏桐挑选的衣服吧。”璟婳语气微动,疏桐却怔了几秒。香罗离她最近,胳膊捅了捅她,暗声道:“还不快去准备?”

  “是~主子……”疏桐得了香罗的提示后,赶紧起身去拿衣服。

  “你也起来吧!”璟婳开口的时候,地上只有香罗垂首跪着,谢了恩之后,起身立在璟婳旁边,眼神都有着紧张。

  “妹妹,你觉得我应该挑个什么配饰呢?”璟婳端端坐在铜镜旁,左右照了照发型还有耳朵上的耳洞间距,看着面前的首饰问道。

  “衣服既然如此素净,不如用个明亮色彩的金玉簪提升气色。也算是各有千秋,点睛之处。”若初轻拨奁盒,挑了一个五彩勾金翠步摇,随着清风拂过,步摇款款摇曳,衬得人雍容典雅,既不会过分张扬亦不会平淡无味,戴在璟婳头上一瞬间就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还是春主子慧眼独到,这个步摇真真是让我们主子美极了!”疏桐禁不住赞美到佩服。

  “那可不,她可是个无价宝……”璟婳心里高兴,嘴上表心,说出了心里的话。

  “姐姐又说笑呢,金钗再好,不过是戴在了对的人头上才会有价值。这只有姐姐才衬得上呢。”

  “我竟没发现妹妹这么伶牙俐齿的……”璟婳撇着头,故意笑盈盈的看她。

  最后,王爷修好缠丝玉簪也被璟婳戴在了头上,她从王爷手里接到玉簪的时候就笃定每天都会戴上它,既要纪念他们的缘分天定,也是守护王爷的一番情意。

  说说笑笑之间,都已收拾停当。

  软轿早早停到了苑邸门口,只等两位新宠主子。

  此时,昀致苑里处处小心,人人自危,犹如惊弓之鸟,连苑邸里的。因为他们的主子戈雅气头正盛,一身怨气无处宣泄。

  所有的下人大气不敢出一口,都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唯恐一个不小心触怒了戈雅。如今这位侧福晋脾气可是不大好,加之母家权重更是不可一世,盛传私下欺负婳福晋和春主子都能平安无事,王爷可是注重这一胎。于是,大家对她更是又怕又敬了,一时禁足又怎样,只要胎象安稳,谁能动她分毫?

  莲荷昨日不小心弄洒了水,致使路面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戈雅也就是轻轻滑了一下,非说她图谋不轨,让她在这冰天雪地里穿着素衣跪了一宿,脸色煞白的莲荷甚至觉得自己要熬不过一夜,可算是等到天亮,戈雅才松口,打发她做些粗使之事。

  而牙齿都打哆嗦的莲荷想要起来时,才发现已经动不了了,两个膝盖已经都没了知觉。被好心的姐妹们扶回去之后,根本来不及用棉被捂热一下,就被吩咐说去取安胎药。

  人啊,就是这样,雪中送炭难,落井下石易,本不是她的活也要去做,这就是她们的宿命。

  简单的换了身干净衣服,莲荷就一瘸一拐的去了药房。

  路上,莲荷不敢有一刻的耽误,踩着积雪,吱吱呀呀的缩着身子往前走。

  “这不是莲荷姑娘吗?怎么今天是你取药啊?”说话的是赵启,因在家排行第三,被唤三爷,负责府里的采购事务。这差事虽不是权力之处,可他还有一个身份就在王府里吃香了——侧福晋惠苒贴身丫鬟锦儿的表哥。

  如今惠苒为分福晋之忧代理了府中的部分事务,再加之一向都是王爷身边的宠妾,可谓是风头正劲。

  主子得宠,连丫鬟都有了荣华。因此,府中下人多多少少都会看在锦儿的面子上给赵启几分面子。

  莲荷本就头疼的厉害,精神恍惚。赵启走至她跟前了,都看的模模糊糊的,仅剩的理智驱使她哆嗦回道:“回三爷,铃歌有事,我便过来取药了……”

  赵启仔细的瞅了莲荷几眼,听到莲荷颤弱弱的回话就知道她不对劲了,“怎么?又挨骂了?”

  “莲荷怎敢有委屈,这药是主子按时喝的安胎药,万不敢耽搁太久,还是先回去了。”莲荷说完要走,赵启拦了一下,看她手腕冻的发紫,递上自己的暖袖,“知道你胆小,也别太难为自己,天冷路滑,带上这个吧!”

  莲荷岂会接收,忙不迭推阻:“多谢三爷好意,莲荷必定铭记,只是,这府中人多嘴杂,怕污了您的名声就不好了。莲荷先走了~~”

  微雪飘零,走在路上咯吱咯吱的响,越发衬的整颗心都簌簌的冷寒。莲荷低着头,不住的对自己说:“再坚持一下就好了,再坚持一天……”

  赵启之所以对莲荷如此,也是看她年纪像极了自己的妹妹,家寒的女子从来都是这么辛苦的,更不要说是杀人不用刀的王府。

  这一幕恰恰被赶去昀致苑的茗蕊无意瞧见,她悄然地看在眼里,记在了心里……

玉江山

喜欢《春禧宫谋》的亲亲要收藏评论转发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