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芝士玉米粒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5449 2019-03-30 23:01:15

  颜绒抱着鱼缸坐在寝室的时候,整个人还是懵的。

  吴梦瑶丢了些饵料,逗得鱼游来游去,欢畅的很。

  “你说你怎么这么好运,前段时间是布偶,这次回来又是金鱼的。”吴梦瑶站直了身子,“我现在真是充分相信,段沂一定是喜欢你的了。”

  颜绒:……

  看看看看,当时她说他喜欢她的时候,寝室里清一色的觉得自己在痴人说梦白体做梦胡言乱语,这才几天啊,就已经信誓旦旦的相信了吧!

  “它不是金鱼,是斗鱼。”

  她屈起食指,敲敲鱼缸,平静无波的水面上泛起层层涟漪,小鱼儿吓得又窝回了石头背后。

  名字已经想好了,她和段沂一起决定的,因为斗鱼的尾巴太过好看,在水里就像是一只敞开了的风筝,尾巴轻轻一摆,就能让人瞬间醉了。

  所以就叫风筝。

  算算日子,段沂其实前前后后给过自己不少东西,比如,安慕希啊,八喜啊,青啤啊,烧烤啊,白酒啊,辣子鸡啊……

  怎么好像都是吃的。

  当然也有不是吃的,比如,风筝啊。

  所以是不是该回个礼。

  颜绒把这个问题问出来的时候,吓得吴梦瑶腰都差点闪了。

  “你要回礼?”她揉揉腰,一瘸一拐的抽了张椅子坐下,“他要是真喜欢你,你把自己回了就是最好的,他要是不喜欢你,你回什么都无所谓。”

  颜绒:……

  怎么办,有一个看的太过通透的室友也不是一件好事情。

  盘算着上次送给他的芦苇画也没收到他的好评,不,连评都没有,这次要是送他一个别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有收获。

  “对了,颜宝,上次班长统计运动会报名你还记得吧?”吴梦瑶抽出报名表递给她,“班长死乞白赖的求我说服你报个名,班里实在是没人了。”

  颜绒:……

  其实她本来想着运动会的时候回趟家的。

  “我看你跳高还行,帮你报了?”吴梦瑶刷刷两下填好,“要求不高,报一项就好,算是应付差事。”

  颜绒:……

  ---※---

  周末的时候,颜绒被颜妈妈的夺命连环call逼着回了家。

  恰逢周五没课,一连三天的假让颜妈妈甚是满意,三两下就敲定了日子。

  顾肖霆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颜绒正在商店里被颜妈妈按头换衣服。

  “快接电话,接完了就接着换衣服去。”颜妈妈怀里还抱着一摞,“喜欢什么都买下来,好好搭配搭配,一出去就迷倒一大片。”

  颜绒:……

  “姐,你干嘛呢?”顾肖霆喂喂喂了好几声,才等到她满是沧桑的一声回复,“要是被绑架了你就吱个声。”

  神经病。

  “什么事儿?”

  “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让你带些辣萝卜干还有辣排骨粽回来。”顾肖霆欠欠的声音通过手机传出来,他边说还边笑,“你知道的,婷婷喜欢吃。”

  颜绒:……

  不是她说啊,李婷婷这才分手几天啊,怎么就——

  “你说李婷婷看上你什么了?乳臭未干?鸡毛蒜皮?游戏为大?还喜欢欺负姐姐?我说她是不是分了个手连带着看人的眼光都不行了?”

  顾肖霆:……

  “姐,知道你要去相亲,心情不太好,但是你这么攻击我就不对了,我至少也是个长得帅,干干净净的一个小白脸。”他长叹一口气,“想当年我跟你闹绯闻的时候,不也没嫌弃你么。”

  颜绒:……

  那她谢谢他没嫌弃?

  “放完屁了?那我挂了。”她偷摸着觑了一眼颜妈妈,手里紧了紧。

  顾肖霆哎哎哎了几声表示别挂:“我还有别的事儿呢。”

  “放!”

  “婷婷前男友是个什么人啊。”

  颜绒:……

  哟,这还真的说不出来,不过只能说李婷婷当时跟她男朋友谈恋爱的时候,顾肖霆还在读高二么是真的了。

  来来回回,硬是追了好几个月才追到手,比顾肖霆追的时间要长多了。

  所以颜绒有充分的理由怀疑,李婷婷可能还没有完全放下前任,就火速展开了新恋情,虽然一直都说自己害怕顾肖霆把李婷婷给伤了,但实话实说,颜绒还是怕最后顾肖霆也被伤的不轻。

  好歹是初恋啊。

  “她男朋友跟她在一起之后就马上请寝室的人吃饭了。”颜绒幽幽的回,“不知道——”

  “等你回来马上请。”

  “嗯。”颜绒抿抿嘴,“婷婷是个重情重义的,你知道的吧?”

  “姐,其实,婷婷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就说过,她可能还喜欢着那个前男友。但是我不怕啊,我每次从你嘴里听到你们寝室的事情的时候都觉得你口里的李婷婷好可爱啊,我喜欢她那么久了,你别看我比你们小两岁,但是我也是个成年人了不是?”

  颜绒清咳两声,心里有些苦涩,这个弟弟跟她关系最好,平常逗笑的也最多,来往算是最为密切,按理来说自己身边的两个人成了一对儿应该是再好不过,但是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又有谁说得清?

  “她既然决定了跟你在一起,你只要好好地做好男朋友就行。”颜妈妈有在一旁催促了,颜绒不耐烦的嗯嗯啊啊应下来,“我先去换衣服了,明天要去你家吃饭呢。”

  “那我打电话叫我妈打包些果干,她喜欢吃。”

  挂了电话,眼睛酸酸的,颜绒抹了把,还没等自己伤感完,一套衣服就已经到了自己头上。

  “快去换。换完了试好了回家。”

  颜绒:……

  等两个人回到家,已经天色擦黑,颜爸爸早就做好了饭菜候着,满桌都是她——

  妈妈喜欢吃的。

  颜绒:……

  她其实也不是很明白自己回家到底是干嘛。

  匆匆吃了几口,颜爸爸例行慰问之后,夫妻俩就把她独自丢下回房了,回房之前交代她记得收拾好碗筷。

  颜绒:……

  不知道有没有连夜回去的高铁票。

  颜绒回房间的时候,接到了段沂的语音电话。

  段沂很少会给自己打电话,大多时候都是自己早上起不来床,现在忽然一个电话,着实把逛了一天街的颜绒吓死。

  “怎么忽然打电话了?”她掀开被子钻进去。

  被子老早就被爸爸晒过,还有一点淡淡的阳光的味道,蓬松暖和,舒服的只想叹气。

  段沂手里捏了一份表格,身边坐着布偶,笑意盎然:“你报名运动会了?”

  “班长求着报的。”

  他忽然想起她们班的班长,好像是一个长得很正派的人,但也没什么印象。

  “他让你报你就报了?”

  颜绒嗯了一声,又觉得不太对劲:“主要是吴梦瑶帮我答应了没办法。”

  段沂哦了一声表示知道,松开了手里的纸,“我还以为你跟你们班长关系很好呢。”

  颜绒一听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怎么可能她跟班长关系好,怎么可能!

  于是接下来十多分钟,颜绒都在单方面的吐槽班长到底有多“正派”,正派到她觉得这个班长太过功利。

  不知不觉,两个人就聊得有些晚,颜绒抬头看看窗外,月亮很圆,旁边还有一圈白白的光晕,像是女神的光环一样。

  “你看到今天的月亮了吗?很圆。”

  等段沂走到阳台上,月亮被一团小小的薄云遮住,要露不露的,像极了美人。

  “很漂亮。”

  颜绒笑起来,一颤一颤的,抓了个娃娃抱在怀里:“我小时候一直觉得月亮是跟着我走的,后来上了学知道这是我自恋了。原来月亮是跟着每个人走的啊。”

  笑了好一会儿,她又接着往下说:“《武林外传》里,有一集是李大嘴和一个女贼,女贼是来偷东西的,结果被李大嘴感动了,没偷成。她一直觉得月亮跟着她走,后来离开李大嘴的时候,说‘我一直觉得我身上没有一样东西是干净的,因为我是贼,最干净的就是这月亮,现在她是你的了’。”

  天上的月亮还是那么白,干干净净的,偶尔云雀飞过,偶尔薄云飘过,雁过无痕,还是一如往初的洁白。

  段沂攥紧了手机,轻轻地说:“我的月亮也送给你,你要吗?”

  “什么?”颜绒出了神,隐约听见他说了什么,听得并不真切,“你能再重复一遍吗?”

  “你回家干嘛?”

  颜绒哼哼,将玩偶丢出去,又哼哧哼哧的将玩偶捞回来:“回家完成我妈的一厢情愿。”

  “我得孝顺不是?”她哈哈两声,“明天要见帅哥还有点怕怕。”

  段沂:……

  “我这么帅的帅哥你都见了你还怕啥。”

  她噗嗤一声笑出来,原本仅剩的那么一点担心也消失的一干二净:“你有点自恋哦。”

  “一般吧。”段沂回到书桌前,从笔筒里抽出黑笔,唰唰唰在纸上写字,“都是跟你学的。”

  颜绒:“哈?”

  白纸上,不一会儿就写满了颜绒二字。

  ---※---

  夏天穿白T秋天穿衬衫卫衣牛仔裤的颜绒,一早就被颜妈妈安排穿上长裙。

  “妈,你确定吗?”

  身上的这条裙子是昨天颜妈妈看了之后坚决要求买下来的,一席的白色蕾丝,领口处是一条细细的红丝带,打一个蝴蝶结倒也显得小清新。颜妈妈还特意配了一双浅口淡棕色小皮鞋,一蹬上,倒是越发的漂亮。

  “这怎么了?”颜妈妈握着她的手让她来回转了几圈,“多漂亮,一看就是个标志的小姑娘!”

  标不标志什么时候也要靠衣着打扮来衡量了?

  “对了对了,你再配一个小包,棕色的斜包。”找了半天也没看见适合的,气的她直接回了自己房里拎上A家新出的限量版包,“妈妈一次都没背过呢,先让你尝尝鲜。”

  也得亏了这个包,没这个包,不知道的人一看还以为颜绒今天要参加自己的婚礼呢。

  她背上包,看看时间又觉得太早,转眼又爬回了床上。

  “等等等等,你回床上干什么?”

  “时间还早。”

  颜妈妈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将她从被子上拖下来,“快给我化妆去。”

  颜绒:……

  相亲一定要化妆吗?

  “不能白瞎了这套行头啊。”颜妈妈戳戳她脑门,“给我画的漂漂亮亮的,要不,干脆妈妈来吧。”

  “你秦叔叔的儿子最近刚回国,小时候你们还见过呢,那个时候你就一直哥哥哥哥的追在人家背后叫,今天怎么说也算是你们重逢,可不得漂亮些吗?”

  秦叔叔家的确有个儿子,从小就优秀,别的孩子打架的时候,他就已经学会了指挥大家打架,别人开始学一年级的课本的时候,他就已经懂得了跟三年级的人打赌骗人家写作业,别人还在说哪家小女生长得多好看多好看的时候,他就已经学会了鲜花棒棒糖牛奶巧克力——

  多优秀的一个小伙子啊!

  颜绒小的时候追在他后面哥哥哥的叫唤,那时候的确是拜倒在他的开裆裤下,恨不得能让他认了自己做徒弟。

  再后来他就直接出国了,说是国内教育不行,想出去闻闻外国的空气是不是镶了金子,感受一下国外的饭菜是不是也放油。

  最后一来二去,倒是收敛了性子。

  颜绒应下声来,时隔多年,第一次见面,她打起精神:“秦书怎么想到回来了?”

  颜妈妈又戳了戳她脑门:“你以前不是一直喊秦书哥哥?”

  “妈,我都二十一了。”她擦了点粉,“这么大了叫人家哥哥是不是你有点怪怪的?”

  “是是是。”颜妈妈笑的花枝乱颤,“以后还指不定要叫老公呢。”

  颜绒:……

  她现在是真心的怀疑妈妈是不是真的想做媒婆了,好好一个教授,硬生生将自己逼成了一个媒婆,算起来也是一桩饭后余谈的笑料了吧。

  颜妈妈亲自开车送她去了咖啡馆。

  “晚上的时候把秦书带回家吃饭,你爸做了松鼠鱼。”

  颜绒现在真的连笑一笑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最喜欢的松鼠鳜鱼,居然还是因为秦书这个人才能吃到???

  走进店里,就看见他坐在窗边。

  秦书穿了件淡粉色的中袖衬衫,头发中分吹起,双手握拳放在桌前,手机搁在一边,俨然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

  “久等了。”颜绒将小挎包放在一边,“秦书?”

  “小时候不是叫哥哥?”

  “小时候你不是也超前时尚吗?”

  秦书打量了一番自己的穿着,没觉得有什么不妥:“难道我现在不够帅?不够时尚?”

  这倒没有。

  “一般吧。”

  晚上回家的时候,看着满满一桌的菜,颜绒彻底变成了柠檬精,酸的彻彻底底。

  “看来我是摆脱不了沾你光这件事了。”颜绒放下包,“欸,一言难尽啊。”

  秦书扯了把她的头发,勾在手里哈哈一笑:“也就这样,你早就习惯了吧。”

  “习惯习惯,大哥你先放手。”

  秦书小的时候,他爸妈忙得很,颜绒爸妈也忙,但最起码的饭还是能保证的,于是,秦书每天都来蹭饭,渐渐地,颜绒的口味就变得跟他相近,最后颜妈妈笑嘻嘻的开玩笑要不要订个娃娃亲。

  当然不行。

  颜绒一直都是想做小弟的。

  “欸,爸,你那儿有没有比较适合年轻人的字画。”

  颜爸爸拆了围裙,看她,有些捉摸不透,一看秦书,又觉得不像:“你要干嘛?”

  “哦,李婷婷不是失恋了么,送副你的绝笔字画,算是安慰了。”她凑过去搂住颜爸爸的肩,“你也知道,她可是你的字迷啊。”

  “谁绝笔字画了?”颜爸爸敲敲她脑袋,“净瞎说话。”

  颜妈妈一听字画就来劲,忙不迭的数落她:“小时候你和秦书一起跟着你爸学写字,你看看你自己写的都是什么鬼画符,人家秦书写的那叫一个俊逸!”

  颜绒:……

  “对了,秦书,你想不想去H市玩玩?绒绒明天就回学校了,要不你也一起去玩玩?”

  颜绒:……

  可千万别答应啊。

  “那也行。”秦书将碗筷摆好,“最近正好爸爸公司没什么事,我就出去玩玩吧。”

  “欸?你不是要继承家业吗?你出去玩什么?”颜绒皱眉,“你别是想来找茬吧?”

  颜妈妈顺手抄起桌上的筷子敲下来:“怎么说话呢!”

  颜绒乖乖闭麦。

  第二天,颜爸爸将打包好的字画交给她,秦书亲自将她送到高铁站,站在入口处笑:“不让我去该不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吧?”

  “真不是,我就是有课,没办法当导游啊,你下周末来我就可以带你玩玩。”颜绒拎了拎手里的行李箱,“行了你回去吧,下次见。”

  秦书背着手站着,仔仔细细看了她好一会儿,缓缓开口:“小鬼头,还想做我的徒弟吗?”

  小时候颜绒最希望的就是听到这句话,每次都追在他身后问,哥哥,我能做你的徒弟吗?每次都是“你给我滚蛋”。

  “做个鬼。”颜绒晃了晃手,转身往安检处走,“大哥赶紧回家吧!”

  段沂打了电话说要来接她。

  颜绒懒的再打车,一听他想来接她,再好不过,正好将自己要到的字画直接给他。

  颜爸爸的字画在市面上也算得上是珍藏类的,山水画的尤其好,磅礴大气,写出来的字也是一气呵成,放在家里裱起来当个摆设,忽悠忽悠外行那是绝对可以的,内行的也不需要忽悠,说出去有名号。

  当年李婷婷就是这么拜倒在颜爸爸的破布鞋下,俯首称臣二载有余。

  段沂接到她的时候,颜绒正好在高铁上睡了一觉,整个人都是懵的,将行李交给她,三两下爬上副驾,又接着做她的春秋大梦了。

  等回了学校,颜绒又在车里赖了好一会儿才彻底清醒。

  “哦,这个是给你的。”她将一只抱在怀里的那桶字画交给他,“我爸的佳作,一般人我不送的。”

  段沂握在手里,嘴角一勾:“昨天的相亲怎么样?”

  “……”

  “小时候关系挺好一哥哥,算不得相亲。”颜绒抓抓头发,“有点困,我回去继续睡觉了。”

  “那你感觉你哥哥怎么样啊?”

  颜绒:……

  “也就那样。”

  “稀罕?”

  颜绒摇头:“算了吧,受不住受不住。”

  她也守不住啊,这就是匹野马,到时候别情侣没做成,直接被秦书忽悠的甘愿为他做牛做马,那就真完了。

  “那,这个给你了。”段沂将一个便当盒递过去,“我做的芝士玉米粒,焗的,味道不错。”

  “哦,谢谢哦。”她拎了便当盒,又将装满了战利品的行李箱拽上,扭着屁股一摇一摆的冲进了宿舍。

微观经济学

今天这个大肥章满不满意!算是补了周四的断更!不出意外,大家可以YY一下表白了o(*////▽////*)q   然后,我们的秦书欧巴上场啦~是一个蛮可爱的蓝孩纸~~   我们的颜宝,好像一直有颗小弟心,一直有个行侠仗义的江湖梦~   ps:如果有错别字请多多指出,我马上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