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小甜甜

o(*////▽////*)q

小甜甜 微观经济学 3068 2019-04-14 21:52:06

  颜绒撇开眼,尴尬的扯了个笑:“二度还不够啊,那三度,四度?”

  “颜绒,你就是要逼死我。”他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头往前再次倾了倾,“你说够不够?”

  她连头也不敢抬了,错开眼垂下头,委委屈屈的扁着嘴,装傻充愣:“那就五六七八九度。”

  段沂这下真是连脾气也没有了。

  外面天已经黑透,白天天气晴朗,连云也不见一朵,晚上的时候,星光灿烂,亮晶晶的。

  窗户开着,偶有秋风慢悠悠的吹进来,对面那户人家的灯光亮着,时不时能听见炒菜嬉闹的声音传过来,也有别家的电视机声音放得震天响,二爷清冽的声音伴着一个又一个笑话传进耳朵里。

  “颜绒,你是故意的吧?”他腾出一只手来,扣住她的下巴,微微上抬,使她被迫看着自己,“嗯?”

  嗯啦嗯啦。

  颜绒脑子里乱糟糟的,又想起吴梦瑶说的没骗到初吻那真的是亏大发了。

  是啊,好像是亏大发了。

  都跟着他一个月了,谁家连亲亲都只是脸啊手啊指尖啊。

  虽然她的确承认,这也很酥。

  但是不够。

  这么想着,本着骗不到一个初吻就是真的亏本买卖的想法,她倏地抬起双手,环住对方的脖子,眼疾手快的踮起脚,抬头对准了他的嘴,“嘭”一声闷哼——

  直直的卡在了人家嘴里。

  “好痛。”颜绒松开了手,退出身来,捂住嘴,整张脸都皱起来。

  谁都没想到原本闭着嘴巴的段沂忽然就张开了嘴,经过颜绒这么一横冲直撞,直接把自己的嘴巴卡在人家嘴里了,嘴唇直接贴上人的门牙。

  段沂轻笑出来,也不再禁锢她,手虚握成拳抵在嘴巴上笑的不可自已。

  却还是没把颜绒放出那小小的一块地方。

  “迫不及待?”他憋了一会儿,看颜绒已经不怎么疼了,这才开始慢悠悠的说话。

  颜绒懒的搭理他,食指轻轻摸着自己的嘴唇,嘟着嘴巴不愿意再开口。

  “好了。”他拉下她的手,“让我看看。”

  嘴巴还行,什么事都没有,也没有擦破皮。

  段沂牵着她的手笑的越发高兴了。

  “你还笑。”颜绒扯着手不让他看,身子扭来扭去的就是不让他碰。

  段沂直接将她的手反扣在身后,一手握住,又腾出一只手来勾她的下巴。

  “不对你用点私.刑你还不老实了?”

  她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水润润的,一脸无辜:“我怎么了啊。”

  段沂没回她,掐着她的下巴往自己这边扣,头微微下垂。

  两片唇瓣终于相亲相爱的见面了。

  写小说的时候,最喜欢一句“脑袋里轰的一声炸开”,可是她却没有体验过,而今,总算是感受了一番烟花在脑袋里噼里啪啦绽开的感受。

  她闭上眼,只想到了一个词:好软,软趴趴的。

  不自觉的往前凑了凑。

  段沂咧开嘴无声的笑。

  她眼眸紧闭,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他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

  她的眼角有两颗小小的不明显的泪痣,看着俏皮可人。

  他轻轻松开她的手,偏了偏脑袋,小口小口的吮着她的唇瓣,手上动作却不停,将她的双手带到他的腰后,让她环住。

  她的嘴巴很软,带着一点女孩子特有的香气,还有一股子甜甜的清香味儿,段沂轻轻地磨蹭着她的唇瓣,从唇角到唇珠,一处也不放过。

  转而又扣紧了她的腰,使劲往自己怀里按。

  颜绒原本放在他腰上的手也被迫收紧,迫使两人紧紧贴在一起。

  舌尖挤进她嘴里的时候,颜绒脑子里已经不是简单地雷电轰鸣,她找了个词形容,嗯,大概是原子弹爆炸,火箭发射,海啸爆发。

  她甚至还隐隐觉得,自己作为一个言情小说的作者,这次终于对自己的读者有了交代,她终于身体力行的感受了一番接吻的刺激。

  段沂察觉到她的分神,伸出手去,穿过她细腻的长发,扣住她的脑袋。

  他的手冰冰凉的,按在脑袋上,让她小小的哆嗦了一下。

  段沂又笑了。

  唇舌纠缠。

  火热缱绻。

  技巧娴熟。

  她有些缺氧,小嘴试图张开些喘口气,却被段沂按着怎么都动弹不了,只能任由他索取,渐渐地,她的双腿开始打颤。

  他抱住她,转了个身,将她从柜子处解放出来,搂着她,半推半抱的走到沙发边,伸手捞过一边的抱枕垫在她的脑袋下,唇舌分离一瞬,又马上贴合。

  正当颜绒以为要进一步的时候,段沂却退开了身。

  她整张脸都是通红的,嘴唇也水润润红嘟嘟的,微微发肿,之前擦过的口红因为吃饭少了一半,现在完全看不出痕迹,而嘴角边微微发红的印子显示它曾经来过。

  一双眼像是被雨水打湿过一般,娇滴滴水润润,带着一丝丝的娇羞,可怜兮兮的看着段沂。

  他嘴角带笑,拇指擦过唇角,她甜津津的口红多数被他蹭到了自己的唇瓣上,还有不少吃了。

  气氛诡异的安静。

  颜绒觉着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毕竟是自己莽莽撞撞索要了初吻,人家回敬了自己一个如此sexy的法式热吻,不说点话实在是过意不去。

  她抬手摸了摸鼻尖,笑呵呵的:“哦,这可真是一个令人难忘的夜晚啊。”

  段沂:……

  他看别的女孩子大都是亲完之后欲语还休,怎么一到他家这位,就透着一股子痞气儿呢?

  他伸出手去,颜绒下意识往后退了一些,尴尬的扯着笑看他:“美好的夜晚差不多就行了,别了吧——”

  感情是以为他还要继续亲她。

  好吧,骨子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小姑娘的娇羞在的。

  段沂把她咬在嘴里的碎发往后拨,屈起手指刮了刮她的鼻子:“想什么呢。”

  她扯了个笑,拧着鼻子,嘴巴一撅一撅的:“你技术满熟练啊。”

  得。

  他都没有上下其手,哪里技术熟练了?

  颜绒忽然坐起身子,一把箍住他的脖子往自己身边带,恶狠狠的:“说,在我之前到底有没有谈过恋爱?”

  段沂没搭理她,倒是直接往前凑凑,又小啄了一口她水润润的嘴巴,这才跟小猫偷了腥似的眯着眼看她。

  颜绒瞬间安静了。

  她双手依然搂着他的脖子,指尖一点一点的蹭着他的衣领,时不时在他的脖子上蹭两下。

  “干嘛呢你?”

  她笑嘻嘻的,仰着脸:“我在算,我赚了多少?”

  “嗯?”

  她把自己跟吴梦瑶的事儿说了说,又颇为遗憾的掰着手指头算给他听:“我想过了,按照我磕了你一下结果你还我一个法式热吻这个势头来看,我是赚的,说出去都算有面子了。”

  又是那股高中时期痞痞的劲儿,得意洋洋的,嘴巴撅起,下巴微微抬起,一副天下我有的傲气模样。

  段沂捻了一撮她的头发把玩,食指勾着,长长的发丝在之间来回穿梭,顺滑,调皮。

  “人家吴梦瑶是说我亏不亏,而不是说你赚不赚。”他勾了勾嘴角,手里动作不停,微微侧着头,眼神清明,还带着一点挑逗意味,像一匹狼,“说你什么好。”

  颜绒撇撇嘴。

  是这样吗?她一直以为是在说她没骗到段沂的初吻太窝囊了。

  听他这意思,好像自己亏了?

  她微微侧身,面对着段沂的脸。

  他的目光紧紧的追着她,像是猎人,牢牢地锁着她不动摇,似乎生怕她一个不留神就直接跑了。

  “说实话,颜绒。”他坐的端正了一些,“我很多事情都瞒着你,不是因为不相信你,只是觉得,作为一个男人,我应该有一些担当。”

  颜绒没回话。

  她现在满脑子都浑浑噩噩的,还在想着要不要抽一支烟,不是都说事后一支烟么。

  好像又不是这个事后。

  段沂发觉到她的出神,凑过去又亲了亲她的嘴角,笑:“出神多久,我就亲你多久。”

  颜绒这才回了神。

  “那你亲吧,我争取多出神一会儿?”她揉了揉自己的脸蛋,笑眯眯的,“不过既然是你赚我亏的事情,我们就按秒收费好了。”

  段沂:……

  “按秒收费?”他细细琢磨了这几个字,“那你估计一下,我大概值多少钱?”

  这可就难了。

  他能值多少钱?

  这不是在考验她的估价能力吗?

  颜绒眨巴眨巴眼经,撑着手看他:“那你觉得你值多少钱?”

  老师说了,经济人,最重要的就是要把经济放在第一位,既然这样,估价这件事,如果物体本身可以开口,由他自我评估,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了。

  段沂斜靠在沙发上,跟她挤在一块儿,皱起眉:“这还真说不好,你开个价吧。”

  所以开价到底是要干什么?

  “你在我心里当然是无价的。”她一本正经,“无价之宝。”

  看看,她妈妈给她生了一个多好的脑袋啊,情商智商都是个顶个的高,简直就是聪明绝顶!

  “无价?”

  “嗯。”

  “那也就是值很多很多钱是吧?”

  应该是这么个理。

  她点点头。

  “那按秒收费的话,我是不是能一直一直一直嗯下去?”他摸了摸自己的耳朵,舌尖抵了抵上颚,笑得很是纯良:

  “大不了,我自己以身抵债呗。”

微观经济学

跑了——   不留功与名——   但是你们得夸夸我——   不好写啊不好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