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汗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082 2019-04-09 22:16:54

  日子过得很快。

  学校里又开始紧锣密鼓的准备秋季运动会。

  颜绒连着好几天都被段沂提溜到操场去练习跳高。

  “我真的是你的女朋友吗?”颜绒看着帮自己压腿的段沂,发出灵魂拷问。

  段沂拎着她的一只脚,稍稍用力往上抬,将她的腿强制性放在最高的杠上。

  “我发现你柔韧性还真不错。”他开口道,“这么高也不见你喊疼。”

  颜绒现在越来越觉得,自从秦书走后,段沂得到了她“娘家人”首肯之后,尤其她们寝室还分外支持之后,又变回到了恋爱之前开始怼天怼地的阶段。

  这让她觉得,谈恋爱好像也就那么回事儿。

  “段沂,你跟我说实话吧,你是不是有点阶段性的病,时不时高冷,时不时毒舌,时不时体贴,时不时温柔,时不时胆大包天。”

  段沂拍掉她搁着的一条腿,抬起她的另一条腿搁在杠子上,又走到她身后,按着她的背往前压。

  “你的柔韧性真的不错,一般人到这个程度肯定受不了了。”

  颜绒:。。。

  她为什么有种对牛弹琴感觉?

  没得到段沂的任何回答,反倒还被他随意差使,这也太没点骨气了吧。

  “不做了不做了。”她把撑着的腿放下来,“我又不是为了得奖才去跳的高。”

  “那你是为什么?”段沂难得回了她的话,手上动作却是不停,压着她的背往下,帮她活动腰。

  “我当然是为了让班长欠我一个人情啊。”颜绒因为下腰的缘故,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也不显得那么中气十足,“班长欠人情,日后好办事。”

  他扯扯嘴角,笑起来,轻拍她的后背:“那你得了奖,你班长欠你人情不是更大?”

  “得奖了领奖的既不是我又不是班长,长面子的是体育委员啊。”颜绒撑起身子,“体育委员人情没得用啊~他又不能帮我免了体测。”

  段沂:“。。。”

  歪理他有时候还真说不过颜绒。

  “话说你毕业了干什么?”她眨眨眼,向后仰。

  “我——”

  “等等,我来猜一下。”颜绒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像你这么优秀的人,一定是创业!就算现在不创业,以后也一定会创业!”

  其实她也不确定,但是一般优秀的人不创业就能甘心沦落成一个小职员吗?连她这样的不学无术的人都想让她爸爸妈妈开开后门资助一下搞点事情。

  当然,她还是希望她爸她妈能供着她几年,等她的小说大卖,那也就不用工作了。

  “我不创业。”段沂握住她的手攥在手里,“但也跟创业差不多。”

  “那你是?”

  “继承家业,改革创新。”段沂幽幽的回。

  颜绒啊喔一声,有些转不过弯,这个继承家业是她想的那个跟秦书一样的继承家业吗?

  该不会真是——

  “你家很有钱?”颜绒皱眉,又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虽然你有车,但我一直以为那是你自己奋发图强挣来的啊。”

  “。。。”他拧拧眉,屈指弹了她脑门一下:“想什么呢,那就是我自己买的。”

  “喔,也对,要是家里给的话,你应该房子也买下来了。”

  段沂牵起她的手,慢悠悠的走起来,声音被风一吹,遥远虚无:

  “那房子还真是我家的。”

  颜绒僵住。

  “那你还说自己租的?”

  “的确我在每月付租金。”

  房子是他家的,但是他却说是租的,车子也是他自己买的,那就奇怪了啊。

  “你们家,是在培养你独立的性格吗?”

  除此之外,她真的想不出别的理由。

  段沂笑:“差不多。”

  颜绒侧过头去看他。

  段沂的脸一如往昔平静无波,嘴角甚至还带着一点笑意,手也紧紧的牵着她,只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哎,到时候会不会有豪门争夺的戏码?”颜绒跑到他前面,张牙舞爪的,“我是不是要先复习复习红楼梦学学勾心斗角?”

  段沂笑得更高兴了,声音越发的洪亮。

  “你这就想着嫁给我了?”他抿唇看她,伸出手去扶着她,“如果你愿意我也就马上答应了。”

  “答应什么?”

  “勉强娶你呗。”他睨她,“看在你这么迫不及待的份上。”

  颜绒甩开他的手,瞪他一眼:“想得美,你同意了人家民政局也不同意!”

  说罢,她又上腿试图踹他一脚,想想又犹豫,最后收回自己的脚丫子哼哼:“我居然还舍不得踹你。。。”

  她气呼呼的做了个鬼脸,转身跑起来。

  段沂这段时间一直训练她,现在她随便跑两圈也不喘了。

  当然,前提是慢跑。

  她还是很害怕八百米。

  跑完步又练了会儿跳远,段沂这才带着她去吃早饭。

  秦书偶尔会发些消息过来,汇报一下他公司的近况,吹牛说没几年就是上市公司了,到时候她要是来公司,最多免了初试。

  颜绒听后就把电话挂了。

  “话说我想创业。”颜绒夹了个小笼包蘸上醋塞进嘴里咬,“嗯,真好吃。”

  这家的小笼包,鲜肉的,是面粉发酵的皮,比那些饺子皮包的薄皮小笼吃着带劲多了。

  段沂又叫了一份小笼,在醋里放了点鲜辣椒糊,搅拌均匀递给她:“你想创业?关于什么方面的?”

  “那还没想好。”颜绒放下筷子看他,“给个意见?”

  “你不是写小说的么,开个图书策划公司?”

  她颇有些意外的看向他,凑近了些:“你怎么知道我写小说的?”

  没记错的话,她的确没跟别人说过自己写小说的,除了宿舍那几个小兔崽子。

  段沂暗道不好,一不小心说漏嘴了。

  他蘸了个小笼包,“啊”一声示意她张嘴,将包子喂进她嘴里:“我调的料好吃吧?”

  “嗯——”

  “所以你怎么知道我写小说这件事的?”她吃完了包子,撑着脑袋看他,“别再喂我包子啊,我吃饱了。”

  “还有这么多呢。”段沂看着新上来的包子,犯难,“怎么办?”

  “打包带走吧,李楠他们也可以吃。”颜绒又捏了一个塞进嘴里,“这次真吃饱了。”

  段沂应声,托了老板娘打包,又要了份蘸料。

  “所以你怎么知道的?”颜绒手里拎着打包好的早餐,看他,“再不说我可想入非非了。”

  “你那是胡思乱想。”段沂剜她一眼,“上次你写的情书里说的。”

  情书?

  颜绒回忆了一番自己写的情书,好像的确写到了什么言情不言情的,但是。。。

  “你等等。”她把早餐递给段沂,拜托他拿着。

  段沂:“你干什么?”

  “喔,上次拍了照的。”颜绒笑眯眯的,“我看看啊。”

  段沂:。。。

  “你帮我看下最近股市怎么样。”段沂轻咳一声,“我买了几只股。”

  颜绒喔了一声,看了眼时间:“还没到开盘时间呢。”

  段沂:。。。

  “找到照片没有?”

  颜绒点头,将手机递给他:“没写啊。”

  “那就是我看错了,我以为你是写过,没成想你只是看过。”

  颜绒:。。。

  她信个鬼。

  “老实交代吧。”颜绒刺溜一下冲到他面前,拦住他的去路,“休想骗我。”

  段沂:。。。

  这让他怎么说?

  说他当年傻不拉几嫉妒心发作想看看颜绒都在干些什么,于是仗着自己聪明伶俐天赋极强入侵了她电脑?

  入侵也就算了,难道还要承认他当年年纪小不懂事还想着留下点什么于是偷摸着写下了绝美的爱情留言?

  留下话也就算了,难道还要他承认自己嫉妒心再次发作,给自己化名断一成为她小说里的配角?

  成为配角也就算了,难道还要他接着承认他把她的屏保换成了物理卷子就是因为自己嫉妒她女神可以安然被她每天欣赏?

  换成物理卷子也就算了,难道还要他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有她的物理卷子的?

  这不是要了他老命?

  况且,当年做的杀马特事儿,她要是嘲笑他——

  再说了也不是当年,时间也不到两个月呢。

  他看过了,颜绒写的那本小说还没完结,他现在是她忠实小粉丝,每天投点礼物啥的也算是混了个面熟,要是被她全知道了。。。

  不过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断一还坚强的挺立在她的小说里,是除了男主之外最受欢迎的配角。

  这么一想,要坦白的事情太多了。

  他越发觉得天有些黑漆漆了。

  段沂戚戚然不愿说话,盯着手里的小笼有些欲哭无泪:“稍微让我缓缓?”

  “有什么事需要你缓缓?”

  “坦白啊。”段沂把打包的小笼拆了,捏了个塞进嘴里。

  “你不是吃了?”

  “坦白需要消耗脑力,消耗脑力也就消耗体力,消耗了体力就要吃饭。”

  颜绒:。。。

  “我怎么觉得你现在有我的影子了呢?”

  “荣幸之至。”段沂叹了口气,“我要坦白了啊。”

  她掏了把耳朵,蹲坐下来,撑着脑袋看他:“先蹲下说。”

  段沂:“。。。”

  怎么看也都是一个搞笑的会谈。

  “你还记得你一个多月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比较离奇的事?”

  颜绒点头:“电脑。”

  “我干的。”段沂叹气,“我错了。”

  颜绒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有些没反应过来。

  “所以,你看完我的小说了?”

  

微观经济学

段爷被颜宝审问的一章   从段爷秒变段怂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段怂怂:我没有,我也不想的,我就是一不小心   颜宝:呵   段怂怂:你别生气?   颜宝:呵   段怂怂:乖乖嘛   颜宝:呵   段怂怂:亲亲?   颜宝:呵   段爷:能不能好了?   颜宝:还要不要我原谅了?   段怂怂:我错了嘛。。。   今天风超级大的   温度超高的   我今天睡了一天   啊爽歪歪   希望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开玩笑的,还是要奋斗奋斗   对了,明天要降温,记得添衣~春捂秋冻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