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觅香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054 2019-04-01 21:48:20

  “对了,你帮我回趟家吧。”段沂将钥匙从抽屉里取出递给她,“布偶得饿了,然后帮我把我的吉他背来可以么。”

  颜绒捏过他的钥匙,攥在手里,钥匙冰冰凉凉的,有些尖锐,硌的手疼。

  “那你换洗的衣物——”

  “我让李楠把宿舍里的带过来就行了。”

  颜绒应下声来,将钥匙放进包里,看了看时间,已经差不多十一点,来回一趟怎么都要一点了,顿时有些不放心:“那你午饭——”

  “李楠会带来的。”段沂笑笑,“倒是你,午饭记得吃,如果方便的话,冰箱里有牛排,你可以煎来吃。”

  颜绒摇头拒绝了。

  一来是她的厨艺也就一般,二来是就算厨艺了得,借了人家的厨房还吃了人家的粮食,怎么都说不过去。

  “你不吃的话,可能真的要等它坏了。”他垂头看向自己的指甲,“护士不是说我还要留院观察几天才能回家?”

  这么一说也很有道理。

  等颜绒赶到段沂公寓的时候,一开门就看见布偶坐在沙发上,歪着头看向这边。

  她放下钥匙,双手拍了两下招呼布偶过来。

  它小身子刺溜一下冲过来,窝进颜绒的怀里,小脑袋从她的胳肢窝下挤出来,歪头盯着门看。

  颜绒揉揉它的脑袋,站起身抱着它走到窗边,倒了些狗粮,又接了些常温水给它放在一边。

  “布偶,你要乖呀。”她抠抠布偶垂着头兴致勃勃吃饭的脑袋,“你爸爸生病了哟,别太想他哦。”

  她把牛排煎了吃掉,又挑了些水果蔬菜榨成汁装进瓶子里,接着将所有的碗筷清洗干净,这才去段沂的卧室找他的吉他。

  卧室和上次相比明显柔和多了,也更加有生气,他添了不少装饰品,也不再是压抑的灰白黑,偶尔还能看见淡黄色,连灯的颜色都从白光换成了黄光。

  吉他被放在床边,颜绒将它打包好,拉上拉链,背在肩上,一抬头,就看见床正对着的那面墙上,自己的芦苇画被完完整整的挂着,不偏不倚,正对着床的中心。

  颜绒扯扯嘴角,看来还是蛮喜欢的嘛。

  她拉上窗帘防止落灰,又小心翼翼的将卧室门关上,抓抓布偶的脑袋,拎上榨好的鲜果汁,将剩下的水果打包带上,跟布偶招招手,合上了门。

  布偶趴在沙发上,尾巴无精打采的耷拉在沙发上,连耳朵都微微下伏。

  又剩他一只狗了啊。

  颜绒还没进病房,就听见里面闹哄哄的,男声女声都有,还有李楠贱兮兮的扯淡声。

  还没等她敲门进屋,病房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一张白白净净的脸出现在眼前。

  一席的白色长裙,一顶大檐帽,大红唇,脚上是一双毛毛的拖鞋——

  很流行的款式。

  颜绒人的眼前这个人。

  “你就是——”

  “哎哟!颜姐!”李楠欠扁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紧接着就看见他风风火火的赶过来,麻溜的将她身上手上拿着的东西取下,“你可算来了。”

  颜绒看看时间,一点半,不算多迟啊。

  “我们刚刚还在说,段爷这次运动会绝对跑不了步,结果他硬要参加呢,你快说说他……”

  她眨眨眼睛,被李楠推着走到床前,一脸奇怪的看着段沂:“你要参加运动会?”

  他嗯了一声表示正确。

  颜绒点点头:“轻微脑震荡不够厉害要玩儿个重度脑震荡?”

  段沂不禁发笑,拇指指腹蹭蹭自己的嘴角:“不是你说的让我参加运动会?”

  她呵了一声:“那我现在不让你参加了。”

  “那行吧。”段沂将表格交还给顾岱岳,“帮我跟班长说一声,我头不行了,跑不了步。”

  顾岱岳:……

  “对了,这颜绒,”段沂看看顾岱岳,“这是顾岱岳,那是他女朋友。”

  颜绒双手交叉垂在身前,一个一个的打了招呼。

  李楠将她带来的东西一一打开,连连感叹:“我们家段爷居然这么矫情要喝鲜榨果汁?”

  周贡拍掉他打算端起杯子喝一口的手,环着胸看向病床上的段沂,又饶有意味的看向李楠:“你懂什么呀——”

  李楠忙不迭点头:“是是是,我什么都不懂。”

  颜绒扯扯嘴角,哼笑:“欸,你们俩写给对方的情书还真不错,我还投了你们一票呢。”

  李楠周贡:……

  当时被忽悠着参加了这个活动的周贡完完全全的闭麦不说话了。

  原本以为这个活动主办方在怎么样都要看在还有三对“单身贵族”的份上,也不会将活动任务布置的太过亲密,结果国庆活动直接就写情书了。

  他们两个写个屁的情书!

  当场,两个人都花了五秒钟,端端正正的写了个“滚”字送给对方。

  完全是放弃状态。

  顾岱岳女朋友完全不知道这中间的事儿,好奇地看向他俩。

  李楠抓抓头,将手里的瓶盖拧开,规规矩矩的送到段沂面前,谄媚的笑:“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段爷你早日康复啊。”

  周贡踹了他一脚,翻翻白眼:“哥,我也先走了,得去找个女朋友。”

  顾岱岳揽着女友憋着笑:“那我也不打扰了。”

  没到一分钟,原本热热闹闹的病房内,又只剩下了他们俩。

  “怎么都走了。”颜绒搓了搓衣角,“就剩我了?”

  段沂拍拍床沿,示意她坐下:“他们可能被妈妈叫回去吃饭了。”

  颜绒:……

  现实版你妈喊你回家吃饭了是吗?

  “帮我把吉他拿过来?”

  她屁颠屁颠的从沙发上拎起吉他,帮他打开,小心翼翼的拿着递给他。

  “对了,你爸妈怎么没来?”颜绒皱眉,“在外地工作吗?很忙?”

  段沂敛了神色,手指随意的拨了拨琴弦,发出悦耳的一段音乐:“他们大概是在出差吧。”

  她也不再接话。

  “喜欢听什么歌?”段沂坐正身子,“太难的我可不会。”

  颜绒眯着眼,脑海里闪过一首歌:“听妈妈的话?”

  段沂皱眉。

  她抿抿唇,勉强退了一步:“不然,世上只有妈妈好也行。”

  段沂:……

  就跟妈妈过不去了是吧。

  “或者考试什么都去死吧。”她笑起来,“初中的时候可喜欢这首歌了。”

  他现在有充分的理由怀疑,她跟他可能听的歌还差一个时代。

  段沂挠了挠后脑勺,不得不败下阵来:“不如我自己随便弹首给你听?”

  颜绒哦了一声表示赞同。

  小时候顾肖霆花了一段时间学过钢琴,那个时候阿姨阿姨夫撺掇着颜绒跟着学,于是她就去了,去了之后就彻底嗨了。

  以至于钢琴老师一看见她就手抖。

  之后颜绒就没再跟着小屁孩顾肖霆一起上课了。

  后来颜绒发现秦书学的比顾肖霆学的帅多了,一把吉他抱在怀里,拨楞几下就能发出生想来,于是她就问秦书,这简单吗,秦书回她,对他来说简单,但对她,不简单。

  于是颜绒又不放弃的跟着学了几天,最后发现,她连吉他都抱不住,学什么吉他!

  再之后,颜绒见到吉他看到谱子就头大。

  “我是真不知道有什么谱子比较好弹。”她叹了口气,“随便弹,我绝对捧场。”

  段沂撇嘴笑笑,试了试手感,撑起膝盖慢悠悠的弹起来。

  “春风十里五十里一百里

  体测八百米海底两万里

  德芙巧克力香草味八喜可可布朗尼

  榴莲菠萝蜜芝士玉米粒鸡汁土豆泥

  黑椒牛里脊黄焖辣子鸡红烧排骨醋酱鱼

  不如你全都不如你

  冰糖雪梨梅菜扣肉饼柠檬味雪碧椒盐九吐鱼

  白酒青啤安慕希不如你

  春风觅香穿过谁家庭院

  捎走谁的收获自处寻开心

  和煦的春风吹过杨柳堤终于找到你

  等这春风潇洒去

  带走不忍心时光慢慢行

  永远爱你好比一把火炬春风吹又起

  ……”

  他轻晃着身子,闭上眼,头微微低着,手指轻轻拨动,配合着简单的调子,自弹自唱。

  清冽的歌声,欢快的调子,如果忽略他头上的纱布,忽略到医院里浓郁的消毒水味儿,配上灯光迷离,她敢打赌,她,或许再次忍不住摇鸡呐喊了。

  春风十里五十里一百里体侧八百米海底两万里,不如你。

  全都不如你。

  脸上渐渐起了红晕,一点一点的扩散开来,转而侵占她整张脸。

  她将冰凉的双手放到脸颊上,稍稍降了些温度,不由自主的提了口气,一颗心就这么悬着——

  好像他在对自己表白啊。

  音乐声在房间里渐渐消失,转而是长久的安静。

  “不说点什么?”

  她的手还放在脸上,没有勇气没有胆量也不想放下来,因为双手贴着的缘故,说话都有些含糊:“蛮好听的。”

  “只是好听?”

  “嗯啊。”她抬起头对上他的眼,“歌词也蛮有意思的。”

  他将吉他放置一边,屈起手指在吉他上轻扣几下,嘴角一勾:“歌词的确不错。”

  还没等颜绒点头,他又往下说,“觉不觉得歌词有点熟悉?”

  “啊?”

  “我都带你吃过。”他伸手将她的双手从脸上拉下来,“今天给你的可可布朗尼,是最后一样。”

  好像,气氛有点不一样。

  他嘴角带笑,贴的她近了些,压低声音:

  “这些,不如你,全都不如你。”

微观经济学

嗷~今天是甜度爆表的段爷!我单方面锁了!钥匙被我吞了!不接受反驳!   愚人节绝对不愚你~我们的段爷表白了表白了表白了!   这下大家明白了吧~章标题是歌词啊~   歌名叫做《觅香》,今天的章标题~唱歌的人叫栗先达~推荐大家去听~   甜死了~   在微观的心里,这些,不如你们~全都不如你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