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春禧宫谋

第四十五章 暗流涌动

春禧宫谋 玉江山 2066 2020-06-01 17:33:21

  永璘回去之后,天还尚早。

  永琰心里复又想起那钻心的人儿,已经好久没有体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了,永琰只觉心头跳的厉害,颇有少年儿郎时的动心。

  于是,嘱咐四宝陪着去瞧瞧凝舒苑的主儿。

  冬日里风还紧的很。

  四宝传了一顶软轿,又给永琰备了暖手炉。

  “爷,您坐稳。”四宝在轿外轻轻禀道,手里的拂尘轻轻扫了一下轿夫,便稳稳走了起来。

  只消一会儿,就到了凝舒苑。

  外头的灯还大亮,苑里的八角灯也燃的正亮,永琰没让小福子通传,自个儿轻脚儿就进去了。

  以往永琰不管去哪儿,都是四宝先通传,结结实实跪倒一片,偏偏是璟婳这里,回回到这儿,永琰都似讨趣儿一般,非要自己瞧瞧璟婳看见他讶异又惊喜的模样。

  这女人,他吃的透透的。

  提脚进去的时候,璟婳还未卸去妆饰,手里端着香罗特制的梨花酪,缕缕热气升腾,每闻一下好像都满足得很,微微啜了一口,顿觉全身都暖融融的。

  “你这有好吃的,也不唤我?~~”永琰一句似嗔似怨的话,让喝梨花酪的璟婳差点儿没呛住。

  “王爷!”璟婳看到王爷悄么声儿进来,可谓是眼睛放光,欣喜若狂了。

  这边还没行礼,永琰就伸出了手。

  璟婳亲亲近近的小女人姿态般的奔进永琰怀里,相看不厌,四目相对。

  而后,才依依不舍的执手相坐。

  “王爷,你怎么来了?不是明日要去山西吗?”璟婳抬眸望永琰,晶晶亮亮的都是星辰。

  永琰心有所动,忍不住覆上璟婳的手,“正是明日要去山西,一经数日,本王是怕思念成疾啊。”

  “……”

  璟婳捂嘴浅笑,眼神还不忘瞥他一眼,真真是一副小女子的娇媚:“王爷也不怕别人笑话……”

  永琰看她脸色绯红,心里就高兴,“这有什么?本王疼惜自己的女人,关他人什么事!”

  璟婳绞着帕子,羞说道:“行行行,你都是对的~~”

  逗归逗,可一想王爷要去好多天,心里也一阵担心:“王爷去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

  这要不是情况严峻,她还真想陪着永琰过去,只是,国事为重,璟婳不敢造次。

  永琰被她的反应暖道,反倒安慰她:“这个是自然的,身边那么多官员奴才,不会有什么事的,倒是你,刚进府没多久让你辅佐福晋做事,也是不易的。不过,你进府时日较浅,凡是可多向福晋学习,切记,照顾好自己必是首要的。”永琰说的稳稳重重,璟婳只觉心里有了底。

  这段时间本来就被惠苒和戈雅的时候搅的头疼,永琰此时的关心就好像是一粒定心丸,让她有了依附。

  “还是王爷想的周到,婳儿就怕自己做不好了。”璟婳说这就是肺腑之言了。

  永琰按了按她的手,给她一个温暖而坚定的眼神,“有我在,你只管往前走……”

  璟婳微微颔首,心里慢慢的感动。

  她现在真的很容易被感动,有时候一句话都能感动的稀里哗啦!

  永琰看出了她的紧张,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宠溺道:“等我回来,陪你看雪、聊天,做你想做的事情,可好?”

  璟婳重重的点了点头,有这样一个爱她入微,为她所思所想的良人,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看到璟婳心情好些了之后,永琰天未亮就直接从宁祥殿奔出了王府。

  有时候,事情就是那么巧合。

  这边永琰刚踏出王府没多久,璟婳就收到福晋派人递过来的消息:锦儿死了。

  ……

  璟婳还没起床,也是惊的一身冷汗,“这么突然?”

  香罗神秘兮兮的小声儿道:“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呢,福晋只是通知了这么一声儿,自己倒是做主了处理了所有相关事情,这哪里把您放眼里了?”

  看出香罗的不悦,璟婳提醒她一句:“咱们总归是辅佐,王爷也说一切听从福晋,如今她既不愿让我们多管,我倒也落个清静。刚进府就树起敌对,往后还怎么过?”

  这么一听主子分析,香罗也说道:“主子说得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万一这里面有什么猫腻儿,咱们还少沾惹了呢!不过,主子,奴婢总是觉得这事情或许是个契机,对于您在王府立威的契机。”一想起这突如其来的“畏罪”,香罗就忍不住打个冷噤儿,还是掌权要紧。

  看璟婳不说话,香罗以为她听进去了,复又问:“主子,那咱接下来要怎么做?”香罗问道。

  正好,疏桐进来挑灯。

  璟婳有心试她一试,便唤她一声:“疏桐,锦儿事情你可听说了?”

  疏桐错愕一下,极快就反应过来,道:“朗慧苑来报的时候,奴婢也在旁边,多少听了一耳。”

  “你觉得怎么做合适?”璟婳追问。

  只见疏桐不疾不徐道:“奴婢愚笨,主子心中定是自有打算了。若是说的不对,主子可不要笑话奴婢。”

  璟婳看她说话滴水不漏的,点了点头,示意她往下说。

  “福晋有心不让主子知道太多,自是有她的打算,不管对还是错,她还是一府主位,主子都不宜正面交锋。另外,惠福晋虽陷入囹圄,到底是根基不浅,也不便直接撕破脸。”

  香罗听的头大,絮叨一句:“这个也不能得罪,那个也不能较劲儿,合着,咱们主子是摆设啊!”

  疏桐被噎,面儿却未有不悦,还是那般平静。

  “你接着往下说!”璟婳却听进了心,没理会香罗,继续看向疏桐。

  只见疏桐沉沉一语:“奴婢觉得不如静观其变,等待王爷处置……”

  ……

  香罗撇一撇嘴,她可是不认同疏桐的话,王爷既然给了主子权利,何不趁机在王爷面前表现一把,但这话她不敢说,主子不爱听。

  璟婳陷入思绪,王爷特意嘱她要听从福晋,向朗慧苑学习,恐怕也不是随口一说吧。疏桐有一句话说的没错,在这个王府里,不弄清利害关系,现在她谁也不能得罪……

  璟婳裹了裹衣角,看着跳动的灯火,脑中忽然就来了那么一句:人死如灯灭……

  

玉江山

特别感谢:许多年以后不会再见、废太子每天的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