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o(´^`)o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060 2019-04-03 22:30:26

  颜绒进入了二十四孝好女友阶段。

  早上的时候早早地来医院送早餐,陪聊天陪吃饭,然后回学校上课,上完课又马不停蹄的跑回医院继续陪聊天陪吃饭。

  持续了一天。

  段沂就出院了。

  :)

  颜绒讪讪的帮着他收拾好行李,其实也没什么行李,就一包衣服,还有一点吃的,塞一塞,一个包解决了。

  还没等她拎起包,段沂就把包拎走了。

  他的纱布已经拆掉,露出一头利落的短发,手里拎着个包,干净清爽。

  颜绒开始怀疑,住了两天院的段沂,是真实存在的么?这也恢复的太迅速了吧。

  回到公寓打开门,就看见布偶歪着脑袋蹲坐在门前,小鼻子一缩一缩的,看着越发的可爱。

  段沂蹲下身,捏过布偶的脖子,搂在手上。

  颜绒捞过行李,解开拉链,想把他的衣物拿去洗了。

  “放那儿吧。”段沂坐在沙发上笑起来,“你这两天忙前忙后的,累着了吧?”

  累倒是不累。

  她耸耸肩,推开了包,翘着手指跑到沙发边,从他怀里抱过布偶:“借我玩会儿。”

  布偶:???

  我在你们眼里就是个玩偶?

  “想吃什么?”段沂打开购物APP,“我买点菜。”

  “我们出去买菜吧。”颜绒看看时间还早,将自己的包又挎上了,“顺便去趟宠物店买点零食奖励一下布偶。”

  布偶歪着头跟着轻轻叫唤了一声,小尾巴摇的那叫一个欢快。

  “馋猫。”颜绒揉揉它的脑袋。

  布偶搭起一只前爪:哼,明明是馋狗好吗!

  段沂也没反对,取了钥匙,带上手机,换上鞋子。

  两人去了小区外的超市。

  “家里什么都没了吧。”颜绒回忆了一番冰箱里的存货,“好像只有几只速冻饺子,一点冻玉米和青豆,晚上做个玉米青豆,然后买些肉回去?”

  段沂点头,手里推着购物车,慢悠悠的走在颜绒身旁,歪着脑袋看她。

  “啊,那生鲜区在哪儿啊。”

  段沂笑笑,拦住她:“我们先去零食区。”

  “你要吃零食?”

  他嗯哼一声表示赞同。

  等两人到了零食区,段沂站在架子边,靠着购物车,指向满墙的零食,示意她挑。

  “你喜欢吃什么?”

  段沂:“现在应该是你喜欢吃什么我就喜欢吃什么。”

  “你就这么没点追求?”

  段沂点头:

  “不巧,前两天就已经完成了追求,现在我正在满足我的追求。”

  颜绒切了一声,没再搭理他,转过身,克制了好一会儿,才不让自己嘴角上扬的太过明显。

  她没好意思挑太多,随意的放了几包话梅薯条进购物车里,段沂瞧了几眼之后,又放了些巧克力布丁果冻进去,推着购物车带着她往生鲜区走。

  结果两人买了满满两袋,这才意犹未尽回家。

  段沂进了厨房整理东西,把颜绒从厨房里推出来,叮嘱她好好陪着布偶玩会儿。

  布偶:人家不需要陪玩,只需要零食。

  颜绒看着书墙上的言情,难耐的搓搓手。

  “我可以看书吗?”她倚在厨房吧台上,看他,“你的书我想看好久了。”

  段沂勾勾嘴角,手里切菜动作不停:“看吧,那些书都是给你准备的。”

  “言情?”

  记得当时颜绒看见那几本言情的时候心里的确嘀咕着他是给女朋友准备的,只是没想到最后自己成了他女朋友。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的确是为你准备的。”他把切好的菜装到盘子里,又挑了个橙子切。

  颜绒喔了一声:“因为我现在变成你的女朋友了嘛,所以变成为我准备的了?”

  “是因为你,才去买的言情。”段沂抬头看她,“不是因为女朋友。”

  她又恍惚想起,自己几乎每次来这儿都会抢几本他的书回去,里面最多的就是言情,还都是未拆封的,也不见他心疼。

  “你喜欢我多久了?”她变得有些忐忑,得喜欢多久了才能早早地准备好了言情啊。

  如果没记错,第一次来他家留宿,她就发现了他家一墙的书以及最好的摆放位置放着的几本言情。

  段沂垂头,将新切好的橙子放到盘子里,递给她:“大概从你不知道的时候就开始了。”

  颜绒怔住,手迟迟没有动作,忘了去接果盘。

  “没多久,你别怕。”

  “快吃。”他哄她出去,“今天想吃什么?干煸四季豆和可乐鸡翅好不好?”

  “喔,好。”

  她手里端着段沂塞给她的橙子,一脸呆滞的往外走,脚边跟着一蹦一跳的布偶,小短腿高频率运动,追着她。

  颜绒现在有点缓不过劲。

  这个没多久,又是有多久呢。

  她拿出手机,正打算给她的那群恋爱小能手室友发消息请教一下这个问题顺便得意洋洋的告诉她们自己的爱情有多甜的时候,就接到秦书的电话。

  “干嘛呢?”

  她手里抱着抱枕,盯着一墙的书发呆,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发呆呢。”

  秦书:“。。。”

  “跟我打电话你还发呆?”

  颜绒不要脸的应声。

  “话说我周四去H市。”

  她喔了一声,表示明白:“周四就来了啊,挺早啊。”

  “是挺早,不就是明天么。”秦书笑,“记得做三天的导游啊。”

  “哟,我妈让你来你还真来?”

  秦书语气就显得有些耐人寻味了:“不然?未来丈母娘啊不是?”

  颜绒:。。。

  她赌一百块钱,他肯定跟她妈是亲生的,她是垃圾桶边上随便捡的,这都什么啊,怎么连玩笑都开的一模一样的。

  “怎么说话呢?”她气呼呼的,瞄了眼厨房,又压低了声音,“给我好好说话。”

  “跟你配对是我憋屈了好吧?”秦书感慨一声,“我怎么算也是一海龟,镶了金的!”

  得了吧,镶不镶金她是不知道,只知道这张嘴是张臭嘴,比小时候更没边了。

  不,小时候他是有边的。

  “行了,明天几点到?”她不耐烦,这才刚谈了恋爱,就要分开了。

  秦书盯着电脑屏幕上的飞机票,勾勾嘴角:“大概三点吧。”

  得,又搭上一顿晚饭。

  “高铁?”

  “啧,我成功人士,自然是飞机。”

  得,还歧视高铁了。

  “飞机场太远了我不去接你了,你自己过来吧。”颜绒抿了口橙子,甜津津的,整个人都舒服的眯起眼来。

  两人又胡扯了几句,颜绒这才紧赶慢赶的说服他挂电话。

  一转头就看见段沂撑着身子站在她背后。

  “卧––”她调调转了个弯儿,将那个“操”别回肚子里,“——去!”

  才谈恋爱这么两天,还是要尽量控制一下自己想说脏话的欲望。

  段沂低着头看她,透过她又看向她手里的手机。

  也不知道他都听了些什么。

  颜绒不动声色的将手机藏到身后,笑眯眯的:“做了什么好吃的呀?好香。”

  段沂面无表情:“我还没开始做。”

  这就,有点尴尬了啊。

  “我是指水果香。”她拿起一瓣橙子递到他嘴边,“尝一口?”

  段沂倒是乖乖巧巧的张嘴吃了。

  “你都听到什么了?”她捏着衣角看他,也不打算继续瞒着,“我可能要跟你请个假啊,我这周末要陪老乡。”

  也不知道那个海龟听到老乡这个词形容他的时候会不会直接抓狂。

  段沂靠在沙发椅背上,一手放到她身后,一手搁在腿上:“老乡?”

  “小时候认识的哥哥。”颜绒眯着眼,“该不会生气吧?”

  看看看看!她颜绒就是懂得如何把握时机,懂得如何在一段关系上处于上游地位。

  颜绒为自己的小得意小聪明满足的翘起了脚,这话说的,一来防止他吃醋,二来也说明了不是自己不想陪他,奈何自己真的没办法要陪老乡,谁还没个从小认识的老乡啊。

  他点点头表示理解,紧接着又往下问:“男的?”

  “在我眼里是个女的。”

  “青梅竹马?”

  “在我眼里是尊佛。”

  “你妈钦定的?”

  神经大条如颜绒,还是捕捉到了段沂话语里的酸涩,仔细一瞧,却也瞧不出个什么不对劲来。

  她将段沂放在膝盖上的手拉过来握在手里,细声软语:“就是前两天那个相亲对象,我回去了才知道是我小时候一个哥哥。”

  “哥哥?”

  “不不不,现在不是哥哥了,现在就是一团员,我导游,他旅游团团员。”

  段沂:“。。。”

  原本还想假模假样的生个气,被她这么一瞎扯,倒是连气都生不起来了。

  “明天需要我送你去接他吗?”

  颜绒摇头:“他那个不——”

  ——不要脸的东西需要你接?

  语调换了换,她改口:“我是说,他会直接到我们学校,不用接。”

  “那你周末的安排?”

  颜绒唔了一声:“吃吃喝喝吧,带着他四处转转。”

  他问了两三个问题,觉得没劲,就没往下问,将自己的手从她手里抽出来,转身回了厨房。

  颜绒看着他背影,又觉得哪儿不对劲。

  不出半小时,段沂就端着菜出来,将它们一一放在桌子上,招呼她吃饭。

  两人面对面坐下,布偶被颜绒强制性安排入座,看着一桌菜肴欲哭无泪。

  段沂叹了口气,有些无奈:

  “绒绒,我可能,吃醋了。”

微观经济学

我以为我早就发了新的一章,就一直玩手机,然后玩着玩着想看看有没有小可爱给我留言呀,就发现,嗯??我还没发??   放上一段小情景:   段沂挽起颜绒的长发,挽成一个小揪,松松垮垮的耷拉在她脖子处。   颜绒:嗯??有点丑的哦。   段沂:你在我眼中是最美。   颜绒:是那种慵懒的凌乱美吗?   段沂:是那种一眼千年的美。   颜绒正想夸他,只听他继续往下说:谁也到不了这个境界,乍一眼看真丑,接着越看越丑越看越丑,看久了也就审美疲劳了,于是就美了。   颜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