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202 2019-04-02 19:31:48

  颜绒坐在寝室床上的时候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段沂低沉的嗓音,暧昧的语句,以及他嘴角轻扬的弧度,都透露着一个讯息——

  喜欢了。

  她一直以来耿耿于怀的怀疑的憧憬的害怕的忐忑的猜想,在今天全都变成了事实。

  他的确喜欢自己。

  她将床帘拉的密不透风,整个人躲在黑暗中,笑得说不出话来。

  寝室里安安静静,没有声音,偶尔能听见一两声从别的寝室传来的尖叫声。

  颜绒眯着眼躺倒在床上,露出两排大白牙,盯着一角穿进来的灯光,辗转反侧。

  该不该答应呀。

  ……

  不知过了几个小时,门口终于传来了响动。

  吴梦瑶哼哧哼哧拎着一麻袋东西进了屋。

  颜绒悄悄的探出脑袋,脸蛋卡在床边的栏杆上,往下看。

  “嚯,凸(艹皿艹),吓死我。”她把麻袋丢回自己桌子那儿,“你什么情况?”

  “你什么情况?”颜绒撇撇她,看向那一麻袋。

  吴梦瑶哦哦了两声,气呼呼的插着腰:“刚宿管阿姨死活要看我的麻袋里的东西,把我气的。”

  “给看了?”

  “屁!”吴梦瑶哼哧哼哧拆开麻袋,“我是那种她想看我就给她看的人吗,还想翻我的东西,想的美吧她。”

  得,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吴梦瑶将麻袋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摊在地上,笑眯眯的,献宝似的给她看:“这都是我们的奖品。”

  “话说你们那个活动结束没?”颜绒忽然想起好多天都没有收到他们的活动安排了,有点奇怪。

  吴梦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很是无奈:“不知怎么回事,有人举报我们活动没有内涵,本来后面还想让你们发发接吻照啊什么的,现在就因为举报,半路腰斩,没了。”

  居然还有——吻戏?

  颜绒汗毛竖起,愤愤的直起身子,“你们这活动玩的有点大啊。”

  “这不是被腰斩了么。”

  她一件一件的将奖品展示给她,“这个是情侣脸盆,这个是情侣杯,哦哦,你们是第一名,就是这个,情侣手表。”

  颜绒扯扯嘴角,说不出话来。

  小猪佩奇手表。

  社会社会。

  吴梦瑶絮絮叨叨的说着经费多紧张,又来来回回将那个举报他们活动的人骂了几百遍,还是觉得不过瘾,一回头,发现颜绒正在神游。

  “你干什么呢?”

  颜绒目光呆滞的看她一眼,转而看向她手里的手表,又看她:“我觉得,我应该要谢谢你。”

  “谢什么?”

  “谢谢你办了这个无良的活动。”

  吴梦瑶:……

  “如果表示感谢的话,我觉得你形容词应该换一下。”她微笑,将手表递给她,“帮忙给段沂吧,我觉得我也没什么机会再碰见他了。”

  “毕竟也不是我们寝室的女婿。”她摇摇头,颇为惆怅的感慨,“时间太短,我都没能把你们撮合在一块儿,虽然你一直有错觉他喜欢你,但是毕竟是错——”

  “他今天跟我表白了。”

  空气里诡异的安静了。

  吴梦瑶原本递手表的手静止在空中好一会儿,手一松,手表就做了自由落体运动,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佩奇脸朝地,栽了。

  “你再说一遍?”

  颜绒缩缩脖子,将身子挪进去了些:“就,表白了。”

  “就?”她从床下哼哧哼哧直奔上床,拉开她的帘子钻进去,“你有没有搞错?!”

  “?”

  搞错什么。

  “那是居然!居然向你表白了!”吴梦瑶气得牙痒痒的,不一会儿又笑起来,手里捏着床帘来来回回拉了好几遍,这才稍稍安定了些,“那你怎么回的?”

  怎么回的?

  “我说我——”

  “你该不会没答应吧?”她凑近些,“答应了你这个点就应该在医院里陪床才对啊!”

  好吧,是没答应下来。

  她当时整个人都是懵的,甚至耳边还能听到嗡嗡嗡的声响,僵直着身子,手还被他包着,被他攥在手里逃不开。

  后背起了密密麻麻的一层汗,是真的起汗了,在十月中旬这样的天气里,颜绒第一次感受到有种难以言说的闷热以及透不过气。

  也不知道握了多久,只知道手心的汗越来越多,湿哒哒的,她不耐地转动手腕,尝试着动动手,生怕将自己的手汗擦到了他身上。

  段沂却主动败下阵来,松开了她。

  然后她就抱头逃跑了,像只见了猫的老鼠,连一刻都不敢停留,都没来得及交代他赶紧喝果汁,就这么怂了吧唧的直接跑了。

  想起来就觉得自己比怂包还像包子。

  吴梦瑶很是为难的抓抓自己的头发,啊了一声表示感叹,又伸出手去拍她肩膀:“没事,正常,女孩子嘛,都矜持。”

  她这不是矜持,是……

  欸,说不上来。

  吴梦瑶揉揉她脑袋:“你好像从来没说过为什么不想谈恋爱?”

  颜绒虚叹一声,头靠着枕头,抿抿嘴:“也就觉得恋爱太恐怖了,主要我惜命。”

  这真不是笑话。

  自从林森和陈雾分手,陈雾死后,颜绒就觉得,谈恋爱不仅费时间,还费命。

  后来,大学两年多,身边的人都谈了恋爱,颜绒渐渐地也好奇,他们的恋爱好像很甜的样子,他们的恋爱好像没有那么费命来着,每次寝室里女孩子们打电话的时候,颜绒光是闭着眼听,都能想到人家欲语还休的样子。

  哦,吴梦瑶除外。

  她整天打打杀杀。

  吴梦瑶切了声,伸出食指点点她的头:“惜命的话你现在就该谈恋爱,不然之后饱受相思苦。”

  颜绒:……

  “简单点吧。”吴梦瑶直起身子,挪到床边,弯腰穿鞋,“你喜欢他吧?”

  “嗯。”

  “他有女朋友你咋办?”

  颜绒:……

  “一丈红还是五马分尸还是弹琵琶?”她又问。

  颜绒摇头:“宫.刑。”

  “那我求你答应了吧。”她跺跺脚,三两下下了床,又开始一样一样的将奖品放回麻袋里,“为了他好你好大家好。”

  ---※---

  颜绒打包了一份排骨粥,又点了几道开胃的小菜,全数拎着去了医院。

  一天之内来了三次医院,每次来还都是新感受。

  病房里全然没有白天来时的热闹,静悄悄的,她推门进去。

  段沂斜靠在床头,手里捧着一本书,正垂眸看着,白净的脸庞上还带着一点笑意,手指轻微拨动。

  他翻了一页书。

  “你来了。”

  波澜不惊,没有意外。

  颜绒轻轻应声,将自己带来的便当放在桌上,将小桌子推过来:“吃饭吗?”

  “当然。”他将书折了个角,合上,放到床边,“你再不来,我都怀疑你是不是不来了。”

  她不禁发笑,却是硬生生的憋着,问:“怎么的呢?”

  “你不来我就吃不到饭了。”

  “李楠他们不送?”

  段沂摇头:“我说我有人送,他们就没送来。”

  她不接话,垂着头将粥和小菜端出来,一一打开摆好,又将筷子掰开,把勺子放进碗里,全数做完,才拖了椅子坐下。

  他看着面前的饭菜,也不动筷子,现实情况好像的确比他预想的稍微有点差啊,告白也告了,人也来了,怎么还是没反应呢,也不给个回话。

  是真的太赶了?

  早就应该准备鲜花蜡烛烟花音乐的。

  他又开始埋怨起自己的迫不及待起来。

  “你要是不答应,也没——”

  “你准备好了吗。”颜绒对上他的眼,面色严肃,又觉得气势不够,站起身来垂头看他。

  “我不会是一个很省心的女朋友,不可能呼之即来挥之则去,也不会千方百计的讨好你,甚至可能会莫名其妙的生气,也许还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都没关系吗?”

  段沂愣住,转而嘴角上扬,笑容越来越大,最后干脆笑出声来:“你想什么呢。”

  “这些都是女朋友的特权啊。”

  “你想怎么样都没关系,不用改变。”

  “我喜欢的就是现在这个你。”

  他伸手将虎着脸的颜绒拉过去,把她的手包在自己的手心里,仰着头看她:

  “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

  “怎么样我都喜欢。”

  颜绒不知道别的男女朋友在一块儿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是不是每个男孩子嘴里说出的话都这么煽情以及信誓旦旦,也不知道别的女朋友是不是相信。

  但是她信了。

  她小心翼翼的从包里取出一个信封,交给他。

  段沂垂着眼看她手里的原木色信封,又悄悄看她:“我能现在打开吗?”

  点头。

  原木信封被拆开。

  一张淡黄色的信纸露出来。

  【段沂:忽然想到自己要写情书,还是有、、的激动。我没写过情书,我只看过言情,我想你也知道。本来想特别暧昧的给你写一封信,这样子到时候发照片投票的时候或许票数更高也说不定,但是想了想,我实在是写不出来。

  我又想说,我要不抄一首情诗吧,什么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之类的,刚落笔呢,就想着,我好歹是个女孩子,为什么写这个!于是一来二去,我撕了好几张纸,熬到了两点,才写了这封。

  哈哈,幸好寝室里面没人,不然她们肯定一个枕头砸下来怪我鬼哭狼嚎了。

  时隔九天,现在,我宣布,我是你女朋友了。

  情书完。】

  这是一封接着上次活动要求写的情书的情书。

  比上次多了一行字。

  好重要一行字。

  段沂看到末尾的那几个字,笑出声来。

  “笑什么笑,”颜绒气鼓鼓的,“你就说你要不要吧。”

  “求之不得。”

  她动动身子,很是勉为其难的样子,憋着笑咬咬嘴唇:“那就如你所愿咯。”

  “嗯,如我所愿。”

微观经济学

情书(〃'▽'〃)   甜甜甜副本即将开启~   我们的颜宝也是一个宝藏女孩!   还有哦,我们段爷好像已经欠颜宝两封情书了~~   嘿嘿嘿(搞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