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_@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094 2019-04-08 22:03:53

  “怎么了?”段沂抽了张纸巾给她擦嘴,“看见什么了吓成这样?”

  颜绒摆摆手,笑眯眯的任由段沂擦嘴巴。

  “咳。”秦书手握成拳盖住嘴,轻声咳。

  颜绒撇撇嘴,没搭理他。

  五人沉默着又吃了好一会儿,李楠终于被周贡拖走了。

  秦书瞅了眼不远处的奶茶店,有点心动:“绒绒,你去买几杯奶茶吧。”

  她看看段沂,又看看秦书:“你自己不去?”

  “我有点事。”

  “你能有什么事?”

  秦书脸有点黑:“我去厕所看看你当时掉下去的时候有没有什么东西落下了。”

  颜绒:……

  段沂把自己的钱包递给她:“去吧。”

  她没再多说,冲着秦书做了个鬼脸,飞快地跑远了。

  两人站在路边,一辆一辆的车来来往往,空气中的灰尘落了又升,绿灯亮了几回又变成了红灯,负责交通的警察挥了几次手又吹了几回哨子。

  “她小时候,可羡慕我了。”秦书双手插在口袋里,凉凉的声音混合在微暖的空气里,“那时候,老是追着我跑。”

  段沂看着路口,勾了勾嘴角,没接话。

  “她啊,比我小了几岁,虽然小了点,但是怎么说,现在也变成大姑娘了是吧。”秦书看向他,“说实话,如果不是我出国了,我们也算是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了。”

  他嗯了一声,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秦书微微张嘴,拇指轻轻擦过嘴角,来回摩挲好一会儿,轻笑。

  “小时候的事,我就不跟你多说了,说了怕你嫉妒。”

  段沂:……

  那他还说那么多屁话干什么?

  秦书抬脚踢了踢空气里的灰,挥了挥手:“好好照顾她,我先走了。”

  。。。

  颜绒捧着三杯奶茶回来的时候,只见段沂一个人站在红绿灯下。

  “他人呢?”

  段沂哦了一声,将颜绒揽进怀里:“回老家去了,叫你没事多想想我别关心他。”

  颜绒:……

  她信个鬼。

  段沂将她送到宿舍楼下。

  “明天请你们宿舍的人吃饭吧。”他伸手将颜绒掉出来的碎发理了理,笑,“虽然你打扮起来真的很好看,但是你就算穿白T也很漂亮。”

  颜绒正想好好夸夸段沂这张甜甜的嘴巴,却没成想——

  “当然了,我还是嫉妒,我居然没看见你穿的红色丝带白色蕾丝裙。”

  “哦吼?”

  “快上楼吧,想想明天吃什么。”段沂又使劲揉了两把她的头发,把刚刚好不容易整理好的碎发全数揉乱,“疯疯癫癫的。”

  颜绒:。。。

  她发誓,现在她想杀的人又多了一个。

  宿舍里的那群猪一听请客来的如此之快,麻溜的点开丑团查找附近美食,看了好一会儿又打开大众评价看点评。

  颜绒没掺和,打了个电话给秦书。

  “喂?你在哪儿呢?”

  秦书的声音有些轻,时不时有断断续续的女声传来。

  “机场。”他的声音有些贱贱的,“我跟你说啊,你现在求着我回去还来得及啊,我将就一下就做你男朋友了。”

  颜绒没搭理他,认识这么多年,玩笑话还是真话还是听得出来的。

  “你直接回F市了?”

  “得回家继承公司啊。”秦书打了个哈欠,“我可不是你啊,还有大把时间,我现在要赚钱攒老婆本,到时候直接拿钱砸一个老婆出来。”

  不愧是从小就知道鲜花巧克力骗小姑娘的情圣。

  “对了,你刚跟我男朋友说什么了?”

  “或许你直接说段沂会让我稍微舒服一些。”秦书哼哼,“我告诉他你小时候可凶一女的,让他悠着点。结果你知道他说什么?”

  “什么?”

  “他说他知道你凶,哈哈哈,就那一句话,我决定跟他做兄弟了。”

  你这个兄弟还真好做。

  颜绒骂了他一句神经病,又交代他一路顺风,顺便坑了他一个口头承诺,说是铁定不让到时毕业的她没工作,这才勉勉强强挂了电话。

  –––※–––

  约的是晚饭。

  宿舍里的人拖着颜绒出去做了个头发,把她自认为发质优良的头发做了个保养,又将发尾烫卷了些,显得乖巧动人。

  她们回了宿舍之后又迅速地给她撸了个斩男妆,换上衬衫高腰牛仔裤,乍一看,还颇有职场白领的味道。

  颜绒勾了勾头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是很是满意。

  段沂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几人去了一家酸菜鱼馆,是吴梦瑶最后敲定的,之所以选择离学校十公里的酸菜鱼馆是因为这家酸菜鱼还有一个特色是小龙虾也非常好吃——

  李婷婷一直心心念念要把当年颜绒吃的小龙虾全都吃回来。

  刚落座,吴梦瑶就迫不及待的点了大份的酸菜鱼,关玖要了几十串烤肉,李婷婷追加了十斤小龙虾,这才意犹未尽的将菜单递给颜绒。

  “颜宝你看看还想吃什么?”

  这个问题问的真好。

  她一脸尬笑,接过菜单,又偷偷的看身边的段沂。

  他嘴角微微勾着,手里捏了杯柠檬水,偶尔喝一口,见她好久没动静,偏头看向她。

  “挑不好吗?”

  实际上,她是觉得没必要再多点了。

  他们能吃完才怪!

  “再来一个清炒时蔬吧。”颜绒把菜单交还给服务员,“谢谢。”

  “妹夫妹夫,快看看我们颜宝今天怎么样?”吴梦瑶看看颜绒,“是不是超好看?”

  段沂挑眉:“每天都很好看。”

  “不过,”他补充道,“今天的美跟昨天不一样。”

  颜绒有些怀疑,段沂这与日俱增的彩虹屁本领到底是向谁学的?

  几个人又调侃了一会儿颜绒的妆容,没一会儿菜就上来了,吴梦瑶又觉得没劲,提议喝酒。

  颜绒敲敲桌子表示反对:“你可别喝了吧,你的酒品。。。”

  “你酒品好?”吴梦瑶呵呵两声,“你别逼我抖落你的糗事啊。”

  颜绒:。。。

  其实没事,反正她在段沂面前早就把自己发酒疯的样子展示过了,也不差她爆料。

  “吃你的鱼叭!”

  段沂没接她们的话茬,说了声抱歉起身上厕所去了。

  吴梦瑶一见他离席,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瘫坐在椅子上,拿手扇扇风:“颜宝,不是我说,这个高材生好像的确自带气场啊。”

  颜绒一脸的莫名。

  有吗?

  她觉得还好啊。

  “我觉得主要是你自己读书太差,面对高材生有压力,所以觉得他自带气场。”

  “反正比我家那位好多了。”关玖夹了片酸菜鱼放进嘴里,“早知道今天就不该让你做头发,做个屁啊,直接点,帮你们订间酒店。”

  “对对对。”吴梦瑶一拍大腿,“就应该这样,想想你也就脸可能稍微看的过去了,不拿肉.体拴住人家,拿什么呢?”

  这都是亲姐妹吗?

  她看向唯一可能存了点理智的李婷婷。

  后者挪了挪位置离她远了些:“一般来说,姐妹们都是站在一条线上的。”

  好的。

  段沂还没回来。

  服务员敲敲包厢的门,送上一瓶红酒,外加几瓶低浓度的鸡尾酒。

  “请慢用。”

  吴梦瑶摇摇头,啧啧两声,手背盖住眼睛:“我现在愿意自掏腰包给你们订酒店。。”

  段沂回来的时候就看见颜绒骑在吴梦瑶身上掐她脖子。

  颜绒:。。。

  段沂:。。。

  怎么办,他女朋友好像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这样的女朋友还能要吗?

  “咳咳。”颜绒从吴梦瑶身上下来,撩了把自己的头发,“我说我一不小心从椅子上摔下来摔到了吴梦瑶身上,你信吗?”

  段沂扶了扶额,憋着笑坐回位置:“信。”

  颜绒点点头,拿手捂住眼睛走到对面自己的位置上,好半晌缓不过劲来。

  他的脑袋凑过来,声音压的低低的:“下次要不要试试摔到我怀里?”

  她发誓,要是现在有面镜子,她一定可以看到自己的脸和脖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并且有热炸的趋势。

  段沂离得远了些,颜绒这才勉强转了个脸背对着他,伸手给自己扇风。

  偏生李婷婷叫起来:“哎哟,颜宝,你这脸是过敏了吗?这么红!”

  。。。

  吃吃喝喝了好一会儿,几个人喝酒都有些上头,颜绒原本就有些微红的脸喝酒过后更红了。

  “段沂啊,我跟你说我们家这个颜宝,平时都是被我们放手心里宠的!”吴梦瑶撑着脑袋看他,“你要是对她不好你就不要来找她!”

  李婷婷抿了口酒跟着点头:“对她不好你就等着读大五,我们绝对不让你答辩。”

  颜绒:。。。

  她们宿舍谈的恋爱不算少,一直坚持了三年的也有,宿舍里的人在你失恋难过的时候不会多问,只是你要抱抱要依靠的时候适当的给你一个怀抱。

  颜绒一直觉得她们寝室跟别的宿舍不一样,她们宿舍虽然不正经还八卦,但遇事儿的时候也是最冷静的寝室。

  想当年班级活动,每个宿舍要出一个节目表演,她们寝室就是在上台的那一刻随意的唱了首《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

  她们从没有排练,连歌都是在上台前一分钟定下来的。

  最后偏生还混了个表演最佳寝室。

  “这都是合作共赢。”吴梦瑶眼神清明得很,“你好好待她,我们就慢慢告诉你这些年来追求她的男孩子都有哪些。”

  “不要以为百合小公主就没人追了哦——”

  

微观经济学

不要以为百合小公主就没有人追了哦~   情书也是一书包一书包的喔~   看宿舍姐妹花如何卖妹求荣~   看她们如何威逼利诱还恐吓~   嗷~话说我每天发完新章节之后老是刷评论,看到有评论就特开心,还回去看看红豆数有没有涨,见到一个新粉丝就乐的跟啥似的~   我觉得我有点病,要你们评论才会好起来☺   个那我一起玩耍一起评论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