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青啤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2208 2019-03-16 16:43:03

  段沂刚从宿舍出来,打算回公寓住着,顺便到垃圾街打包点饭菜。

  他晚饭还没吃。

  结果就看见颜绒虎着脸将羊肉串塞进男孩子的嘴里。

  再然后,就不由自主的喊了名字。

  颜绒转过头来看见段沂,马上收了脸,转而变成一脸的淡然:“你怎么在这儿?”

  “带点吃的。”段沂瞥向她身边的男的,打量,“段沂。”

  “林森。”林森抓抓头发,又拉了把颜绒绑着的马尾,“你什么时候回去?”

  “跟你有关系么?”颜绒右边的不耐烦起来,甩开他拉着自己的辫子的手,“别动手动脚。”

  “再给我表演一下翻墙技能呗。”林森懒洋洋的勾着唇,“百年难遇。”

  “滚。”

  林森倒是真的走了,只是走之前还不忘吹声口哨,打了个响指,这才悠哉悠哉的离开。

  颜绒越发觉得烦躁。

  “高中同学?”

  颜绒没回复,手里还拿着刚刚买的一份烤冷面,只是没了吃的想法,顺手投进了垃圾桶里。

  “段沂,你到底为什么一直这么有耐心的对我啊。”她抬着头看他,眼睛扑闪扑闪的,蓄着泪水。

  段沂一愣,想到刚刚走开的林森,当下有了判断,随即扬起嘴角:“吃烧烤去?”

  其实她是没什么胃口了的,一个林森,就能将她所有的好胃口全部都破坏,可是,好像直接拒绝段沂,又不算是一件好事。

  两个人随意的点了几串,段沂又要了瓶青啤,两人一人一个小杯子,一一斟满。

  段沂是记得林森这么一号人物的,当时跟颜绒关系好的不要不要的,有次偶然遇见他们三个人结伴出校园。

  当时林森说了句什么来着。

  哦,酒吧去不去。

  结果就换来颜绒的一顿暴打。

  即便时隔快五年,段沂还是将这个片段记得清清楚楚,老干部式的颜绒一板一眼的教训林森,她身边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子,短发,很干净,一边推着林森,一边安抚颜绒。

  然后段沂,就面无表情的经过了他们,上了自家司机的车。

  颜绒看着面前的杯子,笑眯眯的端起,一口饮尽,又连着喝了几杯,再度伸手又去探那瓶啤酒。

  却被段沂伸手捞走了。

  “女孩子,晚上还是少喝酒。”

  颜绒眯着眼看他,心里乱糟糟的,说出的话也是浑浑噩噩:“我发现我们最近见面的频率超级高。”

  食堂,吃饭,宠物医院,公寓,吃饭,超市,还有垃圾街。

  好像,一日里除了睡觉,差不多时间就都在一起了。

  “我发誓我没有尾随。”段沂竖起三个小指头放在耳朵一侧,眼睛直直的看着她,“真的。”

  “你要是尾随,我就让你未遂。”颜绒双手抱拳站起身来往前倾,转而又做了个抹脖的动作,“感受到我的杀意了吗。”

  “感受到了感受到了。”段沂将她扶回位置上,“你可坐好吧。”

  “段沂,我发现你现在不一样。”

  “怎么说?”

  颜绒皱皱眉,刚刚接受到林森这么个刺激还没完全缓过来,说话也没点分寸,啧啧两声:“你现在超级宠。”

  “你是不是对谁都很宠啊。”

  “也是,你好像很温文尔雅的样子。”

  说罢,颜绒又站起身来,这次干脆直接走到段沂面前,俯下身,仔仔细细的瞧着他,左看看右看看,又伸出手去捏了把他的脸,拉成宽宽的一片,松手,啪叽一下弹回去。

  咯吱咯吱笑。

  段沂:……

  别告诉他,颜绒不会传说中的一杯倒吧?就那么几口啤酒,直接发酒疯了?

  段沂还在完全怔愣的状态,颜绒倒是收了刚才嘻嘻哈哈的样子,扶着桌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捞起四五串里脊肉,一把塞进嘴里,撕拉一下咬下一嘴肉。

  “人嘛,就是要大口吃肉。”

  颜绒看着手里剩下的五根签签,嘿嘿嘿几声,满嘴的肉让她说话有些不清晰,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咔吱咔吱,像只小松鼠。

  “啊!”

  好吧,是土拨鼠。

  段沂颇有些伤神的看着眼前这个满嘴肉朝天嘶吼的女神,默默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嗷呜——”

  四周的的人纷纷看向这边,这个点来垃圾街的人大多都是大学生,其中不乏H大的学生。

  段沂丢下一百块钱,来不及给摊主,直接将颜绒搀扶着离开。

  当然了,伴随着她的“嗷呜——唔~~啊啊啊~哎一古——”的伴奏。

  好不容易将颜绒拖上了车,扣上了安全带,段沂这才找出手机打电话给吴梦瑶。

  结果刚好过了宿舍门禁。

  吴梦瑶听说颜绒被关在门外,现在正跟着段沂在一起,整个人精神抖擞不少,一边连连抱歉说麻烦了麻烦了,一遍又不动声色的表示,实在是不能把这个人运进寝室了,实在不行,随便找个垃圾堆丢了吧,大不了冻死她。

  段沂:……

  他看了眼副驾的颜绒,暗暗发笑,你都是找了堆什么样的室友啊。

  最后还是带回了公寓。

  将颜绒放在床上的时候,布偶正努力的撅着屁股想往床上爬。

  段沂将它拨上床去,又帮着颜绒盖好了被子,这才满头大汗的进浴室洗澡。

  好吧,晚上应该是不用在跑步了,运动量足够了足够了。

  出浴室门的时候,颜绒正趴在床上和布偶四目相对,讨论人生。

  “布偶,你好丑。”

  “ru?”

  “布偶,你长大了要是不英俊,我就把你做狗肉罐头。”

  “wua?”

  “布偶,你现在要是夸我一句漂亮,我们就可以睡觉了。”

  布偶撇开头。

  “布偶你就是个渣男!渣男!”

  段沂:……

  以前顾岱岳跟自己说女孩子喝醉酒了才是真正的大开眼界,对付一个酒鬼就跟对付整个世界一样。

  那是段沂怎么回答来着,哦,这都是你顾岱岳自己做的孽。

  现在看来,好像真的是对付全世界。

  可是,这真的是他的世界啊。

  颜绒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布偶是个渣男,对她这黄花大闺女糟蹋了也不负责,段沂听不下去,也不好打断,去了厨房,找了些蜂蜜水,安慰着她喝下去。

  大抵是甜滋滋的味道让颜绒感受到了人性的光辉,终于停下了逼逼叨叨的嘴,咕噜咕噜的喝了两口,还不忘停下来,交代布偶别走,广告之后更精彩。

  段沂:……

  果然是个宝藏女孩。

  第二天颜绒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胸口闷闷地,有什么重物压着,透不上气来。

  她哼哼了几声,像蚊子叫似的,又挠了挠胸口,毛绒绒的,扎着她的下巴。

  “啊!!!”

  段沂轻微的翻了个身。

  “卧槽!”

  段沂皱了皱眉,又动了动身。

微观经济学

对了对了,前面替换了一些东西,主要是颜绒主动提出不想恋爱,段沂也知道了。   然后之后会提到颜绒不想恋爱的原因,前面还顺便捉了个虫,删删减减加加了一些,不看也没事。   还有一更,补昨天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