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V^)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041 2019-04-04 23:13:04

  “那我不去了?”颜绒撑着脑袋看他,“如果你不让我去,那就不去好啦。”

  段沂摇头,伸手又盛了一碗汤给她:“吃醋归吃醋,去还是让你去的。”

  还挺大方。

  颜绒端过他递过来的汤,舀了一口放进嘴里。

  玉米排骨汤很清爽,汤中还有玉米淡淡的清甜味道,段沂厨艺一直很好,光是喝这么一口就让人眯眼尖叫。

  他看她眯着眼一脸的享受模样,忍不住笑起来,抽了张纸巾轻轻擦过她的嘴角:“慢点喝。”

  “你真不介意?”她还是有些不放心,“我发誓,我们真的没什么的,就很普通的认识的人。”

  “知道。”他垂头看向自己的碗,“我就是想告诉你我吃醋了,没别的意思。”

  这下轮到颜绒怔住了,虽然自己没谈过恋爱,但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寝室里那些老油条谈恋爱的时候有这么相信自己的男朋友?

  光是她听见的因为异性吵架就不下十次,还有各种她们背着她吵的架。。。

  这么一对比,自己这个男朋友简直就是宝藏!

  颜绒嘴巴咧的大大的,还生怕他不懂自己的意思,不停的点头:“段沂,你真好。”

  她很少会叫他的名字,更多的时候只是你你你来代替,这么一叫,段沂又浑身舒爽了不少,连带着笑容都不觉得那么勉强了。

  于是两人欢快的吃完了这顿饭,颜绒主动承担了洗碗的任务,让他好好休息。

  等颜绒洗完碗筷,回到客厅,只有布偶正躺在自己的小窝里和玩具玩耍,那个骨头状的玩偶已经被撕咬出了一小团棉花,颜绒小声嘟囔了一句该买个假骨头给它。

  屋子里安安静静的,洗手间卧室的门都开着,一点声音都没有,很显然,段沂并不在家。

  颜绒捏过手机给他打电话,没人接。

  她又开始担心起来,段沂是不是只是看着好说话其实心里还是很介意。

  正想着要不要继续打电话呢,就听见门口传来一阵响动,段沂拎了个塑料袋进门。

  “不是买过东西了吗?怎么又买了?”颜绒有些奇怪,一手拎过袋子,一手揽过他,“你今天才出院呢。”

  段沂勾勾嘴角,任由她揽着进了屋,做到沙发上。

  “都是给你买的。”他打开袋子,“你看看还缺什么。”

  能缺什么。

  她伸手翻了翻,什么防晒喷雾饮用水甚至连餐巾纸都帮她全数买齐了,生怕她自己没有似的。

  “你买这么多。。。”

  他哎了一声表示疑惑:“很多吗?我本来还想帮你买创口贴中暑药什么的。”

  “段先生,请注意一下,现在是十月中旬了,我很少会中暑了好吗?”

  段沂抓了把脑袋笑起来:“这不是得对你好点儿,才能防止你见到相亲对象之后不会把正牌男友忘了么。”

  说到底,他还是有些不高兴的。

  颜绒鼻子酸酸的,心里又把秦书骂了个几百遍,这才哼哼唧唧的抱住段沂。

  “明天上完课就见不到了?”段沂揽住她,把她的脑袋按在怀里,“看来我得去蹭个课。”

  一说到这儿,颜绒就想起前两天李楠提到的段沂翘课来听他们的课的事儿,又觉得奇怪起来。

  “你明天下午是真的没课吧?”

  “没。”

  “你之前干嘛翘课来我们这儿听课?”颜绒抬起脑袋看他,“你就这么爱经济?”

  段沂敲敲她脑袋,低声说道:“你别告诉我你现在还不知道原因。”

  知道啊,就是知道,才觉得不可思议。

  他到底有多喜欢自己啊。

  这么想着又觉得心里暖融融了不少。

  –——※——–

  两人一起回了学校,颜绒现在终于能体验一番女寝门口辣眼睛的感觉。

  “那你明天记得给我留个位子。”段沂拨拨她的碎发,“你身边的。”

  “好的。”她比了个OK的手势,“你走吧。”

  段沂:。。。

  不是应该来一个临别的吻吗?他看顾岱岳和女朋友分开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啊。

  颜绒勾勾他的手指,又拍拍他的肩,“我们不能跟那些凡夫俗子一样,天天在宿舍门口腻腻歪歪的,成何体统。”

  “做人,最重要的还是端庄。”她眯起眼笑,“为了安慰你受伤的心灵,我决定目送你走。”

  都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好,颜绒根正苗红好青年,为了社会文明和谐发展,怎么能做出有辱社会风化的事儿呢。

  段沂只剩下苦笑。

  “你先进去吧。”他揉揉她的头发,“还是得我看你进去。”

  颜绒垂着头想了好一会儿,来来回回看了好一会儿,这才踮起脚,飞快的擦过他的脸颊,松开手捂着脸跑进宿舍。

  天有些黑,风也有点凉,段沂的脸上,有些暖。

  他摸了摸脸颊,笑了。

  颜绒回了宿舍,就发现大家一同围在门口,等着她。

  好熟悉的三堂会审!

  “老实交代,这两天天天封寝了才回来,有什么事?”李婷婷抬着下巴,冷声问。

  颜绒还没有把谈恋爱的事儿告诉她们,就连那天跟她聊天的吴梦瑶都还只是停留在以为段沂告白颜绒拒绝这个程度。

  她拨开人群,将手里的一袋东西搁在自己的桌子上,解开。

  “喏,男朋友买的。”

  “。。。”

  “。。。”

  “。。。”

  三个人齐齐无声。

  冷场了将近一分钟之后,吴梦瑶先开了口。

  “别说是段沂买的。”

  李婷婷关玖看向她。

  “你如果知道什么,包庇罪。”

  吴梦瑶乖巧的伸手在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颜绒:。。。。

  “好吧,我交代。”她双手举过头顶,表示投降:“问吧。”

  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麻溜的拖了椅子围上来。

  “其实我们也不是很想听。”

  “但是既然你这么迫切。”

  “我们就勉为其难的问你几个问题。”

  “如果你不如实招来。”

  “我们也会动用私刑。”

  颜绒眯着眼看她们,呵呵两声:“就凭你们的挠脚底板外加鬼哭狼嚎?”

  她们寝室来来回回的私刑也就挠痒痒以及颜绒的鬼哭狼嚎。

  现在颜绒还是被告,私刑少了一样。

  李婷婷嚯一声表示不屑:“托你上次做了芦苇扫帚的福,我们现在还可以用芦苇扫帚给你清洗清洗。”

  上次颜绒做了芦苇扫帚,因为没把芦苇花去掉,一扫地上掉一大把花,于是芦苇扫帚就勉强被搁置了,而今变成新的私刑。

  颜绒:。。。

  自作孽不可活。

  吴梦瑶敲了敲桌子以示肃静:“你什么时候答应的?”

  “前天晚上。”

  “嚯!”她跳起来,“就我跟你讨论完?”

  “嗯。”

  李婷婷关玖看向吴梦瑶,愤愤不平:“还说你不是从犯?”

  “还有别的问题?”颜绒清清嗓子,开口道,“他告的白,前天,我晚上答应的,这两天都在照顾他,他住院了,你们知道的。至于告白过程,无可奉告。”

  “。。。”

  “。。。”

  “。。。”

  得,这是她们见过的最高傲的脱单王者。

  “对了,明天他来蹭课,不准多问。”

  吴梦瑶推了把椅子,哼了两声:“请客!”

  “反正比小龙虾要贵。”李婷婷觑了她一眼,“我要带顾肖霆一起。”

  颜绒颇有些无奈的扶额,果然当年造的孽,现在都是要还的。

  只是没想到,还债来的这么快。

  ————※————

  “喏,给你带的甜点。”段沂将买来的老香港蛋糕放在她面前,“趁热吃。”

  颜绒瞧了眼包装,有些惊讶:“你特意去新西街买的?”

  他笑笑,放下凳板坐下。

  吴梦瑶推了推颜绒的手肘,轻咳了一声。

  她瞥她一眼,没说话。

  吴梦瑶又撞撞她的手肘。

  “吴梦瑶,手癫痫了?”颜绒忍无可忍的白她一眼,烦躁的开口。

  吴梦瑶:。。。

  装疯卖傻最佳表演型人才,颜绒也。

  段沂拿出另一个袋子递过去:“给你们带的。”

  “谢谢妹夫。”三人齐声回。

  颜绒:“。。。”

  神经病啊?

  段沂稍微凑近了些,在她耳边轻声开口:“我还有什么忘了的,你要及时告诉我,我得做个二十四孝好男友。”

  颜绒看他一眼,点点头:“还真有一事。”

  段沂喔了一声,语调微扬:“这个周末考虑到你有事不方便,我们下周周五吧,正好有部电影上映,大家一起去看。”

  颜绒:“。。。”

  试问,她什么都还没说,他就已经把所有安排都想好了,那她还说啥呀。

  吴梦瑶又推了推她的手肘,轻声:“妹夫很有意识,孺子可教。”

  颜绒再次赏了她一个白眼,示意她赶紧滚去吃东西,别逼逼。

  老师已经开始上课。

  段沂笑着看讲台上的老师,手上却抽了张白纸,刷刷刷写了几个字,递过去。

  颜绒垂眸。

  “待会儿见了情敌别忘了我。”

  她眯眼笑起来,刷刷刷回复。

  “鉴于您的表现良好,暂时还不会失忆。”

  段沂勾着嘴角,不动声色回复。

  “那就请多关照,争取不让您患病。”

  她又悄咪咪的写起小纸条,递还回去。

  “加油吧,小伙子。”

  “遵命。”

  嗯,怎么有种高中课堂的味道。

  你好呀,段同学。

  

微观经济学

没来得及检查错别字,大家先将就看叭~更晚了抱歉~   嘿嘿嘿,我继续嗨去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