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ಥ_ಥ)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090 2019-04-11 21:45:51

  段沂开始变得忙碌。

  颜绒在连续三天没有见到他的时候,才发现好像有点不对劲。

  “你说他会不会是红杏出墙了?”颜绒抱着一米袋虾条,有点忧郁,“自从他上次说打了个电话,聊了聊人生,要带我见奶奶之后,就不跟我见面了。”

  “那他是不是每次你约着见面还吞吞吐吐的?”吴梦瑶捧了一大把虾条走,顺手,不,顺屁股撞了她一下。

  “对。”

  “那就是有新欢了。”她满不在意的吃起来,满嘴的虾条碎时不时往外蹦,“正常。”

  颜绒:。。。

  请告诉她到底哪里正常了?

  “不过按照妹夫的性格,也不至于请我们吃饭不过一个月就把你蹬了,换我我是觉得不值当。”

  “对了,初吻骗到了好像也值得。”她补充了句。

  颜绒面无表情:“还在呢。”

  “噗——”吴梦瑶瞪大了眼看她,有些不可思议,“还在?够禁欲啊!这不行,不能分,太亏了。”

  颜绒砸了根虾条过去:“那我现在怎么办?”

  吴梦瑶摊开手。

  颜绒抓了一把虾条递过去:“说。”

  “这都好说。”她抬抬下巴,“最简单的,打电话约着出来呗。”

  颜绒微笑:“你觉得我会傻到电话都不打吗?”

  “那就围追截堵。”她看她,“宿舍,家庭住址,哪里不能蹲着?”

  她可算是说了点人话了。

  “不过。”吴梦瑶看她,“你确定才三天你就要堵人?谈恋爱最起码的自由啊,你都不给?怪不得妹夫要躲着你。”

  到底是谁说的段沂在躲着她?明明就只是——

  三天只接电话不告诉她人在哪嘛!

  颜绒没在搭理她,掏出手机又打了个电话给段沂。

  还是响了好久的铃才接的电话。

  “喂?”

  “嗯。”段沂的声音有些低,隐隐的还能听到话里的疲惫。

  “你在哪儿呢?”她捏着笔,戳了戳白纸。

  手机那边传来一阵走路声,紧接着是门被轻轻合上的声音,接着又是漫长的拖沓声。

  “外面呢。你吃饭了吗?”许久,那边终于再次传来了声音。

  他没回答。

  段沂再一次避开了自己在哪里,轻巧的带过。

  她将手中的笔投到笔筒里,整个人仰着身子往后靠,刺啦声响起,刺耳而又烦闷。

  “吃了。”她拿手撑着头看书架,纠结了好一会儿,才支支吾吾的问,“你上次说的奶奶——”

  “嗯,下次带你去。”段沂打断她,“乖。”

  下次啊,下次是什么时候啊。

  “你最近都在忙什么?”

  “有点事。”段沂轻叹一声,“等我处理好了,情况稳定了,告诉你,好不好?”

  不好啊。

  你有什么事不能直接说啊。

  颜绒的心像是被太阳晒过,又被水泡了,皱皱的,毫无生气。

  她尝试着勾嘴角笑一笑,却是怎么都笑不起来。

  “那我想见你。”她快速的说完这句话,秉气听他的回复。

  段沂沉默片刻,缓缓说道:“我也想见你。等我忙完这一阵,就好。”

  你忙完这一阵,那你倒是说你在忙什么啊。

  颜绒吸了口气,又重重的吐出来,心里气急,手上动作更是利落,直接撂了电话气呼呼的将手机关了机,越想越觉得谈恋爱真是没劲。

  忽的就想起陈雾。

  当时,她是不是也是这种状态,总觉得林森有事瞒着她?

  想着想着,又埋怨起自己的不懂事来。

  段沂都说了过段时间就好,她还不通情达理一些——

  想着,她又开了机,看短消息。

  颜绒开了来电提醒业务,关机状态有电话进来是会有短信提醒的。

  手机安安静静。

  “啊——烦死了!”她丢了手机,哼哧哼哧的上了床,将脑袋埋进被子里拱着。

  吴梦瑶坐在椅子上轻叹一声,不一会儿,宿舍里响起《分手快乐》音乐。

  “分手快乐

  祝你快乐

  你可以找到更好的——”

  颜绒:。。。

  是她给了她胆子在她气急的时候明目张胆的放这么悲伤的歌吗!

  “切歌切歌!”

  吴梦瑶喔了一声,又换了首陈奕迅的《十年》。

  “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

  我不会发现

  我难受

  怎么说出口

  也不过是分手——”

  “吴梦瑶,”颜绒探出头来,“分.尸了解一下?”

  吴梦瑶关了音乐,抬头看她:“他不找你你找他呗,再不济他肯定回家呗,布偶还在他家呢。”

  对喔,还有布偶。

  她利落的起了床三两下随意的套上一件针织衫,冲出宿舍。

  吴梦瑶摇摇头,轻叹:“妹夫果然厉害,颜宝跑步从此脸不红心不跳了。”

  颜绒打的到段沂家的时候,按了好久的门铃。

  没人。

  她又使劲捶了下门板,这才贴着门一点点的滑到地上。

  第一次谈恋爱啊,好像就有点棘手。

  她撑着脑袋看电梯口,看着看着又觉得无聊,手随意的开始抠起墙上的白漆。

  掉了一地。

  “豆腐渣。”颜绒骂了句,又拿脚丫子踹了踹门口放着的垫子。

  一把明晃晃的钥匙显露出来。

  颜绒:。。。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应该算不上是私闯民宅吧?

  她左右打量了一番,心想就算自己私闯了也没事,反正——

  大不了以身相许嘛。

  不亏。

  她这么想着,就贼兮兮的抓了钥匙开了门。

  屋里静悄悄的,布偶窝在窗边蜷着身子睡着,一见她进来,麻溜的蹭起来,一蹦一蹦的跑到她身边,蹭她的腿。

  有段时间没见,布偶长大了一点,原本的灰色毛发也渐渐开始变黄。

  她揉了揉它脑袋,又将它吃的差不多的饭盆里倒了些狗粮,体贴的将旁边的水盆蓄了水。

  太阳渐渐的沉了下去。

  颜绒窝在沙发上,肚子咕噜咕噜叫起来,她揉了揉,百无聊赖的关掉手机里的视频,正巧门铃响起,她跑过去将自己买的蔬菜肉类拎进门,又轻声对外卖员道了谢,这才关上门。

  吴梦瑶发消息问她今天回不回去。

  她看看外面的天,有些黑了,回了个别等给她,起身进厨房。

  将买的菜悉数切好配完菜,已经过去差不多半小时。

  段沂仍然没回来。

  她看了看时间,快七点。

  拧开燃气灶做菜,叮铃乓啷好一会儿,几道像样的菜也就端上了桌。

  又过去半小时。

  颜绒撑着脑袋看向门口,头顶的黄光衬得她整个人都暖洋洋的。

  还有疲惫。

  八点了。

  她打了个哈欠。

  桌上的菜也不再冒热气。

  肚子渐渐的,也没了饿意。

  布偶翻了个身,缩在她怀里,美美的睡着。

  她头一歪,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门口传来窸窸窣窣的拧钥匙声。

  颜绒打了个寒噤,撑着眼皮看向门口。

  门从外面打开了。

  一室的黄光瞬间冲出屋子,暖融融的照在段沂的脸上。

  还有他身边的小不点的脸上。

  太小了。

  颜绒眯着眼瞧了好一会儿,粗粗判断大约也就三岁的样子,矮手矮脚的,脸蛋也是圆圆的,小波浪的长头发散在肩膀上,一双水灵的大眼眨呀眨,好奇的看着她。

  颜绒又歪了歪脑袋,翻了个身,嘭一身摔在地上,瞬间清醒了不少。

  ちょっと待って!(等一下!)

  瞧瞧把她逼成了啥样,日语都说出来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他跑上前来,将她从地上扶起来,拉着她看了看,“没事吧?”

  颜绒摇摇头,看向门口的小妮子。

  “你怎么来了?”段沂走过去,牵着小家伙走进屋子,又贴心的弯腰帮她换鞋子。

  她揉揉自己的屁股,有些局促:“我说忽然有了任意门,直接进来的,你信吗?”

  段沂笑笑:“门口垫子下的钥匙,是特意给你留的。”

  她皱皱脸,喔了一声,没问他要是自己没发现垫子下的要是怎么办,倚靠在沙发上看着他把小妮子牵过来。

  “这是哪里找来的小天使?”颜绒扯了个笑对着小姑娘,拉拉她的小手,“怎么好像不开心啊?”

  段沂揉揉她睡的乱七八糟的头发,长吁一口气:“我妹妹,亲的。”

  颜绒:。。。

  他妈,好强大。

  咳咳。

  “她妈妈有点事,我带她回来睡觉。”段沂把小妮子往前推了推,“叫姐姐。”

  “姐姐。”小妮子仰着脸,圆溜溜的脸上怯生生的,小心翼翼的往他身后躲。

  什么叫她妈妈?

  颜绒看他一眼,段沂的脸色很差,黑眼圈有点重,衣服也皱皱的。

  “你叫什么名字呀?”她拉拉她的小手,挠了挠她滑腻腻的手背,“哇,你好滑喔。”

  “妈妈擦的。”她眨眨眼睛,带了点笑,“妈妈说香香。”

  段沂捏了捏太阳穴,偏过头看见桌子上的菜,问:“你做的?”

  “嗯,都冷了。”颜绒把刚刚买来的巧克力塞进小妮子的手里,牵着她走到桌边,“我去热一下吧。”

  “我去吧。”他端起菜盘子往厨房走。

  “我叫夏夏。”小妮子扯扯她的手,将她刚刚塞给她的巧克力还给她。

  “不喜欢吃嘛?”

  “你一半,我一半。”夏夏怯生生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还带着一点点泪珠。

  “饿不饿呀?”她摸摸她的脑袋,“我们吃饭饭了,好不好?”

  “哥哥,还没吃。”夏夏朝厨房看看,又掰开自己手里的那块巧克力,挥着小短腿往厨房跑去。

  颜绒把手里的巧克力塞到嘴里,嗯,有点甜啊。

  

微观经济学

新的小宝贝上线!   夏夏是个小可爱!   至于”她妈妈”,不置评价,后面会说到~   我滚去做作业了,我们老师一定要我们找一个数据,统计年鉴上怎么都找不到的数据,T﹏T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