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电子竞技 一枕江山醉潇然

第107章 言寡意深

一枕江山醉潇然 半折情 2332 2019-04-13 20:08:03

  铃声一响,唐莲立马奔出教室,想到她八九节没课,于是和裴珊珊迈着曲调步伐,归回宿舍的路上。

  唐莲:“珊珊,你说潇然这次出国也太突然了吧,也不和我们提前打个招呼。”

  不仅是难舍,更重要的是散伙饭都没有吃到!!

  关键是李潇然以前真的是没有一点出国的意向,整天围着的只有游戏,她除了六级比她先过,真的是完全看不出哪里比她勤快了。

  不过命好就是这样了,轻轻松松出国浪,今天朋友圈全是她像慈禧一样被扶上劳斯莱斯的图片刷屏,更更更没想到,李潇然竟然是个隐藏富二代。不,都不知道富几代了。

  早知道当初应该使劲抱大腿了!!

  一想到那些化妆品竟然是传说中的李泰然赠送的,唐莲便是幸福到想冒泡。

  唐莲沉醉在自己的幻想世界中,裴珊珊没有搭理她,只是挽着她的胳臂,尽量不让她撞到路人。毕竟本来脑子就已经长偏了,走路再偏撞到行人就被人送精神病院了。

  沈江帆在楼下等了许久,问了无数的路人,奈何那些人都一问摇头三不知,看到到她们两个并肩一起,忙走上前去,问道:“唐莲师妹,潇然在不在宿舍?”

  唐莲和裴珊珊互相对视了一眼,裴珊珊对于沈江帆还有印象,不过知道她们两个怎么认识的,而且还扯上了李潇然,突然感觉这里只有她是外人。唐莲觉得他不像在说谎,道:“沈师兄,潇然出国留学了。”

  这个消息她也是今天中午才知道的,班长在通知群上发这条消息的时候,真的是完全一片懵逼,然后水群瞬间便炸出了一群资深潜水员,谁也不知道李潇然出国留学这件事。

  还有几个跑来问她们这些舍友的,但是真的很抱歉,她们也并不比他们早一刻知道。

  “出国?”沈江帆愁眉紧皱,问道:“她是什么时候出国的?”为什么不告知他一声?

  唐莲:“今天中午就有人来接她走了,我们也是刚刚知道这个消息的。”

  这么仓促?沈江帆问道:“那你有她的联系方式吗?我有一些话想要对她说。”

  他有很多话还来不及对她坦承……

  唐莲从口袋掏出手机,通讯录中翻到李潇然那一页,展示到沈江帆面前,“喏,这个。”

  他自己没有潇然的电话号码吗?竟然还问她?

  沈江帆看着那串熟悉的电话号码,道:“不是这个电话号码,这个电话号码打不通。”

  他拨了十多次,都是提示关机。

  这样的吗?唐莲挠挠头,道:“沈师兄,我只有她的这个号码了。”唐莲也很是无奈,安慰道:“也许她现在手机没电,要不沈师兄你过段时间再试一下能不能打通吧。”

  她现在也只能这样安慰了。

  沈师兄比他们惨多了,李潇然突然离开,人家未来女朋友都没有了。

  沈江帆:“你知道潇然为什么会出国吗?”他以前从来没有听到她有出国的意向。

  而且上次寒假还说好一起打入国际赛,他不相信她会这么突然的离开。

  唐莲看了看周围,欲说还休,沈江帆见她的表情,把她带到车上,问道:“是不是不能说?”

  唐莲看着他,解释道:“沈师兄我也是猜的,潇然应该有不得已的苦衷,她可能有严重的心里障碍,所以她哥哥带她出国治疗了。”唐莲说着,又怕他生气,连忙道:“沈师兄你别生气,这真的只是我的猜测,真的只是猜测,真的只是胡思乱想。”

  任凭哪个男朋友听到别人说自己看上的人有精神病,都会不高兴吧。

  唐莲看着他皱眉,却没有指责她的意思,连忙摆出证据:“沈师兄你看到网上那些评论了吗?”

  沈江帆点点头,虽然都没有直接指明是李潇然,但是都是矛头都是指向李潇然这边。就算他曾举报一些作者,可是隔断时间便又会有一些人冒头涌出来,发表着同样的文章内容。

  显然这事是早有预谋的。

  “可能潇然她受不了网上的舆论,然后昨天深夜有人看见一个女人的身影站在教学楼天台上徘徊,而且昨天晚上潇然整个人也失踪了,我们打电话给她也不接。”唐莲说着,忍不住哭起来。

  而且今天中午学校紧急组织开展心理辅导课程,这就让更多人想入非非,根本没办法不相信。

  沈江帆心悬胆颤,抓着唐莲的肩膀,问道:“她有没有出事?”

  唐莲被他眼角的红血丝吓了一跳,呆呆没有反应,只感觉到沈师兄不住的抖着她的肩膀,沈江帆看着她不说话,心中更是焦虑,问道:“你说话,她是不是出事了?”

  “没、没有。”唐莲声音颤抖:“有、有人今天见到她了,他哥哥今天来学校接她出国了。”

  沈江帆闻言放开她,缓了一口气,理智慢慢恢复,道:“抱歉,刚才我太紧张了。”

  她怎么这么傻,怎么能够想到这个方法来结束一切?她宁愿抛开一切也不愿意相信他吗?

  被松开的唐莲拍拍胸脯,道:“没事没事。”

  她也理解沈师兄刚才的失常。唐莲说着,便打开车门下车。

  裴珊珊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动静,见惊慌失措下来,忙上前扶着她,问道:“怎么了?”

  沈师兄看着一表人才,风度翩翩,难道欺负唐莲了?

  唐莲挥挥手,道:“没事没事。”就是吓到了。

  “你们两个是不是李潇然的舍友?”

  唐莲、裴珊珊看着指向她们方向的舍管阿姨,不知所为何事,不过还是如实应道:“是是是。”

  那个女舍管点点头,还好她经常巡逻宿舍对她们有点印象,于是指着她们道:“你们两个带这两位女士去宿舍,她们要搬走李潇然的东西。”

  唐莲和裴珊珊这时才注意到舍管后面站着两位衣着整洁的女士,她们每人手上拉着一个行李箱,后面更是一辆搬运车。

  用得着这么隆重吗?李潇然的东西也没多少,一个后备箱就能够搞定的事情。

  真是有钱就是任性。

  沈江帆闻言,从车上走下来,向那两位女士问道:“你好,我是李潇然的朋友,我想问一下她去了哪里?”

  那个偏高一点的女士看着他,冷冰冰答道:“抱歉,我们无可奉告。”

  李总下令,任是谁都不能透露,这也是保护李小姐的一种方式,一旦泄露了李总的怒气谁也担不起。

  沈江帆稍为落寞,在唐莲刚返回宿舍那刻叫住她,悄悄问道:“可以帮我捎封信给李潇然吗?夹在她的书本里就可以了。”

  唐莲会意,悄声回道:“师兄你快点,待会我下来拿。”这两个女人,说不定十来分钟就能把宿舍搬空了。

  沈江帆十分感谢的看着她,立马奔回车内撕下一张白纸,可是提起笔的那一刻,他却发现自己言寡意深……,千思万绪都不过化为简单一句话而已。

  等我去找你。——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