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醋酱鱼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142 2019-03-24 20:14:15

  一想到林森吃瘪的样子,颜绒整个人都变得十分轻快。

  路过超市的时候,特意溜进去,挑了个草莓味的冰淇淋给段沂,自己选了香草味,撕开包装吃的那叫一个开心。

  段沂:……

  是什么给了她错觉觉得自己喜欢吃草莓味的?

  他小小的抿了一口,又小小的抿了一口,一股浓郁的草莓香精味道在嘴里散开来,让他整个人都觉得皱巴巴的。

  颜绒瞥向他:“怎么,不好吃?”

  “还行。”他狠咬了一口,冰凉冰凉的,整口牙都在打颤。

  她没再管他,心情忽然就好了不少,主动提出想去看看布偶。

  布偶已经被段沂关在家里好长一段时间了,除了每天晚上他跟颜绒分开之后去遛遛它,几乎没有时间出来散步。

  “天气这么好,还是要遛遛崽子。”

  布偶被拴上狗绳出门的时候,整只狗还是懵的。

  狗生难得见到阳光明媚的白天。

  于是撒了欢的跑。

  颜绒幻想着她长发飘飘穿着长裙还有一双小白鞋,牵着一只狗偶尔摆个pose,远远看着就是美女配好狗。

  然而事实是,狗遛美人——

  至少小白鞋已经变成了小泥鞋。

  段沂掏出手机抓拍了几张。

  回到公寓,颜绒瘫坐在沙发上,气喘吁吁。

  布偶歪着脑袋,呆呆的看沙发上已经半死不活的颜绒,又看看坐在椅子上一脸笑意的段沂,越发无辜。

  “对了,你毕业了打算怎么办?”颜绒勾着脚丫子看他,“我没有窥探隐私的意思啊,我就是不知道自己考研还是考公还是找工作。”

  “不想创业?”段沂递上西瓜片,“没有想法吗?”

  颜绒捻了一块西瓜放进嘴里:“没有想法。”

  其实还是有想法的。

  谁不想自己有限的生命里面能够忽然就发光发热,做些有意义的,让自己一身难忘的事情呢,谁不想将来老了能够有牛批可以吹给自己的孩子听呢,想当年你妈妈创业,那叫一个血雨腥风啊,那叫一个刺激啊——、

  想想都带劲吧。

  但能真正做到的又有几个。

  她叹气,搂过抱枕,看电视里作天作地的女主放弃保研直接创业,嘴角微微勾起。

  “试试吧。”段沂站起身,招呼她过去,随即,打开她面前的柜子——

  一整排的奖杯证书展现在她面前。

  琳琅满目。

  紧接着她就觉得满目疮痍。

  有金牌,有银牌,还有一些水晶奖牌,满满的都是xxx奖xx奖,段沂的名字无一不例外的刻在上面。

  想想自己寝室抽屉里随意丢着的四级证书,六级考了好多次还没过,还有什么普通话证,计算机二级,这些东西,一面对段沂的各类证书,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不,芝麻见西瓜,还是巨大的那种西瓜。

  “不夸夸我?”

  颜绒:……

  好吧,别告诉她,人家给她看这个,就是纯粹为了让她表扬的。

  “很好很棒棒,段沂你好厉害。”

  “够资格让你摇鸡呐喊吗?”

  ??

  神他妈摇鸡呐喊?

  她一脸的莫名其妙,略带着疑惑看向段沂,你在说什么?

  他没多说,看着满柜子的奖牌,所有的获奖场景都似乎历历在目,观众席上的呼喊,或是裁判不由自主流露出的赞赏,都像是一帧帧的动画刻在脑子里,怎么都挥散不去。

  “大三了,很多人都会担心,自己是考研还是考公还是就业,也有很多人尝试着去创业,虽然很多创业都失败了,但是说出去还是觉得很厉害。”

  “可是,颜绒,失败也是很常见的事情,成功的才是少数。”

  “如果一直考虑失败还是成功,最后就只能是失败的。”段沂看向她,“你或许觉得自己不够优秀,不足以创业。”

  “但是谁说的创业只能让优秀的人创业呢,那优秀又是什么呢?”

  “你看我,这么多的奖牌,你问我敢创业吗,我不敢。”

  “可是我还是希望,如果你想创业,那就去创业,大不了我借你钱,做你的债主。”

  “亏了算我的,赢了你还给我。”段沂擦擦鼻尖,“说实话我投资能力还不错,拿着自己的奖金买股票买期货,次次都是稳赚不赔。”

  “你就是我想投资的潜力股。”

  你就是我想投资的潜力股。

  她眼眶顿时湿润。

  有多久没有人这么说她了,自从陈雾走后,颜绒一度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扫把星,没把人好好地保护好,没有阻止她做傻事,就算自己爸爸妈妈再怎么开导自己,都毫无效果,甚至整日郁郁寡欢,垂头丧气——

  没有人比她更不想再次经历高三那段日子了。

  陈雾找到颜绒的时候,已经是满脸的泪水。

  因为文理不同楼,陈雾很少过来,就算来了,也多半是找林森——

  即便她跟林森是一个班的。

  周末的时候,陈雾会和林森一起约会,看书写作业打情骂俏。

  颜绒周末的时候,大多是跟着自己阿姨学画画,放松心情。

  那个时候,他们俩会一起接她下课,然后两个人教导她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他们学习都不错。

  再然后呢,然后就忽然分手了。

  陈雾红着眼,原本的内双已经被她硬生生的哭成了三眼皮,两只眼睛红通通的肿着,远远的看,还以为是两颗鹌鹑蛋。

  颜绒丢下作业赶出来的时候,还是一脸的懵。

  林森今天忽然就请假了。

  原本以为不过是身体不舒服或是家里有事,结果这么一听,大概是在躲陈雾。

  “他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就算是现在想起来,颜绒还是能心疼的一抽一抽的,像只白孔雀一般的陈雾,满脸都是泪,睫毛黏在一起,哭着问,他是不是不喜欢她了。

  可是,她也不知道啊。

  林森一连躲了差不多一个礼拜。

  颜绒也就安慰了一个礼拜。

  她不知道林森是怎么请的假,只知道,陈雾直接旷了课,告诉她,她要出去散散心。

  她安慰她,出去走走也好,我们都还是十八九岁的年纪,才活了十八九载,人生还那么长,有什么走不出去的。

  陈雾笑她,那是那一个礼拜来,陈雾第一次笑,她笑她,才多大的年纪啊,颜绒你就忽然这么老成了,一定要好好学习啊。

  她笑她怎么还一本正经的教训她要好好学习,明明她的成绩都比她要靠前了。

  “We come from the mire, we yearn for power, we are full of ambition, we are strong and calm, we are graceful and self-sustaining。”陈雾搂住颜绒,“我们来自泥淖我们渴望权力,我们充满雄心,我们坚强和冷静,我们优雅和自我维持,我们是如此。”

  斯莱特林。

  他们三个最喜欢的《哈利波特》。

  英雄梦,魔法梦。

  好像都走远了。

  “你知道吧,我听不得鼓励的话。”颜绒扣上柜门,掩饰性的揉眼睛,嘴角带笑,“我这个人啊,泪点超低的。”

  其实也不低。

  只是一不小心,一句话,就能带来一串回忆,而这串回忆,就像是湖里的旋涡,把你整个人席卷进去,让你透不过气。

  段沂伸手,微微用力,揉了揉她的头发,将她早上精心打理的发型全都弄乱,这才笑:“都在想些什么,泪点低怎么了,泪腺发达还不好?”

  “啊呀。”她拍去段沂的手,“我的fǎ型!”

  “啊呀。”段沂撤回了手,“我说我是不小心的你信吗?”

  信你个大头鬼!

  她直接转身,将段沂宝贝坏了的几本参考书拎起:“我跟你说,一个发型换你三本书,你也是赚了。”

  “换成一般女孩子,那就是直接要了你狗头。”她气势汹汹,将手里的书又举了举,“虽然我要你参考书也没用,但是,我总不能明目张胆的拿你的言情小说,对吧?”

  段沂:……

  这跟明目张胆也差不多了。

  “拿走拿走,你要的全拿走。”他找了个纸袋,将书架上的几本言情塞进去,又找了几本经济类的塞进去,“还有别的要的么?”

  颜绒摇头,顺手将自己手里拿着的他宝贝的三本参考资料一并塞进去。

  她的发型,不是一般人能碰的。

  “对了,我今天买了一条鱼,有兴趣一起吃么?”

  “吃不掉?”

  “您觉得呢?”

  颜绒抿嘴,颇为无奈:“小段啊,你说我该说你什么好,一个人就不要买鱼吃,这么适合一家人吃的东西,你一个人吃算什么啊。”

  “幸好你遇见我,不然你家鱼还不得坏了?”颜绒将打包好的书放到沙发角落里,还捞了个抱枕盖上,生怕段沂心血来潮忽然就将她所有的书都收回了。

  段沂动了动撸起袖子的手,不咸不淡的语气:“那倒是不至于的——”

  “至于!”颜绒挑起砧板上的小葱,摘去小黄段,“鱼就是要吃新鲜的。”

  “我可以炖鱼汤——”

  “鱼汤多没劲。那是给病人喝的,难不成你有什么隐疾要喝鱼汤才能喝好?”

  神他妈隐疾。

  三两句话就能被她气到。

  “算不得隐疾,就是最近被你折腾的头疼,补补脑子。”

  “那你应该吃六个核桃,喝什么鱼汤。”

  段沂:……

  “听说鱼汤好吸收。”

  “道听途说最要不得。”

  “颜绒,请你左拐出门按电梯下楼。”段沂手里还捏着好几个大蒜,“不然我就直接塞大蒜在你嘴里。”

  “你这是嫌我嘴臭?”

  段沂嗯了声。

  “原来你嗅觉也有问题。”

  段沂:……

  所谓一物降一物,皆有天敌。

  忙活了好一会儿,香味四散。

  “家常版醋酱鱼。”

微观经济学

段爷念念不忘的摇鸡呐喊~不知道你们还记得吗~~   我觉得这俩货现在的相处模式跟真正的情侣也没差了,考虑找个机会让他俩好了吧,妈妈迫不及待了。   嚯嚯嚯嚯嚯~   我跟你们说,看了我的文,还不让我知道你们的存在的,都是在强暴我!强暴!   开玩笑啦~留点足迹,比如送颗红豆,比如发个评论,让我看看小可爱们嘛~   然后上次留下的微博好像是错的,我的微博是“微观经济学呐”   有兴趣的可以来见见我,嘿嘿嘿(猥琐的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