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柠檬味雪碧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267 2019-03-18 20:20:47

  颜绒很喜欢观察别人。

  有时候在人群拥挤的电梯里,看每个低头玩手机的女孩子的发型衣着,判断她们心情以及品味;有时候在人来人往的下课路上,看叼着早餐跑进教室一头乱发的人,看手里攥着餐巾纸找垃圾桶的人,来辨别他们的性格怎样;有时候是在等外卖的时候,看穿着各种各样睡衣的人来来往往,看他们手里拎着的饭菜长相,看他们脸上是不是有欣喜,辨别这盒饭是否好吃。

  全都是无聊的事。

  两个人最后还是随便吃了一些应付,急匆匆的继续去发传单了。

  等到晚上结束的时候,颜绒盯着微信余额里多出来的二百四,觉得甚是欣慰。

  “很累吧。”段沂将颜绒的包递给她,又递给她一瓶柠檬味雪碧,“本来还想问问你要不要去做家教。”

  颜绒轻声道了谢,拧开咕嘟咕嘟灌了几口,这才问:“家教?”

  “有个小孩子想要语文家教,你不是语文不错么。”

  颜绒已经差不多快两年没有碰过语文了,最多的也就是偶尔忽然心血来潮去看看那些青春文学,好吧,其实就是小说,要说诗词歌赋,恐怕是一个都沾不上边了。

  “我不太有经验了吧。”她有些犹豫,但是显然,家教的工作要比发传单来的轻松多了。

  段沂挑挑眉让她思考。

  传单负责人恰巧经过:“表现不错。”

  “开玩笑——”段沂拍拍他的肩,“吃饭去?”

  “还要给你爸打个电话,报备一下。”负责人看了眼颜绒,没再多说,拍拍他的肩走了。

  他爸?

  她没好意思问,只能把话题再扯到之前话题:“那就去吧。”

  “好。”

  两个人挑了家日料店,点了菜,吃了不少寿司下肚,这才觉得稍微缓过来。

  “我高中的时候超喜欢吃寿司的,东校门右转就有一条商业街,有家不正宗寿司,做的超好吃。”

  段沂对学校周围的东西没什么印象,那时候除了待在学校,就是出了校门被接回家,面对冰冷冷的屋子,开始做题。

  数不清的题。

  “现在还开这么吗?”

  颜绒摇头:“不知道哎,下次有机会带着你去吃。”

  她呀了一声:“你是不是很久没有去F市了?”

  段沂没回答,撑着手看她:“你高中好像不止一次上台?”

  颜绒抿抿嘴,搅着碗里的大酱汤,站了一天的腿有些隐隐的酸胀,空荡荡的肚子被塞了好些寿司,叽里咕噜的反抗声也消失了。

  一切都刚刚好。

  “我上台,也没什么好事。”

  高中,颜绒总是跟林森陈雾混在一起,说是铁三角也不为过。

  唯一不同的是,颜绒那个时候并没有按照一般剧情走向,跟陈雾争夺一个林森。

  她纯粹就是跟在林森后面当小弟。

  她翻墙是跟林森学的,打架是跟林森学的,爱看书是跟陈雾学的,想考一个好大学,也是陈雾告诉她的。

  只是,这个徒弟,明显比这两个师傅更机灵,没几次,颜绒就能自由的上下墙,出去跑了几趟,就没人会觉得颜绒是个好欺负的主。

  就连读书,看看言情都能写出一手的好文笔,加上自己天生的数学思维好脑袋,成为理科生,考上大学,对她来说,几乎就是毫不费力的结果。

  那时候,学校周边总是不乏小混混,更有甚者,保护费还是定期收的,有段时间,颜绒每天都跟在林森后面去找小混混,抢他们的保护费,然后一脸无辜的将钱交给教导主任,说是一不小心捡的。

  也不知道教导主任看到一堆堆的零钱的时候,怎么想的。

  后来,颜绒又去打架了,一不小心破了相,眼角挂了彩,嘴角破了皮,恰逢教导主任检查校服,一看她眼角那白纱布,逼问怎么回事儿,她才交代。

  即便挂了彩,教导主任还是爱她的,仍旧让她上台讲讲数学怎么办。

  她简直欲哭无泪。

  于是大家,又看见当年那个一脸无所谓的跟他们讲看言情和文笔好的关系的女孩子,再次登台,痞痞的捏着话筒,欲哭无泪。

  “你们好,我又来了。”颜绒呼出一口气,“今天要讲讲怎么学数学啊。”

  “这个有点麻烦。”

  台下笑声一片。

  “首先要有一颗聪慧的脑袋。”她挠了挠纱布,有些痒,“就算是带了伤的脑袋,也要确保他是一颗好脑袋。”

  “然后就是拜拜菩萨拜拜祖宗。”

  “说不定就冒青烟了呢。”

  底下的议论声越发响了。

  她看着下面闹哄哄的人群,越发觉得有些头昏脑胀,掏了掏耳朵:“还有就是记记笔记听听课,错题集很重要的。”

  “最后你还需要一个数学好的小伙伴,类似我这样的。”

  “差不多啦。”

  她身子微微前倾,觉得更加晕乎乎,直起身子强撑着往下走,终于还是在回到控制室的时候,扶着墙动弹不得。

  脑震荡。

  那时候也不过就是随意的贴了个纱布等着痊愈,没想到最后脑震荡了。

  躺在病床上愉快的跟陈雾玩比手指游戏的时候,林森一脸鄙视,仿佛看着弱鸡,盯着她包着纱布的脑袋笑的没心没肺:“说实在的,也得亏了你没在司令台晕了,不然你就是第一个演讲把自己讲晕了的人。”

  颜绒白他一眼,还不忘跟陈雾撒娇:“你看他你看他,啊呜我们不要跟他好了好不好?做我的女朋友,我罩着你,他的技术我都学到了的。”

  陈雾戳戳她的腮帮子,笑话她小孩子气,连带着林森都说她不要脸,抢人都抢到他头上来了。

  那时候,好像真的一点都不赖。

  还有一次,教导主任让她谈一谈读书的意义。

  其实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讨教导主任的欢心了,连带着搅和了两次,还这么不死心的让她一直上台一直上台,怎么不去找找年级第一啊。

  哦,记起来了,年级第一就是段沂。

  “我记起来了。”颜绒啪嗒一声丢下勺子,“你当时就是那个否认N连的年级第一是吧!”

  段沂:……

  这都是什么回忆。

  怎么会忽然就想起了自己。

  段沂自然也是被教导主任拖着上去演讲的受害者之一,只是第一次演讲的时候,这个第一名就表现出了一种极大的抗拒。

  比颜绒抗拒的还厉害。

  由于段沂的表情实在是不好惹,教导主任还特别仁慈的开办了一场传说中别开生面,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仅此一次再无第二次的——

  访谈会。

  简单点,就是教导主任问,段沂答。

  淡蓝的校服,微微翘起的衣领,配上寸头,标准的学生模样。

  他之所以参加这种单纯的没事找事的活动的原因,只有一个——

  教导主任答应他,好好配合,他就可以养长一点头发,不剪寸头。

  于是,段沂就来了。

  教导主任:“平常是不是经常在家学习?”

  段沂:“没有。”

  教导主任:“你有什么特别的学习习惯吗?”

  段沂:“不听语文老师上课算吗?”

  教导主任:……

  “那你有什么建议给同学们吗?”

  段沂:“没有。”

  教导主任:“能说点有利于大家的吗?”

  在场的都感受到了教导主任的怒意。

  段沂点头:“解散吧。”

  教导主任:……

  “怪不得,这么一想我就知道为什么大肚子主任为什么老找我了。”颜绒抿了口汤,“相比你,我简直就是小仙女啊。”

  你不一直都是么。

  段沂侧开脸,颜绒也吃得差不多,叫唤着让她请,一溜烟儿就跑去买单。

  如果高中就有机会能够跟她认识,侵入到她的生活中去,怕是笑容都会多很多吧。

  颜绒捂着钱包一脸心痛的回了寝室,万万没想到,自己忙活了一天,最后还倒贴了不少……

  歇了一晚上,还没等自己补够前几天早起晚睡缺少的觉,一大早就接到段沂的电话,要她换身轻便的运动装下楼。

  那一刻,颜绒强烈的感受到了想给他表演一个三楼自由落体的心。

  但是,她还是动作麻溜的以五分钟打仗的速度换了衣服洗漱完毕冲下了楼。

  段沂圈着手,穿着上次看见的那套灰色运动服,站在凉嗖嗖的秋风中。

  “怎么了啊?”

  她喘着粗气,眼睛却是一眼不落的观察者面前的男人,默默地给他评了一百分。

  真是帅。

  段沂领着她去了操场,站在压腿器前动作利索的抬腿,器材发出哃的一声闷响,转而归于沉寂。

  目光落到她身上。

  颜绒这才算是真的明白过来了,段沂这人就是一大早把自己拉来进行军训啊,压腿?压完腿下一步不就是跑步跳远了?

  才不要!

  “那个,你,痛不痛啊。”她腆着笑看他,“要不要休息一下?”

  段沂:……

  “你试一下,不痛的。”

  她皱眉,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摆摆手试图拒绝。

  “你体质太差了。”

  颜绒:……

  “之后还要爬山,这点体力根本上不了山的。”

  颜绒:“所以现在是临时抱佛脚吗?”

  “你还有健康体质监测,马上要来了。”段沂凉凉的回她。

  颜绒:……

  虽然颜绒的确打架翻墙不在话下,但那也是高三之前的事了,现在最多也就坚持了一个翻墙,体力大不如前,大二下的体测,还是她求了好久的爸爸才换回来一张免测证明,这次——

  “那个,以后我们每天都来跑步吧。”她憨憨一笑,“我觉得找个人跑步锻炼身体也很不错呢。”

  段沂看看压腿器,偏了偏头。

  颜绒乖巧的放上自己的一条腿。

  其实她柔韧性还不错,压腿对她没什么压力。

  “好了,我们绕着外圈跑,先跑五圈,休息一会儿,再跑十圈。”

  颜绒:……

  好像自己几年前脑震荡来着,哎哟——

  “我好像脑震荡复发了,我能歇着吗?”

微观经济学

绒绒:脑震荡复发了,头疼。   段爷:不知道,不可能,我没有。   问了编辑改名这件事,编编说让我继续用着,想到更好的再说……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