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 _ ─━✧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170 2019-04-07 21:08:13

  颜绒把从颜妈妈那儿敲打来的衣服裙子全数摊在书桌上,有些犯难。

  “你们说我明天穿什么比较好?”

  吴梦瑶哟呵一声,关了男朋友的视频,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帮她。

  李婷婷就比较实际了,直接跟顾肖霆视频,现场直播他姐挑衣服全过程。

  颜绒:……

  “明天是什么情况?”吴梦瑶拎起一条裙子,又拽拽另一条裙子,“这些都没见你穿过啊。”

  废话,她当时回家相亲的时候之所以配合妈妈买衣服,就是为了每次见段沂的时候都穿一条,这样算算也有好多次见面能忽悠了。

  谁知道,两次穿新衣服都有秦书。

  越想越不服气,颜绒捞过手机又发了个暴打的表情包给秦书,这才勉强过瘾。

  “明天我要见秦书,就昨天那个绯闻男友。”她拎起一件衬衫,“怎么样?”

  “我看看,我看看!”顾肖霆的声音乍然响起,“你相亲对象来找你啦?!”

  颜绒:……

  她这个弟弟的舌头是不是可以直接割掉。

  “你见相亲对象还打扮?”吴梦瑶拍拍她的肩,“可以啊小姑娘。”

  “好吧,明天是段沂和秦书的见面会。”

  这下吴梦瑶和李婷婷全都噤声了,只剩下手机里顾肖霆的暗暗抽气声。

  “姐,说实话我是真的佩服你。”他贱贱的声音响起,“要是有一天婷婷让我见见她前男友,我绝对心里不好受。”

  颜绒眨眨眼,一脸的无所畏惧:“这不一样,你是没底气,我家段沂是底气十足。”

  吴梦瑶李婷婷顾肖霆:……

  “得了得了,快点帮我挑衣服。”颜绒拎起一件一件的新衣服,“我想穿的简单大气,但是又显得我小家碧玉,最好还能显得我温润可爱,当然了,最好还要衬托一下我小女人的气质。”

  “没有的。”

  “不存在的。”

  “婷婷啊,我觉得我还是挂电话了啊,我姐有病。”

  颜绒:……

  这个弟弟就算舌头割不了,也要拿胶带把嘴巴给缝上。

  三个人挑了半天,终于选出一件水蓝色的连衣裙,配上一双白色小皮鞋,搭一件米色毛衣开衫,配一个小挎包,乍一看,至少不说话的时候,她还是淑女的。

  第二天,颜绒又起了个大早,花了两个小时给自己撸了个妆,涂上最近喜欢的豆沙红,又觉得怪怪的,忙不迭的将还在睡梦中的李婷婷拽起,求着她给自己编了个发型。

  一切堪称完美。

  她一蹦一跳的往楼下窜,段沂已经早早的等着了。

  等到了楼下,她才发现,今天绝对是一场噩梦。

  只见段沂侧靠在门上,同宿管阿姨聊天,时不时笑几声,将宿管阿姨迷的不要不要的——

  旁边的秦书也不甘落后,将另一个阿姨也逗得乐不思蜀。

  有一种比赛的味道是怎么回事?

  更悲催的是,两个人同时转过头来,看向颜绒。

  “绒绒。”

  “绒绒。”

  颜绒:……

  从现在开始,她叫颜颜了。

  尴尬的朝他俩招招手,脸上保持着职业假笑,僵硬着脸带两个人出去。

  宿管阿姨噢哟一声,窸窸窣窣的交谈声响起。

  三人一起出了宿舍门。

  “你就是她男朋友?”秦书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的男子,嘴角一勾,“你知道我是谁么?”

  秦书真是将他骨子里的那股痞子劲儿发挥的淋漓极致。

  段沂微微点头:“现在知道了,原来是哥。”

  颜绒暗暗给他竖了个大拇指,装的真不错。

  他今天穿了一件薄款风衣,里面配一件深灰色的polo衫,下身穿着休闲裤,风吹过的时候,风衣下摆随风摇动,英姿飒爽。

  颜绒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揽上段沂的胳膊,笑意吟吟:“好帅啊你。”

  秦书:……

  段沂稍稍垂下头,面带笑意觑了她一眼,颇为好笑的问:“我以前就不帅?”

  “帅帅帅。”她点头如捣蒜,“每天都帅。”

  秦书轻声咳了咳,眼睛往上瞟了瞟,又往前走了一步。

  “帅帅帅,我哥也帅。”

  颜绒尽量做到不让双方尴尬,但是,主动示好男朋友是必须的!

  一声哥,直接将秦书的定位定的明明白白,加上段沂前面的那句哥,怎么看都是人家小两口恩恩爱爱的跟着家长出去吃饭。

  秦书恨得牙痒痒,故作不在意的抓了把她的头发:“小样。”

  小样也让你不舒服了。

  颜绒甩开他的手,又瞪了他一眼,哼哼:“别搞乱我的发型。”

  秦书又使劲敲她头一下,这才解气。

  碍于秦书没有车,最后还是段沂开车。

  秦书麻溜的将准备挪上副驾的颜绒拽到后座,冲着前面的段沂笑:“后座安全。”

  段沂点点头,没多说,发动车往餐厅开。

  颜绒眯着眼往车门那儿挪了挪,点开微博看资讯。

  车内一片安静。

  她又瞄了瞄前面的司机,瞥了瞥旁边的乘客,悄咪咪的拍了一张照。

  @绒绒宝贝啊:我的世界大战。

  ---※---

  等三个人落了座,点了菜,秦书又开始叨叨。

  “哎哟,这儿都没个包厢?”他打量了一番四周,“这环境不行啊。”

  颜绒哼哼:“包厢才配得上你大老板的身份?”

  “作为一个——”

  “作为一个有钱人,标配就是包厢?”颜绒白他一眼,“也没见你昨天请我坐包厢啊。”

  秦书没搭理她,端起茶杯抿了口眼前的茶水,微微皱眉:“这茶也不是今年的新茶。”

  颜绒还想说些什么,就被段沂按住了手。

  “嗯,茶不算好茶。”他抿了一口,“我家有些多年的普洱,下次带些给你。”

  秦书应下来,笑的花枝招展:“那就等着了?”

  颜绒探出脚,面无表情的狠狠踩了一脚对面的人。

  秦书眉头稍稍一皱,立马松开,不动声色的挪开脚,笑笑。

  “哟~巧得很啊!”

  略带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颜绒转过头,只见李楠拎着一个鞋袋,旁边站着的周贡双手插兜,一脸无奈。

  她觉得,得先让她弟弟的舌头往后靠靠,她现在比较想剁了李楠的贱嘴。

  都是他惹的祸。

  居然还敢再偶遇?

  李楠显然没有一点点昨天还把人坑了的自觉,笑眯眯的想着要搭伙,招呼着服务员加了两个位置,又多叫了几个菜,笑嘻嘻的:“哥你不介意吧?”

  秦书叹气。

  李楠将自己买的鞋拆出来,笑嘻嘻的:“给你们看看我都买到了什么!网上卖断货的S家的限量版啊!居然被我在实体店找到了!”

  周贡扯了把他的袖子,示意他把东西收起来。

  他撇撇嘴,收起了鞋子,眼神一晃,就看见摊在椅子上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的颜绒。

  “嫂子,你今天有点好看啊。”他凑近了些,一瞬不瞬的盯了好一会儿,“你这个妆画的不错。”

  颜绒挑挑眉,表示赞同。

  经他这么一提,秦书也看过来,双手环胸盯着颜绒看了好一会儿,点头表示赞同:“果然不错。”

  “欸,对了,上次见面穿的那一身也不错。”他挑眉看向段沂,“白色蕾丝长裙,还有红丝带,看着特别乖巧。”

  颜绒:……

  段沂哦了一声:“那下次我们多买几条这样的,嗯?”

  “嗯……”

  她扫了一眼桌上的各位,实在是受不了这低气压,借口自己尿频尿急尿不尽飞快的滚蛋了。

  谁知还没等她呼吸够新鲜空气,秦书的消息就发过来了。

  他警告她乖点别老唱反调,不然颜妈妈那儿就直接说了。

  颜绒咬牙发了个变态过去,又长叹一口气。

  “嫂子,别叹气啊。”李楠贱贱的声音再次出现在身后,“叹气容易长鱼尾纹。”

  哪里听来的谣言啊。

  “你怎么出来了?”她抠了抠面前的墙纸,“不继续捣乱?”

  李楠摇头:“没意思,你都不在了,我也不敢怼别人。”

  所以大老远的追过来,就是为了怼她是吗?

  “你今天怎么来了?”颜绒伸出食指指向他,“别说偶遇,我才不信。”

  李楠嘿嘿嘿笑,伸手拍掉她的食指:“段爷一不小心说漏嘴了,我就想着看看热闹。”

  看热闹,看热闹,真当她这儿是相声啊!

  俗话说,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守。

  颜绒双手环胸,转过身靠在墙上,嘴角一勾:“话说,你跟顾易什么关系啊,昨天你俩二对一,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去抓小三的。”

  李楠:……

  “天地良心啊。”他举起三根手指,“我们就是普通的室友关系,至于昨天那个女孩子,人家长得不讨喜怪我?”

  呵,单单是不讨喜就好咯。

  怕是不讨你的喜。

  颜绒抬抬下巴:“发誓的时候,把你的鸡爪并拢再发誓,张得那么开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说假话?”

  李楠:……

  “嫂子,我觉得你现在还是把你的炮火主要面向你那个朋友比较好。”他手指轻敲了几下大腿,“减少力量输出啊,姐姐。”

  “敌人太强大,不是我这点炮火就能解决的,与其让我这炮火搁置无用,不如面向你,能灭一个是一个,你说对吧。”

  李楠哼哼,没回她,气呼呼的回了席。

  颜绒回到席位上的时候,秦书看过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掉厕所了呢。”

  “爬了半天才爬起来的。”她夹了筷子菜塞进嘴里,“所以少跟我说话,现在嘴可臭了。”

  秦书踢了踢她的脚,示意她好好说话。

  段沂盛了一碗酒酿圆子给她,拉了拉她的左手。

  她眯着眼尝了口,余光正好瞥见李楠扯着周贡的袖子。

  扑哧一声直接喷了。

微观经济学

今天——   好累啊,一路坐车回学校,天气还特别热。   颜宝很纠结的!但是男朋友是万万不能得罪的!但是秦书也要照顾上!她还是害怕颜妈妈知道的,因为教授妈妈虽然是个文化人,但她热衷媒婆事业,而媒婆最终目标就是——   催婚。   所以不能告诉不能告诉!   周贡和李楠也算是欢喜冤家,话说我怎么觉得,我越写,周贡就越像是个霸道总裁?好吧,李楠不能算小娇妻。   今日份的作者的话叨叨完啦~   来句日常表白~   爱你萌~   哦,对了对了,我还加了周贡李楠的角色卡,爱他们就可以给他们投红豆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