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春禧宫谋

第三十四章 各显千秋

春禧宫谋 玉江山 2017 2020-05-21 08:30:00

  璟婳从王爷的眼睛里感受到了安定,有他在一定都可以放心的安全感。

  这些日子她都快担心死了,每天做梦都会惊醒,然后,暗暗垂泪。

  自戈雅放出狂言整治阿玛,璟婳就没有放心过,她让香罗回去打听情况,只知道阿玛一时领军出错,被哈丰弹劾,即刻以军法处置压了大牢。可阿玛只让人捎信儿说清者自清,如此保全自己为重,让她不要掺合进来。

  而面对王爷,她只问了一次,王爷便说给他些时日,璟婳就不敢再问了,也无需再问了。王爷的话,她信。

  今天是家家团聚的日子,王爷让瑚筝悄悄告诉她这事儿,可不就是真的把她放心上了嘛。

  所以,这感动来的就更浓烈了。

  一曲《万庆同乐》奏闭,绵宁朗行而起,十三岁,正是意气风发的少年郎,面如冠玉、眉清目秀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感叹年轻真好。

  走至永琰面前,利落行礼,双手抱拳,容色清明,朗声传来:“绵宁给阿玛额娘拜年!祝阿玛额娘万事顺意,福寿双全!希望在新的一年之中,儿臣能够学的更多的才能,为阿玛分忧解虑!”

  虽然绵宁只有十三岁,又是眼前唯一的皇子,且是实际意义上的嫡长子,但他平日里也算是勤勤恳恳,不管是读书还是骑射都实属上乘,连万岁爷都夸奖他是后辈之秀,赏赐了黄马褂和花翎,可想而知,皇上多么看中他。

  永琰从小就知道身为皇家男儿,没有哪个人是可以将争权夺利置之度外的,他受过太多苦,到了绵宁,他希望绵宁能多存一些善信,因此,教习先生都是花了心思的。

  和朗娟一样,看着绵宁懂事的样子,算是心有安慰。

  点了点头,永琰高兴的拍了拍手,“好!阿玛就盼着你成才的那一天,好做阿玛的左膀右臂!”

  三位公主:十四岁的三公主瑾玥,十一岁的四公主瑾媗,九岁的五公主瑾钰齐齐而立,柔声细语甜道:“瑾媗(瑾玥)(瑾钰)给阿玛拜年!祝阿玛寿福庚宁,心想事成!”

  瑾媗是嫡女,自有一派贵淑底气,说话都比另两位音高。瑾玥年龄最大,和母亲的乐美善言不同的是端庄典雅的很,颇有永琰身上的稳重意味,也因此,永琰最是满意瑾玥的性格。瑾钰大概是因着母亲的缘故,总是轻声轻语,娇小可爱,有一种小家碧玉的玲珑气韵。

  看着三个女儿,永琰打心眼儿里欢喜。连声音都不自觉柔和温暖起来,“快起来吧!这时间过的真快,一眨眼,你们都长这么大了,连钰儿都九岁了。看来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阿玛,您正值盛年,莫说女儿们还小,就是我们都嫁人了,您还是最有凌志的王者之风呢!”瑾媗眉头一抬,丝毫不胆怯的弯弯笑眼甜说道。

  朗娟大概是没料到女儿这么恃宠而骄,微微有些难色,怕永琰说她教女不善,不懂娴静。众人脸上百色尽显,自有想看她出丑传为笑谈的人。哪知永琰听了之后,灿然大笑,“哈哈哈哈……”

  登时,朗娟喉头紧缩,几欲站起。

  “好一个伶牙俐齿,嘴甜的媗儿!你可真是女儿娇态,男儿脾性!阿玛可都说不过你喽……”永琰被媗儿的一番“谄媚”说的欢喜不已,连如意厅里的灯光都因为此事,越发明媚了呢。

  至此,朗娟舒缓着心口,暗暗大呼万幸。第一次觉得不能再娇惯媗儿了!军机大臣惠龄早前拜访她的时候就说王爷继承大统那是众望所归的时候。也就是说媗儿必是嫡女,现在还这般玩劣,可要怎么承担以后安抚朝臣部落的大任!

  思绪一旦触及,朗娟就惶惶起来,这几年,她发现自己总是有意无意想的很多,不由自主的为以后担忧。这样的直接后果就是总是脑仁隐隐作痛,就如现在,一想起媗儿,她就又开始疼了……

  抚额几秒,面色已有些许微白,绣檀因为时常观察着主子,发现有点不对劲,便低头担心道:“主子,可是头又疼了?要不要奴婢跟王爷说一声扶您回去歇息?”

  朗娟是个顾大局的女人,就是疼昏在此,她也不会撇下一堆人走开,连连摇头,牙关有点微微发抖,颤道:“不要!今日本就是难得的团圆之夜,明日便是除夕,王爷还要进宫侍奉,怎么因我而扫兴。我没事,让兰心给我拿颗药丸就行。”

  绣檀也知大局为重,纵有千言也只好遵命,悄悄嘱咐了兰心回去取药。

  丝竹声声跃起,如意厅里满堂浓浓年味儿,大家都三三两两簇头谈笑,只见门口忽然响起急呼。

  “奴婢昀致苑铃歌,请求参见王爷一面!”铃歌神色慌张急切,一双手哆嗦不已,不停的向门口的侍卫和丫鬟祈求。

  听到有聒噪声,离门比较近巡视的四宝怕惊扰了主子们的雅兴,也转身来到了门外。

  “怎么了?大呼小叫的,不知道主子们都在呢?”夜下黑,四宝吼了几句之后才看见廊下跪着的铃歌。

  “四宝公公,求求您让我见见王爷吧……”铃歌急的都哭腔了,眼睛微红充血。

  说起铃歌,四宝一早就看不惯,仗势欺人,为人又太护犊自私,和她家主子真是一家。语气自然不好,“原来是铃歌姑娘啊!这可不是我不帮忙啊,您也知道,王爷吩咐这些日子不得见昀致苑所有人!我哪儿敢违背命令啊,属实是对不住了……”

  听到此处,铃歌更是不住磕头,磕的头皮都破了还磕,苦苦哀求说道:“铃歌知道为难公公了,可是,求公公告诉王爷一声,我们——我们主子——”她边哭边说,哭到哽咽话都说不利索了。

  “我们主子的身孕怕是保不住了……”

  ……

  “这……”四宝心口一惊,头皮一紧,事情总有轻重缓急,纵使王爷吩咐不想看到昀致苑的人,此时,也顾不得了。

  匆匆吩咐铃歌在此等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