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椒盐九吐鱼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063 2019-03-22 21:59:31

  喜欢吗?

  当然喜欢啊。

  那麻绳做的吊绳,刷了漆的木板架,岁月痕迹的条纹,隐隐约约被人抓出的小小的毛边,都在说着这架秋千万般时光。

  颜绒几乎是爱不释手。

  太阳开始一点一点的探出脑袋。

  很多人坐上秋千的时候,可以清晰地感觉到秋千晃动带来的刺激,面朝着断崖,又增加了不少视觉刺激。

  “我可以晃秋千吗?”颜绒偏过头,微微眯起的眼里载满了星星,因为迫不及待而暗暗摩挲的双手,无一不在说着她的好奇。

  段沂摇头:“工作人员还没上班呢。”

  这架秋千算是景点的特色之一,坐秋千的人数不胜数,大多数都是为了感受在断崖上晃秋千的刺激,鲜少有人是来这儿看日出坐秋千的,所以这个时间点根本没有工作人员。

  段沂当初预定的时候,就承诺过,绝对不会晃秋千。

  “那我们待会儿来晃。”颜绒笑眯眯的,又拨弄了下秋千,“那我可以坐上去吗?”

  “这是可以的。”段沂扶住秋千,“帮你拍照?”

  “好呀。”颜绒偏头,“谢谢啦。”

  当太阳探出头,东方的天空被染红,衣服浓墨重彩的泼墨图自然产生,绿色的叶子上泛着一点点红光,暗红色,还带着一丝黑夜的凉。

  段沂蹲着站着甚至微微俯下身贴着地面拍了好几张,这才挑了两三张发到她那儿去。

  “你看看,是不是还不错?”

  颜绒打开手机,就看见段沂发来的一系列早晨日光图,图中的她,侧着脸,笑意掩盖不住。

  很漂亮。

  “你拍照技术不错。”

  当然不错了。

  段沂摸摸自己手机的屏幕,浅浅一笑,你不知道我练习了多久。

  等到工作人员赶过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升起,十月的天气,风吹在身上有些凉意,配合着略微清淡了不少的太阳,倒是难得的舒适。

  工作人员替她绑好完全带,就开始晃秋千了。

  迎着光甩出去的时候,嘴角处的小梨涡再也藏不住,她咯吱咯吱笑出来,双手紧紧缠住手边的麻绳,脚丫子收缩,发梢晃动,偶尔发出一两声轻呼。

  段沂没忍住,又掏出手机拍照。

  就当是练手了吧。

  以后就可以给她拍更好看的照片了。

  等颜绒恋恋不舍下了秋千的时候,就看见段沂一脸满足的笑。

  “你要不要也去玩?”颜绒将不小心吃进嘴里的头发拨出来,“可好玩了。”

  “要是想玩就继续玩。”段沂将手机揣回兜里,“反正时间多的是。”

  “可是后面——”颜绒瞥了眼围观人群,还是不大好意思,“算啦,我们走吧。”

  等两个人回了帐篷那儿,李子正在一脸不满的训斥男朋友拆帐篷不够迅速。

  “……”

  颜绒默默地开始自己拆帐篷。

  等两人收拾完毕,李子他们也刚刚整理好,抱着收拾好的帐篷,雄赳赳气昂昂的从他们两个面前走过,还不忘用气音哼了颜绒一声。

  颜绒:……

  她到底是招谁惹谁了,有这么个忠实粉丝一直跟自己作对。

  还了帐篷,段沂提出两人去烧烤。

  “这里还有烧烤?”

  颜绒是真没来过这儿,一次都没有。

  你说按照他们寝室的尿性,谁会来这儿自讨苦吃体验生活折磨自己啊。

  段沂轻轻地嗯了声。

  景区为了增加客流量招揽生意,做了不少的娱乐措施,比如蹦床,攀岩,跳伞,赛马,自然还有最最基本的烧烤。

  清澈见底的湖边,一片奶白色的干净的沙滩,一架简单的烧烤架,炊烟袅袅,香气袭人。

  光是想想这个场景,颜绒就有些鼻血四溢。

  (你这鼻血也太容易出了吧。)

  由于两个人没拿新鲜的菜,只能将就着花了高价买了从山底运上来的菜,花了颜绒好几个大洋,她默默地盘算了自己大概要吃多久的土,愤愤的坚定了自己势必要把这些食材全塞进肚子里的决心。

  段沂见她控制不住的一脸肉痛的模样,抿着唇勾起嘴角笑了笑,弯腰将烧烤架外加一袋食物拎起,盯着她的脸看了会儿,欣赏够了才轻声打断她的暗自发誓,让她跟上。

  颜绒把烧烤炭倒进烧烤架的铁槽里,用手拨了拨,这才笑嘻嘻的让段沂生火。

  “这么相信我?”段沂看她,“如果我不会呢?”

  颜绒一愣,万万没想到段沂不会生火这件事。

  “那就没办法啦。”她浅浅一笑,“那就只能我来给你表演一下我的喷火技能了。”

  有趣。

  段沂笑笑,不顾颜绒递过来的酒精棉,找了些细碎的小树枝,悠哉悠哉的点火。

  没出一会儿,还真就烧着了。

  颜绒看着自己腆着老脸去要的酒精棉,觉得世界有点玄幻。

  还真没想到,段沂果然就是个王者啊。

  “小时候经常帮着奶奶生火。”他拿着夹子拨动炭火,“一来二去,就有很多经验。”

  “小时候?”

  段沂将铁网放上去,又刷了一层油在铁网上,嗯了一声:“锡纸烤还是直接这么烤?”

  “锡纸烤多没劲。”颜绒将重新洗过一遍的一串串菜放上去,“这样烤,才是炭火味儿。”

  段沂笑。

  颜绒将只剩下百分之二十的电的手机掏出来,然后咔嚓咔嚓拍了几张,一脸笑意。

  “欸,你说到时候传照片,该不会要我们的合照吧?”颜绒盯着烧烤,有些惴惴,按照吴梦瑶那作天作地恨不得全世界都能被她耍一耍的性子来看,八成是了。

  最后,颜绒花了两串肉串的代价,找了一个路人帮忙拍了合照。

  第一张合照。

  段沂一手还捏着刷子,一手握着手机,看照片里两人靠近的肩膀,笑。

  “好丑哦。”颜绒气呼呼的将手机丢进包里,“为什么你能拍的这么好看?”

  段沂也跟着收了手机,垂着头开始刷佐料:“你很可爱了。”

  颜绒:……

  “我不漂亮吗?你为什么要形容我可爱?”她长叹一口气,“你不知道吗,没词夸一个小姑娘的时候,才会说她好可爱。”

  段沂:……

  还真是不知道的。

  “那,你好可可爱爱?”他试探着问。

  颜绒:……

  做什么情侣大赛第一啊,你这么机智你怎么不去挑战无厘头大赛第一啊!

  吃饱喝足,颜绒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哭丧着脸,跟着段沂往山下走。

  她实在是不理解,为什么不能坐着观光车下山算了,为什么要徒步!徒步!

  你不知道脚丫子很金贵的吗!

  身上背着自己的包颜绒的包的段沂:……

  所有的负重都在他身上,所以到底是为什么颜绒怨气这么大。

  颜绒一路走走停停,捏着自己百分之十的电的手机,拍了好多风景照,还能偶尔看见野生的松鼠在路边窜来窜去,也算是收获颇丰。

  算了,就不怪他了。

  也是很容易就原谅了以及满足了。

  颜绒顺手牵了不少东西,抓了一大把的芦苇,笑嘻嘻的抱在怀里,身上黏了不少毛绒绒的絮。

  段沂:……

  “我可以带回去吗?”颜绒接过自己包的时候低声道了谢,“我想拿回去做装饰用。”

  段沂点头答应。

  “你后备箱有没有那种大袋子。”颜绒从一把芦苇后面探出脑袋,“可以借我装芦苇吗。”

  段沂找了个袋子,帮她装上。

  砰一声,扣上了后备箱。

  段沂原本提议去吃顿晚饭,颜绒摆摆手,捏着安全带闭眼假寐:“我真的想好好的睡一觉。”

  等到了楼下,颜绒倒是真的睡着了。

  段沂屏气弯腰探出身,将后座上的毯子拽过来,又轻轻地为她盖上,这才长舒一口气,坐在驾驶座上休息。

  天色渐渐黑下来,马路边的灯一盏盏亮起,原本清冷的路上不知何时多了不少行人,都是些情侣,一对一对的窝在一起。

  段沂:……

  现在的情侣都喜欢站在女寝门外做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吗?

  颜绒挪了挪位置,有些不舒适,安全带勒的她有些透不过气,手指不耐的抓起,又松手,啪一声。

  硬生生将自己弹醒了。

  睁眼就看见段沂正偏着头猫着腰面对着自己。

  长长的睫毛,虽然是单眼皮,却一点都不显得眼睛小,相反还有一股子精神劲儿在,鼻子也是挺挺的,还有青色的胡茬,瘦削的下巴……

  颜绒:……

  他,在干嘛?

  “你——”

  “我——”段沂悻悻的收手,坐回驾驶座上,“看见你拉着安全带要放手,想帮你拦着。”

  哦。

  差点就闹笑话了呢。

  “到啦?”颜绒看了眼宿舍门,自动避开拥吻的男女,“谢谢啦,那我回去咯。”

  “别——”

  颜绒停下解安全带的手,红着脸,微微的羞涩,看向他。

  这种时候,怎么都不是说话的好时候吧。

  她可不想再跟段沂面对一场活色生香。

  “帮你点了一份椒盐九吐鱼盖饭。”他晃晃手,将手里的便当盒交给她,“晚上记得吃。”

  颜绒匆匆忙忙的点头,只想赶紧逃离这个地方。

  “等下——”

  “怎么了?”

  段沂下了车,从后备箱里拿出她的芦苇,颇有些尴尬:“你是要拿着芦苇走还是直接袋子拎走?”

  颜绒没回话,一把抓过他手里的袋子,就往宿舍奔。

  “同学!你停一下!”

微观经济学

宿管阿姨:同学等一下!   颜绒内心os:等等等,你能不能叫外面的那些活色生香停一下!   我也不知道我昨天的那一章要什么时候补,或许明天或许今晚,昨天真的课超多,好吧,我今天还不要脸的出去吃饭饭了……   发现我的一本完结篇《好巧,你做的我都知道》忽然在昨天多了六十多个收藏,吓得我……   但是!涨收藏了是好事!喜大普奔!所以我会努力码字!   请党和人民相信我!我会好好努力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