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白酒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015 2019-03-29 23:16:49

  等颜绒回到寝室,手里的八喜已经化成一滩水,摇一摇,黏腻腻的粘在杯壁上。

  “哟,回来了?”吴梦瑶刚洗完澡,发尾沾着水,滴答滴答的往下掉,“段沂今天怎么你了?”

  她没搭理她,翻出自己的小勺子,用水稍微冲了冲,舀起一勺冰淇淋往嘴里塞。

  冰冰的,甜腻腻的。

  “瞧把你美的。”吴梦瑶将毛巾丢到她脸上,“我就说了你不下去绝对是损失吧?”

  “你刚刚干嘛不接电话?”

  她三两口吃完了八喜,拍了张空空的包装盒照片,这才意犹未尽一脸不舍的丢进垃圾桶。

  “我跟你说过陈雾吧?”

  吴梦瑶点头。

  “忽然发现她好像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颜绒垂了脑袋,舔舔嘴角,那边还残留着一点点的冰淇淋,抿一口还能体会到那种甜腻的滋味。

  吴梦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弯弯绕绕,只听颜绒说过高中有一个关系超级好的女孩子叫陈雾,别的也没多说。

  吴梦瑶拖了张椅子反转坐下,撑着脑袋:“那,既然你知道了,你还要把她当好朋友么?”

  还要做好朋友吗?

  可是已经没有机会选择了啊。

  “我不知道。”

  吴梦瑶戳戳她的脑瓜子:“不知道就不要想了,随它去呗,我就不信你想不出来要不要继续,你的生活就不能继续了。”

  这倒也是。

  等李婷婷回到宿舍,刚好是宿舍封寝时间。

  “哟,回来的够迟的。”吴梦瑶扒拉着栏杆看她一眼,三下五除二上了床,拉开帘子八卦,“发展到哪一步了?”

  “大概是我以后要叫颜宝姐姐了。”

  颜绒:……

  今天真是是非多的一天啊。

  ----※----

  “颜颜,林森他要和我分手。”陈雾满脸泪水冲进她的怀里,“我那么喜欢他,他要和我分手。”

  颜绒僵着手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轻拍着她的背,一声一声安慰她:“没事,真的没事,啊呜我们可以不要他的。”

  陈雾哭声停了一会儿,紧接着近乎咬牙切齿:“凭什么他说不要我就不要我了?”

  她还是轻拍她,低声轻哄:“他就是坏蛋,我们不要了不要了,你别哭。”

  “你是不是喜欢他?”陈雾抬起头来,眼角蓄满了泪,小嘴巴却是撅着的,越发的委屈,“是不是?”

  “什么啊——”

  “你就是喜欢他!”她一把将她推开,颜绒手肘磕在墙角上,蹭破了皮,泛着一丝丝的血。

  “你们眉来眼去,你们就是一对狗男女!你就是喜欢他,你是不是还盘算着怎么从我身边抢走他?”

  “颜绒你这个人能不能再虚伪一些?你有本事你就抢过去啊!”

  “颜绒你就是个小三!”

  颜绒的手肘原本只是蹭破了一块皮,不知怎的,连皮带肉,掉下了好大一块,血怎么都止不住,一股一股的往下流。

  “我没有!”

  颜绒猛地睁开眼。

  身上黏腻的厉害,昨天晚上换上的睡衣已经湿透,黏糊糊的粘在身上。

  寝室里安静的可怕,她轻轻地掀开帘子,窗外还是黑漆漆的,大概时间还早,关玖发出小小的磨牙声,走廊里的白色灯光透过门缝透了一些进来——

  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模样。

  轻手轻脚的抽了两张纸巾擦了擦自己额头上因为做梦而出的汗,捏过耳边放着的手机。

  四点十五。

  太早了。

  却是翻来覆去也睡不着了。

  她刷完了朋友圈,又去逛了会儿微博,一大早的热搜并没有什么特殊的,退出来去看关注人的信息。

  暗恋男孩子发了几条微博,密密麻麻的几乎同一时间。

  “误会了。”

  “解释了。”

  “笑了。”

  “可爱。”

  颜绒:……

  到底是美好的暗恋啊。

  她又翻了好半天的微博,找了几部小说,无一例外都是悲情小说,连续看了两个小时,枕头上沾满了眼泪,湿哒哒的,人倒是没那么潮湿了。

  轻手轻脚起床,洗漱完毕换上运动装,拿上手机塞上耳机就往外走。

  空气很新鲜,透着一股淡淡的湿意,是一晚上的露水沉淀下来的清凉。

  等颜绒走到操场的时候,正巧接到段沂打来的电话。

  “起床了?”

  “不然?”

  “在操场?”

  “不然?”

  “等我。”

  话还没说完,对方就已经挂了。

  颜绒先做了个伸展运动,活动完,切换了一首摇滚歌曲,就开始跑圈。

  等她跑完两个圈的时候,段沂才姗姗来迟。

  “哟,今天挺特别的啊。”

  颜绒抓了把自己的马尾,微微一笑:“偶尔还是要回光返照一下的呗。”

  段沂:……

  还真是个好说法。

  “那一起跑两圈?”

  “你带我?”

  “不敢?”

  颜绒还真是不敢。

  “来啊,谁怕谁啊。”

  她挺挺胸,抿着嘴晃晃头,嘴角一勾,邪魅的笑。

  两人终于因为颜绒的一时意气,同步跑了。

  颜绒也深刻的认识到——

  男女双方的体力差距,不是一点两点。就算她翻得了墙打得了架但是她实在是跑不了步,更别说跟上段沂的脚速了。

  才跑了一圈多,就有些喘不上气,哼哧哼哧的摆手示意段沂先跑。

  “这么快就不行了?”他步子放缓,最后干脆走起来,慢悠悠的,远比她这个跑步的要来的快得多。

  颜绒:……

  不过好在他开始慢慢的走了。

  颜绒干脆也慢慢的走。

  “昨天心情怎么不好了?”段沂抓过毛巾擦汗,“想不想稍微倾诉一下?”

  “能不说吗?”

  “那就不说吧。”

  颜绒眯着眼看了会儿太阳,有些刺眼,啊了一声,掏出手机忙活。

  段沂也不说话,静静地看着她复制粘贴打电话。

  嘟嘟声响起。

  铃声响起。

  颜绒看他一眼。

  他也看她。

  “不会吧?”

  “你不会看通话显示?”

  颜绒:……

  一看屏幕。

  果不其然。

  “我的那个morning call 队友就是你?”

  段沂点头,将毛巾搭在肩膀上,抬手箍上颜绒的脖子,边往操场外走边嘲笑:“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啊,每天叫你起床就是我的任务啊!”

  颜绒:……

  “把你的手给我放开!哎呀!”

  周二没什么课,段沂提议让她去看看布偶,顺便做饭吃。

  那再好不过。

  “你知道吗,我弟跟我室友在一起了。”颜绒夹了块鱼豆腐塞进嘴里,愤愤不平,“我真怕我室友受委屈。”

  段沂:“你就不怕你弟?”

  “他?”她抿了口段沂递过来的白酒腌制的杨梅烧酒,砸吧几声,“男孩子还怕受委屈?受委屈谈什么恋爱啊。”

  段沂饶有兴趣的看她:“你谈过不少恋爱?好像很有经验?”

  开玩笑!她可是写言情的好吗!

  颜绒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写小说这件事,耸耸肩没接话。

  “颜绒,要不——”

  话还没说完,手机响了。

  是颜妈妈。

  她咿咿呀呀的胡诌了一番,笑眯眯的打算挂电话,在挂电话前,颜妈妈还不忘教育她趁早找个男朋友。

  颜绒:……

  “我跟你说啊!你国庆没回家,过两天挑个日子回来,我这儿帮你看了个人,回来见见。”

  颜绒:……

  这是传说中的相亲?

  黑着脸挂了电话。

  “你刚刚说什么?”

  段沂摇头,开了瓶酸奶搁在她左手边,帮她解解酒。

  “发生什么了?”

  她往嘴里拨了筷子饭,一口一口咬着,等把嘴里的那股酒味儿压下去,这才悠悠的回:“我妈,想当媒婆。”

  “?”

  “当媒婆得开个张你知道吧。”她看向他,笑眯眯的,“拿我开个张。”

  段沂:……

  “对了,你运动会报名了吗?”

  段沂摇摇头,将筷子放在碗上:“不知道报名什么。”

  “你不是长跑短跑都很厉害吗?”

  段沂嘴角微翘:“你知道的还挺多?”

  “科普的不错。”

  他靠回椅背,盯着书架。

  “你真不报名啊?”

  段沂:“报名有什么好处?”

  这个需要什么好处?你自己得了一等奖二等奖什么的不是说出去都面上有光?

  颜绒耸耸肩,摸了摸自己的耳垂,没接话。

  “怎么不说话?”

  “这你让我说啥啊,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处啊。”

  段沂睨她两眼,没再多说,起身收了碗筷。

  颜绒逗了会儿布偶,久久不见段沂从厨房走出来,猫着身子过去看。

  他穿着白色的衬衫,下面穿了一条黑色的八分裤,裤腿刚到小腿肚偏下一些,脚上蹬了双棉麻拖鞋,干干净净的,袖子挽到手肘处,正站在水池前,不知道拨弄些什么。

  “你在干嘛?”

  段沂没回,倒是腾出一只手来招呼她过去。

  走进了才发现,水池里是一个小小的鱼缸,里面游着一尾鱼,尾部像个扇子似的撑开,浅浅的淡蓝色飘在水面上。

  “这是,金鱼?”

  “斗鱼。”段沂把换好水的小鱼缸放到茶几上,“漂亮吗?”

  “超级好看的。”

  “他在求偶的时候,体色就非常艳丽,很漂亮,那个时候的鱼鳍颜色才是最好看的。”

  颜绒托腮看着小东西躲到石头后面,笑:“他这么害羞还求偶?”

  “再害羞也不想自己一条鱼孤零零啊。”

  “那就得给他找个伴。”

微观经济学

姗姗来迟的一更   卡文了,好讨厌……   早点睡各位宝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