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红烧排骨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106 2019-03-23 17:19:06

  颜绒一手捏着袋子,一手勾着自己的便当盒,站在宿管阿姨的“吧台”前,笑得一脸谄媚。

  “阿姨,怎么啦?”

  “你这袋子里装的都是什么?”

  “好东西呀。”

  宿管阿姨皱眉,指着她的袋子开始数落:“你好东西,会装在蛇皮袋里?”

  颜绒拎了拎手里的蛇皮袋,刚刚在段沂后备箱里,翻来覆去就只找到了这么一个蛇皮袋,况且她也没觉得有什么过分的啊。

  “阿姨,好东西不问出生,你不能因为他在蛇皮袋里就觉得他不是好东西。”

  宿管阿姨:……

  “打开让我看看。”

  这就不好了吧。

  颜绒睨了她一眼,将蛇皮袋往身后藏了藏,明显不愿意:“阿姨,我觉得您好像没有权利翻看我的东西。”

  经常有宿管阿姨查寝检查卫生,有时候检查卫生的时候,仗着学生不在寝室,随意翻动,颜绒买了不少锁,一把一把的将自己的抽屉私人物品全都锁好——

  保护隐私,人人有责。

  “我得看看你都带了些什么,不然谁都随随便便带东西进宿舍,安全还要不要管了?”

  颜绒呵了一声:“首先,我要带违禁物品的话,我早就藏的好好的了,断不会给你机会关注到我,其次,我说了,英雄不问出处,你无权干涉我的私人物品。”

  “你!”

  她白了她一眼,拎着她的蛇皮袋,大摇大摆的往楼上走。

  蛇皮袋上的“复合肥料”四个大字,仿佛还在嘲笑着阿姨的不自量力。

  宿管阿姨更气了。

  颜绒回了寝室,先是随意的扒拉了两口饭菜垫垫饥,而后掏出蛇皮袋里装着的芦苇,全数摊在地上。

  她想做个礼物送给大家。

  一直忙到十二点,还是觉得了无睡意。

  她伸伸懒腰,将手里的东西放置在一边,坐在垫子上有些木然。

  寝室里安静的可怕,法定假期里,学校里本就人少,就连平常时常听见的脚步踢踏声,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若不是楼下还有宿管阿姨把门,颜绒都会怀疑,整幢寝室楼,怕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吧。

  抓过已经充满电的手机,看了眼微信,宿舍群里闹哄哄的,是李婷婷出去玩被大家调侃,颜绒没心思看,点进去就退出了,又转而往下拉。

  段沂。

  还是好几个小时前发给她的,让她早点歇着,后来又发了几张布偶的照片。

  图片里的布偶爬到沙发上,懒洋洋的看着镜头——

  段沂买了小楼梯,方便布偶爬来爬去。

  YR:超可爱啊,面无表情的狗子。

  发完这句,她就丢了手机去洗漱。

  回来一看,段沂居然回了。

  一:还不睡?

  一:还是睡醒了?

  一:不会怕吧?

  开玩笑。

  颜绒噼里啪啦就打了一串字过去。

  YR:让我怕的东西还没出来呢。

  发完,她又利落的爬上床,将自己裹进被子里,眼睛滴流滴流的转。

  两人互相调侃了几句,颜绒睡意来临,匆匆约了明早见面之后,啪一下,手机掉落。

  她佛了佛被摔疼的脸,呲牙咧嘴的缩进被子里,由着睡意去了。

  七点闹铃响起的时候,颜绒还是懵的,拽过耳边的手机,开始刷昨天错过的微博朋友圈。

  特别关注里,那个暗恋博主,发了两三条。

  “抱着酒精棉的你,好可爱。”

  “很困了吧,睡吧。”

  “好像意外总是有很多。”

  颜绒啧啧两声,像个偷窥者,捂着嘴笑。

  醒了神,这才悠哉悠哉的洗漱。

  刚把水乳擦完,就接到了来自段沂的夺命call。

  她嗯嗯两声,套上运动衫就往外跑。

  一下楼,就看见段沂手揣裤兜,耳朵里塞着运动耳机,长身而立。

  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她捶了捶脑袋,都在想些什么。

  “呐,给钱吧。”颜绒凑到段沂面前,反手摊开,“愿赌服输。”

  昨天晚上聊天的时候,两人打赌,赌颜绒能不能早起,赌注五十元。

  小赌怡情嘛。

  段沂睨她一眼,手从裤兜里伸出来,轻轻拍她摊着的手。

  什么都没有。

  平白无故被打了一下的颜绒气鼓鼓的跟在段沂身后,慢悠悠的往操场去。

  早知道会耍赖,她就不出来了。

  反正她耍赖也很厉害。

  两个人做了热身运动,就开始跑。

  因为爬过山,颜绒的腿还处于略微的酸胀,走起来隐隐发疼,更别说跑了。

  她跑了差不多一圈,觉得自己双腿已经麻木,倒也无所顾忌。

  三圈跑完,她泄了气开始走路。

  段沂这个人很奇怪,拽着你出来跑步,但是又不陪着你一起跑,一个人刺溜一下就跑的老远,都不带等一下的。

  这跟自己跑有什么区别?

  她越想越觉得段沂这个人就是有毛病。

  单纯的想虐人。

  等他跑上来的时候,颜绒还是很不要脸的拦住他:“你每次都自己跑,那叫我出来跑步干嘛?”

  段沂眯着眼看她,将一边的耳机拆下,就在颜绒打算再说一遍的时候,他才无辜的开口:“你这是缺乏锻炼,我是在监督你啊。”

  颜绒:……

  谢谢你的监督。

  这简直就是个钢铁直男啊。

  她之前到底为什么会觉得段沂可能会喜欢自己?根本就不需要担心啊,这完全就是在过他教练的瘾啊,说不定人家段沂未来目标就是健身教练或者当个计算机老师呢。

  段沂:我没有,我不知道,别乱说。

  颜绒哼哼两声,放了他,自己干脆找了个位置坐下,等着他跑完带她去吃早餐。

  怎么越来越像是他女儿了。

  等段沂跑完十圈下来,颜绒已经睡了个回笼觉,小脑袋在暖烘烘的太阳下一点一点的。

  他轻手轻脚走过去,弯腰蹲下,还特意屏气,脸稍稍凑近。

  颜绒平常闹哄哄的,不喜欢麻烦,随性自由,但是不得不说的,有些嘴硬。

  不过还蛮可爱。

  他勾勾嘴角,拿毛巾擦脸上的汗,蹲的时间有点久,干脆坐下来,一边擦汗一边欣赏。

  她嘴角也跟着动了动。

  段沂抬手,佛过她的嘴角。

  眼睛微睁。

  这是第二次了吧?忽然醒了的时候,就发现段沂跟自己凑得很近!

  颜绒缩了缩脖子,往后仰,一个不防备,差点直接摔倒。

  他很是自然的搓了搓手指,指尖上黏着晶莹的液体,似乎能感觉到黏腻感。

  颜绒更是惊恐地看着他的之间,手指微微蜷缩,皱眉:“你吐口水在你手指头上??”

  段沂:……

  倒打一耙囊波旺(NO.1)颜绒是也。

  他捏着毛巾擦了擦,又把毛巾摘下来盖在颜绒的脑袋上:“还学会倒打一耙了你。”

  “脏!”

  看颜绒皱着眉头一脸不耐的捏着自己的毛巾,他想着,这也不错啊。

  但仅仅只是不错啊。

  还能更好吧。

  两个人吃了早餐,各自打道回府,约好了中午出去吃顿饭,就当是还她赌注了。

  颜绒自然是双手双脚的赞成。

  回到宿舍,她再次掏出了已经处理好的芦苇,开始忙活。

  十点半闹铃一响,颜绒就麻溜的打开衣柜,挑了一条长款连衣裙,白色上面有淡淡的绿色墨迹,一点一点在裙子上漾开——

  当时买的时候,颜绒就迷得不要不要的。

  可惜穿的次数不多,大多时候都是休闲T配上牛仔裤或者黑色打底裤完事。

  今天就是想要穿它。

  换上衣服,颜绒又觉得自己有些憔悴,画了个淡淡的妆。

  平时不怎么化妆,大多时候都是素面朝天,买的化妆品都是小样,就是怕浪费。

  今天就是想要化妆。

  颜绒涂好眼影,又为自己抹上前段时间超级流行的豆沙色,一股淡淡的甜香萦绕开来,越发好看。

  她又找出好久没喷的香水,正想往自己手肘上喷一些擦到脖子上,忽然就顿了手。

  她在干什么?

  抿唇,看着手里的香水,挑眉,转而干脆利落的丢进化妆盒里,又拿着纸巾擦了擦自己的嘴巴,吧砸吧砸两下,颜色淡了不少。

  懒得再换回衣服,她随意的勾上了自己的钥匙,将钥匙别再手机吊坠上,出了门。

  原本还是要配个小挎包才好看啊。

  踩着小白鞋穿着长裙的颜绒出现在宿舍楼下的时候,段沂还没到楼下。

  她百无聊赖的掏出手机,逛起微博。

  暗恋男又发微博了。

  “微博发的还挺勤。”颜绒嘟囔了一句,点开。

  “睡觉流口水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笑出声来,莫名的放松不少,世界上也不止自己一个女孩子会流口水啊。

  段沂就是在她笑的前仰后伏,身子一颤一颤的时候出现的。

  “笑什么呢?”

  她立马将手机放置背后,涂了亮片眼影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像个小公主似的。

  段沂还是第一次看她画这么精致的妆。

  虽然嘴唇上的颜色偏淡,但是整体看上去,还真是漂亮的不得了。

  一袭长裙,绿色淡雅的点缀,长发发尾微微蜷曲,脸上精致的妆容——

  连脚上的小白鞋,都多了几分正式。

  “挺漂亮。”

  颜绒拨了拨头发,明明没有擦香水,光是洗发露的味道,就已经足够香。

  “那是自然。”她踢了踢脚,“我打扮一下,那还有什么校花的事儿啊。”

  “不打扮就很漂亮。”段沂笑笑,“走,今天请你吃红烧排骨。”

  “红烧排骨值五十块钱吗?”

  “小样,再给你点个滑蛋,不能再多了。”

  “段沂你还能再小气一点吗?”

微观经济学

段爷已经迷上了折腾颜宝的感觉,甚至在作死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盛装打扮的颜绒啃着排骨的时候会遇见啥嘞?   反正她是个淑女!不能打架!   今天好像红袖添香还有作家助手QQ什么的都小幅度的瘫痪了……幸好我没有在作家助手码字!哈哈哈哈哈哈,万事大吉~   不出意外的话,待会儿我会把前两天欠的那一章补上。   然后再不出意外的话,每逢周四我都无法更新,晚上都要上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