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ω・`)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123 2019-04-05 22:30:55

  秦书来找颜绒的时候,她正在手机上向段沂再次声明自己绝对不会见异思迁。

  “干嘛呢?”秦书屈起手指狠狠弹向她的后脑勺。

  她哎哟一声抱着头看他。

  “神经病?”

  骂完了还觉得不过瘾,又抬脚踹他:“你有本事别躲。”

  秦书嘿嘿嘿笑着灵活的闪避开了她的进攻,又笑着迎上来,试图揽她的肩。

  “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她拿着食指指着他,“不然告你骚扰啊。”

  “切,告骚扰的话你小时候才是真的骚扰吧。”

  颜绒:。。。

  前尘往事真的不堪回首。

  “颜妈妈托我带了吃的给你。”秦书将行李箱往前带了带,“都是吃的。”

  她才不相信是她妈让她带的。

  颜绒喔了一声,接过他手里的行李箱,点了个下巴:“谢了。”

  “客气。”

  “一整个行李箱全是你带的?”

  “不然?”

  “那你的行李?”

  秦书颇为嘚瑟的扬起下巴:“真正有钱的人,是不会随身带行李的,因为他们去哪儿都可以买。”

  颜绒爽快的赏了他一个白眼,并向他踹了一脚以示尊重。

  “走吧,带我去你学校转转,我来这儿主要还是看看你过得好不好。”

  过得好不好?得了吧,摆明了人家就是为了来这儿看美女的。

  颜绒先把他带到了宿舍楼下,嘱咐他乖乖站着别动,她将行李箱推到寝室里,又马不停蹄的下楼,正巧看见秦书一脸笑意的站在宿管阿姨“吧台”面前批判当今学生不良风气。

  颜绒赶在他说出学生不学好就是因为老师不教好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之前,将这个接受了外国过分开放思想的反.共人员拽走。

  她又带着他逛了逛学校的几大食堂,转悠了一番教室,又辗转了两个图书馆,这才不情不愿的将他带到学校湖边。

  著名的情侣夜会之地。

  秦书还在嘟嘟囔囔的说着西区食堂饭菜简直难吃至极,如果投诉消协或许全都可以取缔,颜绒一巴掌拍在他肩上,示意他闭嘴。

  秦书怔住:“颜绒,你是不是忘了,我现在是个成功商人,你对我是不是太没礼貌了?”

  “成功商人跟我没关系。”

  他快走几步赶到她面前,双手扶住她肩膀:“小时候你对我最起码的尊重呢?”

  “那个时候年纪尚小,资历尚浅,完全不懂事。”她睨他一眼,“我现在觉得你出国这么多年,已经完全跟国内脱节,作为你以前的狂热粉,我决定是时候拯救你了。”

  秦书哟呵一声,抬手弹她的脑门:“我奉劝你啊,规矩点。”

  她退后一步,跟他保持了一点距离:“规矩点。”

  “。。。”

  颜绒面无表情的经过一对对拥吻的情侣,毫无起伏波澜的解说情侣湖的来源故事,秦书则一脸正义的将颜绒带过人群,还不忘嘱咐她洁身自好。

  得,小时候大家长的架子摆出来了。

  等把秦书送走,颜绒终于一脸疲惫的回了宿舍。

  吴梦瑶捏着芦苇扫帚堵在门口,手里哆哆嗦嗦的将手机递给她:“你有新欢了?”

  什么新欢?

  她皱眉看她,有些奇怪:“怎么?”

  “有个八婆莫名其妙的上传了你几张照片,说是你恋情曝光。”

  喔,这也正常。

  颜绒摆摆手,揉了揉脖子往自己的位置上走:“拍到我和段沂的了?没事的。”

  吴梦瑶急得跟什么似的,把手机点亮翻给她看:“你看看你看看,这男的谁啊?”

  这个博主发的文字是“偶然遇见百合小公主和男朋友逛校园,很甜蜜!”,放了几张照片,有两人食堂吃饭的,有秦书弹她脑门的,也有秦书一脸笑意她一脸恼怒的。。。

  反正配上这腌臜的文字,怎么看都是这对小情侣闹了别扭。

  点开评论果不其然,一堆嚷嚷着好甜好甜的,还有一堆疑惑百合小公主颜绒居然真的不是百合的。

  颜绒:。。。

  她暗道不好,从包里抓出手机打电话给段沂,嘟嘟嘟好几声后还是没等到他接电话。

  事情似乎不太妙。

  她登上自己的微博,在原博底下评论要求删除,又拜托室友帮自己点赞捞一把自己的热度排名,接着又发了条原创微博。

  @绒绒宝贝啊:说实话我没那么多八卦,但还是要说明,我的确不是百合,也没有想着一直单身,我的确有男朋友,但是不是照片里的我的好朋友,最后,还烦请那些关注我的同学好好学习,期末争取不挂科。

  发完,她烦躁地哎哟一声将手机丢到桌面上,抱着头叫起来。

  还没等她叫唤完全,就听见手机滋滋震动,反过来一看,段沂。

  几乎毫不迟疑的就接起。

  “喂?”

  “嗯。”那边声音有轻微的震动,接着就是跟上咔嚓咔嚓的脚步声。

  颜绒:“你刚刚在干嘛?”

  段沂伸手捞过沙发上的衣服,边穿边回:“洗澡。”

  言辞精简。

  她暗叹一声不好,正想着说什么挽救一下自己受损的个人名誉,就听见段沂咔嚓一声的锁门声。

  段沂清冷的声音再次传过来。

  “绒绒,十分钟我就到你们宿舍了。”

  她应声,挂了。

  现在已经是封寝时间。

  颜绒套了件针织外套,将自己的长发挽起扎了个马尾,将手机充电器塞进包里,打了个招呼风风火火的出门。

  现在距离段沂说的十分钟还剩下五分钟。

  她把自己的包从二楼楼道口的窗户丢下去,因为一楼封闭外加停车场的缘故,她只得从二楼往下爬。

  索性层高不高,她三下五除二就从寝室楼背后溜了出去。

  弯腰捡起包,肩上忽然就多了一只手。

  全身僵硬。

  颜绒幽幽的转过身,嘴里细细碎碎的念着:“段沂段沂段沂。”

  “嗯。”段沂应声,眉毛却是紧皱的,“你怎么翻出来了?”

  这有什么好为什么的。

  “刚刚我在洗澡,没接到你电话。”段沂补充道。

  “我知道。”他解释过了。

  她又忽然觉得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人家也许根本就不知道这事儿。

  颜绒挎上包,拉过段沂的手打算往外跑——

  结果三两下就被段沂带上了车。

  两人坐在相对封闭的车厢内,一时无话。

  等了好一会儿,段沂才开口:

  “打算怎么处理?”

  他其实早早地就看见微博,一直没搭理,等着颜绒自己来找他。

  原来还是知道了的啊。

  她抠着安全带,眯着眼透过玻璃看窗外。

  “我已经发了微博了。”她回道,“打算为您正个名。”

  段沂点头:“你微博可是没有指名道姓说我呢。”

  颜绒一提这个就来气,她跟段沂在学校也不避讳,回宿舍最起码还有个晚安吻,怎么就没有人拍到,偏生今天就有人看见自己跟秦书了?

  “你这是生气?”

  段沂又点点头表示赞成。

  她掏出手机,飞快的编辑一条微博,将手机摆给他看,嘴角挑起:“这样?”

  屏幕上,颜绒编辑的文字一览无遗。

  “这我男朋友。”段沂读出声来,“配了张别人的偷拍照?”

  颜绒:。。。

  好吧,作为女朋友,还没有男朋友的独家高清无码照是有点说不过去,颜绒本想配一张段沂帅掉渣的照片,可想想还是选择了别人拍的隐晦的图书馆背影照。

  “其实我建议你把我们的烧烤合照放上去。”段沂幽幽的提议。

  颜绒又翻出那张合照盯着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决定发微博。

  段沂看她一眼,阻止她,一声不响发动油门开车出了校园。

  颜绒:。。。

  所以到底是要不要发。

  等他带她回了公寓,她还是没决定好。

  段沂把特意为她准备的拖鞋拿出来,又去厨房倒了杯水示意她喝,最后回到卧室拿了一套被子铺在沙发上。

  “今天你睡床,我睡沙发,以后别翻墙了。”

  说完,也不等她回复,将她推进房间,顺手带上了门。

  颜绒:。。。

  好像男朋友生气了。

  她两个食指纠缠在一起,身子靠在门上,有些难过。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稍稍动了动身子,微微开了点门缝,从里往外望去。

  段沂背对着房门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看样子是已经睡着了。

  她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压低声喊:“段沂?”

  “嗯。”

  颜绒倒也没多大意外他还醒着,找了个暖和点的位置盘坐,右手撑着脑袋看他的后背:“我们聊聊?”

  “行。”

  “我其实不是真的不想公布我们的关系,真的,我就是觉得不真实。”

  “而且我们才交往了不到一礼拜,不稳定。”

  怎么会不稳定啊,段沂苦笑。

  颜绒没等到他回复,只好自顾自往下说:“我想着我们交往一个月了之后再公布也不迟,我现在就想顺其自然。”

  他转过身,黑漆漆的眸子对上颜绒水润润的眼,轻轻的应声。

  “其实我生气的,只是你不信我。”他缓缓说道,“颜绒,试着相信我,我没那么坏。”

  她怎么会不知道他不坏呢。

  “那我们以后有矛盾第一时间说完好不好,不隔夜。”她带了点哭腔,觉得委屈。

  段沂勾了勾嘴角:“那我们以后努力没有矛盾好不好?”

  “嗯。”

  颜绒躺回到床上,怎么都睡不着。

  微博又发来特别关注的推送消息。

  她已经好几天没看了。

  “告白了。”

  “答应了。”

  “我吃醋了。”

  “吵架了。”

  “别哭,我怕。”

  

微观经济学

嗷呜,绒绒还是会害怕谈恋爱的呀~公布恋爱也是需要勇气的!但是颜宝是什么人!她才不是一般人!   大家,emmmm,今天要快落喔~   送上段爷wink一个~   段沂:怎么wink?   颜宝恨铁不成钢:闭上一只眼,像我这样。   动作演示。   段沂没忍住,凑上去吻住她的眼:有点甜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