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梅干菜肉饼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136 2019-03-25 10:05:00

  国庆假期很快就过去。

  吴梦瑶刚到寝室的时候,就听见一声呻吟。

  “嗷——”

  “什么情况?”她盯着颜绒鼓起的被子,松开行李箱捂上脸,“少儿不宜?”

  “我的腰有点疼。”颜绒挣扎的坐起身来,“都怪段沂。”

  “啧啧啧,少年,还是要控制一下。”吴梦瑶捞了自己带的特产递给她,“知道你一个国庆都跟段沂在培养感情,速度这么快?这么快腰就不行了啊——”

  颜绒:……

  去污粉有没有?国家发不发去污粉?能不能给这个女人洗洗脑子?

  “国庆本想慰问你一下,结果你在群里都不出声。”她啃了个桃子,“幸好你偶尔还是在逛逛微博点点赞的,于是我们就放心了。”

  是这么放心的吗?这么容易就能放心了吗?不是应该早点回学校陪着她才是王道吗?

  “陪你吗?”吴梦瑶一听就来了精神,连二郎腿都直接放下了,“你再说一遍,陪你?你得了吧,你还需要人来陪你?我看你都乐不思蜀了。”

  颜绒:……

  还好吧。

  “对了,活动任务完成了吗?”

  “差不多。”她从床上爬下来,“待会儿出去吃饭,顺便交换一下情书,就完成了。”

  “那你们应该每个都做了记录拍了照吧?”

  颜绒点头,一副你不说的是废话的眼神看吴梦瑶:“我可是势必要得第一的,这儿必须得付出百分百的努力。”

  “不过说起来,你们微博第一轮投票的确第一。”吴梦瑶语气里不乏一种见鬼了的调子,“我都在想怎么可能呢。”

  “大概是真爱吧。”

  “其实就是你们的台词选的不错,初恋这件小事没看过的有几个啊,太讨喜了。”

  她微微一笑,将自己的手机小信封钥匙揣进包里:“不讨喜做什么比赛?人家可是好多个比赛都是第一名的,就算是恋爱类的,我也不能拖了他后腿吧。”

  “哟哟哟——”

  颜绒自动忽略吴梦雅的起哄,摆摆手,捞起身边的一个包装盒,打了声招呼,直接冲出了门。

  身后吴梦瑶大叫:“我靠!你怎么还是不化妆啊啊!”

  等颜绒跑到楼下,就看见段沂依旧一如以往,长身而立。

  但是看看这个人,就觉得很养眼。

  也不知道,以后这个人会是谁的专属风景。

  她拍拍自己的脑袋,暗自烦躁自己怎么每次都在要出宿舍门的时候感春怀秋的,没个正经。

  “久等啦。”她跳出来,“我室友刚刚回来了,就多聊了一会儿。”

  “没事。”

  段沂带着她七拐八拐,溜进胡同里,远远地就看见一幢古色古香的老宅,外面挂着两个油纸灯笼,昏黄的灯光洒下来,有点像一开始去过的那家火锅店。

  “火锅?”

  “家常菜。”段沂开了门让她进去,“梅干菜扣肉饼不错。”

  颜绒细细想想这些天段沂带着自己吃的东西,几乎每一样都是回味无穷,很多道菜都是他做主定下来的,每个都恰好和她口味,想来也是一种奇迹。

  不过梅干菜扣肉饼不是个饼吗?

  “我发现我跟你在一块儿,就每天都是吃吃吃。”

  段沂将手放到耳后,摩挲了一番,这才悠悠然回复:“生活啊,不吃还能干什么呢?”

  “这么醉生梦死的吗?”

  其实不是的。

  段沂有太多太多的地方,想要带着她一起去看看,而最想做的,就是将她喂胖。

  没有什么比把一个人亲手喂胖更让人来的骄傲了吧。

  “不然?再说了我点的菜,什么时候不好吃过。”他双手交叉放置在胸前,颇有些嘚瑟,“一般人我还不带他来呢。”

  “那还要谢谢你?”

  “不谢不谢。”

  颜绒觑他一眼,说了句不要脸就乖乖地等着上菜。

  但是上菜速度真的慢。

  “我做了个东西给你。”她按捺不住,伸手将自己准备好的小礼盒拿出来,推到他面前,“回去再看啊。不然我会害臊的。”

  “情书?”

  “哎呦喂,别说得这么明显嘛。”颜绒颇为害臊的捂住脸,“我第一次写,你将就着看。”

  “这该不会是最后一封情书吧?”段沂偏头,“那我可不收。”

  这难道不是最后一封吗?

  “那就要看吴梦瑶安不安排了。”颜绒手指绕着斜包肩带,抿抿唇,“全看人家心情咯。”

  段沂:“你要是想写,我也是可以勉强接受的。”

  嚯,这话好像有点耳熟。

  “我们才认识多久,你都已经把我的‘你要是,我也是可以’句子给盗走了?”

  “金句总是让人印象深刻。”

  两个人没说几句,又开始的镚儿的镚儿的怼起来了。

  “对了,你上次不是说创业么?”段沂将新上的菜放在她面前,“考虑好了没?”

  “你怎么比我还急?”

  段沂倒是很淡定:“我这是忙着投资赚钱呢。”

  “那你直接把钱给我吧,我去存银行,给你利息。”

  “那多浪费。”

  颜绒撇撇嘴,满脸的果然如此,夹起梅干菜肉饼就往嘴里塞,硬生生把自己咸到舌头打结。

  “这也太咸了吧!”

  他默默地递过来一碗饭:“听说梅干菜扣肉饼和大米饭更配哦。”

  “谁吃饼配米饭啊?”

  段沂点头:“一般也没有人来炒菜馆里吃饼。”

  “那就要问谁点的饼。”

  段沂举起双手,弱弱的回:“我投降。”

  “乖。”

  ---※---

  回到公寓,段沂刚添了些水和狗粮,布偶就颠颠儿的跑过去吃。

  他脱了外套,双腿交叠倚靠在沙发上,手边静静地躺着颜绒送的礼物。

  他有点想拆,却又害怕拆开。

  长长地吁出一口气,坐直了身子,先打开了情书。

  【段沂:忽然想到自己要写情书,还是有、、的激动。我没写过情书,我只看过言情,我想你也知道。本来想特别暧昧的给你写一封信,这样子到时候发照片投票的时候或许票数更高也说不定,但是想了想,我实在是写不出来。

  我又想说,我要不抄一首情诗吧,什么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之类的,刚落笔呢,就想着,我好歹是个女孩子,为什么写这个!于是一来二去,我撕了好几张纸,熬到了两点,才写了这封。

  哈哈,幸好寝室里面没人,不然她们肯定一个枕头砸下来怪我鬼哭狼嚎了。

  情书完。】

  段沂:……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好像自己被涮了?

  看了这么久,认认真真一个字不落看下来,结果,在你以为要进入主题的时候,作者就直接完结?

  你这个作者有点不负责任吧?

  他苦笑,摇了摇头转而又去拆她送的礼物。

  礼物倒是实实在在的拿着白色包装纸好好的包着,方方正正的,边边角角还特意多包了一块——

  像是画。

  撕了包装纸,里面的东西逐渐显露出来。

  的的确确是一幅画。

  却也不是一副普通的画。

  如果没看错的话,这是一幅用芦苇杆芦苇穗做成的一副芦苇画。

  一座小桥,一幢吊脚楼,还有一叶乌篷船。

  很少的景色。

  奶奶比较喜欢古色古香的东西,芦苇画也提到过,利用芦苇的不同部分的不同颜色,通过选料截断划口浸泡整平,最后在经过一系列的粗加工,将所有的东西拼凑剪刻在一起,组成一幅色差明显的画作。

  几乎是民间手艺。老一辈人的东西了。

  翻过画,就看见相框后面别了一张小纸条:“礼轻情意重,我花了好多天做的,不喜欢也要说稀罕。”

  “哈?”再次哭笑不得。

  但,真是稀罕的紧。

  颜绒忐忑了一晚上,终于在临睡之前收到了段沂的微信消息。

  一:wanan

  晚安?

  呵!还学会留白了!

  她烦躁的将手机摔回自己的床上——桌子是不敢摔的,地上是万万不敢摔的。

  吴梦瑶凑上来,抓着床栏杆看着她:“生什么气呢,啊?”

  “生闷气,看不出来?”颜绒向下瞟了一眼,“还亏得你是部长呢。”

  部长跟看不看得出来你生不生气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吴梦瑶撅噘嘴,推了她大腿一下:“跟我们说说呗,跟段沂到哪一步啦?”

  原本闹哄哄的寝室,一瞬间就安静了。

  紧接着,就听见关玖很是轻微的说了声:“我先挂了啊,我们寝室万年单身妹的八卦我不能不听。”

  颜绒:……

  什么时候自己又有一个外号叫万年单身妹了?

  “说说呗。”完全从失恋状态恢复过来的李婷婷显得愈发的水灵,粉色的唇釉涂在嘴唇上水润润的,让人忍不住就想掐一把。

  “爬山,逛街,看日出,打游戏,写情书。”

  “哇~~”宿舍里暧昧的叫声一片。

  “这些不都是你要求的么。”颜绒看向哇的最大声的吴梦瑶,“你别告诉我你忘了。”

  “哈?”

  颜绒拎起枕头直接往下砸,吴梦瑶原本发带上翘起的两只鹿角因为这灭顶之灾而歪歪扭扭蔫了吧唧。

  “看得出来,我们活动还是很浪漫的。”吴梦瑶拎了把自己的鹿角,“我都感受到你们之间的暗流涌动了呢。”

  颜绒没再搭理她的自圆其说,盯着手机上的“wanan”又看了好一会儿,才躺倒在床上,哀嚎。

  这都是什么坏习惯,都不直说礼物好不好看的吗!

  “欸?我们阳台上那把东西是啥?”李婷婷捏着那把东西往里走,“这是扫帚吗?”

  颜绒瞥了眼,很是淡定:“哦,那是我做的芦苇扫帚。”

微观经济学

给段爷的就是花了好几天做出来的芦苇画,给寝室姐妹的就是芦苇扫帚。   颜·见色忘友区别对待·绒果然是好样的。   我爱颜宝,不接受反驳。   稀罕死了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