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冰糖雪梨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050 2019-03-16 16:43:58

  颜绒一屁股吓得直接坐到了枕头上,揉了揉眼睛,看清楚了委委屈屈坐在被子上的家伙,直摸胸口。

  吓死。

  “怎么了。”段沂敲门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床上的布偶和枕头上的颜绒,两小只都是委委屈屈的样子,

  颜绒抬头去看段沂。

  很休闲的白T,下面还是一条运动长裤,头发也是乱糟糟的,仔细一看他的脸,还有淡淡的黑眼圈,眼皮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要睁不睁的样子。

  “我昨天——”

  颜绒不太能回忆起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按理说,照这个形势来看,准确的说,自己是不知不觉到了段沂的公寓,但是没被段沂睡了,当然也没睡段沂,反倒是一只只能算是小奶狗把自己——

  睡了?!

  还是只母狗!

  哇靠,直接睡在胸口啊!

  你这只狗是不是有点点色?

  颜绒拉了拉自己的衣领子,白白的脸蛋上露出一点点的粉,显然是有些害羞,她还一本正经的将自己的手指当梳子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结果打结梳不下来。

  她讪讪的抽了手,任由头发打结。

  “昨天本来想把你送回寝室的,但过了门禁,吴梦瑶就托我照顾你下。”段沂揉了把脸,勉强打起了些精神,“布偶一定要跟你睡,我也没有办法。”

  “哦哦,好。”颜绒眼珠子滴流滴流的转,看着四周,昨天参观房子,没好意思参观人家卧室,谁能想到结果晚上直接就睡进了人家的卧室,躺着人家的床。

  真是越想越羞耻。

  颜绒拉了拉被子颇有些不好意思的彻底红了脸,支支吾吾:“那个,我昨天没做什么事情吧?”

  如果你的土拨鼠尖叫不算事情的话,如果回到公寓硬说布偶渣男不算事情得话,如果三点多了还拉着他的手说要好好跟他讲讲F中的鬼故事不算事情的话,应该是没什么事情了。

  段沂摇头,只字没提昨天发生的事,交代了几句洗漱用品都已经准备好了,差不多她起床就能直接洗洗刷刷然后吃早饭了。

  早饭也已经点好了外卖。

  段沂实在是有点困,没精力做早餐了。

  等颜绒一脸清爽的坐在餐桌前,跟布偶甜甜的道了声早安,然后一脸笑意接过段沂送过来的早餐,终于满脸笑意撑不住了。

  “昨天晚上,没给你添麻烦吗?”

  她是很真诚的,同时也是小心翼翼的,当然了,也是害怕的。

  段沂正在剥茶叶蛋的手一顿,接着又继续开始剥茶叶蛋,几乎是面无表情,直到将整个茶叶蛋剥完了,才回答。

  “很可爱。”

  颜绒:……

  说实话,这个回答一点都没让她整个人淡定下来。

  “我——”

  抬头就瞥见了墙上的时钟。

  九点半。

  “今天礼拜几来着?”

  段沂本想把剥好的茶叶蛋递给她,想了想还是丢进了自己的碗里。

  来日方长。

  “周四。”

  “卧槽!”

  意识到自己说了脏话的颜绒来不及对他表示歉意,像个无头苍蝇似的满地找手机,碎碎念着完了完了完了,几乎欲哭无泪。

  段沂淡定的擦擦嘴:“想帮你请假的。”

  “不行啊!”颜绒抓了把头发,“这门课老师不让请假的,不行不行我得回去,说不定还能赶上点名。”

  颜绒早上八点半是有两节课的,老师是一个蛮德高望重的老师,也是一个迂腐到几乎认为女孩子是不应该穿着吊带衫晃,更别说请假。

  用那个老师的话说就是,除非医院绑着你,除非是双腿残疾,除非是植物人,就算是植物人,也要亲自将假条送到她手里,才能勉强算是事出有因。

  “叫了代课了。”段沂看她一眼,“早上打电话给吴梦瑶了,顺便帮你找了个代课。”

  颜绒当场愣住。

  嘴巴里的碎碎念也立马识趣的停止了,然后一脸笑意的转过头来,看着段沂,咬着唇勾起嘴角:“真哒?”

  段沂撇开眼,没好意思继续看颜绒翘起的嘴角,生怕自己受不住。

  万一告诉她昨天晚上几杯啤酒引发的惨案,或许马上就会发生另一桩土拨鼠惨案。

  得知自己已经差不多福大命大逃过一劫的颜绒,立马又恢复了正常,坐回餐桌前,开始一本正经的评价桌上的食物,顺便很认真很认真的感谢段沂,然后狗腿的表示,只要段沂以后有所需求,就绝对两肋插刀在所不辞。

  段沂谢谢她没说出为兄弟三个字。

  他把特意为她点的冰糖雪梨水递到她手边,嘱咐她喝完。

  等吃完早餐,颜绒主动提出要出去溜溜布偶的想法。

  外面艳阳高照,树梢已经有些晒得蔫蔫的,段沂没让她出去,拿了狗玩具给她,交代了几句,因为还有课程要上,拜托颜绒好生照顾,就匆匆忙忙走了。

  公寓里没了人,布偶歪着头看坐在沙发上发呆的颜绒,耳朵垂了一角,表情有些可爱。

  显然,坐在沙发上的颜绒没时间欣赏这么可爱的布偶。

  她正在试图回忆昨天几杯啤酒过后的风流韵事。

  对于自己上车被段沂运回公寓这件事,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的印象,对于被布偶强睡了这件事,颜绒是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算了,这都不是什么大事。

  关键颜绒想不起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了。

  昨天自己有没有发酒疯?有没有……

  做些不该做的事?

  身边的手机嗯嗯嗯开始震动。

  颜绒抓起从床和床头柜夹缝里捡起的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这才幽幽的接起:“歪?”

  “哟呵,一晚上这就直接变成小女人了?”吴梦瑶充满调戏的语调响起,身边闹哄哄的,应该是刚刚下课。

  “说什么呢。”

  “还歪?”吴梦瑶学着她的语气,绕了几绕,然后长长的拖出一个尾音,“歪——”

  “你以前可都是接起电话就问,哪位?”吴梦瑶有学着她果断利落的样子说了遍,“果然恋爱使人进步,睡觉使人成长啊。”

  颜绒:……

  神经病。

  “有屁快说有话快放。”

  吴梦瑶:……

  瞧把这姑娘急得。

  “你还是上微博看下吧,搜索一下垃圾街不名女子,或许有新鲜发现。”

  颜绒:……

  她为什么要搜索这么无聊的关键词?

  “或者搜一下垃圾街土拨鼠,你会打开世界大门。”

  颜绒:“不说我就挂了。”

  吴梦瑶:“快去搜下。”

  然后挂了。

  先于颜绒。

  吴梦瑶单方面宣布,挂电话这各项目,自己完胜颜绒。

  颜绒上了微博,搜了关键词,点开视频。

  没看到五秒,自己抢先关了视频。

  整个室内,仿佛还能听见那声类似土拨鼠似的尖叫。

  至少,布偶已经被这声尖叫吓得钻到狗窝里缩着了。

  她颤抖着双手,点进评论。

  “哇,这女的也太猛了。”

  “我居然感觉到了洪荒之力?”

  “粉了粉了,这是位隐藏的高音姐姐。”

  “欸,这是不是我们学校的啊。”

  颜绒又颤抖着手点进这个评论。

  “没错!终于找到这个评论了!”

  “H大的颜绒!经管系的!”

  “卖资料了啊,QQ五块钱,微信10块钱,手机号20,要所有的信息包括身份证号的只要99,99块大甩卖了啊!”

  这条甩卖评论,是吴梦瑶这混蛋。

  颜绒闭眼,仰着头缓了好一会儿,这才勉强继续往下看。

  然后就看见有人指路她的微博。

  怪不得刚刚上微博的时候,感觉好像自己的粉丝又多了一点……

  最近她是什么命啊。

  @绒绒宝贝啊:我可以考虑出道吗?以有一手绝技出道。

  配图是土拨鼠尖叫。

  发微博还没到五分钟,就有差不多十多条评论了。

  颜绒没看评论,这是她对自己最大的宽恕。

  不能再看评论了,不然她这老脸,可能真的没地儿放了。

  细细想来,自己现在有多丢脸,就说明昨天段沂看到自己那一面的时候就有多震惊。

  震惊!

  啊!!!!

  颜绒麻溜的收拾好自己,将布偶揣进纸袋子里,交代她乖乖的别出声,又抓了两把狗粮塞进袋子里,将布偶窝里的毛毯一掀,盖在它身上,急匆匆的出了门,砰一声,又忙不迭的掏出从置物柜上拿的一次性口罩,飞一般的冲出小区。

  她连拿了一次性口罩都不敢跟段沂说,只写了张纸条说明了下,然后再次致以三万分的敬意,表示自己真的很感谢他,也狠佩服他。

  没想到段沂也是个狼人。

  寝室三个人正在围着手机各自发着评论,连昨天还叽叽歪歪嚷着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惨遭分手的李婷婷,现在都是一脸的笑意,洋溢着本不该属于她的欢乐。

  颜绒:……

  “哟,回来啦。”吴梦瑶蹿过来,拉着她上上下下打量,还不忘指挥她转个圈儿,好好欣赏一番。

  “原来土拨鼠本人长这样。”

  颜绒:“……”

  卖室友了,免费的那种。

  将布偶放出来,就接到了来自段沂的电话。

  问她中午想吃什么。

  颜绒拒绝了,说是带着布偶回了寝室,晚上会继续送过去,然后利索的挂了电话。

  她现在,真的想哭。

  拿什么去面对段沂啊。

  手机嗯嗯震动了一下。

  段沂发了微信消息过来。

  一:真的,不笑你。

  颜绒:……

微观经济学

呜呜呜,本来就这么几个小宝贝,怎么还掉收藏啊……真的是枯了枯了   前面好多章节换成了颜文字,我觉得超可爱的,红袖添香是可以看到的~我试了下好像QQ阅读看不全,哈哈哈哈哈,笑一下。   然后黑椒牛里脊开始的章节就是文字了,你们猜,这些好吃的是什么用途嘞。   可以关注我的微博:微观经济学呐   里面有布偶的原型照片,超爱的超爱的。   走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