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春禧宫谋

第四十七章 冷眼旁观

春禧宫谋 玉江山 2195 2020-06-03 04:03:07

  “臣妾并未细问,个中是由均是宗人府直接禀报福晋那儿。”璟婳一向不喜欢谈论是非,各种流言也终究是流言,她不屑于跟风。与她而言,不结怨亦是准则。

  “要说这锦儿,一向是本分老实的人呐,怎的已经畏罪自杀了?”四宝似有意无意的啧叹一声,眼里流转着真假难辨的意思,抬手帮永琰递了杯茶。

  永琰自是知道其中深意,只是,眼下他只能糊涂一点。

  “王爷,那……”璟婳私下也曾和香罗她们说过有所怀疑,可是,毕竟她不是福晋,无权深了细查,不能越了规矩。如今,王爷回来了就不一样了,在她这里,有冤她一定挺到底。

  永琰手一摆,制止了璟婳刚刚开的口,“这事儿你听福晋的话就行,不必过于自责。至于闻香苑,也让她清静清静,好好思索一下。你也早点休息吧!”

  永琰微舒倦容,旋即抬手扶起了璟婳。两人四目相望,暗暗滋生的默契渐渐融合。他既不说,那她便不问。

  之后,王爷便由着璟婳服侍换了身舒适常服出去了。

  “主子,怎么也不留留王爷?”香罗待王爷前脚走出凝舒苑之后,小声失落问道。

  璟婳只淡淡说了句:“这岂是争宠的时候?”

  凝舒苑里欢喜不已,一派岁月静好,鹣鲽情深的景象。

  可世人皆知越是平静背后越会有风雨交加。这话放到红墙黄瓦王府宅院里更是如此。

  锦儿死在大牢里的第二天,消息就传到了惠苒那里。求了千次万次,王爷福晋都避而不见给回绝了,她原想着王爷可能为了给戈雅一个哑嘴的理由,让锦儿瘦点皮肉之苦,等到查无实证之后就会放她一条生路,没成想,竟然死了?

  后来,王爷临时去了山西赈灾,福晋更是借口身子不适打发了她。每每想到这些,她就心里堵的发闷,正月里明明是万家喜乐的日子,偏偏因为这档子事情,闹的王府人心惶惶。

  “素香。”手脚越发冰凉,惠苒唤了下素香,想让她加点炭火。

  门外伺候的素香搓着手赶紧进来,回了声:“主子。”

  “这天儿有些冷的彻骨,再添些炭火吧。”她懒懒蹙眉,只瞧的素香一脸的为难之色,欲言又止的。

  “怎么了?”惠苒看她样子略有所思。

  素香唯唯诺诺应道:“主子,咱们的炭火已经用完了,奴婢求了李管家,他推脱说今年合府都削减了用度,好一顿说辞才给了一些灰炭。白天奴婢不敢燃太多,怕呛了满院子都是烟灰。”从她几欲要哭的红红眼眶中,惠苒便猜到了素香肯定受了不少白眼。

  “这帮狗仗人势的腌臢东西,都是一群养不熟的白眼儿狼!”斐然实在憋不住了,气的手都有些哆嗦,她瞧着主子脸色难看的厉害,也不敢再说下去。

  “行了,我知道了,下去吧……”惠苒虚弱的说了一句,整个心底都凉的厉害。好像是在心里的某一处破了个口子,丝丝缕缕的扯进凉风,吹的人打哆嗦,眼底泛酸。

  “主子,要不奴婢再给您拿双被子吧?”斐然看主子不语,转身替主子委屈的直掉眼泪。

  萧萧瑟瑟,都是各自的心境所示。

  门外脚步缓缓的一群人在这萧索枯寂冬日里很是显眼。

  原来是戈雅。

  “主子,换个暖炉吧,好一些。”铃歌道。

  戈雅也快小产月余了,久待在苑邸不是卧床就是听戏,十分的无趣。这不,今天说什么都要出来透透气,铃歌可是不敢放松片刻,时不时问一句冷暖。

  得巧,一小丫鬟正要倒碳灰,贴墙走的时候被戈雅瞥见了。

  白玉葱指轻轻一点,铃歌即刻会意。招手呼道:“什么人?没看见侧福晋在这儿吗?连个安都不请,是皮紧了吧?”

  铃歌一向得势又跋扈,说话丝毫不留什么情面。两个小丫鬟平日里都是挨吵打骂的份儿,胆子小的厉害。铃歌这边一吓,立马哆哆嗦嗦腿一软就跪下了,说话都不囫囵了:“姑姑——饶命!奴婢们是闻香苑打杂的丫鬟。奴婢们罪该万死,实在是没有看见侧福晋。恭请侧福晋如意吉祥!”

  俩丫鬟说着说着恨不得跪着伏在地面上道。

  “这大白天的,你们这灰头土脸的,也不嫌脏了院子!”铃歌掩着鼻子厌弃道。

  “奴婢们知错了,求侧福晋恕罪!”小丫鬟们哪里敢有半句委屈,纵使已经累的骨头发疼,还是要为主子们的矫情儿受屈。

  “嗬,这闻香苑都穷成这幅德行了?”嗤笑的冷声一句,戈雅早就瞧见了碳灰颜色,那般碎催的东西连她那儿的丫鬟都不用呢,可想而知,惠苒过的日子有多寒酸了。

  “看来,咱们这位侧福晋的日子有些难过了。”铃歌也得意地说道,与她而言,别的主子越是艰苦她心里越是欢喜。

  “谁让她害我孩儿,要不是王爷护她,她还能苟延残喘到现在?别说受点儿苦,就是赔了命,也难消我心头之恨!”戈雅凌厉啐道,眼睛里噌起来的怒火生生燃了起来。

  “主子,别伤心难过了,恶有恶报!”铃歌紧着用手舒展主子的心口,一声一声的劝道。

  “还不快滚!”

  两个小丫鬟吓得颤栗不停,脸色青一块白一块,唯恐戈雅福晋一个不高兴拿她们当了气筒。正因如此,对于铃歌的怒骂像是得了特赦令似的,一溜烟的退远了。

  待丫鬟离去之后,铃歌悄声儿对戈雅说道:“主子,莫敢真的动气,您这身子可还没好利索呢?”

  戈雅微微露出一抹苦涩,“嗯。这次,全是她刘佳惠苒倒霉!”

  毕竟心里发虚,戈雅实属不敢真的在王爷面前大闹。如今,看惠苒这光景儿,也不失为一举两得。

  “奴婢就说这惠福晋比不上您的尊贵,托赖王爷念旧,让您喊个姐姐,见个面儿还要行礼。这下,她的左膀右臂一砍,正如断了臂膀的鸟儿,且得消停儿呢……”铃歌像是扬眉吐气了一样,说话都带风。

  “就是有一点儿,没能让锦儿认了罪,要不然主子您就解决了一大忧。”顿了一下,铃歌稍有可惜意思说道。

  戈雅倒是十分认同,“不过,把事情推给了福晋也挺好,一举两得!”

  “嗯,就是让那钮祜禄璟婳捡了便宜!”铃歌实在是生气。

  “不过,很快她就能和惠苒作伴尝尝冷宫的滋味儿了!”戈雅看了眼儿凋零的闻香苑,对比了下梅花抽枝的凝舒苑,嘴角就扯开了不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