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菠萝蜜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142 2019-03-19 21:37:49

  段沂恍然大悟,睁大眼睛喔了一声:“这么可怜呀。”

  颜绒发誓,她在他眼睛里看到了不相信以及我看你还能耍什么花样的意思。

  这都不重要。

  她哼哼两声,有些难过,很是认命的掏出手机,看了眼七点半这个时间,然后大义凌然的跟这段沂奔跑起来。

  天知道她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听段沂的话!

  做人嘛,一旦无聊起来,比如像现在跑步这么无聊的时刻,就很容易发散思维。

  颜绒一边想着自己到底是怎么会这么听段沂的话,一边又好奇自己到底是怎么忽然跟段沂变成每天都要见面的关系了呢?

  不过还没等她好好梳理出原由来,段沂已经从她后面追上来,拉了把她的头发,笑得不怀好意:“你这是不是有点慢啊,我都已经比你多跑一圈了。”

  颜绒没兴致跟他瞎逼逼,只觉得自己双腿像灌了铅一样难以自拔,连带着看八点的太阳都觉得有些刺眼。

  虽然的确刺眼。

  不过好在十月份的太阳还没那么热情似火,不像七.八月份,烫的让人恨不得直接抱着冰箱走。

  脑子里又过了一堆毫无营养的东西之后,颜绒终于颤巍巍的跑完了——

  三圈。

  极限了。

  于是她自然的停下,迎着秋风,感慨人生得意须尽欢。莫把金尊空对月。

  下一句是啥来着,算了不重要。

  还没等颜绒歇够,后面就响起了有力的节奏声。

  哦,我猜,是段沂呢。

  她认命般的继续跑了两步,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一个转身,拦住来人。

  段沂:……

  “我跑不动了。”她很是坦然的眨着水灵灵的眼睛,额头上全是汗,脸蛋儿也红彤彤的,说话的时候还会小声的喘气。

  “我想过了,双十一才体测,我觉得我还能在挣扎一下。”

  段沂:……

  没想到短短几秒钟时间,连带着后路都想好了。

  颜绒见段沂拧着眉头一声不吭,脸上也毫无运动过的痕迹,甚至气儿都不大喘几口,越发觉得挫败,想着想着,就觉得委屈。

  “我不跑了。”她干脆就近在跑道边坐下来,哼哧哼哧的控诉,“我跑步本来就不快,也不是这么一天两天能解决的,佛脚也不是那么好抱的,倒不如直接找个代跑的——”

  话还没说完,眼前就出现了一条被灰色运动裤包着的腿。

  “干嘛?”颜绒抬头,又看看他的脸,哼哼。。

  “给你抱大腿啊。”段沂伸手戳了戳她的脑门,“你行不行了?”

  被戳了脑门的颜绒:……

  我靠,我靠,我靠靠?

  段沂戳她脑门?

  抱个屁大腿!她感受到了自己人格遭到了侮辱!

  颜绒一个挺身站起来,哼哧哼哧的跳起来弹了他脑门一下:“谁让你戳我脑门的!”

  像个气呼呼的小狮子。

  从小到大,要么是他爸爸要么是她的一众表哥才会这样对她,就连高中关系好的林森,都没有这个资格!他他他!

  段沂看看自己的手指,又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微微发怔,但这个怔愣只持续了不到两秒,就立刻被他一本正经的唬回去了。

  “颜绒你可以啊!你自己跑不动了还打我!”

  颜绒:……

  她动手了吗?是她先动手的吗?是她吗?

  “段沂你血口喷人!”

  “颜绒你现在就开始耍赖了是吧?你看看我脑袋?!”

  颜绒听着火气又蹭蹭蹭上来了,亏得她一直觉得段沂是一个蛮好玩的,至少是一个很绅士的,虽然莫名其妙的有些粘人,但是至少不是这么不辨是非的人,如今一看,也不过如此尔尔罢了!

  段沂见她睁着眼睛就想把他吃了的样子,眼疾手快的仗着身高优势,啪一下拍了她脑袋,飞快的一溜烟儿跑了。

  颜绒一口气顺不上来,脑子就容易短路,竟也哼哧哼哧的不停地追着他跑了两个圈儿。

  整整两个圈儿啊!

  反应过来之后,颜绒心里怎一个愁字了得。

  段沂倒是淡定的擦了把汗,追上她让她好生待着,他再跑两圈,就不罚她半路耍赖了。

  耍个屁!她明明都把一开始要求的五圈全跑完了!

  等段沂颤悠悠的跑完,拿着毛巾擦着额头的汗一脸舒爽的走过来的时候,颜绒心里还是没滋没味儿的。

  “去吃饭?早饭还没吃呢吧。”

  这不是废话吗!

  经段沂这么一提醒,原本还没感觉到饿意的肚子叽里咕噜的响起来,带着特有的节奏,在这个略微尴尬的场景里显得越发的尴尬。

  尴尬。

  段沂轻笑一声,没多说什么,只是伸手推了她脑瓜子一下,笑哈哈的往前走了。

  颜绒:“。。。”

  果然,欺负这种事情,一旦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然后会有许许多多次。

  欺负一时爽,一直欺负一直爽。

  等坐在小吃店里喝着咸豆浆沾着油条的时候,颜绒还是恍恍惚惚的。

  毕竟被欺负了去,只吃这么一点便宜的,实在是有些不划算!

  可来来回回看了好多眼,也没觉得这小吃店能有多贵的东西,最后还是愤愤然的多点了一份牛肉粉丝汤。

  好歹鲜嘛。

  喔,她还让阿姨多加了一份牛肉片进去。

  吃饱喝足打着饱隔儿出门的时候,觉得劳动得来的食物真的不是一般的好吃。

  段沂眯着眼看颜绒一脸的幸福相,都不好意思戳穿她只跑了五圈的事实,勾勾嘴角:“早饭好吃不?”

  “好吃。”

  “还来吃吗?这家店可是只有早上有这么多种类啊。”

  这话说的也没错,这就是家早餐店,午餐晚餐开着也就纯粹浪费时间。

  颜绒点头点的跟小狗似的。

  “明天我叫你。”

  颜绒:“。。。”

  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自动配上明星大侦探的调调)

  “我明天想休息一下。”颜绒眨眨眼,又抓了把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笑得一脸淡然:“别老做这么刺激性运动嘛。”

  跑步本跑:你告诉我我到底刺激在哪里?

  “那我们做点有意义的。”段沂勾唇笑,“今天傍晚宿舍楼下见。”

  他这么一笑,颜绒就觉得浑身不对劲,连应声都不敢,只能飞快的说了再见就往宿舍跑。

  最后还是在傍晚的时候被段沂的一通电话催促,麻溜的收拾了一套长衣长裤,背了个小包,打着哈欠站在楼下精神萎靡。

  段沂:“。。。”

  怎么不管是早上还是傍晚,她永远都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

  睡不醒本人颜绒懒洋洋的看了眼精神抖擞的段沂,觉得更困了。

  段沂背了个包,穿的一身休闲,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哎哎哎了几声,这才勉强把颜绒的魂唤回来。

  “先去吃个晚饭?”

  她其实不太饿。

  “那我们先上去,到时候在吃。”段沂看了眼还尚挂在天上的太阳,满意的笑出了声。

  等颜绒打着哈欠被段沂带到了山底下,眼睁睁的看着他停好了车,关上了车门,还不忘走到她这一侧绅士的开门,示意她下车。

  颜绒:“。。。”

  妈妈,我有点害pia。

  只可惜,段沂还是坚持自我的宣布:“我们先爬上去,明天看日出。”

  “?”

  “活动要求的。”段沂凑近了些,“不是说好了要让我拿第一?”

  拿!

  原本困顿的无法自拔的颜绒立马像是被打了鸡血一样,战斗力十足,边揉眼睛边不忘拍段沂的肩膀宽慰他。

  “你放心,女朋友给不了你,第一名一定是你的。”

  段沂:。。。

  其实还是希望女朋友的。

  颜绒哼哧哼哧哼哧的跟在段沂身后,身上唯一的负重也就是傍晚带出来的那个小包和一套衣服,除此之外连吃的都没带。

  还没等她懊悔的肝肠寸断的时候,段沂就非常大款的表示,没事,哥有钱,想吃啥我们都去上面买。

  于是靠着这么一个信念,颜绒哼哧哼哧又往上爬了两百米。

  太高了。

  “这山也就六百多米。”段沂扭过头来看她,“很快就到了。”

  到不了了。

  今天真的是她运动极限了。

  颜绒抹了把自己脸上的汗,又开始思考着怎么耍赖多坐一会儿。

  恰在这时,爸爸的救命电话打来了。

  颜绒嘿嘿嘿的晃晃手机表示自己要接电话,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心无旁骛。

  段沂:。。。

  这以后可要怎么办。

  颜爸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看颜绒今天的步数居然已经超了两万,远远甩了他一大截,心里不平衡,过来问候一下。

  问候过了,也就挂了。

  颜绒:“。。。”

  于是她又不怕死的举着手机假装爸爸正在跟她打电话,举了整整十分钟。

  直到嘴里再也胡编不出什么话来,才悻悻的收了手机,还不忘故作娇羞的表示:“我爸就是屁话多。”

  才说了两句就挂电话的颜爸:。。。

  段沂没拆穿她,只抠了节路边的芦苇抓在手里,但笑不语。

  “你笑什么呀。”颜绒哼哼,搓了搓自己的手臂,太阳沉下去了,天色马上就要变得黑漆漆。

  段沂摇头:“没什么,就是你打电话的时候说了三次吃饭了没罢了。”

  颜绒:“。。。”

  他从包里掏出一盒熟透了的菠萝蜜,递上去:“先吃点,我们快点爬,天就要黑了。”

  颜绒白他一眼,嘟囔着算他还有点良心,捏了个菠萝蜜塞进嘴里,甜津津的,吐了里面的小核,又开始埋头往前冲。

  爬到山顶的时候,颜绒只想说:我信了你的邪,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糟老头子段沂:。。。

  

微观经济学

段沂:运动使我快乐。   颜绒:运动使你失去我。   微观:运动让我一脸姨母笑。   看段爷在线崩人设啊!看段爷高冷人设不保啊!五毛钱看一眼啦!大甩卖啊大甩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