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香草味八喜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052 2019-03-27 20:58:03

  等颜绒到教室的时候,吴伟正在高谈阔论当今格局,提出经纪人都是站在经济角度考虑问题的,没有道德。

  颜绒算算,自己也算是半个经济人了吧。

  “欸,话说段沂的情书照片你怎么没传上来?”吴梦瑶将小干事发过来的图又看了看,“你们这情书还是合作完成的?”

  合个屁。

  段沂压根就没有给自己情书。

  说起来这算不算的上是一个预兆,自己给他礼物给他情书把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结果就换回人家连任务都不给你完成。

  越想越气。

  她这个学经济学的,做事还真是一点都不经济。

  原本抽书的手顿了顿,看了眼吴伟,越发觉得没有心情,拎起包就伏地走了。

  吴梦瑶:……

  这就是来走个过场的?

  整整在床上躺了一天,心情还是蔫蔫儿的,肚子却叽里咕噜的叫唤——

  一个鲤鱼打挺,她挎上包出了门。

  翻墙,吃饭。

  手机叮咚一声,是很久之前报名的morning call 活动,信息里面包含了对方的手机号以及每天打卡时间。

  活动很开放,纯粹就是为了互相监督,没有赛制选择。

  她单手回了个复。

  颜绒咬了口甜不辣,嘴巴塞得满满的,一口一口咬着,坐在公园椅上看街道上人来人往。

  不远处有条流浪狗被早餐店店主泼了一盆水,略微有些长的毛发被打湿了好大一块,狗子蔫了吧唧,垂着尾巴,连最起码的躲避都忘了。

  头却还是抬起看向包子店老板——

  它在等着施舍。

  还真是锲而不舍。

  颜绒将小狗唤过来,捞出自己杯子里剩下的丸子,一个一个戳给它,撑着脑袋看它吃得欢。

  还真是好打发。

  风凉飕飕的,吹的人越发的昏昏欲睡。

  “每次来垃圾街都能遇见你。”

  颜绒抬眼。

  林森将一头粉色的头发染回到了黑色,刘海还是细细碎碎的,丹凤眼还是要露不露的,看着有点慎得慌。

  她懒的排斥他了。

  “你那个假男友呢?”

  颜绒耸耸肩,没回话,懒得搭理。

  “颜颜,我觉得你应该给我个机会解释。”林森抽了只塑料袋垫在地上,随意的坐下来,保持着仰视的动作。

  “我跟陈雾,真的没机会走下去了。”

  管你有没有机会,跟她有什么关系。

  颜绒抽了抽鼻子,有些难过。

  流浪狗已经吃完了丸子,晃着尾巴坐下来看她。

  林森也看她。

  颜绒被看的有些烦躁,又隐隐觉得好笑。

  晃晃手,打发了流浪狗,转而看向林森。

  “你说吧,我听。”

  听是可以听的,信是不会信的。

  颜绒将散落的头发重新扎了扎,挽成一个小小的揪,露出两只白皙的耳朵。

  风细细的垂着,刘海慢悠悠的晃着。

  “陈雾的占有欲很强。”

  呵,这是她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陈雾跑理科楼跑的并不勤快。

  “你不信,我知道。”林森打开一听啤酒,递给她,“那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注意。”

  颜绒接过他递过来的啤酒,抿了小小的一口——

  上次的醉酒经历告诉她,小姑娘家家的,还是要注意一点分寸。

  来来往往的人,或多或少将目光放到他们两人身上,太奇怪了,一个坐地上一个坐椅子上,好像是上级审案似的。

  “每天的饭,我必须要跟她一起吃,放学回家的时候,稍微迟那么一些她都疑神疑鬼的。”

  颜绒冷冷地扫过来,扯扯嘴角:“不想和你女朋友吃饭,不想和你女朋友一起放学,那你想和谁?我原以为你就是不懂得从一而终,现在看来,你还是个妥妥的甘蔗男啊。”

  “说你甘蔗男,都侮辱了甘蔗。”她又补充道。

  林森捏着啤酒罐的手青筋暴起,手上使了劲,易拉罐被捏的变形,啤酒从上面的小口渗出来,浇了他一手。

  “周末的时候,你画画,我们出去约会,不是正常的约会。”他抬眸,“她会挑一个咖啡馆,坐一整天,不干别的,单纯的看着我。”

  毛骨悚然。

  “不看你你还希望她看谁?”颜绒越发觉得好笑,“你难不成还希望她看看别的男孩子?”

  “然后她会问我,一整周跟谁说了什么,跟谁做了什么。”

  这也很正常啊。

  颜绒已经不想跟他多说话,往嘴里猛灌了一口啤酒,将易拉罐丢进垃圾桶里:“你就是想分手而已,找什么理由呢?”

  “而且,我觉得她只是需要安全感。”颜绒站直了身,挺直了背,“你可能一直不屑于给的安全感。”

  风太凉了。

  她拆掉了头发,长发散落在肩上,遮住了精致的锁骨,整个人变得又颓又丧:“我一直觉得,你们会结婚的。”

  每一次陈雾说起他们两个的时候,嘴角带笑,眉眼带光,然后带着十七八岁女生的害羞,想象未来的生活。

  一屋两人三餐四季。

  说好了,颜绒要当伴娘的,说好了颜绒要当干妈的,说好了,婚礼现场要让林森唱征服的。

  什么都说好了的呀。

  结果,分手,远走,失联。

  死亡。

  “她,曾经不止一次,说过不希望我和你往来。”林森懊恼的抓了把头发,手里的易拉罐被他砸到远处。

  哐当一声,久久环绕。

  颜绒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宿舍的。

  或许还是翻了墙进来的吧。

  手机震动了好几下,她也没管,将脑袋塞进被子里,做鸵鸟状。

  寝室里很安静,有男朋友的跟男朋友出去玩儿了,没男朋友的跟追求者出去玩儿了。

  哦,追求者还是她表弟。

  所有的人都有同伴。

  林森的话还环绕在自己耳边。

  “她说没有纯友谊,我对你一定有好感,出于礼貌以及道德,我应该会直接跟你摊牌让你走远些。”

  “她说,不是她粘人,只是所有的暧昧,都是从哥哥妹妹师傅徒弟开始的。”

  “我不愿意,她就闹。”

  “即便我减少跟你的往来,但还是没有任何作用,她会偷偷来教室,看我在做什么,如果我恰巧跟你说话,那就一直闹。”

  后面的话,颜绒想不起来了。

  可是,陈雾真的一点迹象都没有。

  除了三个人同框的时间越来越少,另外的都很好。

  他们周末会来接她下课,被大肚子教导主任拖着走的时候会偷偷地趴在办公室门口暗戳戳的听墙角,有时候三个人一起走,她跟林森打闹的时候,从来没有表现出来。

  是林森新想的花样吗?

  手机开始持续的震动。

  颜绒将头从被子里探出来,摸过手机看来电显示。

  是段沂。

  她按了静音。

  又把头埋回了被子里。

  没过一会儿,宿舍门砰地一声从外面打开,吴梦瑶咋咋呼呼的声音传进来。

  “颜宝,你在寝室吗!”

  “……”

  “颜宝!”

  “嗯。”很轻微的应声。

  吴梦瑶蹭蹭蹭冲上颜绒的床,掀起帘子,将光亮透进去。

  颜绒拱了拱身子。

  “你生什么气呢?”

  见她没回应,吴梦瑶气急狠狠拍了她屁股一下,“快下楼去,段沂找你呢。”

  “有个屁的事。”颜绒脾气上来,弓着身子坐起,头发散乱,蓬头垢面的,“早点给我滚蛋。”

  吴梦瑶:……

  “反正我话带到了。”她将两片帘子都拉开,“大晚上的装什么神弄什么鬼。”

  “对了,他说你不下去,就是你的损失。”

  颜绒:……

  抓过手机,扯了双拖鞋,踢踏踢踏慢悠悠往楼下走。

  她连头发都没有梳一下,长长的卷发因为刚刚过于暴躁的钻进被子而显得越发的毛躁。

  其实仔细想想,女为悦己者容,她的确没必要梳头发。

  想着又抓了两把头发,让它看起来稍微显得正常些。

  刚到楼下,就看见段沂正一脸笑意的倚在宿管阿姨的“吧台”前,笑嘻嘻的嘴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把那些就喜欢小姑娘小伙子调戏的阿姨一个个逗得花枝乱颤。

  侃天侃地的。

  段沂一见到她,笑的更高兴了。

  两个人去了宿舍楼外。

  “什么事?”

  “你今天怎么去医务室了?”段沂弯下腰,歪着头看她。

  颜绒把脸垂得低低的,盯着自己的脚趾头看的起劲。

  “吃饱了撑的去的。”她踢了踢身边掉下的落叶。

  秋天真的已经到了。

  冬天也要来了。

  “那你现在还撑吗?”

  颜绒:……

  近乎咬牙切齿:“撑,撑死了。”

  喜欢真的让一个人变得神经质。

  颜绒抬头看天,夜很黑。

  脑袋里不自觉的就开始单曲循环: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你有我有全都有啊!

  脸蛋上一阵冰凉的触感。

  颜绒缩了缩脸,察觉到段沂将什么东西按在自己的脸上,越发的烦躁。

  “什么东西啊。”

  “喏,送你的。”他将一盒冰淇淋递上来,“心情不好就吃甜的呗。”

  心情不好的原因你知不知道啊,你这是打了一巴掌还给一颗糖吃啊。

  “八喜?”

  段沂:“香草味的。”

  哦。

  “今天我在食堂看见你了,你都没跟我打个招呼啊。”

  呵,打个屁招呼。

  “顾岱岳今天带他女朋友来给我们见见。”

  “他女朋友?”

  “就今天穿墨绿色衬衫的姑娘啊。”

  她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有些讪讪:“香草味八喜啊,很好吃的。”

微观经济学

颜宝:吃醋。   段爷:那是人家女朋友。   颜宝:八喜很不错很好吃。   段爷:我也想要个女朋友啊。   颜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