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๑• . •๑)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056 2019-04-12 22:09:22

  没一会儿,夏夏又挥着小短腿出来了。

  她苦着脸,摊开手掌:“哥哥,不想吃。”

  巧克力被她攥的有些化了。

  颜绒揉揉她的脸:“哥哥是想让你多吃点嘛。”

  等段沂端着菜出来的时候,颜绒已经带着夏夏洗好了手,端端正正的坐在饭桌上嗷嗷待哺。

  他没忍住,笑出声来,坐下开饭。

  这餐饭吃的很快,每个人的肚子都是饿的扁扁的,原本颜绒以为夏夏这个年纪应该还需要喂饭,倒没想到小妮子自己拿着勺子吃的飞快,吃完了还不忘把自己那一处的米饭清扫干净。

  她又挣扎了一会儿,从椅子上爬下来,抱着自己的碗进了厨房。

  “她很懂事啊。”颜绒握着筷子,看向他,“嗯?”

  段沂:“嗯。”

  “夏夏——”

  “我待会儿和你说。”段沂放下筷子,“等她睡着?”

  颜绒点点头,看着碗里的米饭,扭扭捏捏的:“我,其实,嗯,你不会怪我自己忽然跑到你这儿来吧?”

  他轻轻放下碗筷,隔着一桌的残羹看她,脸上的疲惫不减,嘴角却是带笑:“求之不得。”

  “虽然我不是很想让你看到——”他耸耸肩,“我乱糟糟的一面。”

  她不懂什么叫乱糟糟的一面,也不明白为什么就不想让她看到,只觉得这些都不影响她喜欢他啊。

  “只允许你看我乱糟糟的一面就不允许我看你啦?”她噘着嘴,“你有点霸道喔。”

  “过段时间,你就知道你爱的是个霸道总裁了。”段沂起身将他们俩的碗筷收起,“怕不怕?”

  颜绒仰靠在椅背上,耸耸肩:“谈恋爱吗?让你倾家荡产的那种。”

  “谈。”

  夏夏挥着小短腿出来的时候,身上湿哒哒的。

  颜绒吓了好大一跳,没顾得上跟段沂胡侃,赶忙起身去浴室拿了浴巾出来,盖在她的头上。

  “你去洗碗吧。”她看了眼端着碗的段沂,“这儿有我呢。”

  段沂皱着眉,看了眼夏夏,叮嘱她擦的干一些,又说浴室第二个抽屉里有吹风机,没在多说,进了厨房。

  “怎么弄得湿哒哒的?”颜绒擦擦她的头发,又拿着浴巾吸她身上的水珠,“我们去哥哥房间里找衣服穿,好不好?”

  夏夏怯生生的看她,有些委屈:“我想洗碗碗,水水。。。湿了。”

  颜绒:。。。

  她颇有些心疼的摸摸她的脑袋,搂着小家伙进了段沂的房间,找了一圈也没找到适合她的衣服,只能拿了段沂的一件卫衣罩在她身上,袖子卷了好几卷才勉强将她的小手露出来,衣服太长了,衣摆还是拖在地上的。

  夏夏挥了挥手,有些滑稽,她歪着头拎拎衣服,甜甜的笑:“哥哥的衣服,好大呀。”

  小心翼翼,却又是满心欢喜。

  颜绒拉着她的小手,凑近她,两个人鼻子贴着鼻子,她用力往前拱了拱,顶的夏夏笑呵呵的躲。

  段沂进卧室的时候,就看见两个小姑娘笑嘻嘻的互相拱来拱去。

  女孩子的友谊,还真是来的快。

  他环着手,侧靠在门框上,看屋内两个小公主从鼻子拱来拱去到额头撞来撞去再到鼻子刮来刮去,终于一个失策,两人双双躺倒在地。

  颜绒侧躺着将夏夏扶起来,咯吱咯吱的又挠起她的痒痒来,没一会儿,夏夏又痒得躺倒在地。

  段沂走进房来,伸手。

  她把脸上盖着的头发往后拨了拨,笑眯眯的伸出手去任由他拉自己。

  夏夏看看他们,又看看自己的小手,怯懦懦的把自己白白净净的小手伸出去——

  段沂伸出手拉她。

  “房间给你们俩。”他蹲下身来,拽着颜绒也蹲下身来,面对面看着她俩,“嗯?”

  颜绒有些不忍心,扯扯他的手:“你确定?你黑眼圈有点重。”

  他大拇指指腹擦过眼角,勾唇一笑:“不然?我跟你们睡?”

  她嘻嘻笑着,将自己的手收回来,尴尬的拍着自己的手:“我帮你去铺床?”

  “啊不,铺沙发?”她瞅瞅他,笑眯眯的,眼睛眯成一条线,“好嘛?”

  段沂轻嗤一声,拍拍她的脑袋,示意她把柜子里的被子拿出去。

  夏夏却攥着他的手指不松手。

  “洗洗,睡觉?”

  夏夏点头。

  他站起身,拉着她进了浴室,没一会儿,夏夏打着哈欠上了床,晃着脚丫子看他。

  她换了一身衣服,段沂把他的短袖给她罩上,还是长长的,穿着睡觉却是舒服了很多。

  “哥哥,姐姐好好。”夏夏捂着嘴巴又打了个哈欠,“哥哥晚安。”

  说完,打了个滚窝进被子里,又乖巧的把被子塞紧了,眨着她有些睁不开的眼睛,笑:“我乖乖的喔。”

  他手覆上夏夏的额头,把她的刘海往上掀了掀,露出大脑门,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他去客厅的时候,就看见颜绒撑着脑袋眯着眼坐在沙发上,小憩。

  还没等他走近,她便出了声。

  “睡了?”

  “嗯。”

  “那我们聊聊呗。”她睁开眼睛,长吁出一口气,眼神清明,“夏夏,怎么不跟你一个姓?”

  段沂也坐下来,张开手。

  她微微斜了斜身子,学着他的样子,张开手。

  “?”

  她晃晃手,示意他靠进来,见他还是无动于衷,爬过去伸手按着他脑袋往怀里按。

  段沂微微往外倾了倾。

  “你躲什么呀!”她撅了噘嘴,“我可是很真诚的想给你靠靠的。”

  段沂:。。。

  女朋友太奔放也很可怕。

  他扫了扫她的胸口,长叹一口气:“我抱你,好不好?”

  “好吧。”颜绒挪着过去,窝进他怀里,笑,“哎哟,好舒服哦。”

  段沂的脑袋靠在她的脑袋上,热乎乎的,手渐渐收紧。

  “夏夏,是我。。妈三十八岁生的孩子。”他的声音有些哑哑的,语调也闷闷的,“跟她第二任老公生的。”

  “她二十岁生的我。”他又搂得紧了些,靠在沙发上,像是回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一样,“那个时候,她和我爸很相爱。不过我爸不争气——”

  他轻笑,胸腔都跟着震动,发出闷闷的声响:“才四五岁的时候,某天她忽然就收拾行李走了。”

  “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但是她还记得,走之前的时候把我送到奶奶手里。”

  颜绒细细听着,手指拨着他的扣子,不说话。

  他太需要找个人说说吧?

  “然后,她每个月也知道打钱给我,说是抚养费,但是不怎么见我,后来十多年后,高三吧,记不得了,忽然就传来要结婚的消息。”

  “其实也无所谓她结不结婚,结了算是给她自己一个交代,不结那也算是她活该,只是没想到,居然还当了个高龄产妇。”

  段沂鼻子里哼出气,笑:“三十八岁的产妇啊,也算是真爱。”

  “她拼了命生下的孩子,夏夏爸爸却直接进了牢房,守着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不亦乐乎。”他又跟着笑起来,“又离婚了。”

  “前两天打电话过来,说是病了。”段沂手里的力度加重,“这几天就一直忙她的事。”

  颜绒仰着头看他,不说话。

  他垂下脑袋来,对上她的眼:“就觉得对不起你,这几天没顾上你。”

  “是啊。”颜绒点头,看着他微微泛红的眼圈,缩进他怀里,“不过我原谅你偶尔的大男子主义,不想我担心你。”

  段沂没接话。

  ——–※———

  身边的手机忽然震动。

  颜绒抖了抖,揉揉自己酸涩的眼睛,摸到手机接电话。

  是颜妈妈偶尔的爱的call call 。

  她支支吾吾嗯了几句之后,就挂了,试图翻个身,又觉得身子被紧紧肋着,动不了身。

  一转头,就看见段沂微微泛青的胡茬,紧闭着的双眼,还有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

  他们一晚上都是抱着的姿势,睡在沙发上。

  感觉渐渐恢复,浑身腰酸背痛的,颜绒没顾得上,悄咪咪的伸出手,打开照相功能,拍了一张漂亮的睡颜照。

  “拍什么呢?”他睁开眼,又是清明的眼神——

  醒很久了。

  颜绒撇开脸,有些害羞,将手机收起,哼哼两声:“不告诉你。”

  “你这可是侵犯肖像权。”段沂抽出手来刮刮她的鼻子,哎哟一声:“手麻了。”

  颜绒:。。。

  果然偶像剧里的女主枕着男主的手一夜,男主跟个没事人一样打打闹闹这些都是假的,现实是,男主试图打打闹闹结果手麻了是吗?

  她坐起身来,拉过他的手按他的虎口,嗔怪:“谁让你偏搂着我睡?”

  段沂喔哟一声,往后仰:“是谁听着听着睡意袭来怎么都不肯挪窝的?”

  “那又是谁原本可以把我抱进房间结果死活搂着我不撒手的?”

  他挑眉:“是谁说睡沙发就睡沙发的?”

  “是谁说那正好的?”

  “是谁——好吧,是我是我。”段沂见颜绒戳着指头对着他,只得低下头承认,抓过她的手指轻轻吻。

  颜绒忽然想到吴梦瑶说的初吻。

  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忽的,就听见咯吱咯吱的笑声,一转头就看见夏夏捂着眼睛站在卧室门前,小手指还特意空出眼睛位置来偷瞄他们两人。

  颜绒:。。。

  段沂:。。。

  “段沂!我丢脸丢大发了!”

  

微观经济学

我居然写了这么久,男女主还只是牵牵手,吻吻脸,亲亲手的进度??   是时候把初吻提上日程了~   啊呀,要写嗯嗯啊啊前一步,想想还有点激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